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140.【年轻爱作长得美】

140.【年轻爱作长得美】


        在蓝田提议见家长不成之后,舒宁就知道仙小美迟早会忍不住向她询问蓝家的情况。

        其实舒宁早前就有意无意地向仙小美提过蓝田的母亲蓝金月。

        说她能力很强,  是个事业心很重的女强人,  说她当初之所以会和蓝田的父亲离婚就是为了能拜托婆家的桎梏出门闯荡。

        还说蓝金月如今年纪大了,  但其实保养得很好,为人也很不错,  待她客气周到,也没有同龄的那些阿姨奶奶们的那些老旧观念,思想很开放。

        在蓝田提议见家长之前,  舒宁每每提到蓝金月,  仙小美都不甚在意,随意听听。

        很显然,  她当时根本没想那么远,只觉得蓝田待她很好,两人也相互吸引,蓝金月是什么样完全与她没多大关系。

        可自从蓝田提议见蓝金月被她否决之后,  仙小美渐渐也起了一些打探的心思,开始主动问舒宁蓝家的情况。

        舒宁本来就等着她问,终于等到了,特意提到了蓝金月的挑媳妇的标准。

        长相中等即可,但要温柔、本科学历、知书达理、能体谅人做个好老婆,不乱花钱,娘家普通些没关系但不能是不讲道理的暴户。

        蓝金月一听,  心说这还了得,  跟她一条都对不上啊!

        长相中等?不行啊,  她是仙女。

        本科学历?她中专文凭。

        温柔、知书达理、体谅人?开什么玩笑,这不是她,是她儿媳妇。

        不乱花钱?那就更做不到了啊,她一柜子名表名包,化妆品都是莱珀妮这种,不花钱不等于让她去死吗?

        还娘家不能是暴户?拆迁户也算暴吧。那她何止娘家暴户,她前夫家都是暴户,一户口本都是暴户!

        真是愁死人了!

        仙小美听完就去沙上躺着,并且表示拒绝再听有关蓝田母亲的任何事,那副被“蓝家媳妇标准”伤到不能自理的样子看得舒宁直想笑。

        但她还得过去接着演戏,露出担忧的表情问:“妈,你怎么了?蓝总这些标准有什么问题吗?”

        仙小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气到了,蓝家媳妇这标准和她有什么关系?可她就是气,哪怕她拒绝了蓝田见家长的提议还是很气,气呼呼地说:“别人家条件好的都是把儿媳妇标准往高了提,这个蓝总倒好,长相要个中等的,家世要是普通的,其他要求更是谈不上算什么要求。”

        顿了顿,“我当初听说许汀在学校里谈了一个的时候还跟老许提过我的标准呢,漂亮聪明这不是最基本的么,她竟然这都不提。”

        又嘀咕,“难怪蓝田这么多年都单身打光棍,哪有她这样帮儿子讨老婆的。”

        舒宁听她这么说,心里乐死了。

        你这还能怪人家要求不高?是怪人家没把要求定高点儿符合你本身的条件吧?

        舒宁越看仙小美越觉得这个仙女婆婆可爱得紧,真想捞在怀里顺顺毛、抚抚摸。

        便安慰说:“这只是最低标准,找当然还得往条件好的找。”

        仙小美撇撇嘴,“算了吧,这么多年没找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呢。”

        舒宁看看她,故意道:“那小妈你可以帮蓝田介绍介绍嘛,你们不是还小学同学吗。”

        仙小美翻了一眼,“我找什么,又不是帮我儿子找老婆,我儿子老婆也早找到了,我操那个心干嘛,又不是我儿子。”

        那之后,仙小美一连在家呆了好几天都没出过门。

        舒宁知道她一方面是因为蓝田急匆匆提议见家长不高兴,一方面是因为蓝金月那高不成低不就的选媳标准而觉得心累,近期都不愿意搭理蓝田,更不想约会见面。

        蓝田便温温和和地每天打电话过来,也不冒冒失失登门寻人。

        一周之后,仙小美脾气消了,出门溜达。

        却差点出车祸。

        蓝田开车和迎面来的一辆货车刮擦,对方急打方向盘,蓝田的车被撞了直冲路边的护栏,差点翻车,当时车里的几个安全气囊全部弹开,蓝田眼镜都飞了,仙小美尖叫得嗓子都要失声。

        运气好,车子质量过关,保住了两人的性命,没有受重伤,只有一点刮擦的皮外伤。

        这车祸来得太突然,吓傻了在车上的两人,也吓坏了蓝金月、许汀和舒宁。

        小夫妻急忙忙赶去医院,急救室里见到仙小美,差点都吓跪了,许汀更是满脸惊恐,见他小妈没躺着竟然还沉默地坐在床边,连忙跑过去将人按回急救室的病床上。

        “医生!医生呢!”

