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123.【扶弟魔】

123.【扶弟魔】


        张父在电话里没多言,  只通知儿子他们老俩口晚上不回家,  挂了电话,  张油变道车。

        许停坐回后面,  支着二郎腿没说话,舒宁猜到张油要跟过去,劝道:“我们别跟去。”

        张油道:“太晚了,开夜路不方便。”接着道,“我妈也太心急了,  今天晚上去和明天早上去有什么不一样?”

        许停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  “当然不一样。明天去,说明大姨不着急,  应该还是相信自己兄弟的话的,今天晚上去,那就是心里多少猜到自己那大兄弟在撒谎了。”

        舒宁转头朝许停示意,让他暂时别说话,  对开车准备调头的张油道:“老公,  你妈要过去,我们跟去反而不好,你想你妈那么爱面子,尤其把你舅舅的厂当炫耀的资本,  这么过去一看知道自己被骗了,脸上肯定兜不住,  我们在场她更加难受。你要觉得他们年纪大了开夜路不便,  那这样,  我们去拦人,把他们带回来,睡一个晚上,明天再去怎么样?”

        张油想了想,觉得老婆这个办法好,点头:“好。”

        可道路四通八达,张父开的哪条路也不知道,电话过去问肯定不会说,好在回县城的高收费站就那一个,张油立刻往高架开,加足马力以最快的度赶到收费站口。

        运气好,截住了张父的车。

        两辆车停在收费站旁的路边,张油舒宁赶忙下车朝着副驾奔去。

        敲敲窗户拉开车门,副驾的座椅上,张母眼睛红通通的。

        见儿子媳妇来了,连忙撇开脑袋看驾座的张父,“你怎么开的车啊,这么慢,都没儿子开的快。”

        张油弓身朝向车里,“妈,太晚了,先回去吧,明天再说。晚上爸还喝了一点点酒,酒驾开车很危险的。”

        张母敛好神情回头,“你爸他没喝多少。”

        舒宁劝道:“妈,回去吧,舅舅他们开车回去也要很晚了,你再跟过去,他们也没办法带孩子睡觉休息,晚上折腾何必呢,明天去一样的。”

        小夫妻劝了好半天,张父都准备开车往回走了,张母就是不肯。

        “有什么晚的,看一眼又不花他们什么时间,看完了他们该休息就休息,我还能拉着他们通宵打麻将啊。”

        张母这会儿嘴硬,但其实大家都知道,她已经猜到一些真相了,急于求证才要第一时间赶过去查看。

        可无论张父张油他们怎么说,就是不改主义,还推堵在副驾门口的张油,要把车门关上再指挥张父开车走人。

        舒宁见这么劝不是办法,想了想,回到自己车上,打开副驾门,探头朝后排道:“许停。”

        抱着胳膊叉着腿坐在后面闭目养神的男孩儿睁开眼睛,“嗯?”

        舒宁:“你下来劝两句。”

        许停重新闭上眼睛,“我说有什么用啊。”

        舒宁:“你下来,别给我装大尾巴狼。”

        许停叹了口气,推门下车。

        他跑到前车,挤开张油,朝副驾的张母道:“得了大姨,回去吧,你要不回这边都得陪着你在这儿吃冷风,我明天还上课呢,不是你说的吗,太晚睡不长个子,我才一米七五,还想再长个十公分呢。”

        张母转头看许停,又说道:“那让你姐你姐夫带你回去。”

        许停:“可算了吧,你不走他们怎么可能走啊,儿子媳妇惦记老娘,还能自己开车走人把自己爹妈扔下吗?好啦好啦,你就算不为我的身高想你也为自己儿子考虑考虑吧,我姐夫今天可就穿了件衬衫出来,再在风口站一刻钟,明天真得感冒了。”

        张母朝张油看过去,的确没有外套,就只白天那件薄衬衫,袖口还挽着。

        她沉默了片刻,朝张油道:“算了,回去吧,明天早上再过去。”

        许停:“得勒。”收回脑袋,把副驾的门合上。

        舒宁他们一行三人回车上,许停搓搓手,“哎,这大姨真是,这时候还这么爱面子。”

        决定回县城的是她,走都走到收费站口了,被拦住叫回去,张母这种人,就觉得没面子。

        劝也没用,因为要面子的人就会拿架子,但如果给她个台阶下,就不会再坚持了。

        说白了,张油舒宁连带着张父劝了那么多,张母该动摇早就动摇了,还咬死不松口,无非觉得这样被劝一劝就改变注意显得自己没有家庭地位。

        这时候许停这个小辈过来说两句,再提到姐夫穿得少为姐夫考虑考虑,台阶一来,张母顺势就下了。

        就这么简单。

        许停感慨归感慨,其实觉得挺没意思的,作为一个16岁的叛逆少年,也其实不太能理解张母这种心态和处世方式。

        行就行,不行就不行,明明心里都想改变主意了,还要这么硬撑着,不难受不觉得浪费时间吗。

        然而在前面开车调头的张油忽然出了一声自嘲,“我妈要是真能为我考虑就好了。”

