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嫁给一个死太监 > 86.守护

86.守护

        防盗章,  看到这话就别瞎问了,  你没买够V章5o%,补买或等一天  陈慧眼睛微微一眨,  准备说几句大实话:“其实……公公您说得对。慧娘就是觉得既然已经来了,  又回不去,那总要让自己过得好一点。但之前慧娘所说也并非全都是妄言,”她指了指自己的额头,“慧娘真没有想寻死,  不然今日也不会铤而走险来求得公公原谅。”

        李有得眼角微挑,  面上笑容扩大了几分,他干脆在陈慧面前蹲下,  笑眯眯地说:“慧娘,你这几句话倒还听着有几分真心。”他顿了顿,  见陈慧眼睛一亮,  心底的恶意便蓦地涌了上来,笑得更为灿烂,  声音也尖了几分,  “慧娘啊,世人对我这种阉人有一个说法是不错的,  那便是我们这类人心眼儿小,  记仇。什么误会那种话,  我是半个字都不信的,  你不过是自尽之后没死成,  不敢再自尽一回,  被关着吃也吃不好,自然心生悔意。既然下了我的面子,就别想着说几句话便能讨好我。你今日前如何,今日后自然是照旧。”

        李有得话说到这里,便不打算再说下去了,作势要起身。

        陈慧的一颗心随着李有得的话而慢慢沉了下去,一边暗暗骂着这死太监果然如同他所说的心眼小,一边猛地一蹬地便朝他扑了过去。她一头撞进李有得怀里,紧紧搂着他的腰,带得他往后退了好几步,最终还是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只一手撑着椅子,愕然地望着陈慧。

        陈慧嘤嘤哭泣:“公公你不要这么狠心!慧娘知错了,你别这样对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下您面子了,您说东我绝不走西,我一定配合您把面子挣回来!公公,求求您了!”你就给口肉吃吧!

        陈慧一开始还是假哭着,说着说着就有点心酸,想她在现代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一穿越连口肉都吃不上,有她这么惨的穿越女吗?

        在陈慧的哭声里,小笤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幕,那张小脸上瞪大的双眼不合比例,看起来极为滑稽。小六和同伴也惊诧地看着这莫名熟悉的一幕,好像不久前他们才见过,只不过那时候是抱大腿,这会儿居然直接搂上腰了!

        李有得惊愕的神色渐渐变得青白交加,从没有落到这样奇怪境况之中的他觉得此刻仿佛是做梦一般。一日两次,还是同一个人!从前哪个人敢像她一样大胆?他就没见过如此不知羞耻的女人!

        “陈慧娘,你给我起来!”李有得的脸简直要气得变形,连声音也蓦地尖利得刺耳。

        陈慧道:“公公,您就善心饶过慧娘这一回吧!求您了!”

        “起来!”李有得看了眼小六二人,示意二人上来拉人,“小六!小五!”

        小六慌忙过来,刚伸出手还没碰到人,就见陈慧一转头瞪着他道:“你想摸哪里?”

        小六倏地收回手,吓得后退了半步,什么叫“摸哪里”?这种古怪的说法不是让公公误会么!无论如何,这位陈姑娘还是公公的人啊!

        小六被吓回去了,小五还没动也吓了一跳,就没敢动。

        “陈慧娘,你、你好歹是良家女,怎么说得出这种话,做得出这种事!”李有得怒斥道。

        陈慧一抬头看着李有得,黑漆漆的眼珠子一眨不眨:“我爹不是把我送给公公您了吗?那我就是公公的人了,这样有哪儿不对?”

        陈慧正抱着李有得的腰,她一抬头,两人的脸便贴得很近了,近得李有得能清晰地看到她额头那狰狞的伤疤,以及那黑漆漆又意外清澈的双眼。

        李有得愣了楞,挣扎的动作顿时停住。

        就在此时,有小厮匆匆而来,一看到这里的情况就呆了。一个丫鬟两个小厮都呆呆地站在一旁,李公公却被一个女人推倒在地上,更神奇的是,这会儿李公公怎么仿佛没火似的,居然也没让人把她抓开?