        护士台的护士提醒他说:“家属不要喧哗,医生在忙,哦,你是她家属?她没事,你别担心。”

        许汀:“没事?!”

        躺在病床上的仙小美平静地说:“别叫了,没事,别一惊一乍的,死不了。”

        舒宁朝小护士歉意的笑笑,打过招呼跟着走过来,先看了看仙小美,然后安抚许汀,“医生都说了没事那就是没事,你别担心,这里是医院,真有问题马上医生就过来了。”

        许汀见仙小美从上到下全无半点伤痕,这才松了口气,站在床边询问情况。

        “怎么会出车祸?谁的责任?对方司机呢。”

        “你出门的时候不是没开车吗?我看你车还在家里车库啊。”

        仙小美叹了口气,缓缓道:“我坐的蓝田的车。”

        舒宁本就知道,没吭声,许汀愣了一下,“蓝田?”

        仙小美没说话。

        许汀转眼看周围,“他人呢?”

        仙小美静静地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走了,他妈过来把人接走了。”

        事故责任认定清晰,对方酒驾全责,运气好也没出什么事,警察来问过情况,医院也说没什么事,就让他们先走了。

        全程仙小美都很平静,跟车回家的路上什么都没说,回家后喝了两口水便回房休息,许汀不放心让舒宁跟着,仙小美却直接把门锁了。

        许汀还要再敲门,被舒宁拦住,摇摇头,“让妈妈一个人呆一会儿吧。”

        许汀还没察觉出哪里不对,“她怎么精神看着那么差,不会撞到脑子了吧?”

        舒宁心道这男人的眼力见识也太差了,便说:“我估计和蓝田有关。”

        许汀皱眉,“蓝田?”接着道,“你不是说他们在约会吗?”

        舒宁点头,“对啊,约会,所以乘一辆车。出了车祸是意外谁都不想的对吧?这都好理解,那为什么妈妈还这么不高兴?”

        许汀想了想,完全想不明白,还问:“为什么?”

        舒宁:“你傻,蓝总呀!老蓝总把蓝田接走的,那妈妈肯定和她碰过面了吧。”

        许汀恍然,“你是说,老蓝总和小妈没相互看顺眼?”

        这其实很好理解,各方面来看都容易理解。

        唯一的宝贝儿子出了车祸,车上还有一个女人,有些父母会怎么想?

        本能里不会觉得是儿子开车没开好,会觉得会不会是这个女人的问题。

        即便不这么想,本来车祸也不是好事,在医院碰见了,这第一印象也算是非常差了,蓝母恐怕也不会有心去安慰儿子的女朋友,更何况还意外现对方是不久前才死了张父的年轻寡妇。

        许汀叹气,“也是这次太不巧了,出了这么一个车祸。”

        舒宁却想,不是不巧,这就是命中注定,就算没有这场车祸也会有别的霉运。

        看来“烂桃花”开始“显灵”了,她必须提早行动了。

        两天后,舒宁借着看蓝田的名义带礼物登门拜访。

        蓝母脸色起先不是很好,但在舒宁照样摆出从前的温和礼貌后,蓝金月也没有为难她,脸上的神色渐渐打开,话也慢慢多起来。

        舒宁问蓝田身体如何,她回道:“没什么事,一点皮外伤,男人么,这点伤不算什么。估计就是有点吓到了。”

        舒宁便道:“那天去医院的时候晚了一步,您已经带小蓝总先走了,也没碰上面。”

        蓝金月想起那天,脸色幽幽的又有些阴沉,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倒是见到你婆婆了。”

        舒宁看着她。

        蓝金月眼神看向别处,似乎是在回忆,眼神微眯,“真是非常漂亮呀,我是女人我都忍不住多看她两眼。”

        但想必这两眼看得很是怒火中烧。

        谁能愿意自己的儿子和一个刚刚死过丈夫的漂亮年轻女人在一起呢?

