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97.【家暴的诞生】

97.【家暴的诞生】


        第二天,  魏家几口人举家前往y市。

        舒宁来不及在许寒跟前刷好感,  临走前,倒是记得悄悄把魔盒从魏父的卧室橱柜里顺了出来。

        虽然暂时没用,  保不准哪天这个魔盒和魔盒里的魏婆子能派上用场。

        去往y市的路上,一车人都很沉默,  开车的魏成和腿脚不便坐在更宽敞的副驾的魏父纯粹因为怕的,许寒也一声不吭,  浑身散冷气场。

        白天上路,开了足足一天,  晚上六点多终于抵达y市魏成的家。

        房子很宽敞,一家四口住完全足够,  都来不及安顿魏父,  魏成先讨好地问舒宁,  她想要哪个房间。

        舒宁看了魏成一眼,  却转头看向许寒,  “妈妈,  你想住哪一间。”

        许寒看了她一眼,  抬手指了指次卧,舒宁便道:“那我住次卧隔壁那间。”

        魏成愣了愣,不明所以,完全闹不懂他家这个鬼媳妇怎么忽然开始对婆婆客气起来了。

        但他不敢多问,点头应下,  又去卧室安顿魏父,  点餐叫外卖,  一家人吃完忙完,已是晚上十点多。

        旅途一天,魏父吃完就去睡,许寒一声不吭坐在沙上,目光盯着电视屏幕里的新闻,魏成又请示舒宁:“我明天要去一趟公司。”

        舒宁挥挥手:“那你去忙好了。”

        魏成:“那你……”

        舒宁看他一眼:“给我一张卡,一点零钱,我自己逛逛。”

        魏成不敢多问:“好。”

        起身,走向在看电视的许寒。

        许寒看上去是在盯电视,其实是在呆,魏成一过来,他回神,目光冷淡地看过去。

        魏成飞快地瞧了餐厅的舒宁一眼,收回目光,低声道:“妈,你怎么了。”怎么感觉一天都不对劲啊。

        许寒没说什么,又继续看向电视。

        魏成觉得奇怪,“妈!”

        许寒:“我跟你说过的吧,闭嘴,安静一点。”

        魏成皱眉:“妈你干嘛呢,一天都不管我爸,你们吵架了?昨天还分房睡。我爸现在腿断了,你也照顾着点儿啊。”

        许寒借用的魏婆子的身体,也吊着一条胳膊,闻言冷冷看魏成,做儿子的,看得到老子断腿躺着,看不到当妈的也断了一条胳膊吗。

        魏成:“妈,你今晚和爸睡啊,晚上照应下,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许寒看着他:“没看到我胳膊也打着石膏吗?”

        魏成皱眉:“妈,你怎么了啊。”

        许寒冷冷道:“滚开。”

        魏成:“妈!你……”

        每个家庭都有一个底层角色,不是子女,就是父母中的一员,显然在马夏夏进门前,魏婆子是为整个家庭奉献的那个人。

        现在魏父断了一条腿,当儿子的却不情愿日夜伺候,老婆如今更使唤不上,不就只剩下一个老妈了吗。

        许寒了然,这老妈,恐怕也可以念做老妈子。

        这种儿子,还真是白养的。

        许寒心里轻视魏成,脸里敛着嘲讽,正要开腔,舒宁走了过来。

        原本还要再劝的魏成顿时闭嘴,见她走近,立刻站起来,规规矩矩。

        舒宁扫了眼魏成,挑眉头,魏成心领神会,闪身走人,留下婆媳两个在客厅。

        许寒瞧了舒宁一眼,没吭声。

        舒宁在他身边的沙上坐下,低声道:“明天要不要出去逛逛。”

        许寒又看她一眼。

        舒宁像个新手油漆工,开始一点点刷好感:“现在的城市变化应该挺大的,你要不介意,我明天和你一起。”

        许寒没刻意掩饰,眼里露出探究。

        舒宁:“没别的意思,当然,你要不愿意,我们就各自逛各自的。”

        许寒终于道:“你不是马夏夏,你究竟是谁。”顿了顿,“别拿之前那套唬人的话。”什么我是来帮你的,狗屁,他才不信。

        舒宁笑笑:“我当然不是原来的马夏夏,不过我现在就叫马夏夏。”

        初步存在感刷得点到为止,舒宁说完起身,没有再废话。

        次日,魏成要去上班,临走前给舒宁一张卡一点零钱,也给了许寒几千块。

        舒宁那边他没胆子多叮嘱,只对许寒道:“妈,爸要是不用人陪,你可以在小区附近逛逛,市菜市场都有,你熟悉一下环境。”

        许寒看着陌生的红色百元钞,什么也没说。

        舒宁暗自观察许寒,知道这个出生六七十年代的男人与现在的世界有着跨度几十年的鸿沟,早不是他当年生活的那个年代。

        他呀,还得适应一段时间。

        舒宁没管,反正她也有自己的事要做,魏成出门,她便跟着。

        魏成起先以为舒宁是要自己逛逛,进了电梯,没多问,帮她按了一楼,到了一楼她人却不动,魏成才觉得不对。

        “你去哪儿?”

        舒宁看着他:“早就听说你开了公司。”

        魏成头皮一阵麻。

        舒宁笑:“去看看吧,好歹你也是我老公,合法的,你的公司,不就是我的公司吗。”

        魏成拒绝的意思非常强烈,可他迫于威压,并不敢反抗,只能飞快转动脑筋:“夏夏,其实公司没什么好看的,就是一群人坐在一个办公区里干活儿而已。要不这样,我带你附近商场、繁华路段看看?”

