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105.【扶弟魔】

105.【扶弟魔】


        和张油一接触,  剧情内容啪啪啪解锁不少。

        原剧情里,张油就属于有命中奖没命花钱的那种人,才去市里领完奖没多久,激动着激动着就挂了。

        但实在是个好人,善良的好人。

        因为十万彩礼的事张王俩家闹得不愉快,张油心里也明白这其实不是王媛媛家里胡搅蛮缠,  婚姻大事,彩礼都是说好的,  十万也完全在家庭的承受范围之内,最后闹崩却是因为自己母亲擅做主张把钱取走支援兄弟,  说白了,  这就是他们家的错。

        所以从知道中奖到最后领奖,张油都没有隐瞒过王媛媛,  不但没有隐瞒,  去市里领奖的时候,  还特意带上了王媛媛,  钱一到手,  不但如约补上十万的彩礼,  为表诚意,  立刻全款买了一套房子一辆好车赠与给王媛媛本人。

        认识不过大半年,  领证还没多久,  能做到这种程度,  张油真的是非常实诚的男人了。

        所以在原剧情里,  张王两家最后还是欢欢喜喜修复了关系,  王媛媛父母也对张油的印象改观,很是喜欢这个女婿。

        哪儿成想,婚礼还没办,张油激动过度死了。

        这要是舒宁,新婚的老公死了的确得难受一阵,但也不至于被击垮,王媛媛性格洒脱,也是难受痛苦了一阵子,渐渐和家里人一起走出来了,毕竟死了的人死了,活着的人依旧得继续活着。

        起先王媛媛和王家真没想起那彩票,钱在那里,但人是因此而死的,王家人都觉得晦气,不想也不愿意立刻去用那笔钱。

        结果他们不惦记,多的是人惦记。

        张油的妈妈和舅舅当其冲,跑到王媛媛家里,要求分割张油名下的那笔巨款。

        王媛媛当时一脸错愕,王家也觉得这当妈的和做舅舅的是不是疯了,这人是为财死的,再怎么样,也该放放缓一段日子再碰这钱,这儿子死了没多久就叫着分钱,有这么当妈的吗?难道那钱还能长翅膀飞了不成?

        还真就是。

        张油妈妈和舅舅就是担心钱飞了,深怕王媛媛这个新婚老婆会把那笔钱自己取走——虽然这也不太可能,但他们就是防着。

        不但防着,张油的妈妈还要求王媛媛归还张油购下赠与给她的房产和车子,说那是她儿子的换命钱,既然是拿命换来的,命又是父母给的,钱自然也该是父母的。

        王媛媛和王家父母都觉得张油的妈妈怕不是想钱想疯了才会说出这种话,几乎是看疯子一样看着他们,也懒得纠缠,把人给轰走了。

        自此,王家和张油的妈妈那边彻底决裂。

        王家还没说什么,张油的妈妈就宣称她这个没进门的媳妇霸占张油的婚前财产,甚至闹去了王媛媛单位,弄得人尽皆知,议论绯语不断。

        起先其实没人知道张油死前中了那么多的奖,大家就以为张油妈妈那么闹是因为结婚的彩礼钱和张油的一些婚前存款什么的。

        认识的朋友和单位的同事领导还劝王媛媛,这钱还就还了,反正也没多少,人家当妈的死了儿子就这点念想了,算了不和他家计较把钱还给他们了。

        王媛媛能争辩什么,总不能和同事说张油妈妈要她吐出来的是几千万的彩票遗产。

        不能争辩,就只能憋着,也尽量私下里和张油妈妈那边沟通。

        但其实人面对金钱总有欲/望,钱越多欲/望越膨胀,不是几万几十万几百万,是几千万!能说放弃就放弃?

        更何况这本来也是横飞来的不义之财,不是张家自己的钱,王家自己也有考量,觉得如果是你们家创造的,该归还归还,但既然是彩票,那干嘛不按照法律规定的来?

        法律规定这彩票钱最后就是遗产,既然是遗产,王媛媛这个老婆就是能分到大头。

        王家舍不得松口,毕竟那么多钱,王媛媛后来被逼久了,倒是想要不算了,人张油父母唯一的儿子没了,她没上门做过一天媳妇,蹲这儿行使什么老婆的权利,就当这笔钱是张油留给父母养老的吧。