        李有得蓦地转头,瞪了那新来的小厮一眼,后者急忙低头装看不到,慌慌张张地说:“老爷,倚竹轩那边来人了,说蒋姑娘忽感不适……”

        李有得眉头一皱,顿时面露焦急,一转头却又对上陈慧的双眼,他冷喝一声:“陈慧娘,松开!”

        陈慧的手臂下意识地松了松,又道:“那公公……”

        李有得似乎有些心急,也不愿再跟陈慧纠缠,立即道:“明日起该有的不会少你的!”

        得了李有得的承诺,陈慧顿觉心花怒放,干脆利落地松开他,却见他半句话都未多说,随便换了身衣裳便匆匆而去。

        陈慧和小笤是小六送回梅院的,一路上陈慧突然意识到,这不就是传统的争宠手段吗?哪里就刚好生病了呢?肯定是她偷偷摸进菊院后动静闹得太大,那位蒋姑娘也听说了,不开心,所以故意派人来说自己不舒服,把李公公拉走。

        陈慧并没有见过蒋姑娘,但此时此刻,她对那位蒋姑娘却有着隐约的好感。要不是蒋姑娘突然“生病”让李有得着急赶去而答应她,她也不知道最后会怎样。毕竟那死太监心眼小又不好说话,她撒泼卖乖都没用,说不定僵持下去还是无功而返。

        第二日,陈慧满心期待地守着院门,等徐婆子端来了早饭,她的期待便瞬间少了一半。早上还是粥,不过里面多了点瘦肉。

        看小笤吃得津津有味,陈慧也劝自己,早饭吃这样也正常。然而,当中午陈婆子送来的是一道青菜炒看不到的肉沫时,陈慧悟了,果然是死太监,骗她玩呢!

        更令她心底怒火上扬的是,梅院依然锁着不放她出去,而梅院周边的树都被砍了,这回她就算再想出去一次都做不到了!

        李有得眉头微微一皱,面上现出一丝犹豫,似乎被陈慧的“真心实意”触动了那么几分,然而片刻之后,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他面上浮现的那一丝柔软散去,只见他微微弯腰,抬手掐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望着她的眼睛,那张并不出色的面容阴森森的:“陈大姑娘,你还记得我是什么人吧?”

        陈慧心底一紧:“您是李公公啊……”妈呀是要让她说出他的名字和身份么?她除了知道他是个有权有势的死太监之外,其他的一无所知啊!她连他的名字都叫不全!

        李有得咧了咧嘴,嘿嘿冷笑了两声:“看来你还记得我是个阉人……陈大姑娘,世人都瞧不起我这样的阉人,你倒是个例外,只见过一回便对我如此情深了?”

        陈慧听他这么一说就明白之前弄错了他的意思,也知道她刚才那一番“表演”有点过火。如果他是个长得特别英俊的太监,那么她假装自己是个颜狗,一看他就挪不开眼睛,甚至不在乎他不是个男人也深爱着他,这种事也勉强说得通。但偏偏他的容貌乏善可陈,性格又是这样讨厌,她还那样,他自然半点不信。

        陈慧眼睛微微一眨,准备说几句大实话:“其实……公公您说得对。慧娘就是觉得既然已经来了,又回不去,那总要让自己过得好一点。但之前慧娘所说也并非全都是妄言,”她指了指自己的额头,“慧娘真没有想寻死,不然今日也不会铤而走险来求得公公原谅。”

        李有得眼角微挑,面上笑容扩大了几分,他干脆在陈慧面前蹲下,笑眯眯地说:“慧娘,你这几句话倒还听着有几分真心。”他顿了顿,见陈慧眼睛一亮,心底的恶意便蓦地涌了上来,笑得更为灿烂,声音也尖了几分,“慧娘啊,世人对我这种阉人有一个说法是不错的,那便是我们这类人心眼儿小,记仇。什么误会那种话,我是半个字都不信的,你不过是自尽之后没死成,不敢再自尽一回,被关着吃也吃不好,自然心生悔意。既然下了我的面子,就别想着说几句话便能讨好我。你今日前如何,今日后自然是照旧。”

