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于谁人心上成书 > Part 56

Part 56

        顾南风帮她挡酒,而且喝第一口的时候他就应该知道,那酒的度数,可是他还一饮而尽,只是为了帮她挡酒!

        梁漫雪简单交代了一下陈悄悄,并且希望她可以守着他醒过来,毕竟她才是医生,知道如何照料病人。

        梁知夏原本第一个提出要照顾顾南风的,却被梁漫雪打断:“知夏,南风有悄悄照顾,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公司的事情还需要处理,你去盯紧一下后续的工作的吧。”

        此刻,病房之中只有陈悄悄一个人,她看着顾南风精瘦的手臂上擦着点滴管子,心中就隐隐作痛。

        胃痉挛很痛吧,可是你为什么不说?

        这个时候就看见顾南风的手腕突然动了一下,她以为他要进过来,刚要起身去叫医生,可是却突然被一双冰冷的手抓住了,那么的用力,生怕她跑掉一样。

        陈悄悄愣住了,低头看着抓着自己的那双手,那手的温度竟然比自己的还低,冰冷冰冷的,她没有甩开他,而是任由他这么握着,抬眼看去的时候,他仿佛只是做梦了,却依旧沉睡着。

        顾南风的这一觉睡的格外长,点滴里面也加了一剂安神药,所以他才能如此睡的漫长。

        陈悄悄就坐在椅子上,看着闭目熟睡的顾南风,第一次,这么近,她就如此坐在他的前面,此刻看不到盛浅予的眼睛,他又变回了顾南风,这样情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知道,是自己错了。

        守着盛浅予的眼睛,并非是正确的,如果她离开,顾南风不会如此,应该会被照顾的很好吧。

        现在她才明白两年前院长为什么执意不让自己参加抢救的手术,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承受住爱人在自己手里面结束了生命,也明白为什么院长不让自己知道盛浅予的眼角膜到底捐献给了谁,因为他想要让悄悄重新的过自己的人生,毕竟人死不能复生,哪怕对方身上有盛浅予的任何东西,可是对方也不是活着的盛浅予。

        只不过,现在她才明白,不知道这样的明白,是不是太晚了,她竟然用了两年的时间来懂得。

        整整一下午的时间,陈悄悄就这么坐着,她生怕抽回手会让熟睡的他醒过来,就这么任由他握着,可是他的体温太过低了,于是她就调整了一下屋内空调的温度,一个适合的温度能够让他好受点。

        这个时候闻讯赶来的吕子叶和李慕白也来了,看着顾南风还在沉睡中,他们只是放下水果和一束花之后就离开了,并没有说什么。

        吕子叶是最明白陈悄悄为什么要出现在顾南风身边,也知道她的动机是什么,可是从医院出来的李慕白却一直在耳边叨叨:“子叶,你说悄悄是不是喜欢顾南风。”

        吕子叶叹了一口气道:“我也希望是这样,可是答案并不是。”

        李慕白单手握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拉着她的手,轻轻放在唇边一吻:“怎么会呢,你知道男人拉着一个女人的手意味着什么吗?”

        吕子叶看着被握着的手,淡然一笑:“为什么。”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吕子叶笑了一下,想要收回手,可是李慕白却不放开:“所以我说,南风好像是动心了,你的好朋友陈悄悄恐怕也是,要知道,现在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抵挡住顾南风的魅力。”

        吕子叶不置可否:“那是你不了解悄悄,你若了解了,就断然不会说这样的话。”吕子叶转头看向车窗外的风景,陈悄悄怎么会喜欢顾南风呢,她心里面的人一直都是盛浅予,哪怕他已经不在了,可是陈悄悄依旧没有办法忘记他,如若不然也不会因为一双眼角膜就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

        李慕白虽然知道吕子叶和陈悄悄的感情十分深,但是他绝对无法忽略掉顾南风握着陈悄悄手的那一幕,如果心中没有怎么会握的那么紧,而另外一方,如果没有动情,怎么会任由他握着,很显然,他们都对真正的爱情不知不觉而已。

        陈悄悄感觉时间过的十分缓慢,抬头看着点滴瓶子里面的液体快要没了,刚想要起身按呼叫铃,却突然忘记自己就是医生,于是起身,抽手,突然牵动了另外一只手,她无奈,只能用一只手,拔掉顾南风手腕上的针头,然后把吊瓶竿移开,又重新坐回椅子上。

        夜幕降临。

        病房之中的灯光是可调节式的,因为逐渐变淡,这样的氛围下,陈悄悄也熬不住了,就这么趴在病床边睡着了。

        顾南风醒过来的时候,屋内的灯光略微暗了一些,可是却依旧可以看清楚里面的一切陈设,到处弥漫着消毒水的气息,他这是在医院,想要起身的时候,感觉手里面握着的柔软,他垂眸,看见她竟然趴在床边睡着了。

        心中一暖,莫名的情绪荡漾在心头。

        看着那纤瘦的身子趴在床边,眼底是那张沉睡的容颜。暗光灯下,轻柔的打在陈悄悄的睡颜上,在阴暗不明的光线下将她的容颜映衬着更加的清晰,纤长的睫毛如扇掩下着,呼吸此起彼伏,睡的那样沉静,可是眉头却紧紧的皱着,难道就算是在睡梦之中,她也如此的不安稳吗。

        顾南风就这么看着她,仿佛忘记了身在何处,忘记了她如此戏谑他,如今,只有眼前的安静的人而已。

        陈悄悄抖动了几下睫毛,睡梦之中的她有些慌张,她明明看见了盛浅予,他在自己的面前祈求着:“悄悄,求你了,忘记我……”

        不,她不能,纵然是她亲口说的会忘记他的,可是她又怎么能真的做到!

        “悄悄,原来你已经忘记了我……”

        不,她没有,从来都没有忘记。

        眼前的盛浅予依旧笑的阳光,他在她的面前距离越来越远,最后有消失的趋势,陈悄悄害怕了。

        轻轻呢喃着:“浅予……”

        顾南风一愣,她说什么?没有听清,可是却无疑是一个人的名字。

        “浅予……不要离开我……不要……”

        顾南风冷冷放开了手,她在睡梦之中叫着另外一个人的名字,是她心中的人吗?是因为那个人的缘故吗?她才如此对自己,还是……

        突然之间,手心一动,她微微张开眼睛,恍惚之中,她迷离的看着眼前的人,明媚的眼睛,她微微一笑,淡然道:“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说着,竟然又睡着了。

        顾南风看着她,原来深陷的是自己,这个危险的女人只会让自己痛苦,他为什么又要如此为难自己呢,只有离开她,找回曾经的自己,那么他才可以好过。

        “陈悄悄,你到底是怎样的人……”

  (http://www.shukeju.com/a/57/57297/1674295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