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77.【黑粉不能好转】

77.【黑粉不能好转】


        按照舒宁向来对女人手下留情的行事风格,  一般也不会上来就砸这种猛料,但赵家儿子出轨,  老子再出轨,  这么好的机会,  不用白不用。

        更何况舒宁这次的攻略任务是娱乐圈女大佬,要走事业线,自然无暇去和李薇这种家庭妇女勾心斗角,所以当初在网络上对付赵琴花的那一套就没必要用在李薇身上,  浪费时间。

        舒宁用小号把照片给李薇,  就没再管,她相信照片的清晰度足够,李薇但凡不瞎别自己骗自己,好好琢摩琢摩,再挖一挖赵续天的日常细节,  一定能现丈夫出轨的事实。

        自己老公都出轨女学生了,  她这个婆婆还能顾得上继续在网络上当黑子抹黑媳妇?

        果然,  当天晚上之后,  5.o再没有提示过李薇在网络上的动向。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舒宁把时间都留给工作。

        她近期除了几个颁奖典礼和杂志拍摄,没有拍摄日程,  公司正在帮她接洽几个电影资源,  舒宁也在快消化吸收艺人这个新工作,  同时了解身处的娱乐圈环境,  包括原主本来的人际关系和自身拥有的娱乐圈资源。

        比较幸运的是,  原主乔辛甜如今的事业不错,流量小花,还有演技,虽然在大银幕没什么产出,但电视剧代表作很多,拿奖也不少,在几个小花里算是最出类拔萃的那个。

        但舒宁并不觉得这次的任务多容易,原主起点是高,但她的任务目标也很高,娱乐圈女大佬,这可不是一个普通小花在未来十年里可以达到的高度,某种意义来说,这不但需要平衡演艺事业和商业野心,还需要多年的苦心经营甚至贵人相助,缺一不可。

        好在原主乔辛甜也年轻,今年不过29岁,还有不少时间奋斗打拼。

        舒宁通过参加几个颁奖典礼和平面拍摄正式接触原主的艺人工作,有在周蓉那个世界当网红媳妇的经验,适应得很快,除此之外,她还把工作室的日常事物上上下下梳理了一遍。

        工作室的同事为此都很惊讶,觉得他们乔姐最近特反常,只有孙纤虹很高兴,觉得这才是一个老板该有的工作态度。

        然而等舒宁梳理过公司业务,现公司目前在重点培养的几个新人,五个男的有四个乔辛甜曾经睡过之后……

        舒宁:“……”原主你还真不亏待自己。

        剩下那个没睡的,不用说,便是许涵。

        公司重点培养的艺人有男有女,男艺人吸粉,但女艺人通告多、可接的剧本多、容易出头,所以在乔辛甜的工作室,也是阴盛阳衰的状态,男艺人不温不火,女艺人倒是有两个如今非常红,还有几个固定在电视剧里试验女三女二,靠大女主戏出头指日可待。

        为此,孙纤虹也很着急,所以才如此看重新签的许涵,希望他能一飞冲天,打破公司没有男艺人出头的窘境。

        了解到这些之后,舒宁忽然能理解为什么孙纤虹对原主睡许涵意见那么大了,哪儿是不能睡,纯粹是迷信,觉得乔辛甜睡谁谁不红会不会是他们乔姐太吸正能量了,把这些男艺人走红的星运都给吸走了。

        孙纤虹还真就这么想的,在公司和舒宁商讨许涵接下来的展路线的时候,无意间嘀咕了一句:“按照我的想法,你最好一辈子别碰他,万一本来都要红了,睡完吸走星运这可怎么办。”

        舒宁淡定地说:“那我就等他约满跳槽去其他公司再睡。”

        孙纤虹:“也行。”顿了顿,声音拔高,“你不是答应我重新来过吗!”

        舒宁当然不会睡,考虑孙纤虹要重点捧,许涵本人的外在条件和内在气质都非常不错,舒宁也准备出出力,给公司把这个新人捧出来。

        孙纤虹的意思是,那部校园青春网络剧的男一已经定下给许涵,如果可以,最好再有电视剧角色,保男三争男二,或者是出彩的配角。在网络剧电视剧开播之前,前期可以通过机场照在微博上炒作营销,先把人设外形卖起来,露个脸熟,传播一下知名度。

        舒宁现在懂的肯定没有孙纤虹多,便道:“你按照你的思路来,有需要找我。”

        孙纤虹很高兴,觉得这工作态度真是端正多了,聊着聊着,又提起舒宁不久后要进的剧组。

        孙纤虹:“我听说杨笛已经先你一步进组了,她这几年展特别好,镜头角色戏感很足,你进组后专注拍戏就好,反正这部剧拍摄时间也不长,你拍完走人,别和她冲突。”

        杨笛,就是赵锐当年被拍到在车库拥吻的女星。

        几年前杨笛也不算太红,至少没办法和乔辛甜比,偷拍照的事被公司压下后,乔辛甜先找到杨笛,狠狠甩了她几个巴掌。

        杨笛被打了也没还手,只是硬气地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不可能一直红,我也不可能只是个三线,这几巴掌我一定找机会还给你!”