        许停立刻闭嘴。

        舒宁听着这番话,心里品了品,知道许停此刻很不是滋味。

        亲妈对他没那么关心,也不是真的为了他考虑才决定回去,只是一个由头借口而已。

        张母当时满心都是自己被骗的感受以及兄弟谎言的真假,根本没多留意儿子。

        哎……

        舒宁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这世上有很多心酸,最心酸的那一种,大抵就是父母并不爱孩子吧。

        她知道张油此刻不需要开解安慰,便没有吭声,一路回家,车里静悄悄的,后排的张油睡着了,舒宁则把安静和独处交给张油,默默注视着窗外的夜幕和车流。

        回到家,所有人都没有废话,各自回房间洗漱休息,最后只剩下舒宁一个人在客厅喝水。

        她没急着回房间,坐到沙上,竖起的耳边是几个房间里的动静。

        许停已经在打呼噜了,张油在洗漱,张母在和张父嘀咕,“要是明天过去,现都是假的,怎么办。”

        张父:“你想怎么办?”

        张母沉默了片刻,“他们今天过来,其实就是想要钱吧?”

        张父:“是吧。”

        张母这次又沉默了很久,才声音低缓地说道:“上次五百万没给,原来还惦记着,不缺钱还要,其实是想分那笔彩票钱吧?”

        这次又轮到张父沉默,“应该是。”

        张母:“你说,要是当初彩票钱拿到了就分好,会不会今天也不会出现这种状况,我弟他们也不用这么骗我?”

        张父“……”

        张母接着道:“要是当时张油拿钱到账了就分一半给我弟他们,他们何必再来骗我要钱呢,根本没必要啊。”

        张父:“……你到底再说什么啊,这还能怪我们吗。”

        张母:“难道不是吗?”

        ……

        客厅沙上,舒宁表情淡漠地出了一声冷笑。

        这才是扶弟魔真正的样子么。

        引导?改变?

        不存在的。

        无论生多大的事,只要牵扯到兄弟,借口都能帮忙找好。

        分一半彩票钱?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张母好像真的没有。

        其实舒宁这段时间一直在观察张母,毕竟现实生活里没有接触过这类人,也想挖掘一下他们的内在。

        事实是,抛开倒贴兄弟这点,张母还是有不少优点的。

        勤快、煮饭好吃、不和小辈计较家务活儿,也没在儿子跟前念叨过媳妇不好。

        这些优点放在普通人家里,就算两代同住,也基本能其乐融融。

        可有倒贴兄弟这个缺点,就像水缸上砸了一个大洞,优点都流干净了。

        兄弟骗她钱是因为没分到钱,只要当初分到钱就不会来主动骗她,可以的可以的,逻辑零分。

        舒宁喝完最后一口水,空瓶往垃圾桶一丢,起身回房间。

        她倒要看看,明天张母现自己兄弟是个骗子到底会怎么办。

        回房间却现张油一个人坐在飘窗上,手里捏着手机在呆。

        舒宁以为他还没缓过来,走过去轻轻道:“老公?”

        张油回头,“嗯,你洗澡早点休息吧。”

        舒宁觉出不对,“怎么了?”

        张油重重地叹了口气,表情故作轻松地将手机递给舒宁,“我妈刚刚给我的。”

        张母大半夜给儿子消息?!

        舒宁预感不妙,拿过手机低头看,信息上,张母说的竟然是——

        “儿子,妈刚刚想了一下,我觉得我们不该死捏着彩票不松手,不义之财,也该多少分出去一些,这样也不会让别有用心的人整天惦记。”

        “我也想过了,不管明天回去,你舅舅那边是真的还是假的,给他五千万吧。五千万是最后一笔钱,无论是生意周转还是生活,肯定都够他用了,他以后也没有借口再来问我们借钱了。”

        “好吗?”

        舒宁:“……”

        好吗?

        好你个鸡儿!

        就算是普通人家得来不义之财要散财免灾省麻烦,最多几十万了不得了,他们有一个亿分出去两三千万也顶天了,张母竟然张口五千万?

        舒宁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个五千万脑壳都开始蹦迪,许久没更新过内容的系统界面里,任务目标那一栏终于又动了。

        小目标:【守护五千万】

        提示内容:角色【张母】此人啊,偏心眼到为了弟弟什么都能干,此次为了安抚内心被兄弟欺骗的不安全感,她会主动拿出五千万倒贴。

        请任攻略玩家注意,此五千万如果被拿走,任务进度将会倒扣百分之五十。

        舒宁:“……”

        张油忽然叹息道:“我舅舅才是亲生的儿子吧。”

        舒宁没顾任务,回神看到张油脸上落寞和极力忍耐伤心的表情,坐到他对面,问:“那你是怎么想的?”

