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清穿之老答应 > 186.封妃上

186.封妃上

        次日,  天色犹黑,一过寅时(凌晨三点),  御前的人就开始准备了。

        先是各处门扉该换岗的换岗,  该下锁的下锁,然后才是从外到里的开始挨个点灯,  等灯烛一路点到寝殿外的走廊前,梁九功才从小太监手里接过一盏扁瓜形状的琉璃宫灯,  然后撩起锦帘进去了。

        因是四月初五,  大朝会的日子,  梁九功穿了一身石青色镶蟒边的大总管礼服。值夜的四个御前宫女候在两人高的粉彩大屏风前,见他手上提灯脚下无声的进来了,忙就转身做手势。

        梁九功立马停了脚,竖起耳朵一听,里面却是隐隐的有动静。

        当琳琅睁开眼睛意识回笼的时候,已经被脱了个精光,  跟只小白羊似的被康熙压在身下。

        啧啧的亲吻,  撩人的揉弄,然后是激情的摆动,还有最后那冲上顶峰的小死亡似的高潮……总之,  万岁爷是龙精虎猛的一雪前耻了!

        滚完床单,  趴在他怀里喘气休息时,  琳琅忍不住就咯咯笑。

        “你笑什么?”问完,  康熙自己却也低笑起来。

        她还嗨得很,  就伸手环住他的腰,  抬头咬耳朵道:“想不出该怎么夸万岁好,奴家只能喜极而笑了。”

        康熙得意又快活的道:“小妖精!”

        ——小妖精配老司机,绝配啊!

        琳琅想得噗呲一声,然后却是啪的一下,被恼羞成怒的万岁爷给打了屁股。

        “啊!”她赶紧捂嘴,羞得瞪眼看他。

        康熙见状笑了,道:“让朕摸摸看,是不是真打疼了?”边说边就伸手摸揉了一把。

        这下,她羞不说,还囧了。果然,小妖精从来都不是老司机的对手啊。

        两人就这么黏糊着不下床。可是苦了候在屏风外面的梁大总管。他把怀表掐在手里看了又看,急得汗都出来了。

        见时间真要不够了,他才一咬牙,冲里面招呼道:“万岁爷,卯时到了!”

        匆匆送走康熙,琳琅只在春晖堂里吃了碗枸杞银耳,然后就回了漱玉馆。

        因为要八点半开始早读——此早读是指吕大器用满文诵读三字经,幼学琼林等蒙书,福宝则边听边跟读,所以他现在都不能再睡懒觉,琳琅这时回去正好可以一起吃早饭。

        两天后,康熙却是没加班,也就赶在天黑前来了漱玉馆。吃完饭,难得有空,他就问起了福宝的功课。

        吕大器跪着小心的回话:十四阿哥很聪明,认过的字,不管满汉隔天准能记得,就是手上的力气还不够,所以练字上还慢些。

        摆手让他下去,康熙满意的摸了摸福宝的头,然后问:“读书的感觉怎么样?好不好玩?”

        “好玩!”福宝欢喜的点点头,“每教我一个字,吕大器都会讲一个小故事,要是我隔天能认出来,他还会再讲一个。”

        康熙道:“那你就讲一个最喜欢的故事给皇阿玛和你额娘听,行不行?”

        福宝大声道:“怎么不行!”然后就比手画脚的讲了一个龙的故事。

        “什么是龙,阿哥需知,皇上乃是地上的人龙,更是万民朝拜的圣君。而江河山林之间,还有一种鳞虫之龙,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

        他的记忆很好,这时讲起来,竟是连吕大器当时说的献媚之话也只字不漏。

        康熙听得很有几分惊喜,回头就和琳琅道:“难得福宝有这份好记性,倒是块治学的好料子。”

        琳琅道:“也是吕大器教得好,他很有耐性,又会编故事,所以福宝很喜欢他。”

        康熙道:“喜欢就好,就是看吕大器在说文解字上有些造诣,朕才叫他过来伺候的。”

        琳琅这才知道究竟,就起身笑嘻嘻的谢了恩。

        等再坐下,康熙却是拉她坐在自己腿上。然后两人就面贴面的说起话来。

        康熙柔声道:“玉儿,朕有要紧事和你说。”

        琳琅也小声问:“什么事啊?”

        “朕准备封你做贵妃。”

        啊?!一听这话,琳琅真是吓了一大跳,整个身子都吓得往后仰。

        康熙连忙把她拉回来。

        身子才坐稳,琳琅就一脸‘我没听错吧,太突然了’的去看康熙。

        她那一脸的懵逼,倒是把康熙给看笑了。

        心跳得飞快,感觉简直像在做梦,琳琅不禁咽了下口水,才开口问他:“……真的啊?直接封我做贵妃?”

        康熙笑着点点头。

        但为什么啊?万岁爷想要晋自己的分位,这点倒也不算意外,可连升两级,让自己和贵妃平起平坐?!她脑子里蒙得很,下意思就紧紧的抱住他。

        “我,我真能做贵妃吗,做离你最近的那个人?”不知怎么的,琳琅突然就觉得很惶恐,说话时声音都有些抖。

        ——也是奇怪,被康熙宠宠宠不好吗?可怎么好像他一为自己破例,她反倒会很不安……琳琅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m属性了。

        见她这样,康熙感觉又怜又爱,道:“怎么不行?”他贴在她的耳边,低声道:“别怕,即使做了贵妃,即使朕去了塞外,你永远都是离朕的心最近的那个人。”

        听他这么一说,琳琅这才恍然大悟——和万岁爷走心,可真是压力山大啊。而她一切的不安也都源于这种压力。

        常年压力山大,她都要被压成个胆小鬼了好不好!

        可其实,她完全不必不安的,不管以后会怎么样,至少现在,康熙的心是属于她的,她的心也是属于康熙的。

        爱是多美好的事啊,享受现在的美好,比恐惧未来重要也划算得多。

        所以,她干嘛要不安,他想封她做贵妃,她只要欣然接受就是了。

        何况,做了贵妃,即便以后和万岁爷掰了,她和福宝的日子也会安稳很多。

        想明白了,琳琅也就安心下来,她抱着康熙,在他宽厚坚实的胸口上蹭来蹭去,好好的撒了个娇。

        康熙搂着任她撒娇。心里也是笑叹,他拿玉儿是越来越没办法了。

        在一旁伺候的梁九功等人看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皇上都开了金口,说要封为贵妃,这样天大的喜事,落在谁的身上不得立刻跪下来叩谢隆恩啊,结果到了瑜主子这里,反倒要万岁爷哄着劝着才高兴!

        梁九功彻底心服口服了:要不是亲眼看见,这种荒唐事,给他十个胆子都不敢想!...

  http://www.shukeju.com/a/57/57074/1766433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