        尤其还是仙小美这么漂亮的。

        站在蓝金月这个6o岁女人的角度会怎么想?

        不免会觉得对方是个勾引自己儿子找下家的狐狸精吧。

        舒宁垂眼装乖巧,没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攻击性。

        蓝金月收回目光,看向她:“小秋,问你一件事,你这么长时间都不知道你婆婆出门和谁在一起,和谁吃饭约会吗?”

        舒宁抬眼,答道:“我婆婆有时候会带我一起,但都是只有我们两个,逛街或者吃饭,不过现在大部分时候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出门,我是媳妇我也不好过问太多。”

        蓝金月目光落在舒宁脸上,静静地看着,在观察她有没有撒谎,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她多少松了口气,要不然她真要怀疑这许家婆媳是不是合起伙来攻略他们蓝家,一个去搞她儿子,一个来摆平她。

        不过想想也知道这概率很小,谁会派自己家的媳妇来摆平她这种级别的老太婆啊,她好歹商场混迹多年,也算半个老狐狸,还能被个小丫头哄住?

        可儿子那边的情况就不一样了。

        蓝金月万万没想到儿子竟然会和许汀那个后妈搅在一起,不想用险恶用心去怀疑对方也很难。

        至少在她这个妈看来,一个是新晋丧偶的年轻寡妇,一个是事业有成家业丰厚的钻石王老五,谁条件更好不是摆明的吗?

        蓝金月想了几天,越来越觉得仙小美这是在打着灯笼找下家,寻到蓝田那就是撞大运,比她死去的前夫年轻帅气,比许家条件好钱多,可不得好好施展女人的花招把人捏在手心里?

        越想越觉得是这样。

        其实舒宁早看出来了,蓝金月这点揣度都写在脸上,想看不出来都难。

        其实猜也能猜到,一边是儿子,一边是死了丈夫的同龄的寡妇,更偏向谁?当然是儿子。

        蓝金月这还算好的,起码蓝田是真的条件好,有些当妈对自己那一穷二白屁本事没有的儿子不也照样喜欢得紧,觉得是自己儿子有本事才能让女人倒贴的吗。

        蓝金月偏心蓝田,抵触仙小美是再正常不过的当妈的心态,尤其后者还美若天仙,更是拥有天生的原罪。

        但舒宁可不想自己这仙女婆婆被人揣度成一个一文不名寻接盘侠的狐狸精。

        于是便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婆婆为什么要和蓝田在一起,阿姨你也知道的,我婆婆这人那么要强,如果不是遇到我公公那种会哄着她惯着她的男人,别的那些男人她根本不会多看一眼。”

        蓝金月愣了下,沉默地思考起来,而这全归功于舒宁之前的洗脑——

        在蓝金月的印象里,许家那位年轻的寡妇婆婆是位漂亮、脾气大、有能耐、和她一样强势的大女人。

        既然连她自己都知道仙小美是什么人,那她之前的那些猜测的确不成立。

        就像许家儿媳自己说的那样,仙小美不会去跪舔男人,她是大女人,那只能是男人跪舔她。

        可如果是这样,那她儿子蓝田……

        难道真的是蓝田追求的仙小美?!

        蓝金月心底下意识就要否认,可关于仙小美的印象也根深蒂固,竟然无法从逻辑上辩驳。

        反而想,她儿子追求仙小美也不是不可能,尤其想起不久前蓝田拐弯抹角地说最晚一年会带个漂亮女朋友来见她这种话。

        可如果真是这样,那她儿子到底怎么想的?!

        外面大姑娘不要要个寡妇?

        又想到仙小美,这女人是怎么想的?继承了一半家产那么有钱还漂亮,干嘛和他儿子纠缠不清?

        真是越想越气。

        另外一边,仙小美也很气。

        她那天在急救室见到蓝金月,双方都很错愕,可蓝金月转眼便对她视若无睹,一句话没说,招呼更不打,直接强势地把儿子带走了,仿佛她是个拐卖男人的女骗子一样。

        她一直记得蓝金月的眼神,惊讶,不可思议,然后愤怒,接着漠视。

        她有什么好怒的?车祸又不是她造成的,更不是她开的车,难道就因为她做副驾驶要把车祸的责任推给她吗?

