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92.【家暴的诞生】

92.【家暴的诞生】


        魏家老夫妻一天时间在医院三进三出。

        送他们去医院的邻居也纳闷,  魏家这是搞什么内部大斗争呢?手胳膊腿一个接一个全折了。他一个好心送医的邻居都要折腾不起了,送魏父去医院的时候还祈祷,  魏家这几口子千万别再出事,出事他都要懒得再管了。

        这最后一趟折腾,  一直到次日白天才算结束,等老两口被送回家,邻居几个男人把打着石膏的魏父送上床,  天都亮了。

        魏父一沾床就睡,魏婆子折腾了一个晚上也困得不行,没人想起吃早饭,  空着肚子关门睡觉。

        只有舒宁一个人还精神抖擞。

        她在医院的时候从系统商城买了咖啡喝,早上也吃过早饭,过了睡觉的点,不怎么困。

        5.5见她不睡,提醒她可以先睡一会儿,  有任何动静系统都会及时提醒她。

        舒宁坐在床边,  幽幽道:“昨天晚上,我看到老太婆问人借手机打电话了。”

        还能打给谁,家里出这么大的事情,  自然是打给儿子。

        舒宁:“魏成不可能这么快赶回来,早上应该还有电话。”

        5.5默契道:“明白。有电话会第一时间切进系统,  届时我会叫醒宿主。”

        舒宁这才安心去补觉。

        早上九点多,  魏家的座机电话响起,  铃声才叫了半下,  忽然没了声。

        卧室床上,舒宁睁开眼睛。

        电话被接驳到系统上,舒宁心念一动,接通。

        她躺在床上:“喂。”

        那头传来男人的声音:“到底怎么回事?”

        打电话的正是魏成,男人口气不善,带着明显的质问和指责,好像家里出事,都是因为她这个媳妇没有照顾好。

        舒宁口气很平稳,缓言道:“妈妈和你说了吗?”

        魏沉:“凌晨给我电话,也没说清,就说什么出意外见鬼了,他们还在医院?到底怎么回事?”

        舒宁便如从前的原主马夏夏那样,耐心地将事情的经过复数了一遍,婆婆摔了一跤,胳膊肘折了,公公不知怎么就把手腕扭道,床又意外塌陷,腿跟着折了。

        魏成语气严肃:“好好的怎么会摔跤?床怎么也塌?”

        换了原来的马夏夏,一定会慌乱地解释自己也不知道,但舒宁清楚,对魏成来说,这根本都是些废话——她这个媳妇的作用,就是在老家伺候公婆,在魏成心里,父母出意外,无论是什么原因,都有她这个媳妇的责任。

        舒宁没吭声,魏成果然道:“你怎么照看两个老人的!”

        舒宁躺在床上,表情骤然转变,口气缓缓:“怎么照顾?用心照顾,用实际行动照顾。”

        魏成一顿:“你什么意思?”显然从未从这个现任妻子口中听过这样的话。

        舒宁轻声:“什么意思?你既然都要和我离婚,还有什么资格质疑我?谁的父母谁照顾,我在你们家当牛做马伺候这么多年,怎么,都要把我踹了,现在还来质问我?怪我没把人照顾好吗。”

        魏成:“你!”一个你字说完,没声了,自己也知道自己没理。

        舒宁冷冷道:“自己父母出事,不会都懒得回来看一眼吧?还是觉得老婆没用了踹老婆,父母老了不重要了干脆一起蹬掉。”

        魏成:“你别胡说八道!”

        舒宁:“也对,乡里乡亲都看着你这个有出息的大孝子什么时候回来呢。”说完直接挂掉电话。

        醒都醒了,舒宁也懒得再睡,起床洗漱,又吃了个早中饭,吃完后,在院子里溜达。

        要说魏家再穷,也不可能有第二世界的山村那个穷,穷都穷了,饭也得吃,什么鸡鸭鹅,能养的都要养点儿,自产自用填肚子。

        可魏家倒好,穷是穷的,什么也不养,鸡鸭鹅一个没有,院子里空荡荡的,只有原主勤快,家门口种了点应季的蔬菜,想吃就去摘。

        舒宁在空荡荡的院子里转了半圈,心道魏家这两口子真是有了媳妇就当上了太上皇和老太后,享福享得真舒坦,以前又穷又懒,儿子上大学都凑不出点钱,现在倒好,经济上靠儿子,生活上靠马夏夏,简直养成了两个老残废。

        还是两个手脚不勤、脾气大、会打人的老东西。

        原主当年有点钱,离开一个人过不也挺好,怎么就选择嫁给魏成呢。

        舒宁一个人没事做,闲散地在院子里晃,又问5.5任务目标有没有解锁。

        5.5回答没有,舒宁顿时觉得自己更闲了,才想着要不要回屋再睡一会儿,却听到屋子里有动静。

        走到堂屋门口一瞧,竟然看到魏婆子跪在地上给角落里供的菩萨磕头,边磕边呢喃。

        “菩萨保佑,菩萨莫怪,给您老磕磕头,厄运扫走。”

        “我们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您尽管说,以后我们肯定每日跪拜,每周进贡,您千万不要动气。”

        原来是把原因归结到请了菩萨却没有跪拜?

