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98.【家暴的诞生】

98.【家暴的诞生】


        魏成能由得舒宁干这干那,  但这里面可不包括捣鼓公司。

        对她想霸占公司这一点,魏成也不太能想明白。

        这是在故意整他吗?

        可一个鬼怎么能开公司?她不该死了进地狱然后投胎重新做人?

        魏成觉得现在的马夏夏分外陌生,他没有争辩,  当然也没有拒绝,沉默地任由她呆在自己的办公室。

        一堆事等着他做,  他也无暇再想更多,直接让助理召集人去会议室开会,  把拉下几天的工作赶上。

        忙碌了一上午,什么都忘了,回办公室,  才忽然想起还有个人。

        他看到坐在办公桌后面搬弄电脑的女人,头皮又一阵麻,  脑子里飞转想着办法,嘴里道:“夏夏,  公司太无聊了,  要不我带你出去逛逛。”

        舒宁已经翻完了电脑里所有能看的东西,  鼠标一扔,  站起来,“不用了,  ”绕过桌子,走出来,“我给你一天时间,  把你自己的私人物品都清走。”

        魏成忍不下去,  抬步走到舒宁面前:“夏夏!你别这样好吗,  我们谈谈吧。”

        舒宁好笑:“这样?怎样。”又说,“谈啊,说你要谈什么。”

        魏成:“我知道你恨我,恨我家里人,我现在也很想弥补你,你可以提任何要求,我都会尽量满足你!但是……”

        舒宁看着他。

        魏成:“但是公司,真的不行。”

        舒宁扬眉:“这么小气啊。”

        魏成解释:“不是我小气,是我觉得,有公司才有收入来源,你提要求,我才能满足你,你想,如果我什么都没有,一无所有,我拿什么满足你,还是你觉得,你要报复我们家,只要我们一家三口的三条命就行了?”

        真不愧是高材生,审时度势一流,逻辑也很清楚,狡辩起来都和一般人不同。

        舒宁:“你说的没错,就要你们的命,太便宜你们了。”

        魏成:“那如果你想要其他,我也得能满足你,在这个城市你想得到满足,就必须有钱!大房子豪车过奢侈的日子,只有钱才能满足。”

        舒宁看着魏成:“这些还用你废话吗?”

        魏成:“可要想有钱,就得拼命工作,但开公司和工作都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创建一个公司从一点一滴打拼更难!所以不是我不想你来公司,是你真的什么都不懂。”

        舒宁看都没再看他一眼,抬步走人。

        魏成转身:“夏夏!”

        舒宁没理,走了。

        魏成挫败地立在原地,缓了一会儿,忽然把手里的文件夹整个掼到地上,明明不该是这样的!原来一切都是好好的,他要离婚,自认也提出了足够优厚的条件,不在物质上亏待她,可最后怎么变成了这样!

        魏成想来想去,最后只能怪他爸妈,这老两口怎么想的,有病吗,在家里动手打人!

        现在好了,变成鬼,谁都奈何不了她了!

        魏成一屁股坐到沙上。

        才坐下,内线响起,魏成没动,电话自己停了,过了一会儿,助理来敲门,站在门口说:“魏总,陈小姐来了。”

        魏成讶然,陈星云?

        他才站起来,办公间门被推开到最大,一个打扮时髦妆容精致的妙龄女子气呼呼地走了进来。

        “魏成!”

        助理识趣地替两人合上门。

        魏成收起脸上的表情:“星云。”

        陈星云气死了,一脸怒火,走到男人面前,拿起手包就砸,可惜是个麻雀的力气,雷声大雨点小,挠痒痒一样。

        “你回家一趟,电话关机,怎么打都打不通,公司也联系不上你,你是要怎么样,分手吗!”

        魏成也是无可奈何,他怕刺激马夏夏,故意手机关机,在老家的时候就没和任何人联系,回来公司,一堆工作,也忘记给手机充电,更没想起来联系陈星云报个平安。

        他连忙道歉,像过去一样,姿态放得很低,把气呼呼的女孩子拉到沙上,连哄带解释,说手机临时坏了,电池充不上电,所以才没联系她。

        陈星云气道:“那你就不能用家里的电话给我打吗?你老家再穷能穷到连个座机电话都没有?”

