书客居 > 女装男友 > 第七十四章 被遗忘的妈妈

第七十四章 被遗忘的妈妈

        “非凤,这次这么果断,还真不像是你的作风。”&1t;/p>

        蔡天柳在上了车后,忍不住说。&1t;/p>

        “总感觉接下这个工作,可以挣很多钱。”洛非凤一副财迷样的眯着眼睛说。&1t;/p>

        “你很缺钱?”&1t;/p>

        不能啊?身为最了解他家底的人,蔡天柳可是知道洛非凤有多少钱的。&1t;/p>

        “多多益善,其实……”洛非凤突然羞涩了,他摸着自己的头,“前几天,我去参加了一个婚礼,看完之后,我也想到时候给徒弟一个印象深刻的婚礼。”&1t;/p>

        “你们还有三年才毕业吧?”这么快就想着结婚了?想想自己都三十好几了,连个对象都没有,蔡天柳的内心突然有点萧瑟。&1t;/p>

        “对啊,我要在这段时间挣很多很多的钱,到时候,想要一个怎样的婚礼都成。”&1t;/p>

        洛非凤甜蜜地说,先,徒弟的衣服,他要亲自设计,等帮邱少卿做好衣服,他就可以开始构思徒弟,不,他跟徒弟两个人的结婚礼服了。&1t;/p>

        蔡天柳不想被虐,转移了话题,“你准备在哪里制作邱少卿的礼服?要在公司做吗?”&1t;/p>

        “公司?算了,在陌生的环境,我没有灵感。我就在我之前那套房做就可以了。”&1t;/p>

        “这样也行,不过,你要把你的房间收拾一下,贵重的衣服还有设计图之类的东西锁起来。”&1t;/p>

        看到蔡天柳慎重的样子,洛非凤点了点头。&1t;/p>

        吴明远自从见到洛非凤后,工作起来就有点心不在焉,自从洛非凤在cosp1ay比赛中获胜之后,他就很少到动漫社了,偶尔去,也是匆匆忙忙就离开。陈康曾警告他,让他不要对洛非凤起什么心思,他不怕陈康,但是自己喜欢男人这件事,竟然被人觉,这个让他难以忍受。为了不被更多的人现,他即使见到洛非凤,也表现得很冷淡。刚才无意中听到,非凤似乎确定跟天翔公司合作了,那么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可以经常见到他了。&1t;/p>

        “小吴?小吴?”&1t;/p>

        看着又在旁边呆的吴明远,李铭不由叹了口气。对于上头,怎么会让这样一个人进公司来实习,表示不理解。吴明远一点服装方面的知识都不懂,对于模特界也从来没有关注,看来那些说吴明远是后门进来的,也未必不可信。&1t;/p>

        吴明远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回过神,才现茶杯里的水早就满了。他不好意思地连连道歉。他可不能现在就被赶走,不知道能不能让公司安排自己去给洛非凤打打下手。&1t;/p>

        李铭觉得吴明远有点碍手碍脚,就提前让他下班了。&1t;/p>

        晚上,吃饭的时候,吴鑫仁问起吴明远在公司的情况,吴鑫仁看到自己的儿子终于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为了让儿子历练,刚好他跟天翔公司的一个高管认识,就让他帮忙,让自己的儿子进去天翔实习,有没有钱倒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要能学到东西。&1t;/p>

        “还行!”&1t;/p>

        吴明远没敢说,自己其实没有学什么,一直都在做着端茶倒水,跑腿的工作。&1t;/p>

        “今天洛非凤是不是去你们公司了?”&1t;/p>

        吴明远瞪大眼睛,爸爸怎么知道?&1t;/p>

        吴鑫仁看到吴明远惊讶的样子,摇了摇头,这个孩子就是太单纯死板了。“他去你们公司干什么?”&1t;/p>

        “具体是什么事情,我也不清楚,但是跟邱少卿有关。”&1t;/p>

        找洛非凤无非就是衣服方面的问题,而天翔公司本身就有服装设计师,怎么又找上洛非凤了呢?&1t;/p>

        “爸……”&1t;/p>

        吴明远突然有点欲言又止。&1t;/p>

        “怎么了?”难得看到儿子出现这样的表情。&1t;/p>

        “你跟天翔的人是不是很熟,你看,能不能安排我去给洛非凤打个下手。”&1t;/p>

        说着吴明远的声音就弱了下来,这件事还挺有难度的,就算天翔公司的人安排了,也得洛非凤愿意才行啊。而且,现在他还不了解,公司具体需要洛非凤做什么。&1t;/p>

        对于儿子的小心思,吴鑫仁一开始就知道了,每次提到洛非凤,脸上的神采都变了,如果儿子能够勾搭上洛非凤,那确实是对他们公司很有利的一件事。“我会试着跟天翔的那位说说,能不能成,就说不定了。”&1t;/p>

        听到爸爸肯帮他,吴明远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谢谢爸爸!”&1t;/p>

        “别说谢了,你爸我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能出息点。”&1t;/p>

        吴鑫仁叫秘书买了些礼物,着手儿子的事宜。&1t;/p>

        洛非凤跟蔡天柳正在收拾房间,突然听到门铃声,打开门,就看到邓芷茵出现在门口。&1t;/p>

        “妈,你怎么来了?”&1t;/p>

        洛非凤见到邓芷茵,脸上闪过一丝心虚,貌似自从过年之后,他就一直没有跟她联系。&1t;/p>

        “我煲了点汤,给你带过来。”&1t;/p>

        邓芷茵把手中的东西,在洛非凤的面前晃了晃。&1t;/p>

        洛非凤的心情很复杂,对于母亲,他心中的爱早就已经淡了,在父亲死的时候,当他被人指指点点辱骂的时候,母亲从来没有为他出过头,在继父家里,继父对他的各种敌视,母亲也选择视而不见。他知道母亲的性格就是这样的,她是爱自己的,但是她无能为力。虽然理解,但是心却不能接受。所以,他与母亲之间一直存在着所谓隔阂的东西,即使,在他独居之后,母亲经常过来关心他,他的心也没有丝毫的软化。&1t;/p>

