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114.【扶弟魔】

114.【扶弟魔】


        申调职位的审批需要时间,  交接工作什么的也需要周期,反正暂时还得在本地工作,  买房也没那么急切,  舒宁和张油就暂时先在网上看看市里的房价和地段,  反正有钱,  怎么也得挑个好的。

        这段时间舒宁倒是不操心王爸爸王妈妈那边,  反正一心为子女的父母对人往高处走这件事乐见其成,她相信王家人不会不同意。

        唯一需要操心的,  其实还是张油父母那边。

        五百万那件事之后,  张母倒是没再闹了,  张父找张油聊了好几次,  舒宁没细问过,  张油也没多说,  但听话里的意思也知道,  张父这个时候还能做什么,也就是从中协调一下,毕竟是一家人么,他这个又当爹又做人丈夫的,难道还能在家里站队不成。

        张油也和舒宁说了他爸劝的那些话。

        “你妈的性格你也是知道的,  再怎么说也是你妈,结婚这件事已经这样了,总不能再咱们自己一家人闹得不愉快吧。”

        “上次你妈问你要钱那件事过去了,  你妈也认识到自己过分了,  之后也没再提过问你要钱的事了。”

        “我也知道你记恨你舅舅拿你结婚的钱,  这是你妈和你舅舅做的不对,我也有责任。不过现在也有彩票那笔钱了,咱家也不缺钱了,该是一家人还是一家人,何必闹得那么不愉快呢。”

        “算了,你妈至少暂时不会给你提钱的事情了,你也回家看看你妈。”

        虽然这么劝显得他是个很没立场、很中庸的人,但其实舒宁知道,对他们整个家庭来说,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总不能吓跑了儿子、再放走一个亿,最后闹得鸡飞蛋打吧。

        但站在舒宁这个儿媳的角度,这对她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毕竟是父母和儿子,一旦和好,搬去市里买房这事儿可就说不准了。

        好在张油因为上次五百万的事情气得不轻,没轻易同意回家,至今都不肯接他妈的电话。

        舒宁琢磨着,要是张油心里离开本地去市里展的决心不够大,她就索性再想点别的办法,反正不管如何,本地是不能留的,彩票钱她是必须守住的!

        过了没多久,王爸爸王妈妈那边把舒宁叫回去,说是同意他们去市里买房。

        王爸爸甚至还说:“我和你妈想了一下,去市里这件事,你们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偷偷摸摸自己办,得两边的父母都知道。不但要知道,这房子还得我、你妈和张油的父母一起出!”

        这话听到一半的时候舒宁就猜到王爸爸的意思了,顺着思路她想了一下,忽然觉得这是个可行的好办法。

        她和张油自作主张去市里,张家人知道了还不得炸锅,但如果这成为两家人摆上明面上讨论的问题,王爸爸王妈妈亲自出面,那还真就不一样了。

        果然啊,有父母帮忙就是不一样。

        舒宁第一次在任务里体会到婚姻矛盾中有父母兜底是多有安全感的一件事。

        然后,没几天,王爸爸一个电话,两家人就坐到了一起。

        地点是在张油和舒宁租的房子那边。

        其实本来王爸爸是想要人叫家里来聊的,但王妈妈不肯,说想到张家父母进自己家门就觉得晦气,而夫妻俩又不想去张家,最后就决定在租的房子那边见面。

        当天,两家父母前后脚没多久都到了,张油忙着端茶倒水,舒宁就抱着胳膊不冷不热地往沙上一坐。

        张父不免有些尴尬,出于微妙的自知理亏的心理,姿态放得很低,张母坐在一旁没说话,也没什么表情。

        隔着一个茶几,对面沙上坐着王爸爸和王妈妈。也是一样,王妈妈从头到尾面无表情,王爸爸客客气气地聊了一些有的没的。

        等张油泡好茶坐下,两家人才正式开始聊。

        先是两家爸爸礼节性地扯了点有的没的,然后,话题才慢慢过渡到了两个小辈身上。

        王爸爸先是大度地表示:“不管怎么样,两个孩子结婚证都领了,以后的唯一的目标就是好好过日子,没别的。所以之前那些事,过去就过去吧,我们这些做家长的再怎么样也得为孩子考虑,你们说是吧。”

