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135.【年轻爱作长得美】

135.【年轻爱作长得美】


        可这女儿跟妈,有时候说的话还真未必有用,  这会儿被打了脸,  仙母转头就不怎么记得了,  一心只惦记女儿该得的房产和钱。

        她这个奶奶和许汀本来也不熟,这么大的小伙子,  她觉得自己去打探未必能听到什么,  转眼就盯上了家里唯一那个看上去好说话好拿捏的那个。

        小姑娘看着就软,柔柔弱弱的,肯定一问就能问出来。

        仙母还觉得自己主意正,  跑到舒宁跟前就道:“小秋啊,问你个事儿啊。”

        舒宁抬眼静静地看了她一眼,  笑笑,“好的,  奶奶您说。”

        仙母:“就是家里这些房子啊,许汀有没有什么别的打算啊?”

        舒宁问:“别的打算?”

        仙母:“比如卖掉啊什么的。”

        舒宁笑了,  这婆婆家的妈妈,  隔着辈分,手倒是伸得长。

        她道:“怎么会卖掉呢,  许汀之前不是和您说过吗,该怎么分就怎么分。”

        仙母:“我知道,  我也相信他,  就是觉得吧,  家里房子这么多,  这房子放着也不能干什么,  他会不会觉得卖掉拿现金更好?”

        舒宁故作一副思考的神色,缓缓道:“那奶奶您觉得要卖吗?”

        仙母眼珠子转转,“我啊,我……嗨,这房子也不是分给我的,我说了不算啊。”

        舒宁微笑:“奶奶您这话还真说对了,您说的不算,我说的也不算,所以我们在这里说多少都是没用的废话。”

        仙母:“……”继闺女那边之后,又在闺女的媳妇这边讨了个没趣。

        仙母后来觉得许家这边实在是个啃不烂的硬骨头,又总讨没趣,就不爱再多说,外加见女儿精神也振作恢复得差不多,渐渐就不怎么来了。

        家里清静了几天。

        没多久,许家的亲戚们登门。

        两个叔叔,一个伯伯,三个妯娌婶婶们全来了,还有家里别的远一些的亲戚,浩浩荡荡一伙人过来,坐了满满一屋子。

        舒宁和许汀最近在仙小美这里主要饰演“没用的废物”的角色,所以两人都不露面,静静坐在角落里不吭声。

        客厅里,仙小美一个人单坐一张长沙,其他人坐对面,泾渭分明。

        从前许父在,虽然排行不是老大,但大事小事基本大家都尊重他的决定,让他做主,谁让他经济好钱多有话语权呢。

        如今许父不在了,剩下这几个兄弟的情况条件都差不多,两个叔叔不爱出头,便是许汀的大伯顶上。

        这么多人过来,自然也不会上来就谈钱谈房子,大伯也客气了好一会儿,又是关心葬礼结束后面家里的事情,又是关心仙小美的情绪和心情,甚至还关心到了两个小辈。

        想必对着一个普通长相的女人也不会有这么多的耐心,更何况铺垫这么多还是为了房子和钱。

        可仙小美往那儿一坐就是仙女下凡,皮肤本来就白,端坐的姿态懒散些,高冷如谪仙。

        对个仙子说话当然得耐心耐心再耐心。

        别说大伯,剩下屋子里的男人除了许汀这个看多了仙小美这张脸早就免疫的,剩下的无论男女老少什么辈分,全都在偷偷瞄这张漂亮的脸。

        实在太招人看了。

        最后还是仙小美不耐烦了,摸着手指甲,垂眸缓缓道:“大哥,今天来,又是这么多人,也不是特意来关心我家这些事的吧,有什么话,尽管说开,没事,老许死了归他死,我这还活着的能吃能喝会喘口气,有什么就说吧。”

        大伯这才提到了许父去世之后的钱财分割问题。

        但说的时候多少有所保留,只提到家产的处理,没直白的说仙小美不能分财产——这些话当然不会直接当面讲,但只要稍微想想,意思也是能领悟。

        仙小美却装傻,说:“哦,财产啊,这就不劳大家活儿多操心了,老许才走,我和许汀又不会立刻分家,那些房子那些钱放在那里也不会飞了,就先放着吧。”

        大伯幽幽道:“还是早点办完好啊,老许走得突然,没有分割好遗产,这意外说来就来,以防万一,保险一点好。”

        身边人都没吭声,这会儿纷纷点头应和,“是啊是啊,早点好。”

        仙小美漂亮的猫眼转动,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坐在自己对面的大伯脸上,皮笑肉不笑,“大哥,这话就不对了吧,老许走得是突然,但遗产不是早就分割好了吗?”