        舒宁轻哼,但她没管,直接转身出门,外头溜达去了。

        在村子里逛逛,才现这里其实并不穷,虽说不是每家每户的自建房都造得金碧辉煌,但几乎都是二层小楼加前后两个院子,不少房子都翻新过,院子也进行了修葺,整体看起来,村子里情况还行,至少舒宁随便逛逛,觉得整体经济情况应该也还可以。

        而随着舒宁的走动,系统介绍里也解锁了新内容,原来村子里本身条件不好,地也贫瘠,没有展出什么好经济,但贵在人都很勤奋,无论男女老少出去打工的非常多。

        很多家庭都是全家出动去大城市,一家几口赚了钱也缩衣节食,这才改变了家里的经济情况,等老人年纪大了,孩子也要上学,便把家里的房子翻新一下,老人带着孩子留乡生活,年轻力壮的小夫妻在外继续打工。

        这是村子里的常态,十个家庭,至少五六个都是如此。

        当然了,魏家是例外,原主马夏夏的娘家也是例外。

        前者纯粹是懒,后者则是自己作死——重男轻女太严重,把女儿都给吓跑了,嫁出去就如同泼出去的水,不敢回娘家,马夏夏两个姐姐都跟着夫家人一起奋斗攒家底,如今条件也不错,至于马家……

        舒宁悄悄不远处那栋有点扎眼的三层小楼。

        啧,重男轻女了不起啊,吸女儿的血就是厉害啊,毕竟三个女儿呢,一人要一点,可不就也搜刮出家底了吗。

        舒宁满眼嘲讽,转身去别的地方继续溜达,累了就随便坐坐,饿了就从商城买点零嘴吃,偶尔也去相熟的村里人家里坐坐。

        马夏夏虽然本人可怜,好在在村子里人缘还可以,舒宁随便溜达,时不时就有人叫她屋子里坐。

        舒宁也不推辞,谁叫她她就进屋,喝杯茶聊两句。

        村子小,什么屁大的消息都能很快传开,舒宁进屋,便有人询问,舒宁就聊两句,当然只说是意外。

        有人听了,不做声,有人听了,感慨两句,也有不喜欢魏家老夫妻俩个的,直接当着舒宁的面笑出来。

        也有人对舒宁说:“你那公婆两个,我也早和你说过,都不是好东西,他们这次啊,活该!你做的对,就该出来逛逛溜达,还能呆家里伺候他们两个老不死的吗。儿子都不管,要你这个媳妇忙活呢吗?你也别多管,给三顿饭吃不错了!就等他们家儿子回来再说。不是现在儿子有本事吗,有本事接回城里住大医院啊。”

        舒宁只听不说,反正本来也是打时间,又不是要从这些话里辨别出敌我。

        下午,5.5提示魏成已到家,舒宁立刻拍拍手里的瓜子,起身告别。

        还没到家,就看到一辆黑色私家轿车停在门口。

        魏成回来也的确稀罕,家门口都围了不少人,交头接耳,边看热闹边八卦聊天。

        见舒宁这个媳妇回来,立刻让开路:“夏夏,你男人回了。”

        舒宁淡定地应道:“看到了。”

        有人说:“成子这次回来带你走不?”

        舒宁:“不知道呢。”

        “不走也生个娃啊。”

        舒宁朝屋子里走,没回,背后就传来嘀嘀咕咕的声音——

        “哎,可怜啊,当年倒贴钱嫁进门,现在也没跟着过上好日子。”

        “可不是吗,人家魏成可是上过大学的,应该也是看不上她,要不然还能让她一直在老家伺候两个老的吗。”

        “说到底,也是魏家人没良心,儿子年轻不懂事,两个长辈也不懂吗?”

        “就是没良心,可怜了马家这个三姑娘。”

        “哎,娘家也不是东西啊。”

        ……

        舒宁在背后吵杂的议论中,进门,院门自动回弹,她也没管,径直朝屋里走,才到堂屋,就听到房间里传来哭诉。

        接着是男人的声音:“妈,你别哭了。”

        魏婆子:“你爸这样要怎么办哦,手又伤了,腿又断了。”

        魏父应景儿似的出几声呻吟。

        魏成低声询问病情,又说等会儿去问问主治医生,看看要不要住院。

        魏婆子继续哭,魏父跟着呻吟。

        舒宁听着就要反胃。

        这家人真是各怀心思,老俩口显然想跟着儿子去城里看大医院,可就是不开口,儿子也不傻,心里门儿清,但说的那些安慰的话,明显也只想让父母去住本地市里的医院,根本没打算将人带走,老两口对此清楚,于是哭的哭,装可怜的继续装可怜,儿子再继续装傻只当自己不懂老父母是什么意思。

        双方都不捅破。

        舒宁好整以暇地听着,默默在心里对5.5说:“戏也真是不少。”

        5.5显然是夸人的:“没比宿主您多。”

        舒宁:“谢谢。”

        心里说着,身体有了行动,冲刺似的飞奔进卧室,推开门就跑到坐在床边的魏成面前:“老公!”

