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于谁人心上成书 > part 96

part 96

        ae集团总裁办。

        顾南风昨天深夜回到公司,一直到现在,他虽然坐在这里,但是眼前的任何一个企划书都没有看。

        而是想着昨天的一幕幕。

        “悄悄,你为什么哭?”

        “南风,请你相信我,刚才的一幕,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我相信。”

        他揉了揉眉心,随即伸手把抽屉打开,里面有一份关于陈悄悄的文件,是他之前调查过她的文件,他以为自己对于她的爱情可以阻挡一切,可是现在却这么轻易的推翻,他不了解她,太不了解了。

        仅有一张纸,可是曾经她口中喊着的浅予,却只有只言片语的几个字。

        “曾担任临安医院内科实习医生。”

        那个叫浅予的是实习医生,仅此而已吗,为什么?

        顾南风突然站了起来,盛浅予是医科大学的学生,而陈悄悄也是那个大学的学生,他们之间……

        “陈悄悄顾南风是你初恋吗?”

        “不是。”

        以前游戏的一句话突然清晰,他不是她的初恋,他一早就知道,可是他却明白初恋对于一个人而言,太过难忘,甚至……终身难忘。

        陈悄悄出了手术室的时候,她因为昨天的事情头痛欲裂,这个时候有人过来告诉她梁漫雪住院了,她吓了一跳,连忙朝着住院部跑去。

        刚到住院部的时候,陈悄悄看见门口站着的梁知夏,看样子她似乎在等她。

        陈悄悄朝着她走了过去。

        “夫人怎么样了?”

        “夫人血压有点低,所以晕倒了,有人现了就给她送来了。”

        陈悄悄想要进去看一下,手尴尬触碰到门把手的时候,梁知夏道:“等一下再进去吧,夫人睡觉比较浅。”

        “也好。”

        陈悄悄站在原地,这个时候电话响了,她接了起来:“喂?是我,好的,这样吧,五分钟之后你在我办公室等我。”说完,她果断挂点电话,对着梁知夏道:“我先去忙了。”

        梁知夏点头,看着她离开。

        虽然不知道陈悄悄到底有什么好的地方,可以让梁漫雪和顾南风两个铁石心肠的人都动容,也许她在某一个地方的确是比不上她的,这么想着,突然想到自己就是为了找她,于是看了一眼屋里面依旧沉睡的梁漫雪之后,她就下楼了。

        陈悄悄回到办公室里,是孤儿院的院长来了,她说孤儿院的丫丫住院了,是先天性的心脏病,情况很不乐观,陈悄悄安慰了院长之后,送走了她。

        办公室里面仅有她一个人而已,她是医生看过太多的生死离别,可是现在她依旧没有办法淡定的处理这样的事情,她太过懦弱了。

        摸着脖子上面的项链,她拿了下来,上面是盛浅予送给她的结婚戒指。

        盛浅予当时还说:“男士一生只能买一次的戒指,我跟你赌一辈子。”

        她永远也没有办法忘记她是如何回答的:“你用一辈子跟我赌,我怎么忍心让你输。”

        “浅予,我现在好难过,我快变的不认识自己了,如果你在我的身边,我多想靠在你的怀里,告诉你我现在多脆弱。”

        眼泪一直掉一直掉,最近她承受的压力无形中让她害怕,她不确定的真心,越来越模糊越来越远的盛浅予,都让她抓狂。

        梁知夏原本想要告诉她,夫人希望她能多回去陪陪她的,可是看见她拿着一个戒指哭的如此伤心,她眉头一紧,这个戒指?一生只能买一次的戒指。

        “难道是顾总送的?”

        梁知夏的心中郁郁,知道她可能此地的输了,也许从陈悄悄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输了,一败涂地。

        她转身回到病房,这个时候顾南风却在病房里面,但是梁漫雪依旧还在沉睡着,顾南风口语了一下,出去说。

        长廊里面,梁漫雪道:“顾总,夫人现在已经没事了,只不过血压太低,所以才晕倒的,送来医院已经检查过了,顾总请放心。”

        “那好,医院里面还请你多照看一下。”顾南风现在有些疲惫,接到电话之后,他几乎担心的都要崩溃了。

        梁漫雪一听照顾夫人的事情放在她身上,不由想到刚才看见陈悄悄带着戒指的事情,难道他们这是要安排结婚吗?虽然她不愿意让自己这么想,但是这是唯一的答案。

        “顾总,也许我这个助理不应该这么问的,但是还是忍不住,毕竟也是替顾总感到高兴。”

        “你说。”

        “我刚才看见陈医生带着一枚戒指,很漂亮的钻戒,一生只能买一次的戒指,陈医生还对着这个戒指喜极而泣,想必陈医生跟顾总好事将近了吧。”

        “戒指?”

        梁知夏皱眉,很显然,顾南风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可是她想要解释什么的时候,他却突然转身,朝着电梯走去,她可以感受得到顾南风在生气。

        “难道戒指不是顾总送的?”

        陈悄悄的办公室里面,她左手无名指上面的戒指璀璨夺目,她神情游离的看着左手,回忆着,自从她接受盛浅予的戒指的时候,那段时间她每每都要拿出来佩戴一会儿,因为进手术室所有的医护人员都不能佩戴任何饰,所以她每次进手术室的时候都不情愿的拿下来,每拿下来一次,她就心痛一次。

        而两年过去了,她再次佩戴的时候,想念盛浅予的情绪又一次席卷而来,让她毫无招架之力。

        “陈悄悄。”

        顾南风站在门口好久了,他看着她手里面的戒指,而她却出神的呆,若没有故事,没有舍不得,她不会是这样的情绪。

        一生只能买一次的戒指!

        这是谁送的?是上次抱她的男人,还是那个口中念念不忘的旧情人!

        陈悄悄回头看着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她连忙转身,擦掉脸上纵横的眼泪,把左右隐藏在身后,然后强打精神应了过去:“南风,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好一会儿了。”

        “是因为夫人吧,我刚才看过病例,只是缺少休息的时间。”

        “我知道的。”

        “夫人这个时候醒了吗?等我忙完,我就过去照顾夫人。”

        顾南风身上带着一种格外的寒冷,让她很快就察觉到,他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南风,你怎么了?”

        “陈悄悄,在我面前,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她不懂,她真的不懂,在他面前,她从来都不成掩饰,丝毫没有,可是他现在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个戒指是哪里来的?”

  (http://www.shukeju.com/a/57/57297/1692423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