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101.【家暴的诞生】

101.【家暴的诞生】


        舒宁现,  人一旦拿演技当事业来做,随便谁都能当影帝影后。

        许寒演起老妈子,  还挺传神,  进了门就和魏成抱头痛哭,又转向舒宁道歉,  说自己怎么怎么后悔,  怎么怎么知道错了,誓以后一定拿她当亲女儿。

        换成舒宁口气凉薄地反问:“有几个爹妈能把亲女儿往死里打?”

        许寒便假哭:“我们知道错了,以前都是我们不对,  夏夏你就看在咱们是一家人的份上,  放过我们,  也放过成子吧。”又泣血似的悲鸣:“他可是你老公啊!”

        舒宁全程做冷漠脸,  看得魏成直哆嗦,老大个男人这一刻就像变成七八岁的小男孩似的,躲在许寒后面只顾抖,  什么也不说。

        好像有了妈,就是有了全世界。

        不过许寒怎么可能由得他当缩头乌龟,求着求着,  又转向魏成,  做出一副不忍心却还是咬牙怒瞪的表情,抬手扇过去一巴掌。

        “你都做错了!还不给你媳妇道歉!”

        魏成都被这一巴掌给打蒙了,  她打他干什么,  他妈打他做什么啊!?

        许寒朝他挤眼睛,  示意自己这都是在做戏给背后的女人看。

        魏成了然,  没多计较这巴掌,情势所迫,立刻跪在床上对着舒宁:“老婆,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舒宁抱着胳膊,冷眼瞥他。

        许寒又抬手扇男人的胳膊,“还有呢!”

        魏成:“哦,还有,还有……”福至心灵般,立刻道,“今天的事其实是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舒宁和一边的许寒悄然间对视半眼,许寒的手不动声色地摸向口袋里的手机。

        舒宁打断魏成:“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怎样,难道不是你主动带人年轻姑娘去见你妈,是人姑娘求着你要见你家人?”

        魏成转身闪烁了几下:“对,对啊,是她要见我妈,她知道你们都来了,还说要去医院看看爸爸!一直都是她主动!”

        舒宁眯眼:“那你现在满意了对吧,以后就要有两个老婆了,还名正言顺见过家里人!”

        魏成:“不是,没有,我其实是想让妈劝劝她,让她别再纠缠我了。”

        舒宁:“是这样?”

        魏成:“千真万确!”

        到了这个时候,又跪又表真心,魏成将虚情假意四个字演绎得惟妙惟肖,其宗旨,不过是想舒宁心软,也好不签这份转让协议。

        他心里清楚,无论合同是怎么草拟的,法律效力有多少,他绝不能随便签这个字。

        5.5也提示舒宁,过分的逼迫不利于任务完成,可能还是减分项,因为所有的世界都对原本属于这个世界的人有一定的保护,这种保护并不是帮助或者守护,而是对外来者的排斥。

        所以某种意义来说,舒宁只能一定程度的胁迫,过某个度,世界系统会做减分评判,不利于攻略者完成任务。

        像眼下魏成这么抗拒签字的情况,就不能再过分施压。

        不过舒宁本来就无所谓,公司她不要啊,这个世界又不走事业线,走了事业线又怎么样,原主都死了,她一离开就等于马夏夏死亡,做再多做大的事业也不能造福原主。

        公司么,不给她没关系,可以给其他人啊……

        舒宁凶狠道:“是吗,是人家女孩子倒贴你,因为你有钱还是名校毕业对吗?我就知道男人不能有钱,有钱就不会干好事!把公司交出来!没公司我看你还有什么钱,还有没有小姑娘倒贴你!”

        魏成立刻又道歉,说下次不敢了,绝对没有下次。

        舒宁:“你保证有什么用?我不相信你!”

        许寒忽然开口:“那夏夏,你相信我妈,你相信你这个老太婆的对吗?”

        舒宁忽然一顿,看向许寒,表情变得和刚才有些不太一样。

        魏成将这副神情看在眼里,想起媳妇听婆婆这个道理,心里忽然又有了希望。

        “妈,妈,你劝劝夏夏啊。”

        许寒却对魏成道:“那我和夏夏聊聊,你等会儿。”

        魏成忙不迭点头:“好!好!”

        许寒和舒宁一起出去,出去之后一个去上厕所一个去喝水,两人又在客厅里各自瞎转悠了一会儿,半个字的废话都没讲,十几分钟后,又一起回到魏成的卧室。

        舒宁阴着脸,许寒语重心长地对魏成道:“我和夏夏沟通过了,她这次就原谅你,不过公司的事儿……”

        魏成嗓子抖:“妈~”

        许寒叹气:“唉,妈也没办法,只帮你争取到这么说。”

        魏成急不可耐:“怎么了?”

        许寒:“夏夏还是不同意你继续开那家公司,不过我也和她说了,就算给她,她也什么都不会,我就和她商量,各退一步,你呢,公司转让出来,不过不是给她,是给我。”

        魏成一怔,不过这消息也不算坏消息。

        自己妈啊,又不是别人,妈当老板又怎么样,他是独子,公司还不就是他的吗。

        肥水不流外人田,好办法!

