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二百零四章 嚣张

第二百零四章 嚣张

        整个演武场内有着数名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在,还有着关思羽这么一个已经凝聚了武道真丹的宗师高手,两个小辈之间的比试就算是再激烈也是出不了问题的。&1t;/p>

        萧熠在拦下钟平之后不禁道:“我说你小子能不能别学你师父?一个切磋比试而已,你拼什么命啊你。”&1t;/p>

        一旁的尉迟也是连连点头,下次他可不会再跟这种疯子比试切磋了,你不想要命,我还想要呢。&1t;/p>

        钟平冷冷道:“我学的本来就是杀人技,不全力出手,那还不如认输。”&1t;/p>

        萧熠的脾气倒是不错,他也没跟这小辈一般见识,他只是摇摇头道:“得,又是一个死心眼儿,跟你师父一个德性。”&1t;/p>

        这时司铭道:“去谢谢萧大人,方才若不是萧大人用乙木剑气和光明剑气压制住你的血浮屠反噬,你就算是赢了,也别想打下一场了。”&1t;/p>

        钟平立刻转身,冲着萧熠一礼道:“多谢萧大人。”&1t;/p>

        萧熠哼了两声道:“别谢了,小子,下次你要再这么玩,我可就不管了,让其他人出手去吧。”&1t;/p>

        关思羽咳嗽了一声道:“好了,进行下一场比试。”&1t;/p>

        虽然他的亲传弟子尉迟输了这场比试,不过关思羽却丝毫都不在意。&1t;/p>

        在场的众人也都知道关思羽的性格,绝对的铁面无私,比试就是比试,就连尉迟自己都没有奢望自己能有什么优待。&1t;/p>

        当然其他人也是一样,只要在关思羽面前,那就别妄想通过自己背后的人作弊,公平比试,大家都是一视同仁。&1t;/p>

        第二组上场的乃是殷伯通的弟子厉天豪还有楚思摩的弟子楚孝德。&1t;/p>

        这楚孝德乃是楚思摩的义子,也是西域人出身,不过他从小便被楚思摩养大,除了相貌之外,他几乎看不出来有哪点跟西域人相似。&1t;/p>

        楚孝德冲着厉天豪拱拱手道:“厉兄,请多指教。”&1t;/p>

        厉天豪冷笑了一声,眼中露出了一丝轻蔑和不屑之色,道:“几招就能解决的事情,谈什么指教?你若是快些投降,你轻松,我也轻松。”&1t;/p>

        中原之地对西域异族人的歧视一直都有,厉天豪以前也没跟楚孝德接触过几次,不过他却是打心眼里看不起对方。&1t;/p>

        一个西域奴隶出身的破落户而已,有什么资格跟他相提并论?&1t;/p>

        若不是今天有着太多的大人物在场,厉天豪怕影响不好,说不定他嘴里会吐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呢。&1t;/p>

        只不过就算是如此,楚孝德也能从厉天豪的语气和眼神当中感觉到那丝轻蔑和不屑,这让他不禁压根紧咬,握紧了拳头。&1t;/p>

        按照地位来说,他乃是关北掌刑官楚思摩的义子,地位甚至要比杨陵都高。&1t;/p>

        楚思摩可不是魏九端,对自己的义子都如此的刻薄无情。&1t;/p>

        但就算是如此也改变不了他西域异族人的身份。&1t;/p>

        在关北之地时,因为楚思摩的身份,这种歧视还要少一些,不过一旦去了外面,面对厉天豪这种身份地位丝毫不逊于他的人,楚孝德也是无可奈何。&1t;/p>

        看着厉天豪,楚孝德冷声道:“我倒是要看看,你今天是否能几招便解决我!”&1t;/p>

        说着,楚孝德便从自己身后抽出了一柄宽刃长剑,一瞬间他周身的罡气爆,那股雾蒙蒙的罡气显得厚重无比,一剑斩来,犹如风暴席卷,又好似泰山压顶一般的大气磅礴。&1t;/p>

        西域之地的武技以奇诡出名,但楚孝德的武功传承自楚思摩,而楚思摩也没有学过西域的武功,他在被楚狂歌救下之前只不过普通的奴隶,哪有资格学习武功?&1t;/p>

        所以楚思摩一身武功都是在关中刑堂时学到的一些寻常功法,随着他功劳的积累,这才从关中刑堂内换来了一些威能强大的功法,然后又被楚狂歌指点了一些,最后再融合他自身对于武道的理解,这才有了这一身武功,虽然有些驳杂,但却也有了大致的武道框架。&1t;/p>

        现在楚孝德出手也是如此,神似楚思摩,大气方正。&1t;/p>

        不过在看到楚孝德出手时,楚休却是微微一皱眉,这楚孝德的实力不能说弱,但却太没有特点了。&1t;/p>

        太过方正的武道必须要大气磅礴到极致,直接以力量碾压一切,破邪诛魔,达到没有任何弱点的地步。&1t;/p>

        昔日的楚狂歌便是这种风格,那是因为他的实力足够强盛。&1t;/p>

        而现在楚孝德也是用这种风格的武道,真正战起来,他百分百是不如之前的钟平还有尉迟的。&1t;/p>

        而此时场中的厉天豪在看到了楚孝德出手之后,他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不屑的冷笑来。&1t;/p>