        后来才反应过来,这是拒绝接受她和蓝田在一起这个事实。

        仙小美为此冷笑了好几天。

        不认可?也对啊,挑媳妇的标准烂成这样,她要是符合了不是见鬼吗?

        谁在乎!

        但一想到那天蓝金月看她的眼神,就像一根刺嵌在心头。

        这天舒宁从蓝家回来,仙小美口气冰冷地问:“蓝家那个老太婆没为难你吧?”

        舒宁摇头,“不会的,老蓝总对我一直不错。”

        仙小美心里哼了一声,看看面前的儿媳,心说也难怪,蓝金月搞不好就喜欢小秋这一卦的做媳妇,恐怕见她这种都觉得是在看只狐狸精。

        又问:“她有没有向你提到我?”

        舒宁点头。

        仙小美:“你现在知道我和蓝田的关系了吧?”

        舒宁再点头。

        仙小美:“你怎么想?许汀呢?”

        舒宁:“妈妈,我们早知道了啊。”

        仙小美一愣,“什么时候?”

        舒宁不好往早了说,便道:“哦,就那天许汀跟我在房里睡觉,你在外面打电话,我们听到的。”

        仙小美:“……”

        儿媳儿子竟然早知道,这点很令她意外,再想这么多天小夫妻竟然没说什么,诧异地意识到他们竟然是默认认可的。

        “你们不反对?”

        舒宁笑了,“妈,我们干嘛要反对啊,你是长辈啊,真要反对也轮不到我们小辈吧,再说了,爸爸不在,你再找个人一起过日子也很正常啊,许汀和我都没有资格要求你一直独身的。”

        这番话终于安抚了仙小美这么多天以来忿忿不平的内心,心说还是儿子儿媳这些家里人会体贴人,不像那些外人,见她仿佛跟见了鬼畜神蛇似的。

        她接着问:“蓝田她妈问我什么了?”

        舒宁:“其实就是很意外你们会在一起。”

        仙小美:“说我不好?”

        舒宁摇头:“没有。”

        仙小美明显不信,哼道:“你告诉我也没什么,左右你妈我这么多年也没少听风凉话。”

        舒宁问:“妈,你是不是很不喜欢蓝田妈妈?”

        仙小美闲闲地口气道:“她是谁啊,我谁啊,她姓蓝,我姓仙,井水不犯河水,犯得着去不喜欢她么?”

        舒宁:“那你和蓝田……”

        仙小美沉默,始终没有表态,可舒宁已经看到她在磨后槽牙了,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舒宁便又问:“那蓝田那边怎么说?”

        仙小美阴冷地眯眼,“我把他拉黑了。”

        舒宁半点不意外,就像她对蓝金月说的,她小婆婆这么心高气傲的人怎么轮到她围着男人,都是男人跪舔她,不开心拉黑再正常不过,漂亮女人作起来也是日天日地的气势。

        但舒宁一点也不希望这气势成为最后推动仙小美和蓝田在一起的动力。

        舒宁故作沉思的模样,抬眼缓缓道:“妈妈,我能说两句吗?”

        仙小美:“要说什么就说。”

        舒宁:“妈妈,我跟着你后面观摩、现学了这么久,我觉得其实我们也不是非蓝田不可呀。”

        仙小美一愣,“现学?”

        舒宁点头,“对啊,不是妈妈你教我的么?做女人要有气势,要会审时度势,关键还要有骨气,更要有点脾气。”

        接着道:“我觉得是这样,现在蓝田妈妈显然是不太同意蓝田和你在一起,可能这里面有什么误解,也可能这其中有什么陈旧观念在作祟,但不管怎么样,不想蓝田和你在一起是可以肯定的。”

        “如果妈妈你是2o岁什么都没有的小姑娘,只能等着婆家挑,那是没办法,可我们有家产家业有那么多房子还不愁吃穿,你还有我和许汀,我是觉得真没必要去别人家看脸色。”

        仙小美愣道:“我什么时候看她脸色了?”

