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于谁人心上成书 > part 102

part 102

        珠宝店

        李慕白拉着吕子叶去看戒指,导购选了几款戒指,吕子叶都说看不上。

        李慕白询问了店主:“有没有更大的钻石。”

        吕子叶却失笑:“李慕白,你以为我吕子叶看重的是几颗钻石吗?”

        “坚不可摧的钻石不是爱情坚定的象征吗,你难道不喜欢。”

        “我害怕。”吕子叶看着李慕白,最后拉着他的手臂靠在他的肩膀上:“悄悄是喜欢顾南风的,可是她为了心中曾经的遗憾,却放弃了他,我知道悄悄这一个月的时间看起来很好,但是我是她的朋友,我知道,他们的爱情爱是坚不可摧的,比钻石还坚硬,可是……不还是分开了吗?”吕子叶抬头迎上了李慕白的眸子,认真的看着他:“慕白,你说,有一天,你不爱我了,我可怎么办。”

        李慕白连忙呸呸呸了几口:“瞎说什么,我都害怕了,幸好我们的感情是风平浪静的,要不然你这么对我,我恐怕早已经跳楼了。”

        “那你说,我既然了解悄悄的心理,我是不是应该帮他们一下。”

        “这怎么可能呢?她已经如此决绝,说了不可挽回的话。”

        临安医院。

        陈悄悄刚做从手术出来,成功做了一台手术之后,她感觉有些累。

        吕子叶看着疲惫的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拉着她的手,始终都有些不放心,道:“悄悄,这一月你接的手术太多了,注意身体,我担心你会吃不消。”

        “怎么会呢,你也太小看我了!不过,你放心吧!我挺好的。”微抿着唇角,陈悄悄淡然一笑,“走吧!我肚子有些饿了,听说楼下的食堂里面今天做了糖醋鱼!”

        一路的食堂里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可以在这里用餐,陈悄悄看着今天的菜:“子叶,你看,来晚了吧,糖醋鱼没有了。”

        吕子叶放下托盘,然后拉着陈悄悄作势就往外面走:“没事,我请你出去吃。”

        ae集团内。

        梁漫雪拿着汤过来,看见他陷入沉思,而桌子上面放着曾经的合同书,上面秀气写着三个字“陈悄悄”,她看了一眼,随即明白了。

        “既然这么放不下,为什么不去争取。”

        “妈。”顾南风突然回头,看见她之后笑了笑,收了起来。

        “不知道暗地里看了多少遍了,如今在妈跟前还装什么。”梁漫雪放下饭盒,拿了起来,看着上面的字:“明明这么喜欢,怎么轻易说放弃就放弃。”她抬头看着他:“南风,既然喜欢就追回来,在商业上没有人能够难道你,难道区区一个陈悄悄,你就打算退缩放弃了?”

        顾南风迎上她的目光,持续一个月的时间不去想她,不去谈她,可是就在这一秒,他放弃了,他突然笑了一下,拿了外套就冲了出去。

        梁漫雪把合同书收好,然后放在抽屉里,笑了笑。

        陈悄悄和吕子叶回来的时候,突然听见有很多人都在议论,她虽然对八卦新闻不好奇,但也听了几句。

        “听说了,咱们医院后面的池塘里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男人跳了下去,不知道在捞什么?”

        “你说池塘里面会不会有古董?”

        “瞎说,那池塘是人工开凿的,怎么会有古董。”

        “那那个人男人疯了吗?长得不错,没想到神经有问题。”

        吕子叶也听见了,随即看向陈悄悄:“要不要去看看?”

        “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万一是顾南风呢?”

        陈悄悄突然顿住了,沉默了良久,可还是朝着后院走去。

        吕子叶在身后笑了一下:“死鸭子嘴硬。”

        顾南风在冰冷的湖水里面摸索着什么,池塘里面的水已经没有上次的多了,有的地方还露出了长在泥土里的草根,但是他还是十分精心的摸索着,过了一会,他又看着二楼的窗户,那天他扔的力气有些大,也许往后面一点点。

        于是他又往后面去看看,伸手去摸索着。

        人群围观的岸边,依旧小声说着什么。

        陈悄悄随着人群的缝隙走了过去,果然看见了他,顾南风!

        他身上穿着依旧是熨烫得体的西装,可是现在西裤却污浊了一片,他在湖水里在找什么,是戒指吗?他不是已经扔了吗?怎么还回来找?

        梁漫雪知道儿子会去找陈悄悄,但是还是想要亲自去看看,但是在陈悄悄的办公室里没有找到想要找的人,又听说后院有人下水去找东西,好奇心过剩,她就来了,可是看见儿子居然不顾体面就这么在污浊的湖水里找什么东西。

        “南风,你快出来,这么凉的水,你当心着凉。”

        依旧是不管不顾的找着,仿佛谁的话都听不进去。

        梁漫雪着急,又不知道怎么办,突然看见了陈悄悄,她快步走了过去,拉着她的胳膊道:“悄悄,我不管你们有什么误会,闹了什么嫌隙,我只担心我的儿子,请你让他上来吧,好吗?”

        陈悄悄拍了怕她的手背,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顾南风!你给我上来!”

        如此的命令口气,顾南风身子一顿,却依旧我行我素。

        陈悄悄内心挣扎着,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不是说好了分手了吗,为什么还来打扰她原本就不平静的内心。

        “顾南风!你到底在找什么?”

        “你的戒指。”突然回复了她一句话,但是手中的动作依旧没有停止。

        若说陈悄悄是一个月前下的湖水,她知道那湖水有冷,而今是一月之后,那湖水一定比之前还要凉,她担心,她真的担心。

        梁漫雪看着儿子这么紧张,说什么戒指,她不明白,于是拉着陈悄悄道:“悄悄,你赶紧劝劝他吧,南风自从医院离开,他醉了三天三夜,嘴里喊着的是你的名字,还说什么放弃生不如死,悄悄,你赶紧让他上来,毕竟你们那么相爱。”

        “夫人,我们已经分手了。”

        “是,没错,你们是分手了,但是南风说了,他爱你是他的决定,你爱不爱他是你的选择,他已经如此决定了,你怎么能忍心让他如此难过。”

        猛然间,陈悄悄心中的郁结消失了,她承认,她爱这个嚣张霸道的男子,她不愿意看见他如此难过,哪怕是为了曾经丢了的戒指,哪怕她之前还那么怨怪他,爱情是自私的,谁愿意对方心中有秘密!

        陈悄悄走上前,站在湖边:“顾南风你上来吧,戒指我不要了。”

        顾南风的手在泥泞的水里摸到了,一个圆形的戒指,他把戒指放在手心里,可是却听见陈悄悄说了这么一句话,他不能确定:“你不是戒指很重要吗?”

        “顾南风,你给我听好了,你比戒指更重要!”

        你比戒指更重要!

        他心中激荡无比,却又不敢相信,只能把戒指攥的更紧。

        “戒指我不要了,在珍惜的东西我也不要了,顾南风求你上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57/57297/1694971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