        一柄弧度巨大的弯刀被厉天豪握在手中,他周身无形的罡气爆,身形竟然瞬息之间便消失不见,准确的说是他的度快到了极致!&1t;/p>

        下一刻他的身形便已经来到了楚孝德的身前,手中弯刀之上绽放出了一股耀目的锋芒来,轰然斩下,直接撕裂了楚孝德的剑势,逼得他只能撤回剑势回防。&1t;/p>

        “这一招,叫破月!”&1t;/p>

        厉天豪狞笑了一声,刀锋如月,锋锐到了极致,有着撕裂罡气的恐怖威能。&1t;/p>

        在楚孝德勉强挡下那一刀之后,厉天豪手中的刀势一转,瞬间幻化出了万千刀影来,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有的是用罡气模拟出来的刀罡,有的则是以极致的度斩出的刀影!&1t;/p>

        “这一招,叫斩风!”&1t;/p>

        在那漫天的刀影当中,楚孝德被逼的步步后撤,根本就没有丝毫还手的能力,甚至就连他的剑势都施展不出来。&1t;/p>

        厉天豪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色,他手中的长刀猛然间绽放出了一股极致璀璨的光芒来,变得瑰丽无比,同时也透露出了惊人的锋芒杀机。&1t;/p>

        “这一招,叫惊龙!”&1t;/p>

        极致升华的一刀璀璨瑰丽无比,那股锋芒甚至就连楚休都为之侧目,更别说是楚孝德了。&1t;/p>

        一刀之下,楚孝德手中的长剑直接被崩飞,刀还没有临身,那股极致的锋芒便已经渗入他的体内,让他口吐鲜血,而厉天豪却是没有丝毫收刀的意思。&1t;/p>

        就在此时,楚思摩的身形一动,下一刻便已经出现在了楚孝德身前,一只手抓在弯刀之上,一阵阵罡气爆响出来,楚思摩巍然不动,就算厉天豪使出了全身力量,爆出了所有罡气,但那长刀却好似长在了楚思摩手中一般,纹丝不动。&1t;/p>

        楚思摩深深的看了一眼厉天豪,淡淡道:“我们输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1t;/p>

        厉天豪连忙收起罡气,笑呵呵道:“楚大人不要见怪,刀剑无眼嘛,在下这一刀可是绝杀,就跟方才钟兄那般,一时间收不回来了。”&1t;/p>

        在场这些人都是高手,谁看不出谁的底细?&1t;/p>

        钟平浮屠斩是真的收不回来,但这厉天豪却根本就是故意的。&1t;/p>

        只不过刀剑无眼,拳脚无心可是方才关思羽说的,谁也不能因为这点就去指责厉天豪,而且看那边殷伯通的模样,他可是没有丝毫的歉意可言。&1t;/p>

        楚休挑了挑眉毛,从这点他便能看出来在场这四位掌刑官的地位高低了。&1t;/p>

        其中综合实力和势力最强的应该就是那萧熠了,此人不光实力最强,而且还正值壮年,倒是没人敢去招惹。&1t;/p>

        其次便是殷伯通了,他的资历最老,而且年龄也不算大,在关思羽不是堂主时,他就已经是关中刑堂的老人了,看看厉天豪这幅姿态就知道殷伯通平日里的威势如何。&1t;/p>

        排在第三的应该就是楚思摩了,他的年龄其实也不算太大,正值壮年,但资历却也很老,毕竟他是楚狂歌一手带出来的人,跟关思羽乃是一个辈份的。&1t;/p>

        但他西域异族的身份怎么都有些敏感和别扭,这也导致了在关中刑堂内,他的身份和地位始终比不上其他的掌刑官。&1t;/p>

        至于魏九端嘛,早些时候他的地位可以堪比殷伯通,但现在他一个已经快要退休的老头子,气血衰败,地位即将不保,自然是排在最末尾的。&1t;/p>

        而此时场中,楚孝德被厉天豪轻松击败,还真应了厉天豪的那句话,是几招便能解决的事情,这可是打脸的很。&1t;/p>

        楚孝德擦去嘴角的鲜血,对着楚思摩低声道:“义父,孩儿给您丢脸了。”&1t;/p>

        楚思摩的脸上看不出喜怒来,他只是拍了拍楚孝德的肩膀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不用在意,这对于你来说也是一种磨练。”&1t;/p>

        说完,楚思摩便带着楚孝德回到了座位上。&1t;/p>

        看到这一幕,楚休忽然感觉这楚思摩有些可怕。&1t;/p>

        方才厉天豪对于楚孝德的羞辱和对于西域异族人的不屑与蔑视都已经摆在了脸上,甚至就连楚思摩出手之后,厉天豪都敢尝试着爆出全身的罡气硬撼对方,严格来说,这已经是有些不敬了。&1t;/p>

        而作为厉天豪师父的殷伯通却就在那里看着,没有丝毫的表示,其态度也是溢于言表,换成其他人,就算是没当场作,那也肯定是生气愤怒的。&1t;/p>

        结果再看看现在的楚思摩,他身后的楚孝德倒是一脸的悲愤和不甘,但楚思摩却仍旧是一脸平静,好似什么都没生过一般,这样能忍的人,可是很恐怖的。&1t;/p>...

  http://www.shukeju.com/a/57/57680/1765095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