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94.【家暴的诞生】

94.【家暴的诞生】


        舒宁的日子舒坦了,  家务不用干,没人找麻烦,  一天三顿有人伺候,  闲来无事就瞎遛弯,  家庭地位拔地而起,堪比皇后。

        要说这装鬼还真挺有用,  魏家三口吓得胆儿都破了,  尤其是魏父,  当初揍人的时候有多卖力,如今后怕的劲头就有多大——现在除了上卫生间,如果没必要,  魏父连房门都不会踏出半步,俨然和床成了共生体。

        魏婆子也分外老实,  家务内勤通通包揽,  还没废话。

        舒宁见了,随口说:“以前还当您二老身体不好,  也不会做家务呢,原来干得比我这个媳妇好多了。”

        面对一个“鬼”媳妇,魏婆子除了抖就是颤,  字都吞吐不出来,更没其他反应。

        倒是魏成冷静些,  表现得没他爸妈那么害怕,  适应了几天后,  甚至开始尝试和舒宁沟通。

        舒宁要打时间,  不介意和人瞎聊,见魏成过来搭话,也看心情聊两句,不高兴就不聊。

        她心里门儿清,魏成这是怕死,因为怕死,所以必须付诸行动做点什么。

        舒宁就索性对他说:“你,给我适当闭嘴。”

        魏成问:“什么叫,适当?”

        舒宁:“适当的意思就是,别上赶着找死。”

        a

        舒宁行动在前,任务目标解锁在后,魏家老夫妻的凄惨样符合复仇这个任务目标,所以任务进度条早就已经动了。

        但在前进到一小半的时候,进度条便停滞,同时系统页面也自动弹出一个名叫【进度相关】的提示。

        点入进度相关,里头分别有魏成、魏婆子、魏父三人的复仇进度条。

        其中魏父的进度条已达到百分之六十,魏婆子百分之三十,魏成只有百分之五。

        舒宁看到这几个小进度条就明白了,这次的复仇目标必须具体到个人,只要一个人的复仇进度未满,这个任务就不算完成。

        这次系统的提示比过去都要多,还挺让舒宁意外,她问5.5:“是因为你升级了,所以提示都变多了吗。”

        5.5:“与系统的能力有一定关系,也与个体世界有关。同时提醒宿主,提示越多未必是好事,这说明世界任务可能更复杂。”

        复杂?

        难道复仇才仅仅是一个开始?

        舒宁的注意力又投射到系统界面上:属于魏成的进度条,才前进了一点点而已。

        舒宁想了想,有点懂了,报复公婆相对简单,复杂点的,应该是报复魏成。

        也的确,魏家老俩口不过是两个上了年纪的村妇村夫而已,大字都不识多少,马夏夏恨的,无非是他们的苛待和最后逼死她的家暴,魏成就不同了,她可是原主的丈夫,万般无奈中托付一生的男人,甚至不惜拿出全部家底来供养,将未来所有期望寄托其身。

        结果所托非人。

        说到底,马夏夏最恨的魏家人,也只能是魏成。

        魏成啊……

        现在的魏成,还真是小有所成。

        他毕业后没有找工作,而是自主创业做手机游戏,运气不错,第一款小游戏的下载量就非常可观,引起了一些中小投资人的注意,所以魏成没费什么力气就把公司给开起来了,公司成立后,又做出第二款游戏,流量可观,收入持续增加,毕业才几年,他房车全买了,身边女朋友也没断过。

        最近新交的一个女朋友,背景非常好,家里搞金融,俨然堆未来事业有大助力,关键女孩子也非常喜欢魏成。

        这眼看着有攀龙附凤一步登天的机会,魏沉这才没忍住,一个电话打回老家,当机立断和马夏夏这个糟糠妻提离婚。

        现在的问题是,具体要怎么报复魏成?

        要按照舒宁自己的思路,这种男人,切片油炸一了百了,双方都痛快点儿。

        但如果复仇是马夏夏本人的遗愿的话,舒宁的思路,只能从原主本人的立场出,再结合她的处境遭遇乃至性格来分析。

        对马夏夏来说,怎么才算成功报复魏成?