        李有得话说到这里,便不打算再说下去了,作势要起身。

        陈慧的一颗心随着李有得的话而慢慢沉了下去,一边暗暗骂着这死太监果然如同他所说的心眼小,一边猛地一蹬地便朝他扑了过去。她一头撞进李有得怀里,紧紧搂着他的腰,带得他往后退了好几步,最终还是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只一手撑着椅子,愕然地望着陈慧。

        陈慧嘤嘤哭泣:“公公你不要这么狠心!慧娘知错了,你别这样对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下您面子了,您说东我绝不走西,我一定配合您把面子挣回来!公公,求求您了!”你就给口肉吃吧!

        陈慧一开始还是假哭着,说着说着就有点心酸,想她在现代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一穿越连口肉都吃不上,有她这么惨的穿越女吗?

        在陈慧的哭声里,小笤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幕,那张小脸上瞪大的双眼不合比例,看起来极为滑稽。小六和同伴也惊诧地看着这莫名熟悉的一幕,好像不久前他们才见过,只不过那时候是抱大腿,这会儿居然直接搂上腰了!

        李有得惊愕的神色渐渐变得青白交加,从没有落到这样奇怪境况之中的他觉得此刻仿佛是做梦一般。一日两次,还是同一个人!从前哪个人敢像她一样大胆?他就没见过如此不知羞耻的女人!

        “陈慧娘,你给我起来!”李有得的脸简直要气得变形,连声音也蓦地尖利得刺耳。

        陈慧道:“公公,您就善心饶过慧娘这一回吧!求您了!”

        “起来!”李有得看了眼小六二人,示意二人上来拉人,“小六!小五!”

        小六慌忙过来,刚伸出手还没碰到人,就见陈慧一转头瞪着他道:“你想摸哪里?”

        小六倏地收回手,吓得后退了半步,什么叫“摸哪里”?这种古怪的说法不是让公公误会么!无论如何,这位陈姑娘还是公公的人啊!

        小六被吓回去了,小五还没动也吓了一跳,就没敢动。

        “陈慧娘,你、你好歹是良家女,怎么说得出这种话,做得出这种事!”李有得怒斥道。

        陈慧一抬头看着李有得,黑漆漆的眼珠子一眨不眨:“我爹不是把我送给公公您了吗?那我就是公公的人了,这样有哪儿不对?”

        陈慧正抱着李有得的腰,她一抬头,两人的脸便贴得很近了,近得李有得能清晰地看到她额头那狰狞的伤疤,以及那黑漆漆又意外清澈的双眼。

        李有得愣了楞,挣扎的动作顿时停住。

        就在此时,有小厮匆匆而来,一看到这里的情况就呆了。一个丫鬟两个小厮都呆呆地站在一旁,李公公却被一个女人推倒在地上,更神奇的是,这会儿李公公怎么仿佛没火似的,居然也没让人把她抓开?

        李有得蓦地转头,瞪了那新来的小厮一眼,后者急忙低头装看不到,慌慌张张地说:“老爷,倚竹轩那边来人了,说蒋姑娘忽感不适……”

        李有得眉头一皱,顿时面露焦急,一转头却又对上陈慧的双眼,他冷喝一声:“陈慧娘,松开!”

        陈慧的手臂下意识地松了松,又道:“那公公……”

        李有得似乎有些心急,也不愿再跟陈慧纠缠,立即道:“明日起该有的不会少你的!”

        得了李有得的承诺,陈慧顿觉心花怒放,干脆利落地松开他,却见他半句话都未多说,随便换了身衣裳便匆匆而去。

        陈慧和小笤是小六送回梅院的,一路上陈慧突然意识到,这不就是传统的争宠手段吗?哪里就刚好生病了呢?肯定是她偷偷摸进菊院后动静闹得太大,那位蒋姑娘也听说了,不开心,所以故意派人来说自己不舒服,把李公公拉走。...

  http://www.shukeju.com/a/57/57184/1625840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