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115.【扶弟魔】

115.【扶弟魔】


        既然两家人都已经把买房、换工作、去市里定居展排上日程了,  那婚礼自然更要抓紧。

        可眼下,  无论是舒宁、张油还是张王两家,  三口六号人竟然全没了办婚礼的心思。

        主要也是那一个亿闹的。

        这么有钱了,  还办什么婚礼啊,低调低调。

        外加买房这事儿也内耗严重,  不但每周都要去市里看房房子做比较,  张家和王家还急着卖自家的房子筹钱,  婚礼的事就直接搁置了。

        本来张油也说干脆别那么麻烦了,买房钱他来出,  可婚房是两家明面上说好的,不好变,于是张王两家一边卖方一边买房,  最终,  小两口的婚房买在了一个价格合适的好地段,  面积两百三十平,  两家人就算真住一起也绝对够了。

        买好房子,  又立刻装修,全包给装修公司,  虽然费点钱,好在可以省心。

        接下来,便是等调岗。

        这下舒宁和张油都轻松了,  白天上班,  晚上二人世界,  约会,  逛街,吃饭,喝茶,在家看电视,别提多舒服。

        而这段时间,张油除了牵手和动情的抱一抱,竟然都没主动亲过她。

        舒宁都惊呆了。

        这要不是某方面功能不太健全,就是害羞?

        这男人还能这么久都不碰她的?

        老婆唉,已经领过证的唉,合法的唉!

        遇到这种被动到几乎可以四舍五入当舍友的男人,舒宁也有点茫然。

        这么多世界了,遇到过各种各样的男人,喜欢的,不喜欢的,当空气的,忽略不计的,张油这种,还真没见过。

        这要她怎么办?

        就这样在婚姻里一直保持纯洁的异性舍友的关系?

        6.o大概也是最近人类古装片电视剧看多了,竟然对她说:“瓶装春/药了解一下。”

        舒宁:“……”了解你大爷。

        终于这天晚上,舒宁在沙上看电视刷手机,张油洗完澡出来,带着一身水汽,挨着她坐了下来。

        最开始舒宁根本没多想,不怪她反应迟钝,主要异性舍友做时间久了,搞得现在在公寓看张油和当初大学看舍友没什么区别,都挨着她坐了,她还在刷手机。

        直到男人的手臂穿过她的后背,胳膊轻轻搂住了她的肩膀。

        叮!

        舒宁一秒开窍,懂了。

        她怔然转头,看向张油,后者却用一张刚刚洗过的清爽的脸含着点羞涩的笑意,缓缓凑了过来。

        他的度很慢,似乎在确认,确认舒宁会不会拒绝,会不会推开他,所以他歪头靠近的时候,明明只有那么点距离,中途还停顿了好几次。

        最后,在舒宁毫无任何反应的情况下,很轻地在她唇上亲了两下。

        舒宁:“……”上次基友养的那条小奶狗也是这么亲她的。

        这身价一亿的男人在某些方便的胆儿真是小得堪比针眼,亲都亲了,剩下该做的事不就赶紧做么。

        他偏偏不。

        他还特意问了一声:“可以吗。”

        舒宁:“……”这让她怎么回啊。

        您请自便?

        舒宁还就眼睛一闭让张油自便了,但她没有亲身去享受这个过程,用了外挂,略过了。

        为什么略过?

        因为她想略过就略过,没有为什么。

        略过就是秒完事儿,舒宁再睁开眼睛,自己已经洗完澡合衣躺在床上,张油却不在,她就在床上翻到电视机遥控器,想接着之前的电视剧继续看。

        结果调到那台一瞧,早换了节目。

        不对啊,那电视剧又不是播,一晚上都连放好几集,这会儿应该有的啊。

        直到舒宁看向了床头柜上的闹钟。

        距离她闭眼之前,竟然足足过去了四个小时。

        四个小时!

        舒宁沉默了。

        “……”处/男第一次也能这么久啊。

        怎么有种自己也错失一亿的感觉?

        正想着,张油进来了。

        他穿着长裤长衫,推开一条门缝就钻进来,猫一样跳上床,躺倒舒宁身边,什么也没说,就拿眼睛瞄她。

        舒宁见他看自己,还奇怪,“怎么了?”

        张油笑了笑,抿唇摇头,“没什么。”

        舒宁:“那你看我干吗?”

        张油神情带着几分腼腆,挨着舒宁躺着,没吭声,过了好一会儿,才用很低的声音轻轻叹息道:“还想要。”

        舒宁:“……”

        她能说什么?想要再来?

        别了吧,这都半夜了!

        是她错了,她小瞧张油了,不是某些方面不行,人张哥是真人不露相,太特么行了!

        四个小时还没够,你属电动马达的?

        舒宁赶紧抓起被子盖起半张脸,人往被子里滑,“咳,很晚了,还是睡觉吧。”

        张油没坚持,却也没动,还是挨着舒宁,又用很轻的声音道:“那我是回自己房间睡,还是睡你这里啊?”