        张油看着舒宁,“我不想给。”他始终没有改变过这个决定。

        舒宁点头,“好,那不给。”

        得到老婆的支持,张油伸手握住舒宁的手,边轻轻地揉捏着边缓缓道:“对这种事,我已经很麻木了,我现在只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舒宁点头,“我知道。”

        张油非但没有因为看到张母来的信息激动,反而渐渐平静下来,温温柔柔的眼神看向舒宁,“老婆,我们走吧。”

        舒宁一愣,“去哪儿?”

        张油叹息,但眼神坚定,“换个城市,辞掉工作,就我们两个,去哪儿都行。”

        深夜两点,家里的门打开又关上,两道身影前后脚离开,玄关的感应灯亮起又熄灭,留下了一室寂静,好像什么也没生过。

        次日,许停因为憋着一泡尿才六点他就醒了,放完水从卫生间回房间,打了一个巨大的哈欠。

        忽然觉出不对,等会儿,床头柜上那张纸是怎么回事?

        他走过去,拿起来一看,差点把口水喷出来。

        “鼓和电吉他你自己买吧,给你□□转了十万。你老姐。”

        等会儿?什么玩意儿?

        许停没睡醒,用力揉眼睛拍脑袋又重新看了一遍,每个字他都认识,可组合起来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

        什么梦?财的梦。

        许停嘴巴都咧开了,拿着那纸就像拿着一张支票,还用指头弹了弹,啧了一声道:“这是给影帝开的片酬啊。”

        他把纸叠好,枕头下摸出手机,准备大清早先给他姐个感谢的信息,再查一查银行余额,然而手机里一条未读消息差点让他原地炸了。

        “和你姐夫私奔了,勿念。”

        许停:“……!!!”

        什么鬼!

        许停想都没想一下,捏着手机攥着纸条就推门出房间,走到斜对面的房门口拍门,“姐!姐夫!”

        再拍,没人应,用力拍,还是没人应。

        不等了,直接按把手推门,其实以他的经验来说这么一大早应该是推不开的,他以前这么干过就没推开,因为小夫妻俩是锁门睡觉的。

        可今天不但一推就推开了,进门一瞧,床上哪里有人!

        别说床上,衣帽间、卫生间都没人!

        许停脑子里哐当一声,懵了,再低头看纸条和短信,骂了一句脏话,拨号码打电话。

        倒是很快通了。

        “你干嘛!”许停大声嚷嚷。

        电话那头女人的声音还带笑,“不干嘛啊,不是说了吗,离家出走啊。”

        许停原地大骂:“你神经病啊。”

        舒宁:“你才神经病,我吃早饭呢,就听你在这儿骂我。”

        许停:“你人在哪儿?还有我姐夫呢。”

        舒宁口气轻松,说:“酒店啊,你姐夫在我对面。”

        许停深吸一口气,说:“让他听电话。”

        过了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张油沉稳的声音,“是我。”

        许停:“你们干嘛呢,又是给我十万又是离家出走,你们这是准备甩包儿子浪迹天涯啊?”

        许停笑,口吻愉悦地说:“要不是你要上课,我本来倒是考虑带你一起。”

        许停:“一起?一起干嘛?”

        张油:“一起享受人生。”

        许停:“说人话行吗。”

        张油:“一起享受花钱的乐趣。”

        许停:“什么玩意儿?”

        电话那头却传来张油和舒宁的笑声,一个近一个远。

        许停:“别笑了,什么东西啊。”

        张油:“我和你姐彩票中了一个亿这件事你还不知道吧。”

        许停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那张纸条,怀疑别不是真的在做梦。

        一个亿?

        一个亿!

        亿!!!!!!?

        他还没消化过来,就听到电话那头道:“本来我们是想拿着那笔钱好好规划生活的,不过昨天晚上我和你姐商量了一下,觉得这彩票钱太招人惦记了,就准备早点把它花掉,用光一了百了,回来继续打拼。”

        许停:“……”今天不是愚人节啊。

        他咽了口吐沫,艰难又不敢相信地问:“你们,真的,有,一个亿?”

        张油叹息:“没骗你,真的,我岳父岳母也都知道。”

        许停:“!”靠!难怪有钱在市里买大平层!原来是财了!

        他赶忙道:“你们你们你们!你们要花钱是吧?计划是要带我是吧?地址我!我现在过去找你们!”

        张油:“你要上课……”

        许停嚷嚷道:“什么狗屁课,老子不上了,等着,我现在就来帮你们花钱!”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779364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