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墨唐 > 第七百六十五章 一开始我是拒绝的

第七百六十五章 一开始我是拒绝的

  牡丹花会的最后一日,整个洛阳城都纷纷闻风而动,所有人都知道今天的重头戏则是今年的牡丹之王的之争。

  在胡道农的精心管理下,几乎所有的牡丹都争芳吐艳,公主园引人入胜,美不胜收,每一个前来的游客无不赞不绝口。

  非但如此,其他四个移植过去的牡丹园同样各个长势良好,根本没有任何枯萎的痕迹。再一次证明了牡丹移植秘术的可行性。

  然而最令人惊艳当然还要数那株牡丹魏紫,经过修整过的魏紫,哪怕已经多日依旧没有半分枯萎的迹象,反而未开的花蕾全部绽放,格外的美丽,几乎所有的游客前来牡丹园,都第一时间争相目睹魏紫的风采。

  再加上其他几株异种牡丹,每种都各有所长,都是今年花王的有力竞争者。

  为了让更多的游客留在洛阳,墨顿和周宏德有意识的将花王之争放在最后一日,而且现场让游客来选。

  “魏紫一定是花王,今天我这一票就投给魏紫了。”一个魏紫的忠实粉丝兴奋道。

  “魏紫虽好,但是毕竟刚刚移植过来,又被胡道农剪了不少,少了几分韵味,依我看从洛阳县衙移来的那株更是上佳。”

  “要论长势,还是公主园原本的镇园之宝最为旺盛,没有被移植过,又是经过胡道农精心培育的珍品,当数公主园第一。”

  ……………………

  众人议论纷纷,不停的在为自己心目中的花王宣传拉票。

  花王之争虽然并无实质上的意义,乃是墨顿设计的牡丹花会的助兴而已,用来吸引更多之人将珍品牡丹献出。

  但是这一效果则是出乎意料的好,不少爱花之人却格外兴奋,就连普通百姓也津津乐道,纷纷为自己的心目中的花王拉票,甚至遇到不少意见不合之人争论的脸红脖子粗也是常有之事。

  然而当他们兴高采烈的准备竞选自己心目中的花王之时,一个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洛阳城。

  郑家牡丹园新移植过来一株全盛时期的珍品牡丹姚黄前来参加花王之争,此消息一出,立即传遍了所有爱花之人。

  要知道姚黄可是完全不逊色于魏紫的牡丹珍品,而且增加牡丹园的这株姚黄选的时间恰到好处,并未修剪枝叶,花期正处于全盛时期,可以说极具优势。

  更让这株姚黄名声大噪的则是一下子数名文坛宿老为这株姚黄折服,纷纷写下诗篇。一时之间名花佳作,一下子让这株姚黄在洛阳城打响了名气,成为牡丹花王最有力的竞争者,甚至隐隐约约其他名花一头的趋势。

  “郑兄,不是说不和墨家子比诗么?”牡丹园外,青衣文士看向一旁的郑敞不解道,任谁都知道墨家子的诗篇无双,如今这株姚黄邀请数名文坛宿老为其写诗打响名气,这岂不是给了墨家子出手的理由。

  一旁的头发须白的文坛前辈捋了捋胡须,满不在乎的说道:“后生多虑了,一首诗篇尤其是如此轻易的写出,无不经过多日雕琢,才有这上等的佳作,如今我等突然将姚黄和诗篇抛出,墨家子就算有几分诗才,又岂能在匆忙之下写出佳作来。只要是过了今日,花王我们是要定了。”

  “不错!以老夫看,墨家子也不过是江郎才尽了!纵观其诗篇固然不凡,也就刚刚出道的边塞三诗能入我等眼中罢了,其他的诗篇不是歪诗就是什么打广告,最近又迷上了诗余写了不敢入目的情情爱爱的句子,简直是浪费才华,何足畏惧。”另一个文坛前辈恨铁不生钢的恨声道。

  “我等今日就让墨家子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里是人杰地灵的洛阳城,可不是趋附权势的长安。”又一个文坛宿老愤愤不平道。

  洛阳和长安城历来竞争激烈,这种竞争可不是仅仅体现在政治和经济上,文化上也颇为激烈,一直以来,洛阳城商业气氛浓厚,市民生活活跃,在文化上可以说压过了长安一头,然而墨家子横空出世,一首首绝世名篇压的洛阳缓不过气来。

  如今洛阳诗会之中,随着墨顿没有一首诗篇传出,渐渐地在洛阳文人的心中开始浮躁出来,各种贬低墨家子的言论渐渐地流传起来。

  而且随着这种气氛的转变,就连郑敞也忍不住蠢蠢欲动,想要给墨家子来一个突然袭击,当然这也少不了白衣文士在暗中的不断煽风点火。

  而且洛阳士林举办牡丹诗会,却将近在咫尺的诗名远扬的墨家子拒之门外,总让人感觉有种心虚的感觉,各种因素的促使下,才有今天的花王之争。

  “兵法云:“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如今我们突然袭击,我就不信这一次墨家子能够比得上各位前辈。”郑敞一咬牙说道。

  而且这一次他并不怕周宏德的责罚,毕竟他们写诗乃是能够让牡丹花会的名声更上一层楼,这对洛阳也有好处,而且这一次他没有使阴招,而是用的阳谋,当然只是用一点兵法而已。

  几乎所有人都不由信心满满,纷纷点头,认为他们这一次定然是胜券在握,给墨家子来一个下马威。

  很快,一众文坛宿老为珍品姚黄造势写诗的事情自然在第一时间传到了墨顿的耳中。

  “夫君!”长乐公主担忧的看着墨顿。

  墨顿摇摇头道:“每年牡丹花开都会有诗篇传出,此乃好事,能够让牡丹花会名声大噪。”

  长乐公主哪里不知道这些洛阳文人的打算,不由恨恨的说道:“这些洛阳文人也真是的,夫君片字也未传出,已经给足了他们面子,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如此阴险。”

  如今洛阳文人借助花王之争,猛然之间向墨顿逼宫,很显然就是要打墨顿一个措手不及。如果一不小心,定然会对墨顿的名声造成影响,又岂能不由得长乐不生气。

  墨顿安慰了长乐公主几句,不由一脸无奈道:“其实写诗,一开始我是拒绝的。”

  (http://www.shukeju.com/a/57/57040/45484056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