        舒宁:“……随便你啊。”

        张油一双眼睛带着水光,亮晶晶的,闻言点头,“那我今天睡你这里吧。”

        随便啊。

        睡一张床也没什么,舒宁不觉得有问题,本来也是夫妻,合理又正常。

        躺下之后,她翻了个身就睡了,以为经历过这第一次张油会过来搂着她睡,结果没有,男人躺在一米八大床的另外一侧,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地平躺着,一直没有任何动静。

        舒宁闭着眼睛,没听到声音,也没在意张油为什么没来抱着她,没多久就困得睁不开眼睛了。

        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个声音叹息地说:“唉,好紧张啊。”

        噗……

        张油半夜里的那句“好紧张啊”让舒宁印象深刻,她后来终于渐渐体会出来,张油其实是个很认真的人,他对工作、生活都很认真,对人也是一样。

        他喜欢她,所以总是用很认真的态度对待她,从不敢轻慢或苛刻,因此才会有某些行为看着很“纯真”的感觉。

        而张油的“纯”不止体现在感情上,也体现在金钱方面。

        婚房是两家父母凑钱买的,全款还差一些,张油补上了。

        然后,他把那张存放着所有彩票钱的□□交给了舒宁。

        并说:“这钱还是你来保管吧,理财也好,消费支出也好,以后都由你负责,想买什么买什么。”

        还接着道:“我也知道因为之前的事情,让你难过,让你很不高兴。你对我爸妈,尤其是我妈意见很大,这些我都很抱歉。不说请你原谅的话,只是能不能看在一家人的份上,过去的事情就先过去,如果有意见,能不能看在我的面上,暂时把那些意见那些不高兴放在心底?就算暂时没有办法排解淡忘,也能不能给我这个机会弥补你。”

        舒宁看着面前的□□,好半天没动。

        谁能在拥有一个亿之后双手捧上?

        哪个男人能在拿出全部身家之后还说出这么言辞恳切的话?

        不说别的,舒宁真的为张油身为丈夫的情商赞叹不已。

        人心都是肉长的,防备、厌恶、难过等等情绪总避免不了,因为婚姻里的事产生嫌隙又是再正常不过,尤其是婆媳关系。

        可多数男人做了什么呢?

        要么什么都没做,要么做了等于没做,最后任由家里一老一少两个女人互相伤害。

        本来因为任务、因为【扶弟魔】这个提示,舒宁对张母堤防得死死的,以她的办事风格,之后绝对会在金钱方面做到严防死守、滴水不漏。

        可这一刻,因为张油这些话,舒宁到底还是心软了。

        毕竟在一个家庭里,在人与人的相处间,包容总能换来平等的理解,理解也总能换来更多的包容。

        张油的举动多少令舒宁动容,她开始反思,自己在这个世界任务中是不是有太过分的举止。

        然后想到,在张母作死逼儿子拿五百万的那天,她抢了刀,递到张母眼皮子下面要送她去死。

        当时、哪怕是事后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此刻再想想,她这么做的时候,张油就在一旁看着,身为儿子,难道还能无动无衷吗?

        以张油这个性格,大概还是会有些想法的,只是一直没说而已。

        意识到这点之后,舒宁忽然又更多的了解了张油。

        这个男人约莫是有比较重的家庭观念和责任感,就算不追求家和万事兴,大概也不希望自己妈和媳妇之间生出太多嫌隙,所以才说了刚刚那些话。

        这要换个直男癌过来和舒宁说:“她是我妈,你就不能让让她。”舒宁早让他滚了。

        可偏偏张油说的是:就算暂时没有办法排解淡忘,能不能给我这个机会弥补你。

        婆媳关系处理得温温和和,言语像一瓢清水,干干净净,让人挑不出错处。

        要命啊!

        这男人的情商怎么能那么高啊!

        舒宁心里大叹,都怀疑这个世界的任务难度其实不在扶弟魔婆婆那儿,而在这个会说话会办事的纯情老公身上。

        好吧,都这么说了,好歹也先答应下来。

        舒宁接过□□,点头,她尽量试试吧。

        所以之后,舒宁对张油他妈客气了不少,也稍稍热情了一些。

        王妈妈看了,私下里还夸她:“哎,这就对了吗,以前该甩脸色就甩,现在事情都过去了,当然得继续处着,你这么做就对了,妈妈本来还担心你一根筋,太年轻想不通呢。”

        舒宁只得如实道:“妈,就算我现在想甩脸色也不行啊。”

        王妈妈奇怪,“啊?怎么了?”

        舒宁:“张油把那一个多亿给我了,嗯,大概就是‘花钱消灾’吧。”

        王妈妈瞪眼:“什么!给你了!”

        舒宁点头:“是。”

        王妈妈紧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一个亿在女儿手里啊,那么多钱啊!

        那是不能再和婆婆计较了。王妈妈觉得,这要是她,老公双手奉上一个亿,别说不计较,就是天天在家高歌唱一百遍世上只有婆婆好她都愿意!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747469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