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96.【家暴的诞生】

96.【家暴的诞生】


        舒宁在上个世界的时候,  就现攻略世界开始有一定难度,到了马夏夏这个世界,现难度又有了提升。

        她先前还奇怪,  为什么系统里禁掉的外挂都是防御类型的,  难不成魏家人还会提刀砍他,  现在懂了,  禁掉相关外挂的点其实在许寒这里。

        魔盒大佬出手,  防御还没有,随时保不住小命任务失败,可不就增加了攻略难度吗。

        舒宁叹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

        爬起来的时候,她已经重新穿进了马夏夏的壳子里。

        没套路到大佬,  舒宁在原来吃早饭的位子上坐下,郑重地对桌对面的男人道:“来,  打个商量,你不是原装货,  我也不是,  大家彼此彼此,何况我和你更没有新仇旧恨,井水不犯河水,可以?”

        许寒无可无不可,  魏婆子的愿望是铲除马夏夏,  可马夏夏壳子里早换了魂儿,  这等于说本人早就已经死了,  既然死了,那第三个愿望就是无效的。

        许寒根本懒得再出手。

        他也不关心马夏夏壳子里的灵魂到底是谁,只漠然地警告:“不要妨碍我。”

        舒宁立刻点头:“可以可以,你放心。”

        许涵收起脸上的冷漠,垂眸看了一眼地上晕倒的魏成,几秒钟,魏成就醒了,从地上爬起来,断片儿似的反应不过来自己怎么躺在地上。

        许寒懒得搭理他,直接离开堂屋走出院子不知去向,剩下舒宁一个人面对魏成。

        魏成爬起来,第一眼见到坐在桌边的舒宁吓了一跳:“啊!”

        舒宁:“叫什么啊。”说着也站起来离开堂屋。

        魏成真是要疯了,这到底怎么回事?他明明记得人被他妈杀了  ,他妈还说马夏夏根本不是鬼没有死,他怎么晕的他也没有印象,现在马夏夏又完好无证地坐在餐桌边看着他……

        ????

        他的记忆难道出问题了?

        可没人给他解答,堂屋里最后只剩下他和一桌子没吃饭的早饭。

        a

        许寒不知所踪,舒宁在院子里溜达了几圈消食,最后回房间。

        被许寒整了这么一出,舒宁重新整理头绪,冷静下来后,又开始翻看系统界面上的剧情内容。

        有关许寒的介绍又解锁了一些。

        原来许寒和魏父魏婆子是同年代出生的人,与魏成又有相似的经历,都是农村考出来的万一挑一的大学生,只是那时候考大学的含金量更高,像魏父魏婆子这种没文化还懒的,只能在乡下做一辈子的穷人,可许寒考上大学,却有一个可以预见的光明的未来。

        可没等他毕业,却成了魔盒的祭品。

        原因写的十分粗略,只说许寒当时有个好朋友,两个是舍友也是朋友,在大四开学之前,都面临国家分配的问题。

        许寒运气好,被分到当时的邮政电信局,可以留在大城市,那位好朋友却没那么好的运气,辗转托学校找了很多关系,最好的分配结果却是回老家省城市里的一个国企工厂坐办公室。

        其实那年头国企资源很好,许寒和他那位朋友的工作也都差不多,可许寒的朋友却坚持要留在大城市,也更中意许寒的工作。

        朋友相处,到了有问题有矛盾的时候才能瞧出有没有真感情。

        许寒很喜欢那位朋友,也很珍惜工作,但并不想把机会让出来,朋友却分外眼红,时间久了,两人就有了摩擦矛盾。

        某天许寒在宿舍门口捡了一个黑色的小盒子,正是魏婆子许愿的魔盒。

        盒子捡回去,打开,才知道原来可以许愿。

        他半信半疑地许了三个愿望,前两个许完,没生什么,到第三个,他忽然整个人被吸进了魔盒里,就这么干干脆脆地成为了魔盒的祭品。

        现实里的许寒,就这么凭空失踪了,而他的朋友,拿魔盒改变了许寒命运的那位朋友,成功拿到了原本分配给许寒的工作,顺利留在了大城市。

        魔盒则被丢弃,辗转间落到魏婆子手里,她小心翼翼地许了第一个愿望,宝贝似的把盒子收起来,很多很多年之后,才许了第二个愿望,到昨天,第三个愿望说出口,许寒从魔盒里脱身,魏婆子替代他成了魔盒的祭品。

        所以许寒在最开始,也不过是个普通人

        舒宁相信作为一个普通人的许寒,当年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脾气差,大约也是在魔盒里被封印了太多年,才养出了这些戾气。

        那他现在出来了,会报仇吗?

        舒宁猜想,一定会。

        马夏夏这种弱小受尽欺辱的人在临死的时候都想报仇雪恨,更何况是在魔盒里被封印了几十年、差点被毁掉整个人生的许寒。

        舒宁忽然想起什么,又把介绍内容翻回去,仔细看当时许寒毕业的城市——y市。

        刚好和他们准备去的是同一个城市,也正是魏成上学工作的地方。

        巧了。

        5.5这时候忽然道:“宿主,第二个任务目标解锁。”

        舒宁看向系统界面,新解锁的任务目标是:魏成一败涂地,再难翻身。

        舒宁不意外,马夏夏恨魏家人,尤其恨魏成,在和魏成的这段婚姻里也有诸多怨气和不甘,死都死了,当然恨不得魏成跟着自己一起下地狱。

        次日便要动身去y市,可一直到晚上,许寒才回来。

        魏成着急地迎过去,差点以为他妈被鬼媳妇逼得离家出走,焦虑道:“妈,你去哪儿了,怎么一天都不回来。”

        披着魏婆子皮囊的许寒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给我安静点。”

        魏成:“妈?”