        张父还能说什么,人女方家里都没计较,还给了台阶下,赶紧接过话,“是,是,就是这样,不管怎么样,这婚还得结。”然后就开始客客气气地为之前的事情找借口。

        什么彩礼钱不是不给,是真的因为装修周转不过来。

        什么退婚也不是真的,是媒人听错了,误解了他们说的话。

        总而言之,就想极力把之前的事掀篇盖过去。

        舒宁从头到尾没吭声,王妈妈也没多说,张母更是没有任何表示,这场会面的开头反而成了两家的爸爸在交流。

        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事情可以假装掀篇过去,想法可是早埋在心底了。

        终于,两家父亲默契地将闹出的不愉快的事掀篇过去之后,第二个话题,成功拐到了彩票上。

        王爸爸表示,彩票的事情他们已经知道了,很幸运,是天大的大好事,几辈子才能积攒的运气。

        张父含笑点头,“是啊是啊。”

        这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张母终于说话了,“那是我儿子运气好。”

        王妈妈也跟着道:“单身的时候没这运气,也是结婚娶了我女儿才有的运气呢。”

        两家妈妈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怼上了。

        张油和舒宁对视了一眼,张父和王爸爸在旁边打哈哈,“是两个孩子运气好。”

        “对对,不是张油一个人的,是他们两个人的运气。”

        “是啊,说明两人很配啊。”

        “对啊,良缘啊,才能有这种运气。”

        但牵扯那么多钱,反而不好摆上明面来谈。

        王爸爸不方便是因为他觉得彩票钱是女婿中的,那钱也该算是张油的,他提多了,显得他女方家里死要钱一样。

        而张父不便多提,则是因为不久前才因为这笔钱闹过不愉快,儿子在场,他怕再闹出嫌隙和不愉快出来,不利于家庭和谐。

        于是彩票的事也只是相互通了气,跟着也略过了。

        接着是第三件事。

        这第三件事,还是王爸爸主动提的,他说了去市里买房以及两个小辈调岗去市里定居展的事,然后把这主意归到了自己身上,说是他和王妈妈在家讨论出的结果。

        才说完,肉眼可见张母的脸就青了。

        不过王爸爸没管,自顾对张父道:“其实我们也是为了两个孩子好。先说这彩票吧,这么多钱是吧,迟早亲戚朋友得知道,知道了,这家借一点那家来登门,挺麻烦的,对吧。”

        张父想想,是这么一个道理。

        王爸爸又说:“再者我考虑,两个孩子的工作都还不错,单位也有调岗去市里展的机会,那不如过去,总归他们工作好了,收益的也是他们自己和未来的小孩。”

        这个理由也的确合理。

        王爸爸接着道:“再说了,小县城也没什么,地方小,可花销的地方都有限,这么多钱,总得用的,对吧,主要还是买房,咱们这儿房价便宜啊,不像市里,房价高,但是涨的也快啊,真要买,除了自住,还是大城市的房子最有投资价值。不如索性让他们过去。”

        其实去搬去市里这个提议,只要是明眼人,都知道百利无一害,唯一不好的,恐怕就是离父母远——儿行千里母担忧么,尤其是独生子女的情况。

        张父都说,“这个提议的确可以考虑考虑。”

        久不吭声的王妈妈这次终于登场了,她在沙上端坐得笔直,做出了一副高贵冷艳丈母娘的气场,高高在上地说道:“不是考虑,是必须这样!”

        王妈妈:“之前的事情我们就不和你们计较了,但这个要求,必须满足!我女儿是什么,你们彩礼说不给就不给,婚事说退就退的吗,我们在本地不要面子不要做人的啊。”

        王妈妈:“搬去市里,也是我们不想以后事情传出去,女儿难做人!所以你们必须答应!”