        大小姐气怒中十分无心的一句话,却戳中了魏成的敏感点,他家当年穷的时候,还真的连个座机都没有,高考成绩查询都是老师帮忙,查到分数打电话给邻居,邻居再来转告。

        曾经很穷,一直是魏成心底里非常介意的一件事。

        他皱了皱眉,忍下,知道陈星云什么脾气,没有争辩。

        陈大小姐气归气,却也非常想魏成,她真的喜欢魏成喜欢得不得了,分开的时候每时每刻都在想念,这几天联系不到,她差点让他爸找人查魏成老家的地址,开车直接杀过去,心里也七上八下患得患失,就怕魏成出什么事,或者是要跟她分手。

        现在见到人了,心里的石头落下,撒了撒气就好了,转眼又搂住魏成,在他怀里仰着脖子撒娇:“都是你,你不给我打电话,害我担心死了。”

        魏成收起情绪,耐心道:“不是故意不联系你,家里电话是有的,可我也联系不到你啊,手机没电,我也没背过你号码。”

        陈星云想了想,觉得这个逻辑没差,现在出门都是手机,手机买东西手机联系朋友手机干这干那,没手机还真寸步难行,她也没背过魏成的号码,总不能反过来苛责魏成没背她的号码。

        于是又一通撒娇。

        魏成搂着她,胳膊有点僵,也有点尴尬,陈星云没现。

        她撒娇完,才想起,问道:“对了,你爸妈怎么样了。”

        魏成松开胳膊,朝旁边坐了坐:“他们……”

        陈星云睁着一双晶亮的眸子看他:“很严重吗?要是严重,干脆接过来住院算了。”

        魏成没说话,还在思考。

        陈星云又道:“对了,那个女人,马夏夏……”

        关于魏成已婚的事情,陈星云是知道的,魏成起先隐瞒,但没有瞒得住,被察觉出来,索性摊牌。

        他把马夏夏描述成一个被娘家逼迫、危急时刻不得已嫁入魏家的可怜女人,也自述夫妻两人有名无实,得到了陈星云的同情。

        魏成提出离婚这件事,陈星云也知道。

        提到马夏夏,魏成眼皮子就开始跳,他不知如何开口,总不能和女朋友说人已经死了还变成了要复仇的厉鬼。

        说出来根本就没人会相信啊!

        陈星云看出魏成的沉默,不解:“怎么了,难道她不同意离婚?”

        魏成摇摇头,“他们这次都过来了。”

        陈星云吓了一跳,“一起?所有人吗?你爸妈,还有马夏夏?”

        魏成点头。

        陈星云想了想:“住现在的房子?”

        “嗯。”

        陈星云:“你爸妈到底伤得有多重啊。”

        陈星云一个家境富裕、父母宠爱、大城市长的公主,对一些贫苦生活没有感同身受的理解,某些想法也特别简单。

        竟然说:“那我去看看你爸妈吧。”又说,“还有马夏夏,我来和她聊聊吧,可能她思想保守,觉得离婚说出去难听,都是女人,我和她说说,说不定她能想通。”

        完全没觉得自己和有妇之夫在一起,用什么立场去见魏家人和魏成现在的妻子。

        魏成最怕这大小姐犯轴,连忙拦住,劝她不要去,说最近公司忙、还要带父母去医院,等有空了再安排见面。

        陈星云大部分时候都听魏成的话,没有坚持,又腻歪了一会儿,才离开。

        她坐电梯下楼,停车场取车,上车的时候心情愉悦,也没留意后视镜闪过的一道人影。

        车开走后,舒宁从停车场一根立柱后走了出来,远远看着车屁股离开的方向。

        “陈星云。”她缓缓道,“老五啊,你说这是巧合,还是命中注定呢。”

        陈星云,父亲陈硕,母亲龚涂涂,前者正是算计了许寒的那位大学朋友,而后者,是许寒大学时候的女朋友。

        没想到啊,有缘千里来相会,陈家魏家和许寒,还能有这样的孽缘。

        舒宁:“老五,许寒现在在哪儿。”

        5.5:“受魏婆子第三个愿望的约束,许寒与宿主你有最远距离限制。探测到,他此刻就在公司附近。”

        从地下停车场回地面,公司大楼附近找了半圈,舒宁在隔一条街的小公园里寻到许寒。

        他顶着魏婆子的脸,一脸冷漠地坐在木椅上,见人来,也没表情。

        舒宁过去,在他旁边坐下,没有寒暄,只感慨的口气,幽幽道:“这个城市展可真快啊。”

        许寒转头:“别装蒜,有话就说。”

        舒宁也看他,阳光下,眯了眯眼,微笑:“我们联手吧。”

        许寒阴沉着脸:“联手干什么。”

        舒宁大大方方地说出来:“你难道不想找陈硕复仇吗,他抢了你的工作,害你被魔盒困住,又娶了本该嫁给你的女朋友,你的大半人生都被他接手,他却活得那么潇洒,你难道能咽的下这口气?”