        大伯愣了愣,倒是没料到他这个弟媳妇的脑子拎得这么清,也开始装傻,纳闷地看仙小美,说:“分好了?”

        仙小美凝眸看他。

        大伯继续装傻,“我不知道啊。”转头看身边人,大家也同样的表情。

        “你知道吗?”

        “不知道啊。”

        “我不知道,你知道吗?”

        “没听说啊。”

        仙小美懒得看这群人,当面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她缓缓站起来,居高临下,“我说,大哥,两个小叔子,你们就别给我装了,老许还在的时候早说过,他不在了,我和许汀财产对半,如果小秋生了孩子,再把孩子的那份多分出去一些给他们小夫妻。这些早就是几年前说好的,怎么,现在看我们家当家的男人不在了,欺负我孤儿寡母把手伸到我家来管事情了!”

        仙小美模样好性格活泼这事儿大家都知道,只是从前她看家里谁都笑呵呵的,又是一副大事小事都不管、没心没肺只管吃喝打扮的样子,大家都以为她好拿捏。

        这会儿气场全开把话摊开这么一讲,众人多少都有点懵了。

        来之前根本没想到。

        还以为说着说着她会边哭边委屈呢。

        男人们顿时沉默下去,反而换上女人登场,叔叔伯伯家的三个妯娌轮番上,一个个凑过来,劝道:“小美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是关心你们啊。”

        “就是啊,你年纪轻轻没了老公,儿子年纪也不大、才结婚,家里没人顶事不行啊。”

        “你大哥他们也是好意,怕你一个女人做不了主,帮你出出主意。”

        ……

        这些人说,这些人解释,什么神态什么眼神,在角落里的许汀和舒宁看来都一清二楚。

        舒宁半点不意外,她可以算是半个局外人,稍微想想也明白许家现在是什么情况。

        只有旁边的许汀越看心越凉。

        从前许父爱热闹,条件好了之后也多帮衬家里几个兄弟,一家人经常聚会吃饭游玩,许父也总给他灌输一些大家庭的观念,他从小耳濡目染,一直以为家里亲戚们关系很好,即便前段时间叔叔伯伯们找他聊财产的分配问题,他也告诉自己,可能亲戚们也是为他这个侄子多考虑才会防着小后妈。

        可如今他置身事外地观察,叔叔伯伯婶娘们的表情尽收眼底,他真的没办法再这么宽慰自己。

        而让仙小美一个女人去面对这些,他一个男人一个儿子看着都不忍心。

        刚要站起来,胳膊忽然被拉住,转过头,却见老婆悄悄低声地对他道:“再等等。”

        许汀一愣,等等?

        舒宁凑过去,掩唇低语,“让小后妈看清现实再清醒一些。”

        许汀眼神奇怪地看向身边人。

        舒宁眯了眯眼睛,“怎么了?”

        许汀没回答,继续用奇怪地眼神看着她。

        真的变了好多,她从前面对许家的事情从来不多言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爸走了之后,她的话反而多起来了,主意也多,好像从一个游离在许家边缘的媳妇变成了真正的一份子,什么都放在眼里,什么都愿意去想去关心,再不是远远瞧着事不关己的那副样子了。

        这样的改变令许汀惊讶,也让他心里麻麻的,十分感动。

        情不自禁地伸手过去,握住身边女人的手,“老婆,你真好。”

        舒宁默默垂眼,看着那只盖在自己手背的爪子,心说这男人怎么回事,干正事呢,哪儿来的闲情管别的,摸她小手干嘛呢。

        她抬眼,诚恳地说:“老公,你能先干正事吗。”

        哦哦哦。

        许汀反应过来,松开手,有点尴尬地抬手摸了摸脑袋,可想想自己老婆的手有什么不能摸的,合法的嘛。

        于是又往旁边挨过去,靠着。

        客厅中央的仙小美正和大伯当面理论呢,越理论越觉得这一大家子人吃准了她是个女人不把她放在眼里,越说越火。

        正在火头上,叉腰转头随意往角落里一瞥,她看到了什么?