        当然是让魏成从一个杰出创业男青年一落千丈,再让他痛失所有,包括失去他如今那位白富美女朋友。

        想明白这点后,舒宁当机立断,对魏成道:“老家也没什么好呆的,我也好多年没回城里了,走吧,这次刚好带上你爸妈一起。”

        魏成听到这些话都没反应过来:“什么?”

        舒宁转头看他:“还要我再说一遍?”

        魏成闭嘴,可表情里满是惊诧,一张脸写满了不乐意。

        舒宁当然知道他怎么想的,可那又怎么样?她现在是鬼又不是人,做鬼了难不成还要她贤良淑德为婆家丈夫考虑?

        她睥睨男人,冷冷道:“不乐意?”

        魏成垂眼:“没有。”

        舒宁哼了一声,魏成没作声。

        这件事在舒宁看来就这么定下了,无可争辩,可没几日,魏成好模样好脾气好态度地跑到舒宁跟前,讨好又乖巧道:“夏夏,要不咱们暂时不回a市吧。”

        舒宁看他。

        魏成商量的口气说:“农村里地广人稀,城市里人挤人,你在老家这里,不怎么和外人走动,别人都……都不清楚你的情况,万一你到了城里,被人现……”

        舒宁淡笑:“你是说,我看上去不像个人?”

        魏成摇头:“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在他看来何止像,简直就是个人,他还第一次知道原来鬼也能有影子。

        舒宁看着男人,懒得废话,眯了眯眼,幽幽道:“我已经做好的决定,你到底有什么异议?”

        魏成否认:“不,我不是要有异议,我只是为你考虑……”

        舒宁打断他,还是刚刚那副口气:“你们不是一直好奇,还私下里嘀咕,说我到底是怎么把好好一个人弄骨折的吗?”

        魏成一怔,没反应过来话题怎么忽然转到这里。

        舒宁捏起一个小粉拳在两人眼前,举着:“你看着……”

        魏成盯着那只拳头,以为舒宁要打她,下盘蹦紧,也做好抬手格挡的准备。

        却见那拳头朝舒宁自己身上砸了过去,胸口碎大石似的砸在小腹的位置。

        魏成第一反应是茫然,可眨眼的工夫,他躬身弯腰,屈臂搂住了自己,小腹仿佛被人砸穿了一个洞,疼得脸都扭曲起来。

        舒宁站在一旁,淡定地吹了吹刚刚锤腹的那只手的指尖:“现在懂了吧,让我不痛快,就会以无数倍反噬在你们自己身上。”

        “所以啊,我说东,就请你别给我叽叽歪歪说什么东面不能走。”

        魏成疼得直接矮身蹲了下去,过了几秒,吐出几口酸水——被这么简单粗暴地教做人,不想懂也不得不懂了。

        a

        舒宁做出全家一起返乡回城的决定,魏成不得不同意,魏家老俩口没胆子有异议。

        魏婆子小心翼翼忙活着收拾行李,魏成变得异常沉默。

        对这些,舒宁都看在眼里。

        其实她每天在家,就算不拿眼睛看,5.5也可以随时通报给她,谁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话,她全部一清二楚。

        至于魏婆子和魏成母子俩悄默默商量找道士驱鬼的事——

        卧室里,魏成苦笑:“妈,我好不容易才接受这个世界没那么唯物主义,你再给我弄一个道士回来。”

        魏婆子压低声音,艺高人胆大地说:“道士怎么了?她能死能变成厉鬼,咱还不能求神拜佛想办法把她弄走了?”

        魏成:“万一请来一个假道士,没把人弄走还把我们的行径给暴露了,她恼羞成怒,我们有几条腿可以断?”