        许寒:“别吵!”

        魏成被喝住,太奇怪了,他忽然觉得他妈也跟变了一个人似的,难道是被眼下的情况吓懵了?

        许寒却不理他,径直朝魏成临时住的卧室走去,关门之前漠然道:“你去我那里和你爸一起睡。”

        “妈?”

        房门被之间关上。

        听到动静的舒宁刚好从卧室里走出来,正巧见到刚刚那一幕。

        魏成本来要去敲门问个究竟,见到她,立刻闭嘴,抬步去魏父的卧室,不做停留。

        舒宁也不搭理他,只盯着刚刚那道关上的房门——许寒受伤了?

        5.5报告说许寒回来并且身上有伤,舒宁也纳闷,怎么会受伤。

        问系统,却说不清楚,并不能探知到许寒外出的这段时间遭遇了什么。

        舒宁干脆动脑子自己想,忽然想到,许寒既然当初只是魔盒里的祭品而已,算不上是大佬级别的角色吧。

        再想,他身上戾气那么重,早晚是要回去找那朋友报复的,真是大佬级别的,早上走就走了,还回来干嘛?

        至于这一身伤……

        舒宁推断,不可能是和谁起了冲突被打的,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魔盒本身对许寒还有影响。

        舒宁脑子转的飞快,虽然不确定,但心里有各种猜测,但无论原因是什么,舒宁觉得,这都是一个绝好的在许寒面前刷好干感的机会!

        5.5忽然出声:“宿主,你不怕死吗,对方可是给你投过一次毒,还扔你上过一次墙的狠角色。”

        舒宁拉了拉衣襟:“怕个屁,老娘只怕任务失败没钱赚。”

        5.5第一次询问舒宁做一件事的企图:“宿主,不是很明白你为什么要主动去招惹许寒。”

        舒宁没多做解释,暗想:从第一个世界,每个世界都有一个男人姓许,不是叫许航庭就是叫许航许霆,最近这两个世界倒好,一个叫许涵,这一个干脆就叫许寒,音都一个样。

        哪怕是她唯一真心喜欢过的小狼狗,改名字随亲妈姓氏之前也是姓许!

        这些姓许的,不会是命中注定要在每一个攻略世界都和她纠缠有牵扯吧?

        就算是她自作动情吧,可舒宁潜意识里形成了一种观念,但凡姓许的,说不定都是她攻略世界的一次机会。

        舒宁想试试,哪怕冒着会被第二次毒死的风险。

        走到房门口,她轻轻敲了敲门。

        屋里却没动静。

        舒宁再敲。

        依旧没声响。

        难道睡了?还是干脆懒得理他?

        舒宁张口,低声道:“许……”

        门忽然开了,露出一条缝,门后是魏婆子一张阴沉的脸。

        不待她开口,许寒又把门给关上了。

        哎,真是,连个机会都不给的。

        并不知道,门后,许寒默默捂着胸口,差点吐血。

        他运气实在太背,当年他一口气许三个愿望,一下就被吸入魔盒里,魏婆子拿到魔盒,从第一个愿望许到第三个愿望,足足用了二十多年!

        他就这么干等了二十多年。

        本来早上现马夏夏并不是真的马夏夏,觉得第三个愿望无效,他可以干干脆脆走人了,哪知道走得越远,他的身体越不舒服,到后来路都走不动了,只能趴在田埂上默默吐血。

        他这才察觉不对,赶紧往回走,后来才想明白,他根本不能就这么离开,想离开,得完成魏婆子的第三个心愿,除掉马夏夏。

        可问题是,马夏夏就只剩下一个空壳子,人早就死了,魂儿都换了,现在要完成心愿,只能找到马夏夏的亡魂,把亡魂冥灭才算当成心愿——这可比杀一个人难多了!

        他去哪里找马夏夏的魂儿?

        找不到,心愿一天不完成,他就不能离开。

        不是不能离开魏家,而是不能离开马夏夏的肉身,不能离开门后那个披着马夏夏皮囊的陌生女人!

        许寒靠着门,重重叹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特别倒霉。

        限制他的,其实还远不止如此,他在魔盒里二十多年,魂魄力量的确比普通人厉害,重新为人,力量也很足,但他根本不能用这些特殊能力去伤害人类。

        比如早上他弄晕魏成,转头就遭到了反噬,身上一下多了十几道伤口。

        如此多的限制,二十年后陌生的环境,一无所有的人生,都让重新为人的许寒觉得异常艰难。

        他脸上坚毅的冷漠缓缓收起,换上一副温和的神态,眼神里都有柔光——这才是原本的他。

        叹息间,缓缓地想,这个时候,还真想有人帮他,再找个坚实的肩膀靠一靠。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80101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