        说着话,电梯抵达地库,梯门朝两边打开,舒宁率先走出去:“你公司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还是说,别人都见得,就我见不得。”

        魏成走出电梯,尴尬道:“夏夏你别多想,我没别的意思。”

        舒宁懒得兜圈子,简单粗暴地回头冷笑:“别忘了,我已经死了,没有什么是死人见不得的。”

        魏成没说话,表情僵硬地跟在后面,垂眸看着舒宁脚下的影子,从老家回到楼宇鳞次栉比的城市,智商也跟着节节拔高——

        死人吗,真的不像,如果死了还能有肉体还有影子还能呼吸,那和活着又有什么差别?

        魏成的游戏公司建得不错,在一栋商务楼里,一整层都是他们的,员工也多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办公区到处都是毛绒公仔和游戏卡通周边,气氛轻松活跃。

        舒宁跟着魏成进公司,别人看她也不稀奇,只当是老板的客户或者朋友,该干嘛干嘛。

        倒是魏成浑身不自在,既怕身边的“鬼妻”,又怕公司的员工知道身边的女人是他法律意义上的老婆。

        他都没像接待其他朋友客户那样为舒宁介绍公司模块区域,直接穿过大厅,领着人进了自己办公室,迫不及待地合上门。

        舒宁把男人的异样看在眼里,心里好笑,带正经的老婆来公司这么忧虑,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带了小三二奶过来。

        “这就是你的办公室啊。”舒宁好整以暇地扫视,看看沙,瞅瞅文件柜,再瞧瞧绿植,最后绕过办公桌,在那张老板上坐下。

        魏成一怔,表情都变了。

        舒宁回视他,很享受男人绷紧起来的态度,笑笑:“那么紧张干什么?”

        魏成下颌动了动,没说话。

        舒宁:“还是你觉得,我没有资格坐你这个位子。”

        两人对视,气氛渐僵,魏成忽然吐出一口气,故作轻松道:“夏夏,别闹了,这里是上班的地方,你要喜欢我那把椅子,我回头给你买一把新的。”

        舒宁跷起二郎腿,也轻松地回他:“可我就喜欢你这把。”

        魏成干笑:“那行,我送你。”

        舒宁两条胳膊架上大班桌,右手拿起桌上一支签字笔:“我还喜欢这张桌子。”

        “也给你。”

        “还有这支笔。”

        “也给你。”

        “电脑,橱柜,沙。”

        “没事,你要喜欢,新的或者我这套用过的都行。”

        这么沉得住气啊,还是装傻充愣一把好手?

        舒宁笑笑,抬眼:“要不你干脆把你这办公室都送我吧。”

        魏成僵笑的表情终于有点把控不住了,最后变成一个为难的苦笑,“夏夏,别为难我。”

        舒宁强势道:“可我就是喜欢啊!你看你这公司这么大,这么漂亮,人这么多,你还有单独的办公室,坐这么舒服的椅子,电脑桌都看着这么高级阔气,我都从来没见过,也没有享受过呢。”

        魏成表情彻底僵了,“其实,我这里就是看上去还行,表面功夫,没办法,做生意都这样,但实际上没你看到的这么光鲜的。”

        舒宁:“哦?”

        魏成:“真的,现在创业特别难,尤其是我这个行业,融不到钱分分钟就破产了,我这里还养了这么多人,只要资金一段,工资都不出来,游戏如果没有流水,明天说不定公司就死了,负债也不会少,破产都是迟早的事。”

        舒宁诧异,瞪眼张嘴,夸张的表情,“这样啊。”

        魏成点头:“真的真的,就是看上去好看而已,还不如外面那些打工的,别人拿多少钱干多少活儿,我什么都得干,还没有工资。”

        舒宁表情渐渐收起,盯着魏成:“原来你在这里工作这么辛苦啊。”

        魏成想要营造一种他在大城市打拼并不容易的面貌,他觉得这样至少能骗过面前的女人,不让她觉得自己扔下她这个妻子在外面享福,可直觉又告诉他,刚刚那些对话绝对没那么简单。

        他用力盯着桌后的女人,舒宁却开始摆弄鼠标,摸文件夹,拉抽屉,就像小孩子见到新奇的玩具到处都要摸。

        好一会儿,终于抬头,微笑:“老公啊,既然你在外面打拼得这么艰难,我作为老婆也不能坐视不管,让你一个人这么辛苦。毕竟夫妻么,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你的公司就是我的公司,你要打拼的事业就是我应该也去打拼的事业。”

        魏成开始流汗:“没事,男人赚钱是应该的。”

        舒宁靠着椅背,两条胳膊架在扶手上,睥睨正对面的魏成:“那我也不能让你这么辛苦啊,你放心,从此之后,我会帮你来分担工作和事业,钱么,你一个人赚也是赚,我来赚也是赚。”

        魏成急了:“夏夏,这不是开玩笑的,公司的事你根本不懂,你……”

        舒宁抬起左手,悄悄手指头,吹吹指甲,好整以暇道:“不懂?你是指手游开不懂,客户接洽不懂,还是指厂商融资不懂?财务报表?人事变动?又或者酒局应酬?”

        魏成狠狠一顿,诧异地盯着桌后的女人,他记忆里的马夏夏不过是个打过工攒点小钱一辈子庸庸碌碌没有什么见识的农村妹而已,洗衣做饭伺候公婆照顾家庭才是她会做的事情,这些什么融资、接洽也是她嘴里会蹦出来的词?

        她怎么可能懂,她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这还是他记忆力里那个没有退路只能结婚、奉上钱财供丈夫求学的女人?

        完全陌生!

        舒宁却看着他,口气斩钉截铁,宣布:“从今天开始,这个办公室,归我了!”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80101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