        邓芷茵走进房间,就看到了蔡天柳,蔡天柳冲她点了点头,就继续收拾房间。&1t;/p>

        “收拾房间这种事情叫我帮忙就好了,怎么让外人帮忙呢?”&1t;/p>

        邓芷茵很自然地说道,在收拾的蔡天盛,动作顿了顿。&1t;/p>

        “阿柳不是外人。”&1t;/p>

        洛非凤有点不悦地说道。阿柳一直帮助他,从他最无助的时候,一直帮到现在,在他心中,蔡天柳就跟他亲大哥一样。&1t;/p>

        “我们还要收拾房间,你先回去吧。”&1t;/p>

        洛非凤有点冷淡地下逐客令,然后,不理会她,径自去一边收拾房间。&1t;/p>

        邓芷茵眼眶都红了,自己的亲生骨肉这样对自己,心怎么能不痛。邓芷茵没有带走汤,“非凤,你弄完再喝,妈妈先走了。”&1t;/p>

        “嗯!”&1t;/p>

        邓芷茵准备离开的时候,眼神看到了桌上的钥匙,一时不知道怎么想的,她竟然偷偷把钥匙握在了手里。&1t;/p>

        门嘭的一声关上,蔡天柳停下手中的动作,“你对你妈妈真冷淡,之前,你那个什么小叔,你都没有这样过。”&1t;/p>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到妈妈,我就觉得心里好气。”&1t;/p>

        洛非凤也不想这样对待她,但是他控制不住。&1t;/p>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之深责之切吗?”蔡天柳说着,突然觉得很有道理,自己肯定了一下,“可能还真的是这样呢。”&1t;/p>

        因为在乎,所以生气,因为不在乎,所以不以为意。因为在乎,所以那种被伤害的感觉,才会愈地深刻。&1t;/p>

        “也许吧!”&1t;/p>

        因为洛非凤情绪低落的关系,蔡天柳没有说话,安静地把那些衣服抱进洛非凤的卧室。&1t;/p>

        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洛非凤一脸温柔地看着手机说话,蔡天柳凑过头,就看到了顾希蓝漂亮的脸。&1t;/p>

        “呦,希蓝!”&1t;/p>

        蔡天柳打招呼。&1t;/p>

        “阿柳!”&1t;/p>

        蔡天柳还想跟希蓝说话,就被洛非凤推开了,“我要跟徒弟说悄悄话,你走开。”&1t;/p>

        蔡天柳不情不愿地走开,然后,他听到了电话那边传来顾希蓝的轻笑声。亏他利用休息时间还过来帮忙,非凤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1t;/p>

        花了差不多一天的时候,才把洛非凤乱糟糟的房间收拾出个样子出来。全部的模特搬到一边整齐地放好,房间一下就显得空旷起来。&1t;/p>

        “可以在房间里多弄两张长沙,到时候,累了,可以直接躺上去休息。在这个地方放置一张大的长方形的桌子。”&1t;/p>

        蔡天柳在旁边记下了,嘴里抱怨着,“我还真是天生的劳碌命。”&1t;/p>

        洛非凤在旁边捂嘴笑,“徒弟说你是m。”&1t;/p>

        “额……”&1t;/p>

        洛非凤跟蔡天柳分享了邓芷茵带过来的汤。&1t;/p>

        “味道真不错,果然是妈妈做的东西,有种属于妈妈的味道。”&1t;/p>

        蔡天柳一脸享受的说道。&1t;/p>

        低头喝着汤,洛非凤也在沉思,也许自己应该试着放下心结。&1t;/p>

        晚上,送蔡天柳离开,洛非凤准备回去旁边的房子,然后,怎么都找不到自己的钥匙,他打电话给蔡天柳,蔡天柳说他没拿。洛非凤又找了一会儿就放弃了,可能是打扫的时候,不小心弄到哪里了吧。他走回卧室,拿出自己的备用钥匙。回到旁边的房子,因为爷爷被大伯接去住了,房间显得有点太空旷了。&1t;/p>

        邓芷茵红着眼眶回到家,躺在沙上的陈向阳没好气地看着她,“我就叫你别拿热脸去贴冷屁股了。你偏去,过年都不给你打电话,他根本没把你当妈看待。”&1t;/p>

        邓芷茵没有回答,柔柔地问道,“今天去面试的情况怎么样?”&1t;/p>

        “那间公司不好。”&1t;/p>

        看着丈夫不好的脸色,邓芷茵也不敢多问,她回房间看了看还在睡觉的孩子,不由轻轻叹了口气,丈夫已经被公司炒了两个月了,现在家里的情况就是光支出,无收入,虽然之前有点积蓄,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邓芷茵无意识地拿出钥匙出来把玩,然后又收了起来。&1t;/p>

        其实,洛非凤每个月都会给邓芷茵五万块钱,就算他们两个人不工作都没事。邓芷茵不敢让陈向阳知道这笔钱的存在,知道了,估计陈向阳就会呆在家里不出去找工作了。&1t;/p>

        而此时坐在沙上的陈向阳,因为总是找不到工作,想起了那个有钱的继子。看来他得好好琢磨琢磨。&1t;/p>

        &1t;/p>

        &1t;/p>

  (http://www.shukeju.com/a/58/58350/1667856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