        杨笛没说错,都不用三十年,不过三年多,她就翻身了,知名度高涨,作品也不少,还有两个耳熟能详的代表角色。

        不过没等杨笛找机会把那几个巴掌还给乔辛甜,原主更牛逼,黑化之后直接把杨笛的男友给睡了,杨笛当时刚在微博高调宣布恋爱,现男友被睡后,只能顶着满脑袋绿光,切齿地甩了那男人。

        从此之后,两个女人就结下了深厚的梁子。

        提到杨笛,孙纤虹没忍住,叹息道:“你说你,睡男人打击报复,这算什么事啊。”

        人又不是舒宁睡的,要是舒宁提早穿越过来,她当然不会去睡杨笛的男友,而是把赵锐打个稀巴烂。

        不过睡都睡了,事情都生了。

        舒宁淡定道:“我想睡就睡,没那么多理由。”

        本来杨笛和乔辛甜水火不容,两人也不太可能同拍一部电视剧,也是电视剧本来定好的女一放了剧组鸽子,电视剧导演和乔辛甜有旧交情,对方过来请,乔辛甜顾念早年导演对她的知遇之恩,这才接下。

        提到那部轻科技题材的电视剧,舒宁想了想,忽然道:“我听说最近改剧本,我演的那个角色多了一个弟弟。那角色现在有人演吗?”

        孙纤虹这个老搭档还能不知道舒宁是什么意思,当即一愣,“你的意思是,让许涵去演那个角色?”

        舒宁:“有机会就多露脸,总不能追求一炮走红这么不切实际的事。”

        孙纤虹立即道:“那我联系剧组那边,问问看。”

        孙纤虹问下来,果然多出的那个弟弟的角色暂时还没定下人,主要导演和投资方意见不同意,投资方想借着金主的身份塞个人进来,导演嫌那人外形不符合弟弟的人设,两边还在磨,才没定下人。

        舒宁果断就给导演那边打电话,提到许涵,直言是她公司新签约下的新人,年纪小,才2o岁,很符合剧本里弟弟这个角色,就当是给她一个面子,把角色给许涵。

        导演既然是旧识,舒宁这个来救场的女一又开这个口,自然不会直接拒绝,收下许涵的资料和硬照看过,就外形来说还挺满意,但导演还是很为难:“但投资方那边也有他们心仪的人。”

        舒宁笑笑:“那您就去和他们说,您也为难,因为我随时会辞演。”

        舒宁这话听上去轻飘飘的,其实分量挺重,到她这个程度的女演员,已经不是随便撤下换一个的问题,而是剧组砸钱求着也未必能让她空出日程签下角色。

        乔辛甜这三个字,就是流量,就是观众现某部电视剧是她演的,一定会驻足放下遥控器看看——她是收视率的保证。

        果不其然,没多久,剧组就签下许涵。

        孙纤虹夸舒宁开窍,说:“你以前就是太保守,早这么干,公司那些艺人不少都能早点出头。”

        舒宁:“那也得看他们自己。”

        当月,舒宁进组。

        电视剧名《飞到你心上》,无人机背景,都市剧在题材上的某种突破,无论是投资方还是制作方,都对此剧抱有很大的期望。

        舒宁女一,杨笛女二,对手戏不少,进组第一天,两个女人便杠上。

        拍一场室外戏,演员休息的地方也是露天,几把大阳伞遮在头顶,杨笛和舒宁的躺椅也相互挨着。

        杨笛刚拍完一场戏,中途休息,裹着外套,目视剧组现场,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哼道:“听说你塞了个自己公司的小鲜肉进来,第一次听说你干这种事,看来睡得挺满意啊。”

        舒宁这场戏需要戴墨镜,就直接把道具架在鼻梁上,大墨镜遮去半张脸,谁也看不出她的神态,她压根没回这话。

        杨笛偏头看了她一眼,又低声哼说:“当初谁那么兴致冲冲地跑到我面前质问我来着,不都复婚了么,你现在和当初的赵锐有什么两样。”

        舒宁还是没搭话。

        但几天后,在一场女一女二冲突对手戏里,舒宁跳出原剧本,当场甩了杨笛一个巴掌,这一巴掌拿捏得恰到好处,正是两人在镜头前最针锋相对的时候,舒宁这个女一仿佛气得控制不住情绪,抬手就甩上了杨笛的脸,杨笛真真实实被打,偏头顿住,分镜头上,满脸诧异愕然。

        这种冲突的展现,仿佛是演员临场挥,比剧本里描述的场景还要更真实贴切。

        导演喊咔,舒宁立刻变脸,一脸歉意地上去拥抱杨笛,还抬手摸杨笛的脸,关心地问:“疼不疼啊,对不起对不起,好像打重了!”