        王妈妈:“还有啊,去市里买房,那就是给两个孩子的婚房,别说用那笔彩票钱,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又不是没本事,难道一个房子还买不起吗。”

        “我这儿也不占你们便宜,要么全款买一家出一半,要么付钱一家一半以后他们自己还放贷!”

        王妈妈一口气说完不带喘,张父倒没说什么,张母一口气提起来,仿佛不喷出点什么就要憋死一样,却被张父一把拉住胳膊。

        舒宁在一旁看得清楚,俩夫妻默默对视后,张母那要不的火气神奇地灭了一半,接着还往张油这边瞧了一眼,很快那另外一半火气也熄了。

        竟然什么也没讲。

        王妈妈就继续说:“这不是商量,是要求,是我们女方家的要求。也别说我们要求高,我们家可不占你们便宜!那彩礼钱的十万我们就不要了,还倒贴一半房款,怎么样,你们不亏对吧。”

        这场会面最终在王妈妈高贵冷艳的表情下收尾,两家关系早就破裂了,没什么多余的废话可说的,王妈妈王爸爸说完就直接走了,张父张母倒是多留了一会儿,主要夫妻俩想和儿子说说话。

        舒宁很识趣地去送王妈妈王爸爸出门,电梯里,王妈妈恨恨地攥紧着拳头,那副切齿的样子显然是被张家人恶心到了。

        舒宁忙安抚,“妈,妈,你刚刚真棒,特别像甄嬛!”

        王妈妈眼神一亮,当即抬手抚了抚头,“真的啊?”

        舒宁点头:“嗯嗯,真的真的,完全就是甄嬛转世!”

        王爸爸则在一旁幽幽道:“两个老的肯定会和小张说点什么,你回头探探口风,同意这事儿就成了,不同意也得有不同意的正当理由,要是没理由还不同意,那真是太欠收拾了!”

        舒宁点头。

        但这次出乎预料的,张油父母竟然很顺利地就同意了,不但同意他们搬去市里定居展,还同意卖掉本地的婚房作为房款给他们去市里买婚房。

        舒宁有点意外,还问张油,“你妈竟然肯?”

        张油笑笑:“是啊,我也有点意外,可能是之前闹得不愉快,她知道我的态度了不得不妥协吧,也有可能是我爸劝的。”

        舒宁却想到了一个关键——之前闹着要五百万给张油的舅舅,这事儿也就这么完了?

        她可没那么天真。

        小县城地方小,坏处是处处是人情关系,好处则是到处都有认识的人。

        舒宁初中、高中同学里回家乡工作的遍布各个职能部门,很容易就能找到熟人打听。

        打听到的结果是,张油舅舅那厂子近两年开的还可以,不但有收入还新买了房子,老婆孩子也都稳定生活。

        这么听起来,似乎张油那舅舅最近作妖的可能性不高。

        不过舒宁有个在工商部门工作的同学也告诫她道:“这些小企业破产率特别高,别看这些老板有工厂开好车,借债率那么高,资金周转可能也成问题,破产可能也就一夜之间的事情。”

        那同学以为舒宁是因为结婚打听对方家庭底细来的,便直言道:“所以啊,这种做生意的人家能不碰最好别碰,风险太高了。不过还好了,那也就是张油的舅舅,又不是他爸妈,张油和你一个单位的,有保障,你别多担心。”

        舒宁倒不是多担心,只是想摸摸底,虽然张油舅舅那边似乎一切还算好,但她还是多了个心眼,尤其想到父母碰面那天张母欲言又止、要火最后却忍掉的样子,就觉得有点不对。

        她问6.o:“有没有新解锁的张油父母的剧情内容。”

        6.o:“暂时没有。”

        舒宁想了想,心里默念,“张油她妈的态度转变得有点快啊。”

        6.o知道这不是宿主在和她讨论剧情,乖巧地闭紧了嘴巴没有多言。

        下一秒,舒宁心里就幽幽道:“怀柔政策啊这是。”

        倒不是舒宁小瞧了张家母子之间的亲情,她压根就不认为张母这种扶弟魔对儿子有什么泛滥的亲情可言。

        但凡对自己的孩子有感情,舍得把有限的资源分给兄弟而不是留给儿子?