        魏婆子沉默。

        舒宁隔着墙听到,暗笑,道士?你们敢请道士,老娘连着道士的那第三条腿一起打断。

        本来这事儿就算过了,舒宁等着收拾好东西,过两天就和魏家三口一起走,哪成想,魏家这婆婆真是个行动派,也不愧是被高能系统相中的婆婆,临走前一晚,还真请了一个道士回来。

        夜黑风高,舒宁被系统叫醒,隔着墙,就听到外头魏婆子独自在嘀咕。

        “大师,拜托了。”

        舒宁在被窝里翻了一个身,外头传来男人沉闷的嗓音:“不必客气,我先看看。”

        舒宁躺着打了个哈欠:“老五。”

        5.5:“在。”

        舒宁:“给我搞一根幻肢。”

        5.5:“宿主,你说的幻肢,难道是我理解的那个。”

        舒宁:“嗯。”

        5.5:“抱歉,购买商城没有,我去高能论坛出价收一根。”

        舒宁又打了个哈欠,懒懒道:“收到就别给我装了,床头柜上那杯热水看到了吗,直接丢进去,丢完之后把‘公主命’外挂开起来。”

        5.5:“明白。”

        舒宁闭眼睡觉。

        院子里,黑灯瞎火,魏婆子插着两只手在袖口里,跟着请来的“大师”。

        大师一手罗盘,一手风水图谱,将院子的东南西北四个角都轮番看了一遍,疑惑皱眉道:“你家没什么事啊。”

        魏婆子立刻嘀咕:“屋里头你还没看呢!”

        大师摇头,一脸高深莫测:“真有邪祟,在院子里就能瞧出来。”

        魏婆子请人来,早把实情说了,虽然听上去十分匪夷所思,但她急于驱“鬼”,便催道:“那你进屋看看呢。”

        大师想了想:“也好。”

        正要进屋,魏婆子忽然又拉住男人,鬼鬼祟祟道:“大师,听说你特别厉害,那能不能请你把我家这鬼彻底灭掉?”

        大师拧眉,一脸然:“万物有灵,驱走便是了……”

        魏婆子凑到他耳边:“我再给你这个数。”说着,手指头比了一个三。

        大师幽幽改口:“当然,如果是厉鬼,那情况就不同了,自然得除掉。”

        魏婆子不放心,还道:“除干净点。”又说,“最好是永世不得生那种。”

        大师抬腿迈门,忽然间卡壳,躬身撅屁股,一脸痛苦地捂住裆。

        魏婆子不解:“大师,大师你这是怎么了?”

        大师脸都紫了,大腿根夹得紧紧的,倒抽气,又缓缓挪动步子朝外走:“此邪祟,太,太厉害,贫道无能为力,你还是另请高明吧。”说完直接溜了,钱也不要了。

        魏婆子在原地茫然诧异了片刻,本来还要追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转念间忽然想到大师的反应和他们之前受伤的时候非常类似,顿时牙颤了起来,哆哆嗦嗦地站在屋门口,朝另外一边的卧室门看去。

        妈呀,她做人的时候那么老实,做鬼怎么还这么泼辣!

        高价请来的驱鬼大师都被吓走了,这这这这,这又要怎么收拾她?

        魏婆子吓得瘫软在地,又爬起来,软脚虾似的朝自己卧室爬去,刚穿过堂屋,意外撞见了从另外一间屋子开门走出来的魏成。

        母子俩面面相觑,魏成这姿势有点眼熟,和那刚刚跑走的驱鬼大师一个样,也是躬身夹腿,手盖在挡的位置。

        只是在屋门口撞见魏婆子,下意识挪开了放在裆部的手,可脸上的表情一点不作假。

        魏婆子惊了,“你,你也……?”

        魏成:“妈,你干嘛?”反应很快,瞪眼:“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魏婆子下意识否认:“没有!”

        魏成还能不知道他妈,抬眼瞧了对面的房门一眼,将魏婆子拽进们,母子俩躲在门板后,无语又无奈道:“你是不是请那什么道士去了?”

        魏婆子眼珠子乱瞟,不吭声。

        魏成又疼又气,急说:“不是和你说不要请吗,人能斗得鬼?”

        魏婆子张口:“人可以驱鬼。”

        魏成:“那驱走了吗?!”

        他都要气死了,大半夜,都睡熟了,忽然间两腿之间像是被开水烫过似的生疼,这还能是谁干的?

        本来还暗想,难道因为他在外面谈了其他女朋友,做妻子的气不过,所以才这么搞他?