        舒宁:“你要是拉黑蓝田和他分手的话,那当然不需要了,可如果你都知道她的态度了还和蓝田在一起的话……”

        仙小美坚定道:“我还用看她脸色!?”

        舒宁:“那分吗?”

        仙小美还真没这个决心,很正常,女人是感性动物总容易心软,蓝田那边又是求着各种好话,自然没办法彻底分干净。

        舒宁便实施了某个早已策划周全的计划。

        让仙小美和蓝金月当面聊。

        她劝说双方的说辞是:棒打鸳鸯自古就得不到好结果,对蓝田来说也很为难,一个是妈,一个是喜欢的女人,两边都不好得罪,夹在中间自然他最难受,为了蓝田,双方应该见一面,坐下来聊。

        最后为了同一个男人,两个女人都同意了。

        地点约在一家小咖啡店,包场,因为老板和许汀认识特意在非周末借来一用,让两个妈妈辈的女人坐下来聊。

        可到底是差了几十岁,甫一见面气氛便剑拔弩张,吓得许汀溜出去玩儿猫了,没敢呆在店里面。

        舒宁便给两人磨豆子泡咖啡,顺便默默关注两个女人的聊天动向。

        起先的时候,蓝金月没有冷脸,只是气场全开,很有压迫感,仙小美也不是吃素的,闲闲地一坐,两手交叠在桌上轻轻一搭,用自身的仙女气势把那些朝她涌过来的气场都弹开去。

        谁也不让谁。

        蓝金月毕竟是花甲之年的人,抛开辈分到底也是年长者,仙小美让她先表达诉求。

        蓝金月的诉求很简单,“我不希望我儿子娶你,分手就好。”顿了顿,“如果你有要求也可以提,我尽量满足你。”

        仙小美笑了,“满足我?公司给我还是给我几千万?我缺你那点钱?”

        蓝金月沉稳道:“我知道你身价不少,不缺钱,既然不要钱,那只要分手就可以了。”

        仙小美问了一个很俗气的问题,“我如果不呢。”

        蓝金月叫他:“许太太。”口气很重地道,“请你自重,也是刚没了丈夫的女人,这样不稳重急匆匆找男人在咱们这个小地方很容易落人口舌。”

        仙小美高贵冷艳地哼道:“你在乎别人的口舌,我可不在乎。”

        蓝金月:“不分?”

        仙小美:“我干嘛要听你的?”

        蓝金月摇头,叹息,“如果只是为了和我唱反调,大可不必,我是真心诚意希望你离开我儿子,也不认可他娶一个二婚女人做妻子。”

        仙小美毫不退步,“那么蓝奶奶,也请你大可不必担心,我泡你儿子泡得挺开心的,没想过要和他结婚。”

        你!

        蓝金月眉头都耸了起来,不是因为她听到对方说什么泡儿子,而是因为那个称呼。

        奶奶?

        她竟然叫她奶奶!?

        蓝金月怒了,“真是不识好歹!”

        仙小美也不客气,顶着一张天仙般的面孔冷漠道:“彼此彼此。好像你同意了我就会感恩戴德和你儿子结婚一样。你自己说的,我有钱身价不菲,我还用结婚?我嫁给老许还不用生孩子,白养别人的孩子还能分一半家产,我要和蓝田结婚难不成还能指望你分一本家产给我吗?别到时候你们生意一落千丈还得我贴上老许家的家产填窟窿。”

        蓝金月到底6o了,才思再敏捷嘴上的度也没年轻女人快,说不过仙小美当场怒拍桌,“我儿子怎么看上你这么一个伶牙俐齿的?小秋那么乖的女孩儿怎么会有你这种最尖牙利的婆婆!”

        仙小美也跟着站起来,面对面硬杠,“我伶牙俐齿是我本事大,你儿子看上你觉得不好是他瞎!我儿媳那么乖有我这种婆婆是我长了眼睛会挑人!有本事帮儿子娶到这种老婆!难道像你一样6o岁了都没给自己儿子娶到老婆、等着死的时候带着钱搂着儿子一起进棺材吗?!”

        蓝金月跟着失态,说:“是啊,我搂着儿子进棺材好歹是亲生的儿子,你有本事自己生啊,还不是帮人家养继子,最后分一半家产了不起?就当死了付保姆费!”

