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100.【家暴的诞生】

100.【家暴的诞生】


        这拨节奏走到现在,  就是丈夫带着情人见妈,妻子当场撞破奸情,不闹个天翻地覆绝对对不起这么好的剧本。

        更对不起吃瓜群众。

        尤其舒宁晒完巴掌后,  偶然还听到稀稀落落的几个掌声,  她心里都乐了。

        只有魏成吓尿裤子似的浑身僵软地站着,  陈星云茫然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地立在旁边,  外加店里的服务员过来劝架。

        “小姐,  小姐,您别生气别动怒,  有什么事好好说,  或者这样,这单我给您全免,  不耽误您处理家务事,您看怎么样。”

        舒宁还没表态,对面许寒站起来,  “不用了,  我来付钱。”

        舒宁拽着魏成往外面走,经理千恩万谢将他们几个砸生意的请走。

        陈星云顾不上其他,  跌跌撞撞往外面跑:“夏夏姐,  夏夏姐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围观的人多起来,甚至有人举起手机录视频拍照,  舒宁一个眼风扫过,  5.5把这些人的手机全部黑屏。

        魏成已经被这两巴掌打蒙,  晕得很,半天没反应过来,就这么被舒宁拖着往外走,也顾不上陈星云。

        没多久许寒跟出来,陈星云像是抓住救命稻草,拼命拉他的胳膊:“阿姨!阿姨!您劝劝夏夏姐吧!”

        许寒不动声色地抽出自己的胳膊,“小姑娘,你今天就先一个人回去吧,你也冷静冷静,好好想想。”

        陈星云一愣,回头,“我?”她要想什么?

        许寒:“你条件这么好,怎么会和一个有妇之夫搅合在一起,还觉得自己的恋爱关系特别纯洁神圣?”

        陈星云愕然。

        做戏做全套,从商场回小区的路上,舒宁就没停过咒骂,等到了家里,她更是干干脆脆把魏成往地上一堆,自己也一屁股坐到地上。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我一心一意对你,嫁给你,伺候你爸妈,供你读书,你最后却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以为我死了你就能后悔就能回心转意,你竟然背着我让那个女人见你妈,是看准我已经死了打算重娶个老婆回来是吧!?你这个没良心的!你全家都没有良心!”

        许寒后脚进来,将门合上,看看地上趴着的魏成。

        冷哼:“别嚎了,人都晕了。”

        舒宁哭哭唧唧,声音却越来越低,确保魏成是百分百晕水过去,才爬起来,拍拍屁股。

        “唉。”

        许寒好笑:“怎么,演的不和你心意?”

        舒宁:“我感觉我才用了三成演技,这个男人不行啊,我打他巴掌之前直接就吓尿了。”

        许寒喝水,哼道:“被人捉奸和被鬼捉奸是一个概念吗?”

        舒宁扬眉:“怎么样,我演技不错吧。”

        许寒哼嗤一声,无语地摇头。

        魏成这一睡,就到次日早上四五点,他一醒,舒宁就被5.5叫起来。

        她推开魏成房间的门,男人刚下床,抬眼见她,吓得直接钻进被子里,脸都蒙了起来。

        舒宁走到床边,一脚踩上床,掀他被子,“出来!”

        魏成死死抓着被子。

        舒宁喝道:“不出来我就让你也断腿,一次断三条!”

        魏成才磨磨蹭蹭从被子里钻出来。

        他还坐在床上,胸前挡着被子,瑟缩地看着床下的舒宁。

        舒宁扯被子,凶恶的模样,完全是遭遇情变后的恼羞成怒:“躲什么?怕什么?你和情人在一起见你妈的时候不吃吃饭吃得挺开心的吗?啊!你说啊!”

        魏成抖成一个筛子:“夏夏,我错了。”

        舒宁:“错?你还有错?!我死了以为你会后悔会真心真意待我好,结果你呢!?”

        魏成要哭不哭:“我对不起你。”

        舒宁上手又是一巴掌。

        不知道是不是原主死后留下的这具身体里还残留着马夏夏强烈的情感意识,舒宁能感觉到,当她这巴掌落下后,内心里产生了复仇的快感。

        那种想要手下不停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的愿望太强烈了,以至于她能分辨出不是自己的想法,却差点克制不住直接动手。

        马夏夏,是真的很恨魏成吧。

        这个毁了她所有希望的男人。

        但舒宁清楚,打人能算什么复仇,肉体的疼痛不过是一时罢了,不过既然原主有这个心愿……

        舒宁还是痛快地揍了魏成几下,全部打在脸上,打得男人嗷嗷直叫,缩着身体抱着脸,边哭边喊。

        这时,门又开了,许寒走了进来,抬手挡了舒宁一下,眼神示意,低声说了两个字:“行了。”又摇摇头。

        舒宁本来也没打算接着打,松手。

        许寒露出一点硬装起来的矫情关心,不怎么走心地搭戏,对舒宁道:“夏夏,别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别打了行了。”

        舒宁重重道:“哼!”

        许寒以一个婆婆的立场将人劝走,假模假样推着舒宁往外走。

        到了门口,舒宁朝他努努嘴。

        许寒扬眉:“知道了。”

        门合上,卧室里剩下“母子”俩。

        魏成直接哭了,不搀一点假地哭出来。

        许寒坐到床边。

        魏成:“妈~我好后悔啊。”

        许寒背对魏成,看向门外,表情漠然。

        “后悔什么。”

        魏成:“当初要是我自己申请助学贷款就好了。”

        许寒听到这话,唇角露出一个讽笑,口气却不变:“助学贷款?勤工俭学?虽然我们家很穷,但你从小就没吃过苦,当初用嫁妆钱上学也是你自己想要的,现在后悔有什么用?”