        她在这儿拼了老命的维护家庭财产呢,他那废物儿子竟然挨着老婆你侬我侬?

        “许汀!”仙小美喊道。

        许汀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我在。”

        仙小美指了指自己跟前,“你过来!”又指着满屋子亲戚,“既然我说的没用,你来和他们说,告诉他们,我们家的财产和他们有没有关系,他们有几斤几两能跑到我们家来说三道四!”

        许汀刚刚还像个昏庸无能满脑子骄奢淫逸的拆二代少爷,这会儿站起来,正了正神色,凛然昂走过去。

        大家都看着他,还有人朝他使眼色,许汀都当没看到。

        他走到仙小美身边,对众人道:“大伯,两位叔叔,我实话和你们说了吧,财产怎么分,这我还真不会听你们的。”

        “我爸早就说过了,家里的财产我和我小妈对半,我小妈从小带我到大,以后无论什么情况,她都还是我妈,我和她还有小秋三个人,永远都是家人。”

        “有什么事,也是我们一家三口坐下商量,别人管不着!”

        许家的亲戚们都呆了,他们之前单独劝了他那么多,以为他不吭声默认了就是同意他们的想法,可这会儿才现,原来他一直是偏着他那个小后妈那边的。

        这孩子是不是傻啊!

        后妈到底是后妈,能和亲妈一样吗?亲妈还可能分走财产扔下孩子远走高飞呢,他家这个小后妈是什么情况他自己没长眼睛看吗?

        再婚是板上钉钉的事,长这么扎眼,那是迟早要再跟别的男人的。既然如此,怎么能让她分财产,她拿走了就是她的,以后不是便宜了别人?

        满屋子亲戚都在叹气,所有人都觉得许汀年轻天真又太傻,她和仙小美那点母子情分算什么?钱才是正经有用的呀!

        可许汀这个儿子都这么说了,当面打了所有人的脸,还能怎么着,留下来继续被打脸吗?

        房产证又不是他们的名字,银行卡和密码也不在他们手上,许汀拗不过想法,他们说多少都是徒劳,最后大伯重重地叹息一声,领头带着所有人又走了。

        临走,还拍拍许汀的肩膀,“你啊,你这个小子,早晚一天会后悔的。”

        许汀废话都没有,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还亲自到门口送走最后一个亲戚,将门合上。

        门一关,他转身抬起胳膊做了一个搞定的姿势,哪里还有先前那副爹死了无依无靠软软弱弱的样子。

        仙小美看看觉得不对,他既然都这么坚定了,之前还哭什么?

        再看他这会儿和从前无两样的神情举止,以及舒宁轻松坐在沙上刷手机的样子……

        “你们,你们两个……”她诧异地看向两人。

        许汀装模作样,说:“怎么了?”

        仙小美:“你们原来没事啊!”

        许汀继续装傻,“啊?什么有事没事?”

        舒宁拿茶杯喝了一口水,笑笑,没吱声。

        仙小美看看沙上的媳妇,快步走到许汀身边抬手重重锤了两下,“臭小子,带我玩儿呢,我当你们两个小的死了爹日子都过不下去了,原来跟这儿装大尾巴狼!”

        许汀蹦着躲开,往客厅沙挪去,走到舒宁身边挨着坐下,一把搂住她的肩膀,“不瞒你一家之主,这还真不是我的主意,是我亲老婆想的办法。”

        舒宁放下手机,看看许汀,又转头抬眼去看仙小美,点头,“是我的主意。”

        仙小美气急攻心,要火,可现这火气竟然是虚的,到舌尖就全灭了,不但灭了,还麻麻的,顺着舌头往心口去,暖呼呼的。

        她气呼呼的表情瞬间变明媚,当场笑起来,朝舒宁道:“你这丫头还真让我刮目相看啊。”

        舒宁现自己真是喜欢看这仙女婆婆笑,嘴巴很甜地说:“这都是你以前教我的呀,留心眼,不吃亏。”

        仙小美恍然,是这样?她还奇怪她家这小媳妇怎么变这么聪明了。

        却听到小媳妇又甜甜来了一句,“小妈你真好看,笑起来更美了。”

        仙小美对夸赞早免疫了,可今天听媳妇这么夸,忍俊不禁,勾起唇角。

        “那当然了。”她骄傲地哼笑。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811528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