        她唯一的私心就是留下张油赠与她的房产和车子,觉得既然夫妻一场,也是张油特意买给她的,她留下也不算过分吧。

        结果张油的妈妈不同意,哪怕张油的爸爸都觉得完全可以,当妈的依旧认为所有彩票钱都该是他们家的。

        她又开始闹,闹到最后彩票的事情传出去,所有人都知道了。

        这才就真是炸了锅。

        一个多亿呢,七大姑八大姨全来打听,张家人凑上来让王媛媛放弃继承,王家人也赶上来咒骂张家不要脸,竟然只要钱不管新媳妇。

        演变到最后,赫然变成了沾亲带故的亲友团在“对战”。

        大家都想着自己这边迎,以后可以上门来“借”点钱沾点光。

        甚至是王媛媛单位的同事也开始重新站队,以前那些让她还钱的,现在都劝她不要放弃,说这些瓯都市她理应得的,没道理放弃继承。

        因为钱,因为这笔巨款,张油死了,王媛媛也不得安生。

        她都准备放弃继承了,可除了她,她身边所有人都不同意,连父母都主张按法律来继承遗产,她骑虎难下,想要身边人理解她的选择,可竟然没有,一个都没有,最好的朋友都说不能把钱便宜了张油的父母,王媛媛郁闷得要死,压力颇大。

        解锁的剧情里,关于王媛媛的结局描述得很简单,就是压力很大,有点想不开,她被所有亲属高高架着,所有人都盯着她,没人允许她放弃继承,她实在太郁闷了,就一个人跑出去散心,结果跑到一个水库旁边,没留神脚底一滑掉了进去,不善水性,淹死了。

        不是被人害死的,也不是自己想不通郁闷死的,就这样因为一场意外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舒宁坐在奶茶店的桌边,嘴里叼着吸管,暗暗叹了一口气。

        刚叹完,桌对面张油犹豫地问:“你还在为彩礼的事情不高兴吗?”语气很低,说的时候特别小心翼翼。

        舒宁抬眼看向年轻男人,和初次见面时候的印象一样,很顺眼,这会儿知道了原剧情,倒是越看越顺眼了——她一向如此,对实诚孩子总是另眼相待。

        她摇摇头:“没有,就是想到工作上的一点事。”

        张油点点头,“你们那边最近很忙?”

        舒宁:“也没有,没到忙的时候。”

        张油:“哦。”

        男人低头,显然想说话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垂眼盯着桌子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媛媛,彩礼的事情,真的对不起。”

        舒宁看着张油,想了想,觉得也不用相互瞒着,大家倒不如坦诚点聊一聊。

        “你也不用对不起,反正我们两个结婚证都已经领了,不管这婚礼办不办,只要没离婚,我们都还是夫妻。”

        舒宁说得落落大方,“不如这样吧,你干脆告诉我你们家到底是怎么想的,是真的条件困难拿不出这十万,还是有其他不太方便说的原因。”

        张油神色闪烁,被这份坦率感染,眼神透出些许感动,“你不怪我?”

        舒宁耸肩,“怪你有用吗?事情总要解决吧,不如摊开说,如果有困难,我们家也不是不能理解,如果有其他原因,我觉得既然我们都结婚了,是不是也可以拿出来讨论商量?”

        张油一直苦恼彩礼的事,不知道是该隐瞒还是该坦白,这会儿舒宁一讲他豁然开朗,“你说的对,我们都结婚了,可以商量。”

        舒宁利落地一挑下巴,“你说,我听着。”

        然后,张油就把起因老实交代了。

        和王爸爸打听出来的差不多,的确是张油那扶弟魔妈妈把钱拿走了,而她取走的还不止十万,甚至还有新房的装修钱。

        为此张油父母在家中大吵甚至还动手,如果不是张油拦着,张父可能会真的动手打老婆。

        这要是没领证还好说,都成法律意义上的夫妻了,可不是说分就分的。

        张油父亲想来想去,觉得不能就这么把婚事搞泡汤,于是就拼命瞒着,还要张油想办法劝劝老婆,能哄过去就尽量哄过去,张家那头也在想办法追讨家里的钱,奈何张油那舅舅是个混账东西,拿走了钱才不管张油的困难,咬死钱已经投进生意里了一分没有。

        眼下张父正在想办法借钱,张油也是忍耐多日,精神紧绷,每天都在想办法。

        这会儿讲出来,他整个人轻松多了,苦笑一声,看着舒宁,“我知道你要怨我,应该的,我妈做这种事,我都恨她。”

        舒宁此刻心里却完全不在意什么十万彩礼,这张油人不错,中奖又是命中注定的,只要留着命,以后还不是大把的好日子等着小夫妻?

        巨款么,当然是舒宁改观对张油态度的理由之一,但更重要的其实还是张油这个人,人品好,才值得托付,这一点张油完全没问题。

        眼下就是怎么把十万彩礼的难关度过去。

        但舒宁忍不住还是关心了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

        她问男人:“那个什么,你最近,买彩票了吗?”