        魏成心里很激动,觉得他妈终于聪明了一回,不,不是这一回,是自从搬来城里后,他妈就变挺睿智。

        魏成最终答应把公司转给他妈,手续变更需要流程,不过许寒一点也不急,是他的,就一定是他的。

        转头舒宁就向许寒邀功:“怎么样,打土豪的是我,分田地的是你,爽吧。”

        许寒第一次正式夸她:“算你有点本事。”

        然后,在魏成因为受伤没办法上班去公司的时候,许寒便正装露面,第一次对公司人正式介绍自己的身份——

        魏总的母亲,也是不久后真正的老板。

        公司员工对魏成忽然把公司转给自己母亲这件事都很纳闷,可一个妈一个儿子么,一家人,好像也没什么不妥。

        打听下来,魏成过段时间也会回公司上班,继续做他的小魏总,这么听听,好像就是个公司所有人做了变更,其他没变化。

        这也就是外人窥探不到内情,舒宁心里清楚,这叫许寒现在还需要这个“宝贝儿子”给他打工干活儿赚钱,等哪天公司没他也能继续运转了,魏成就是被踢掉的命。

        不过要复仇,要让魏成从此万劫不复,光事业线可不够,舒宁觉得,还得在那位陈星云陈小姐身上下点功夫。

        她主动联系陈星云。

        陈星云很惊讶,但积极要求见面,对立场问题没有半点认知,好像并未意识到自己见舒宁就是小三见原配。

        舒宁在电话里淡定道:“你先别急着见我,问你个事,最近和魏成联系过吗?”

        陈星云沉默了片刻,“没有。”

        舒宁:“那好,我给你一段音频,你先听听吧,听完了,我们再接着聊。”

        她把许寒那天录下的魏成说过的那些话全部打包送陈星云,她是电话挂断之后就传送了文件,但陈星云一直到当天晚上才回消息。

        她给舒宁信息:“我不信。”

        舒宁:“陈小姐,你或许因为爱情和一个有妇之夫在一起,但你真的认为一个有妇之夫和你在一起,也是因为爱情?”

        舒宁:“他如果真的爱你,就应该先离婚,再给你承诺,没有离婚就承诺你,那不是爱情,是犯贱!”

        消息出去,陈星云下一刻就打电话过来,激动地说:“你不懂!你根本什么都不懂!魏家那么穷,魏成拼了命地念书才从农村里考上大学再自己创业,他身上背负那么多,还自觉亏欠你,和我在一起的最开始也很痛苦,总是提起家里提起你,我们一步步走过来有多不容易你根本不知道!你什么都不懂。”

        舒宁听到这番话就头痛,十个爱情至上不够理智的女孩子十个都会这么说。

        她们觉得自己没有错,自己的爱情没有错,错的是别人,别人是傻逼,别人没有欣赏能力才会不明白这是真爱。

        姑娘啊,爱情是什么或许没有真正的定义,但绝对不是和有妇之夫在一起啊!

        舒宁没反驳陈星云,她只说:“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好奇,魏成承诺过你什么?你这么肯定,显然魏成承诺了你将来吧,但太奇怪了吧,他可从来没打算和我离婚啊。”

        陈星云脱口而出:“不可能。”

        舒宁:“那你联系魏成好了,你就问问他,他打算什么时候和我离婚。”

        舒宁不怕陈星云问,也不怕魏成太机灵,这男人现在在她的问题上就是个惊弓之鸟。

        果然,魏成给陈星云的答复含糊其辞:“怎么忽然这么问,我们不是说好的吗,给我时间,我要劝说家里,也要安抚夏夏。”

        一面是原配肯定的态度,一面是男友含糊其辞的回复,陈星云忽然很崩溃。

        她一定要魏成给一个确切的说法,魏成只得道:“你就不能体谅我一下吗。”

        陈星云:“我还不够体谅你吗?”

        魏成:“你得给我时间。”

        陈星云:“我给你的时间已经足够多了!”

        魏成还要再劝,陈大小姐脾气作,斩钉截铁道:“我不管,如果你不给我明确地答复,我明天就答应我妈去相亲!”

        魏成:“……”

        舒宁不清楚情侣俩生了什么样的针锋相对,但看到持续前进的任务进度,她就知道自己挑拨成功,陈小姐恐怕忍耐不住飙了。

        陈星云还真是说到做到,魏成不给她明确地回复,她当周就应下家里的安排去相亲。

        舒宁周末起个大早,悄悄跟去拍了点照片,回来后就拿给魏成看。

        陈家体面有家世,朋友圈寻来的男生自然条件好,各方面都出类拔萃,照片里都看得出男帅女靓,气氛也融洽温馨,陈星云脸上还挂笑。

        魏成看得面色铁青,手腕直哆嗦。

        虽然事实情况是陈星云焦灼没耐心,坐了一会儿就走了,但还是被挑中了几个角度,拍出来的效果就是天差地别。

        舒宁站在一边吹指甲,胡说八道:“看到了吗,人家城里姑娘条件好长得漂亮,根本不缺男人,你这种排得上号吗?要我说,也就是我从头到尾对你一心一意,除了我,世界上还有第二个女人真心待你?”

        男人最受不了绿帽子,如魏成这种农村里爬上来好不容易翻身的,更是注重面子和帽子。

        他脸色铁青,仿佛出轨的是自己原配老婆一样,眼里都压抑着情绪。

        舒宁继续吹指甲,挑拨道:“你啊,就放手吧,让人家姑娘早点寻个富二代嫁了,别找咱们这种家庭,要钱没钱,要背景没背景,连户口都没有。”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734207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