        许寒皱起眉头:“你到底是谁?!”她怎么会什么都知道。

        舒宁:“别管我是谁,反正对你来说我是谁根本不重要。你只要想清楚你自己要做什么,准不准备和我联手就行了。”

        许寒一脸深意,很久后才问舒宁:“我有和你联手的必要?”

        舒宁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这是她从购买商城里买的,世界通用版,可以在目前这个世界正常使用。

        解锁手机,点开相册,翻到不久前在地下车库偷拍的几张照片。

        “觉得这女孩儿的眉眼眼熟吗?”

        许寒看着手机屏幕,拧眉。

        舒宁:“陈硕和龚涂涂的独女。”

        许寒一愣。

        舒宁收起手机:“这是我刚刚在地下车库拍到的,猜猜看,陈星云和魏成是什么关系。”

        许寒看向舒宁:“你说得已经这么明显了,还用猜吗。”

        男人和女人,提示一种关系,还能是什么关系。

        当天下午魏成提前回家,带魏父去某三甲一个骨科分院住院,奇的是,媳妇不在,亲妈也不在,魏成只能咬咬牙一个人忙活。

        好不容易把魏父安顿好,松口气的工夫,躺在病床上眼睛和表情同样混沌的魏父忽然出声:“成子,你觉不觉得你妈这两天奇奇怪怪的。”

        魏成坐下:“爸也看出来了?”

        魏父点头。

        魏成:“没事,我回去问问我妈,可能来大城市生活他不习惯。”

        医院有医生护士,魏成还请了男护工照看,不用陪夜,他晚饭后便离开。

        到家,婆媳俩都在。

        魏成没敢多搭理舒宁,穿过客厅去卧室,本来准备拿衣服洗澡,见魏婆子的身影在门口晃过,赶忙道:“妈!”

        魏婆子走进来。

        魏成看看门口,将门关上,“妈,你怎么了啊,怎么感觉你不太对劲。”

        许寒反问:“有吗。”

        魏成:“是不是还不太适应。”

        许寒:“还好吧。”

        听说还好,魏成多少放心,毕竟是自己妈,没那么多隔阂,尤其是眼下这个情况,一家人就该团结对外。

        许寒却反过来问:“你的公司,一切都还好吧。”

        提到公司,魏成一脸挫败,坐在床尾,叹气地抹了几把脸:“夏夏要去公司上班。”

        许寒扬眉,没说话。

        魏成低着头,继续叹气:“我现在真的没办法了,我本来以为顺着她,她哪天一高兴,就放过我们了,可我现在觉得她的想法好像很多,还好像很有野心。”

        自打以为媳妇自杀变成鬼后,母子俩便没少私下里嘀咕相互出主意,最初魏成和魏婆子达成的共同认识是,顺着马夏夏,毕竟人是人,鬼是鬼,人可未必能斗得过鬼,先走一步看一步。

        可那也是生命和财产没有受到威胁的时候。

        如今都张口要公司,魏成又怎么能继续坐得住。

        魏父腿都断了,自己养病都养得奄奄一息的样子,显然是在逃避现状,魏成没人商量,只能找魏婆子。

        虽然他心里也清楚,魏婆子未必有什么好办法,就当在倾诉。

        可头顶忽然传来回复:“那你就让她去。”

        魏成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愕然抬头:“什么?”

        许涵:“她要去公司?那让她去好了。”

        魏成:“不是,妈,她去了公司,胡搞乱搞,把公司弄破产怎么办?”

        许涵:“不是还有我吗。”

        魏成更听不懂了。

        许涵幽幽道:“媳妇听婆婆的话那是天经地义,你没现你媳妇就算变成鬼,对我还是从前那样吗。”

        魏成茫然了片刻,忽然想起前一天分房间的时候马夏夏还特意先问他妈要住哪里。

        当时他还奇怪,只是没多想,现在回想起来,的确,都做鬼了,做媳妇的竟然还在讨好婆婆,可不就像他妈说的这样吗。

        魏成忽然欣喜起来:“她听你的!”

        许寒却是懒得再装中年妇女,打开门转身朝外走,满脸都是嫌弃。

        魏成心情澎湃,仿佛是黑暗中忽然寻到一个亮光的口子,雀跃不已,他拿衣服去洗澡,边洗边想,越想越觉得是这个道理。

        对啊,做媳妇的可不得听婆婆的话吗,嫁进门管她是人是鬼,都得听话!