        直到在房间门口撞见了鬼鬼祟祟的亲妈。

        魏成拧眉,忍着疼,苦口婆心:“妈,算我求你,你安分一点吧。”

        魏婆子大晚上开始打感情牌:“我这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你。你说你,老婆死就死了,本来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你还能另外再娶,现在有个女鬼养在家里,你以后可要怎么办?她马上连大城市都要一起跟去了,会毁了你以后的人生啊!”

        魏成沉默,过了一会儿,缓缓道:“没办法了,谁让我们欠了她呢。”

        魏婆子却不知哪里来的笃定的自信,竟然道:“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不可能没有办法!”

        魏成看着魏婆子:“妈,你就消停点吧。”

        魏婆子反问:“你真是,你都不想想办法?亏你还是大学生!”

        魏成无奈:“我是大学生。可我就算是大总统,我也斗不过一个鬼。”

        魏婆子没说话,默默地想:斗得过,怎么斗不过,她还有那个东西呢!

        魏婆子转身回自己屋,床上魏父没一点儿动静,似乎睡得很死,其实早疼晕过去了。

        魏婆子压根没注意,也完全不在意,她黑灯瞎火进屋,打开大立柜,拉出最底层一个抽屉,从里面翻出一个大盒子。

        取出带锁的大木盒,摸出贴身的钥匙打开,里面还有一个盒子。

        这次魏婆子没摸黑取,而是伸长手,开了床头柜上一盏台灯,昏暗的灯光落在旮旯角落里,照亮老太婆手里的那方小盒子。

        只有巴掌大,通身黑漆,盒身嵌着金色线条的繁杂的花纹。

        魏婆子蹲在地上,就这么笔直地盯着手里的盒子看,看了半宿,缓缓地提起了一口气,打开。

        一打开,盒内迸射出银色的光。

        她开启了这个可以许愿的潘多拉盒却只能许与人有关的愿望。

        三个愿望,她已经用掉了两个。

        第一个愿望,她用在自己身上,祈祷自己怀的是个男孩儿。代价是她终身不生再生育。

        第二个愿望,她用在儿子身上,祈祷儿子学业有成、前途无量。代价是自己十年的寿命。

        如今,还有最后一个愿望。

        本来最后这个心愿她想留到有孙子的时候用,可计划赶不上变化,如今不得不提前用掉。

        她深吸一口气,盯着盒子里的银光,暗暗在心里念叨:“魔盒,我许下第三个愿望。”

        舒宁睁开了眼睛,都睡熟了,忽然被叫醒,有点困。

        她揉了揉眼睛,为了让自己清醒,特意坐了起来。

        5.5道:“宿主,有情况。”

        忽然被叫醒,肯定不是普通情况,舒宁淡定地嗯了一声:“你说。”

        5.5:“有新解锁的剧情内容,宿主你可能需要现在就浏览一遍。”

        把注意力投射到脑海里的系统界面,新解锁的剧情内容已自动弹出,舒宁快浏览,才看了个开头就受到了惊吓。

        ????

        婆婆有个潘多拉魔盒?

        魔盒一旦被许第三个愿望,封印在盒子里的魔物就会被释放出来,占领许愿者的身体?

        ????

        这世界特么还带魔幻元素?

        舒宁来不及看,赶忙问5.5:“那老太婆许愿了?”

        5.5:“已许。”

        舒宁:“现在什么情况?”

        刚问完,系统里解锁了一个全新的人物。

        【许寒,被意外释放的灵魂】

        与此同时,复仇任务的进度条里,属于魏婆子的进度条忽然变成灰色。

        舒宁警惕:“什么意思。”

        5.5:“相关人物暂时被冻结,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可能是灵魂被替代。”

        舒宁:“魏婆子死了?”

        5.5:“暂时没有。”

        老夫妻的卧室,魏婆子的身影缓缓站了起来,她像是蹲得筋骨都僵了,站起来之后,脖子左右扭了扭,出嘎嘎的响脆声。

        扭头,她的目光犀利地落在床上,又转眸,落向床对面的一个穿衣镜。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缓缓启唇:“第三个愿望的代价,就是许愿者自己。”

        而那第三个愿望则是——

        除掉马夏夏。

        镜子里,女人的面孔挂上吊出一抹诡笑:“放心,我会替你实现这第三个愿望。”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77333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