        张油愣了愣,“呃,有。”顿了顿,又说,“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想和你说,我这人没什么兴趣爱好,就是运气还可以,买彩票总能中点小奖,虽然钱不多,但有点儿也好吧,我就一直有买彩票的习惯。”

        张油一口气全招了,就是以为舒宁这么问他是打听到他有买彩票的习惯,误会他不务正业乱花钱整个想着天上掉馅饼,所以赶紧先一步解释。

        能赚点零花钱的,买买也没什么吧,他的确运气很好,买了总能中小奖,买几次中几次。

        要是让他不买……

        也不是不行,但总能赚点,也好过没有吧。

        结果桌对面的女孩子却眨巴眨巴眼睛凑了过来,又从兜里默默摸出手机,眸光亮晶晶地看着他,“那我给你转钱,你帮我也买点儿吧,那个彩票你帮我买,你买的号码也帮我买几注,”顿了顿,又没忍住,末了甚至还加了一句,“多多益善。”

        张油都没反应过来,“啊?”

        舒宁以为自己没说清,又道:“就是你买多少,也同样帮我买多少,一模一样,两份,你一份我一份,可以?”

        张油完全不能理解自家老婆怎么忽然也这么热衷买彩票,但他也不会拒绝,还说:“不用给我钱,我帮你买好了,你一份我一份,中了奖算你的。”

        舒宁客气:“不不不,还是转你钱。”

        张油:“不要不要,真的不要。”

        两个名字都印在同一个红本本上的小夫妻就这么在奶茶店里客气来推拒去,给钱的给钱,不要的不要。

        张油还说:“你给我干嘛呢,那点钱我帮你买好了,当我送给你的。”

        舒宁:“这不一样,买彩票啊,总要自己的钱买才算自己中的奖啊。”

        张油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忽然灵机一动,从裤袋里摸出钱包,取出几张打印的彩票纸递给舒宁,“这是我最近买的,送给你,回头我再去买一份一样的,这样总行了吧。”

        舒宁接过彩票,忽然觉得手里的几张小铜版纸有千金那么重,她几乎是捧在掌心里,小心翼翼的,然后戳了戳6.o.

        “小六子,你能检测到我手里的这几张彩票是未来会中一个亿的彩票?”

        6.o:“……我要是能,宿主你就不用攻略世界了,每个世界中张彩票就能逆袭当人生赢家。”

        舒宁惊叹,“哇。”

        6.o:“做梦吧,等我到一万级看看能不能预测彩票号码。”

        舒宁贱兮兮的口气:“加油哦小伙伴。”

        彩礼的事情,舒宁没上赶着出谋划策,其实根本不用赶,反正婚庆一直没定下来,慢慢解决好了。

        现在的关键是,等彩票,等巨款。

        要是这次她和张油都能中一等奖,那何止1.3亿,大家都得跟着财。

        不过事情并没有按照舒宁预想中的那样展,张油给她的彩票的确中了,但中的都是小奖,最多的那一张也才两百多块而已。

        舒宁不禁暗暗盘算,这1.3亿到底是什么时候中的,难道不是最近,还得等?

        可她明明记得原剧情里从彩礼闹崩到中大奖并没有隔很久,那就是还要再等等,或者是下期、下下期?

        那只能接着等了。

        结果没等来大奖,倒是等来了张家那边的消息。

        张油父母竟然通过介绍人向王家传达了要解除婚约的想法。

        舒宁听到消息的时候完全沉浸在1.3亿的等待中,没怎么反应过来,等她回神,就见王爸爸和王妈妈一前一后杀进了厨房,然后又一前一后跑出来,在玄关换了鞋之后,又不声不响前后脚推门冲了出去。

        舒宁还有点茫然,反应了一下,立刻站起来跟着往外面冲,鞋都来不及换,边跑着下楼边大喊——

        “爸——!妈——!”

        已经以秒从六楼冲到一楼的王家父母异口同声地喊:“媛媛回去,没你的事!”

        舒宁趿着拖鞋蹬蹬蹬往下跑,心道怎么没事啊!你们当我不知道你们进厨房拿刀呢?砍张油他爸妈没问题,别把张油那1.3亿的大财主砍死啊!

        舒宁追出去绝对不是瞎凑热闹,是因为王媛媛这对父母真的做得出来砍人这种事。

        因为就在刚刚,在王爸爸王妈妈冲出去的瞬间,系统里解锁了夫妻俩人的剧情内容,上面清晰地写着在王媛媛掉水库淹死之后,夫妻俩一直认定不是意外是自杀,认为是张家为了钱财逼得太紧才会酿成这样的恶果。

        于是夫妻俩一不做二不休,跑去张家挥刀砍人了。

        由此可见,王爸爸王妈妈爱女的心意非常迫切,是真的非常疼爱女儿。

        舒宁最怕这种走极端路子的父母,偏偏夫妻俩还中年益状,跑得飞快,追都追不上。

        等舒宁跑到楼下,夫妻俩竟然早开车跑了。

        舒宁跺了跺脚,赶忙打电话给张油,一接通就飞快道:“你父母要退婚你知道吗?”