        那边许汀溜猫回来,从后门走到进屋,刚穿过吧台就目睹了两个女人的争锋相对,直接吓傻了。

        跑到吧台后面贴着舒宁道:“卧槽,吓死我了媳妇!她们不会拔刀互砍吧?”

        舒宁刚磨好豆子,正拿着手冲壶在冲咖啡,顺时针冲泡滤纸里平整的咖啡粉,新鲜的磨成粉的咖啡豆膨胀起来,清香的咖啡顺着滤纸流到下面咖啡壶里。

        她淡定地表示:“放心,来的时候我好好查了一遍,方圆五米内没有可以用来相互攻击的威胁物品。”

        许汀远远看到两个女人说着说着都站了起来,又吓了一跳,“卧槽,他们怎么那么能说啊!”

        舒宁撑着台面,抬眼望去,默默在心里抽了一口烟,她教的呗。

        蓝金月讨厌什么?就怕别人说她老。女强人怎么能老,女强人必须再战3oo年。

        仙小美最触什么?没孩子。没孩子不是污点,但确是遗憾,落在别人眼里就是自己在许家没地位只能帮着养前妻的孩子,以此换来许太太的位子。

        蓝金月最触什么?儿子一直不结婚。显得是她这个当妈的管太多太强势,被人笑话有钱有事业却还不能帮儿子娶老婆抱孙子。

        仙小美最讨厌什么?丈夫一死总被人有意无意提起二婚。二婚怎么就那么难听呢,和她漂亮的脸蛋年轻的身体一点也不相符!

        总之,因为舒宁,两个女人各自都把双方得罪得透。

        当天不欢而散,蓝田前后脚接到了两个女人的电话。

        蓝金月:“你什么眼光,找的女人牙尖嘴利,品性恶劣,有病!”

        仙小美:“你妈没事吧?张口闭口她不同意。我什么时候要和你结婚了?你们家脸还真是大,有皇位我要上赶着倒贴啊!”

        蓝田:“……”

        双方都很愤怒,不冷静的冲动下都把事情向身边人抱怨了一圈,没多久不止周围的亲戚,连生意圈的人都知道了。

        活跃在圈子里的许汀和蓝田二人像大熊猫附体一样受到了众人的围观和八卦。

        两个男人双方也很尴尬。

        许汀到底年轻,嘴上没毛地解嘲道:“我不会以后不喊你蓝总,改口喊爸吧?”

        蓝田性格稳重不少,并没听出话里的解嘲的意味,还很认真地说:“……你可以喊叔叔。”

        许汀:“!?”叔叔你个鸡腿!

        而生意圈传开,意味着各自的朋友圈也都知道了。

        不好事的人围观,好事的个把人还帮忙出主意——现在已经没人撮合蓝许两家了,如果两个女人没闹开以后还有希望,可都闹得撕破脸了,大家自然也看清楚双方的真正想法。

        仙小美周围的人就劝道:“那算了,早点分手断干净,又不是没钱要巴结他们家,儿子三十几岁都没结过婚,谁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隐疾。”

        蓝金月认识的人劝道:“别和那种女人一般见识,18岁就嫁人了,还嫁了个二婚有儿子大那么多的男人,肯定是个捞钱心机女。”

        可这些贬低对方的话并没有让两个女人舒服些,反而更难受。

        仙小美:我跟蓝田又不是为了钱!还有什么叫隐疾啊?我能挑个有隐疾的男人?这是骂他还是骂我呢?

        蓝金月:她心机捞钱是不是事实不知道,可我儿子跟人屁股后面约会约了这么久,这不等于说我儿子傻,见色起意,才能被迷惑住吗?这是损对方还是损我儿子啊?

        总之,这件事闹到最后,甭管当天撕逼撕得多热切,没人是最后的赢家,不但被围观被非议还被人指指点点地议论。

        最后两个女人只能把火在同一个男人身上,“都是因为你!”

        蓝田:“……”

        此时,舒宁这个任务进度条大涨的幕后大赢家才粉墨登场。

        她对仙小美道:“妈,我觉得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才能扳回一局,让咱们不至在本地商圈丢脸面丢份子,也能不低蓝家那边一头。”

        仙小美忙问:“什么?”

        舒宁诚心诚意道:“和蓝金月拜把子做闺蜜。”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820525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