        狗屁!

        就算说她偏见也好,舒宁打心里眼瞧不起张母这种妈。

        虽然她没有做过母亲,但她接过的付费情感咨询里,有不少都牵扯亲情。

        尤其是在她那个世界的和她妈同龄的那辈的父母,兄弟姐妹众多,子女却是独生。

        然后呢,这里面某些父母做了什么事情呢?

        拿自己家里的钱贴兄弟贴姐妹,帮忙照看兄弟姐妹的孩子,甚至还有拿原本该给自己孩子的钱去给亲戚家的儿子买房结婚的,数数简直一抓一大把。

        这些父母还美其名曰,血缘亲人,不能不管。

        甚至还怪子女不体谅他们,更甚至说,我的钱我想给谁就给谁,你作为子女你管不着!

        又或者拿这种话给子女洗脑,甚至还要拿子女的收入补贴家人。

        奇葩的家庭形态数不胜数,唯一相同的是,这种家庭的子女往往都非常痛苦。

        他们一面要顾念亲情,也知道父母不容易,一面却又憎恶亲属对资源的占有,厌恶自己无能为力的反抗和父母反过来洗脑他们的态度。

        舒宁接过太多这样的情感倾诉,太清楚了,这种家庭对子女的伤害有多大,而这种家庭的父母又是多么无药可救。

        所以怎么让她相信张母因为儿子的态度轻而易举就转变了观念?

        不可能!

        但张油却相信了。

        不能怪他身为一个男人也这么天真,毕竟那是自己的妈,身为儿子自然很容易觉得这是一种改变。

        落在谁身上都会愿意给父母一次改过的机会。

        舒宁也不好多言,只等着张父张母露出马脚的一天。

        这马脚藏匿的时间还真没多久。

        在两家人一同去市里看房、准备买房子的时候,张母私下里向张油提了一个要求。

        她的意思是,他们给儿子结婚买房可以,但毕竟是独生子,不在身边的话,以后养老怎么办?

        又说以后来市里,婆媳住一起矛盾多,只能分开住,那她住哪里?

        张油一下听懂了这个话里的意思。

        他妈是要再买一套,给他们自己住。

        而家里的情况张油是了解的,再买婚房都得卖本地的房子了,市里的房价也不便宜,哪里能有钱买第二套?

        这钱,自然得他出。

        张油不谈是个什么大孝子,但孝心好歹是有的,在没和老婆商量的情况下当场就对张母道:“可以,我给你们在市里买套房子养老用。”

        张母顿时喜上眉梢,“还是儿子好啊,养儿子就是有用!”

        张油跟着道:“媛媛也是独生女,刚好也给她爸妈买一套。”

        张母:“……”

        张母脸色顿时不好了,她才逛过市里的房子,房价可比他们本地的房子贵多了,按照好地段两万三一平来算,一百平就得两百多万,买两套那就得近五百万!

        张母便道:“你给我买那是你身为儿子给我这个当妈的尽孝,给他们家买算怎么回事啊,我养大你供你读书的时候他们又没出钱。”

        张油:“可这钱本来也有媛媛的一半啊。”

        张母又不高兴了:“就算是你婚后买的,那彩票号码也是你出的!”

        张油和张母说不通,索性就不废话了,但坚持如果要买就买三套。

        张母下意识要争辩,却忍了,想了想,说道:“你有钱,你要买几套随你,但我是你妈,你买套大的给我不算过分吧?”

        张油:“妈你要多大的?”

        张母想了想,说:“两百平!”