        魏成啜泣:“可你们为什么要动手呢?”

        许寒:“动手啊,那是你爸啊,他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吗。”

        魏成觉得母亲的口气不对,抬起头,许寒换上一副关切的神色,也转头,做不出抱头痛哭,就拍拍魏成:“好了,别哭了,等会儿早上起来还要去上班。”

        魏成还是委屈,脸上身上也疼。

        上班?上什么班?到现在脸都肿的,哪里能去上班,不上医院就不错了。

        却听到“他妈”接着道:“还有,夏夏那边,我帮你撑着,你最近要是没什么事,暂时也别找那位陈小姐了,过了这阵再说。”

        魏成自己也清楚,点头。

        许寒:“夏夏有气是应该的,毕竟的确是我们家对不起她。”

        魏成顿了顿,看向许寒:“妈,你以前从来不这么想啊。”

        许寒叹气:“那能有什么办法呢,你没现吗,我断手,你爸也断腿,这次本来都要好了,又断了另外一条。不能惹她!”

        魏成:“我知道,可是,那怎么办。”

        许寒:“先哄着她吧,你看,我哄着她,她最近这段时间不也挺好的,夏夏她就是个缺爱的女孩子,亲生爹妈不疼,姐姐早嫁,兄弟不管,嫁到我们家来,你又出门读书,我和你爸对她也不怎么好。”

        魏成想想也是这个道理,马夏夏的确是缺爱。

        许寒:“所以啊,你哄着她让着她,哪怕装,也得装作后悔,装作喜欢她疼爱她。”

        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再从长计议了,魏成咬咬牙,擦眼泪,点头道:“我明白了。”

        许寒幽幽道:“那你以后知道该怎么办了吧,如果不知道,就听妈的。”

        魏成:“好。”

        许寒:“行了,不早了,早点睡吧,再补会儿觉,如果明天不上班,我帮你给助理打电话。”

        魏成却忽然道:“对了,星云……”

        许寒:“你还想她?你想她也得有这个命。先顾你自己吧!”

        魏成睡后,许寒从他卧室出来,外间客厅餐厅的灯都开着,他也不意外看到舒宁。

        舒宁朝他笑笑:“许叔叔,来。”

        许寒没过去,靠着墙,看她:“做什么。”

        舒宁:“就是问问你,今天也见到陈星云了,你有没有什么打算。”

        许寒不欲与她深入这个问题,没答应,抬步准备回房间。

        舒宁忽然道:“我觉得你可以和我讨论,听听我的参考意见。”

        许寒继续往房间走。

        舒宁:“毕竟,我只要做我该做的,其他都不重要,这条命也无所谓。”

        许寒忽然停住,转身,“连死都可以?”

        舒宁微笑:“当然。”

        许寒缓了缓,似乎在思考,过了一会儿道:“你难道是在想我表白?”

        舒宁噗一口,“别误会,我不恋老。”

        许寒显然是在玩笑,因为他眼里很快闪过一抹狡黠,“你的确不恋老,你只是担心我单独的行动会影响你要做的事而已。”

        舒宁打响指,bingo!

        没错,就是这样。

        许寒哼了一声,没说什么,回房。

        次日,魏成都老老实实在家,需要他的公务都是助理用邮件传送给他,或者电话请示。

        他连房门都不敢出,但还是悄悄联系陈星云,消息过去,让她放心,但没有回复陈星云的关心和询问。

        他知道不会风平浪静,临近中午,果然房门又一脚被踹开。

        和前段日子仿若正常人的状态不同,今天的女人如同一个凶恶的厉鬼,浑身透着古怪又可怕的气场。

        “你过来!”

        她手里拿着一份打印好的文件,还有一支笔,走到床边,直接甩给他。

        “签字!”

        魏成不明所以,将东西拿起来,定睛一瞧,倒抽气。

        那竟然是公司所有权的转让书!

        甲乙双方分别是他们俩。

        疯了吗?

        她竟然要他把公司转给她?

        “不……”

        舒宁扬眉,凶狠地呵斥:“不签?”

        魏成:“不,不是夏夏,你签这个,也没用啊。”鬼还能管人的公司吗?跨界啊。

        舒宁抓起床上的笔丢给他:“让你签就签!哪儿那么多废话!”

        魏成不敢再说不,低头看文件,一面缓和情绪,一面理思路,等冷静下来看清手里的合同条款写了些什么,内心无不震惊。

        这是谁写的?

        律师?还是她自己?

        可不管是哪条,都足够令魏成惊讶。

        他眼里什么都不会的农村女人竟然还知道草拟合同签署公司转让协议?

        那些没有眼界却自认懂很多的村妇不该拿个空白纸出来念一句让他写一句?

        她竟然懂合同的法律效力?

        魏成除了怕,更多的还有心惊和某种恐惧。

        怕鬼不走、怕鬼暴力、更特么怕鬼有文化好不好!

        魏成这次又要哭了,无奈呻吟:“妈……”

        等在门外的许寒忍俊不禁,收起表情推门进来,他忽然很服气,不可多见地认真对待起了剧本和演绎事业。

        拉长嗓音,用完全属于魏婆子的口气道:“唉~儿子啊~妈在呢!”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87408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