        魏成阴霾了几天的心情就像浓云拨日,忽然放晴大好,他洗完澡出去,刚好见到客厅里正在看电视的婆媳俩的背影。

        他特意没过去,远远观察。

        舒宁和许寒悄悄对视一眼,都知道魏成在背后。

        许寒使了个眼色,舒宁心领神会,捏起嗓子:“妈,你吃水果吗?”

        许寒:“嗯。”

        舒宁伸手拿桔子开始剥,剥完递过去:“妈。”

        魏成就看到这么一幕,看得激动死了,转身进房间。

        太好了!太好了!有救了!原来媳妇哪怕做鬼都得伺候婆婆不是瞎传的!

        临睡前,魏成摸去许寒卧室。

        “妈。”

        许寒还没睡,站在窗前,转头看他。

        魏成有点兴奋:“妈,原来是真的,马夏夏真的还怕你啊。”

        许寒皮笑肉不笑地轻哼。

        灯光暗,魏成也没注意他的神色,只自己一个劲儿地兴奋道:“那真是太好了,有救了,”眼里一片神采,“那妈,你明天赶紧和夏夏说,让她别去公司,打消她的念头。”

        许寒转过身,走向魏成,幽幽道:“她毕竟是留下来报复的厉鬼,你这样做就是不顺着她的意,惹怒她,她更要变本加厉地报复。”

        魏成一愣:“那怎么办?”

        许寒:“她要去公司,让她去好了,你就当公司里白养个闲人。”

        魏成:“可是,她要是……”

        许寒:“怕她捣乱?”

        魏成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许寒又飞快道:“那简单,索性我也去公司,看着她。”

        啊?

        魏成:“不是……”公司又不是商场专柜,要那么多帮不上忙也不能干活儿的女人干嘛。

        许寒却道:“到时候她要乱指挥,你就告诉我,我看着她,有我在,她应该翻不了天,你该上班照样上班。”

        这番话听在魏成耳里到底还是有些道理的,他琢磨琢磨,觉得也不是不行,至少比马夏夏一个人霸占他的办公室想干嘛干嘛强。

        于是魏成多少接受了这个提议,还和许寒商量:“那明天如果她要跟着我去公司……”

        许寒斩钉截铁:“我也去。”

        魏成感激道:“妈,谢谢你,你总是这么帮我。”

        许寒轻哼:“没事,谁让我是你妈呢。”

        次日,魏成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和许寒舒宁一道坐电梯下地库。

        走出电梯,舒宁先一步,许寒和魏成落在后头。

        魏成都笑了,完全克制不住,一个劲儿地朝许寒伸大拇指:“妈,你太赞了,太有主意了。”

        许寒瞥他。

        魏成还在笑:“妈,等会儿到了公司,你就负责看着她,其他什么都不用你干。”

        许寒想了想,幽幽道:“总得做做样子,这样,你整理一些公司的资料,拿给她看,”顿了顿,“做戏也得做全套,假的就不用了,用真的,反正到时候我和她说说话,她也没工夫去看。”

        魏成不疑有他:“行行,没问题。”有亲妈在,总体还是特别放心。

        到了公司,如舒宁所愿,总经理办公室让给她,魏成整理自己的东西去另外一间,还让助理整理资料,他亲自拿给舒宁。

        舒宁坐在大班桌后的老板椅上,都笑了,等门合上,看向沙上的许寒:“让他这么心甘情愿地拿出内部资料,也只有你这个‘亲妈’了。”

        许寒走过来,坐到舒宁对面,抽出一份资料看起来,神情淡漠:“能让我这个‘老太婆’顺理成章地坐进老板办公室,也只有你这个特别会耍心机的‘媳妇’了。”

        舒宁伸手,许寒也默契地伸手,握住。

        舒宁笑:“合作愉快。”

        只有隔壁小办公室的魏成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还在沾沾自喜。

        还是助理提醒:“魏总,您办公室的阿姨和女士是……”

        魏成摆摆手:“那位阿姨是我母亲,其他别多管。”

        助理连连点头,原来是boss的亲妈,看着很威严啊,就是有点显老。

        助理又想了想,提醒:“还有一件事,您刚刚让整理的资料……您以前不是说过,这些资料不能轻易拿出来吗。”

        更何况还打印出来供人观摩。

        魏成淡定地说:“放心吧,别多想,没事。”

        有没有事,还真不是他说了算。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82621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