        张油:“好。”

        他是这么想的,要买大的完全可以,回头岳母那边补差价,直接把两套房子差的钱给王爸爸和王妈妈,至少要做到一碗水端平。

        结果母子俩说了个悄悄话回去,却见售房大厅的模型前,舒宁用商量的口气对王爸爸王妈妈以及张父说道:“要不干脆买个大的吧,以后你们过来也有地方住,反正都是一家人,住一起也没什么不好。”

        王妈妈说:“你们小两口不是喜欢自己住的吗?”

        舒宁半撒娇的口气,“没有啦,自己住回来连饭都没得吃。”

        王妈妈嗔怪的语气说:“你现在知道和父母住的好处了?”

        买个大的一起住这点上,王妈妈王爸爸因为留了私心,反应迅,当场就同意了——当然得买大,越大越好!这房子可是也有女儿的一半的!至于住一起这个问题他们选择性的忽视了,反正房子先买么,其他的到时候再说!

        张父倒是没往这方面想,他觉得买大了也没什么不好,反正现在也有钱么,他们这边不够的儿子那边自己贴上就好,外加他考虑以后有孩子、可能还会有二胎,所以房子大点也好。

        张母哪儿能想到这边自己私下里才要到养老的房子,那边媳妇家和张父就敲定买个大的了,连忙过去。

        但还不能吵,为了从长计议还得面带微笑,商量的口气道:“啊呀,其实要是以后住一起,矛盾多的呀,你们年轻人还是单独住的好,没人管,也自由。”

        舒宁也含笑看张母,心道你要钱买的那养老的房子,保不准会被你这扶弟魔拿去给兄弟“扶贫”,这不等于直接影响她的任务目标么,她能同意吗?

        那就干脆买个大套的大家一起住好了,反正她这个儿媳从来不怕婆媳关系。

        婆媳关系算什么?

        钱才是硬道理!

        所以舒宁在张母说完后,笑着走过去,礼貌又亲昵地勾住她的胳膊,道:“我还想让您以后多多关照呢。”

        众人都看着婆媳俩,张母嘴角暗暗抽了两下,只能也跟着淡笑,“你是我媳妇,我当然要关照你了。”

        舒宁:“所以啊,就住一起吧,住一起婆媳好好相处、相互照顾啊,我和张油又都是独生子女,这也算给个机会让我们尽尽孝心么。”

        尽孝这大帽子扣下来,别说小辈,长辈都不好废话。

        但张母还是委婉地说:“还是你们小的自己住吧,有距离感才能处好感情。”

        舒宁嘴巴一撇,“您这是嫌弃我吗?”

        说着看向旁边的众人,最后目光落在张油脸上,表情委屈拧巴仿若一个小可怜。

        张油心念一动,秒心软,对张母道:“妈,既然媛媛都这么说了,就干脆买个大的一起住吧。”

        虽然他其实根本不想和长辈同住,但是老婆那个表情真的……

        啊,看一眼就心疼紧张。

        赶紧先同意起来再说。

        于是,张母想在市里买一套自己名字的新房的计划就这么简单的破产了。

        回去的车上,对着张父一通火,“不是说了买两套买两套吗!买大的一起住干嘛?热闹好玩儿啊!”

        开车的张父寡言地目视前方,心里有点委屈,嘴上嘟囔道:“现在年轻人谁和父母同住啊,有个媳妇愿意一起住孝敬你不是挺好的,这样以后不是还能天天见到孩子吗?”

        张母气炸了,“你动动脑子啊!一起住?他们上班,我们在家,到时候谁做家务谁煮饭生了孩子谁带啊?!还不是我们!”

        张父嘀咕,“不是还有王家那边吗。”

        张母气得抬手点他脑袋:“动动脑子动动脑子啊!王媛媛他爸主刀那么有名,返聘的医院还能让他走?他妈辅导班外快赚肿了还能过来给她带小孩?还不是剩下我和你!”

        张父:“那你再和儿子说不住一起买两套不就好了。”

        提到张油张母就来气,“你儿子现在眼里还有我这个妈啊?”

        她刚刚算是看清了,老婆一个眼神过去他腿都软了。

        妥妥就是个妻管严!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746650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