        张油愕然愣住,好半天没说话,“不,不知道啊!”又大惊,“退婚?疯了吗?”

        舒宁赶忙道:“你先听我说,你和你爸妈都在家是吧?我爸妈听说你们要退婚,气得都已经杀过去了,我劝你们最好别开门,他们可能带刀了。”

        张油:“啊?”

        舒宁:“啊什么啊,你们家又是赖彩礼又是退婚把我们家当猴儿耍,我父母就我一个宝贝女儿,他们能不着急、能不气到要砍人吗?”

        张油赶忙在电话里道:“噢噢噢噢,我我我我,我知道了,谢谢你打电话,我我我我,我来出面解决。”

        又结结巴巴地说:“我真真真真的不知道退婚的事!我会向岳父岳母解释清楚的!这次肯定又是我妈!”

        舒宁转身往楼上走,准备拿了车钥匙再下来追过去,边爬楼梯边道:“你爸妈怎么回事?怎么又想退婚了?”难道是那扶弟魔婆婆那边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张油沉默了片刻,缓缓道:“我知道为什么。”

        舒宁:“嗯?”

        张油这次倒是不结巴了,说得飞快,“媛媛你听我说,我中彩票了,大概有一亿多,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妈才想到退婚。”

        舒宁一愣,万万没料到1.3亿竟然在这里等着她。

        她也是更没想到,张油父母龌龊到这种程度,马上要全家翻身当亿万富翁了,连婚事都干脆不承认了。

        妈个鸡!一毛都不想给她是吧?

        舒宁冷冷地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就挂了电话,飞快跑上楼,期间拨通了王爸爸的电话。

        一接通,不给那头说话的机会,重重地口气飞快道:“爸!听我说!我知道张油家为什么要退婚了!他家中了一亿的彩票!这是防着我分钱呢!”

        王爸爸在电话那头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玩意儿?”彩票?

        舒宁喊:“彩票!一!个!亿!亿——!”

        电话那头沉默了三秒,三秒后传来王爸爸的尖叫,“老婆!14o码开上去!为了女儿,冲啊——!”

        舒宁都要喷了,连忙道:“别激动!淡定!先把刀放下!”

        王爸爸一个近一米九的壮汉直接爆了粗口,“淡定个diao!打土豪,分巨款!”

        舒宁:“……”原主他爹这一身匪气到底哪里来的,之前怎么没现,现在被激得这么全面吗。

        但舒宁打电话给他们可是有自己的目的的,“爸!你听我说!别冲动!砍人不能解决问题!”

        王爸爸:“那什么能解决问题!”

        舒宁:“我和你说怎么办,你们按照我说的做!”

        ……

        挂了电话,舒宁又给张油电话,说她父母马上过去,让他去小区门口接一下。

        张油连连称是,表示自己一定会安抚好岳父岳母的情绪。

        十分钟后。

        焦虑地等在小区门口的张油见到了迎面过来的一辆大众车。

        他认出车牌,赶忙迎上去,大众车缓缓停靠路边,可还没停稳,副驾门开了,他那位近一米九的岳父从车厢里钻了出来,刚落地就直奔他而来。

        张油张口就要解释,“叔叔其实是这样的……”

        王爸爸却二话不说,走近之后直接弯腰,抗麻袋似的把张油扛上了肩头。

        头倒着朝下的张油:“……???”

        两秒后,他被塞进了后排座椅上。

        王爸爸跟着钻了进来,拎小鸡儿似的将他拎了坐起来,往旁边一按,与此同时车子加,调头往来的方向驶去。

        张油一脸懵逼,“叔叔?”再看开车的王妈妈,“阿,阿姨?”

        王爸爸微笑的表情带着几分危险,却偏偏要放缓语气,“慈爱”的口吻说道:“张油啊,你看,你爸妈既不给彩礼,还要退婚,这怎么能行呢?我和你阿姨想了想啊,觉得要不这样,证都领了,婚还是要结的,要不我们家给你十万,你当上门女婿算了,房子车子都我们家给,你看怎么样?”

        张油大惊着瞪眼:“啊?”

        这声啊到最后有点透心凉,因为他忽然看到王爸爸在依旧微笑、神色慈爱的情况下,手里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把水果刀……

        张油:“……叔,叔叔……”

        王爸爸怒目:“喊什么叔叔!叫爸爸!”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738644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