        魏成和老夫妻都吓了一跳。

        魏婆子不哭了,魏父也停止呻吟,魏成则下意识皱起了眉头,三人齐齐看她。

        舒宁眼含热泪,“老公,都这样了,你就不要犹豫,带爸妈去你那里的大医院看看吧!”

        声情并茂地捅破了窗户纸:“爸妈肯定很想去,又不好意思开口,不想拖累你这个儿子,他们不好意思说,我帮他们说!”

        魏成:“……”男人诧异了几秒,有点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就道:“你别乱猜。”

        舒宁立刻转向魏婆子:“妈,你不想去城里的大医院吗?”再看向床上躺着的魏父:“爸!你也不想吗?”

        平日里老实巴交的媳妇忽然有了这么丰富的情感表达,老夫妻一时也跟着反应不过来,但说的这些话实在是戳中了两人的心坎,两口子立刻沉默。

        魏成处理事情的节奏被打乱,一时也有些慌,就怕老父母当场点头,站起来,推着舒宁的肩膀带人往外面走,神色严肃:“你跟我出来,我们外面说。”

        外面都是围观的村名,自然没办法聊,魏成直接领着人回卧室。

        门一关上,便一副用力克制怒不可遏的模样,瞪眼道:“你什么意思?电话里那个态度,我爸妈面前又这个样子,装得好玩儿吗?”

        舒宁看着魏成,用眼睛从头到脚将男人看过一遍,目光再缓缓抬上来,笑了,“魏成,你现在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真是一表人才。”

        魏成眉头拧得更深:“是因为我提出要离婚对吗?你别这样,我也说了,我会还你钱,再在经济上补偿你。”

        舒宁:“哦,对,这么听起来,似乎是我不知好歹。”

        魏成:“你何必这样。我不喜欢你这件事,我上大学的时候你就应该早知道了,我也没有隐瞒过,现在离婚,你也年轻,拿了钱,大可以重新开始生活!”

        舒宁脸上依旧挂笑,点头:“有道理。”

        这如果是个励志女人戏,就该及时止损,拿钱走路,去大城市重新打拼,一切从头再来,反正年轻,也的确还有机会。

        然而,马夏夏带着深刻地恨意含泪自杀,在舒宁冲进屋看到魏成的那一刻,系统内的任务目标也随之解锁——

        任务一:复仇。

        备注:马夏夏已死,当攻略者离开这个世界,便是原主的肉身真正死亡之时,此目标为原主遗愿之一。

        带着恨意离开这个世界的原主,她的第一个遗愿,就是复仇。

        舒宁笑看面前的男人:“魏成,你看我。”

        魏成看着她,皱眉。

        舒宁:“看清我的脸了吗?”

        魏成不明所以,脸上露出不解,可忽然间,他眼里那张清秀白皙的脸,变成了一张带着青紫色伤痕、嘴角还流着血的可怖的面孔。

        魏成吓了一跳,后退着大声尖叫:“啊——!”

        仿佛是见了鬼。

        舒宁让系统把自己变回了前天晚上马夏夏自杀时的形容——

        刚刚被打,满身是伤,脸肿成猪头,嘴角还流着血,衣物被撕扯得脏乱,神态几近崩溃。

        舒宁就顶着这副模样,走向魏成。

        “怎么了,我看上去很恐怖?”

        一副好好的面孔眨眼间改变,不是见鬼还能是什么,魏成吓得后退,撞到门边的桌角,直接瘫软在地。

        “你,你……”

        舒宁依旧笑,笑得阴沉可怖,“很可怕对吗?你应该去问问你的父母,他们做了什么好事。”

        魏成面色苍白,不停后退,抵到门,无路可退,面色唰得又白了几层。

        舒宁立在他面前,端出女鬼的气质神态来,弯腰凑近,同时伸出了自己的胳膊。

        一条红色的狰狞的伤疤。

        魏成吓得眼睛瞪成了铜铃。

        舒宁则缓缓转头,看向床边,魏成惊惧,却也下意识跟着看过去。

        舒宁回头,笑:“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

        魏成开始打哆嗦。

        “就在那里,就坐在床边,一把刀片,割进了动脉。”

        魏成裤裆滚烫,白眼翻起,晕死了过去。

        舒宁直起身,拍拍巴掌,恢复了正常容貌,神色凛然地睥睨脚边的男人。

        马夏夏恨透了你们这家人,她想要的复仇,也是你们该承受的命数!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71056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