        本来剧组因为这一巴掌气氛落入冰点,就算在镜头前的演技再符合剧本场景,换了谁都能看出来这像是在借机打人,结果舒宁一个拥抱加道歉,也甭管真假,所有人都打哈哈,默认这是他们剧组的女一和女二临场挥,不是因为有私人恩怨。

        全场搅浆糊,就算是杨笛本人也不好当众翻脸。

        没有话筒在收音,镜头也偏离方向,杨笛站在原地,和舒宁面对面,满脸切齿地恨意,气得直哆嗦。

        舒宁却眯眼笑笑,还抬手摸她肿起的一侧脸颊:“下次记得,管好自己的嘴,别乱说话。”

        杨笛倒抽气,“你……”

        舒宁又眯眼,气场打开,危险地靠近,说:“赵锐出轨和我睡小鲜肉怎么能一样呢。他出轨你,我敢打你,我睡男人,他敢打我的人吗?”

        杨笛显然气恼疯,却还在拼命克制,胸腔起伏。

        舒宁却又笑起来,可这一次却是带着一种诡异的赏心悦目的目光打量面前这张就算生气也很漂亮的面孔,还用手指轻轻刮在杨笛的脸颊和下巴上,口气充满暧昧:“而且,我不但赶打,我也敢睡,你信吗?”

        杨笛:“……………………”

        那之后,杨笛再没和舒宁废话过,见到她就绕开,宁可远远站着审视,也绝不靠近。

        孙纤虹来剧组探班,见到这一幕,还纳闷,私下对舒宁说:“我怎么感觉杨笛有点怕你呢。”

        舒宁:“可能被我打怕了吧。”

        孙纤虹不怎么相信是这个原因,但也不关注杨笛,她来剧组,是为了许涵。

        许涵不是演员出生,第一次进剧组,难免生疏,虽然剧组有舒宁会关照,但孙纤虹还是不放心,特意跟过来。

        等安妥好了,孙纤虹便把人交给舒宁,还对许涵道:“你有不懂的可以问乔总,有问题也可以打电话给我。”

        许涵点头。

        可孙纤虹到底是低估了许涵,这个才2o岁的小年轻适应得很好,也很谦虚,他研究剧本和角色,演技上有不懂的就去问导演,为人谦和也很礼貌,外加又长得特别帅,没多久就在剧组立足扎根。

        舒宁看在眼里,不多过问,她不是孙纤虹,采取的完全是放养模式,没那时时关照的闲心。

        而当舒宁在剧组拍戏的这期间,偶尔会和赵锐有联系,多是赵锐给她电话,她几乎不主动。

        最开始的时候,一切风平浪静,赵锐和她在电话或者视频语音里插科打诨,听上去好像什么也没生。

        赵锐甚至还和舒宁聊起她在拍的这部电视剧,说片头片尾主题曲现在都在找歌手,赵锐的公司觉得是舒宁演的电视剧一定能火,便想把主题曲拿过来给自己旗下的一个新锐歌手。

        赵锐甚至还说:“要么你去和制片方说说?反正你有面子。”

        舒宁淡然道:“再说吧,我最近也没在剧组见到制片方的人。”这懒懒的拒绝的意味已经非常明显了。

        赵锐年轻时候敢狂,娱乐圈摸索一些年,自然懂得有乔辛甜这种妻子的益处,复婚之后便哄着老婆,此刻听出舒宁话里的拒绝,玩笑着问:“没见到制片方,那你都见到谁了。”

        舒宁:“你不知道我拍的什么片子?”

        赵锐:“知道啊。”

        舒宁:“那知道其他主演都有谁么。”

        这还真知道。但知道也得装作根本不知道。

        舒宁淡定地说:“你不是问我没见到制片见到谁了吗,来,我告诉你,杨笛,这个名字很熟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赵锐口气有点变了,缓缓道:“老婆,我们都复婚了,以前的事过去就过去吧。”

        舒宁:“我不是也没说什么吗。”

        赵锐嗯了一声。

        舒宁:“哦对了,有件事,我其实一直想问你。”

        赵锐:“什么。”

        舒宁:“你和杨笛现在还有联系吗?”

        赵锐:“没啊,当然没有了。”明明刚刚不太高兴,这会儿却意外变得话多,“老婆,你真要相信我,我都和你复婚了,我对你的真心你还看不出来么。”

        舒宁懒懒道:“看出来了。”

        看出个屁。

        剧情介绍里,杨笛的人物内容解锁之后,舒宁看到了5.o在升级之后做出的一张统计表,表上明明白白标注杨笛和赵锐前后约过的具体的时间和地点。

        有两个时间段特别频繁,一是赵锐第一次出轨的时候,第二个时间段,却是赵锐和乔辛甜复婚前后那段时间。

        而最新的那次,就在舒宁穿越来的前几天,在杨笛进剧组之前。

        赵锐真是用实际行动展示了什么叫做狗改不了吃屎。

        舒宁不清楚原主是否知道这个情况,但为了报复重新投入到这段婚姻里,绝对是个错误的选择。

        偏偏舒宁这个攻略者并没有离婚的权利。

        不能离婚可以,那也不能让自己的头持续冒绿光吧?

        舒宁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赵家的家风有问题,一对出轨的父子,一个做黑粉抹黑媳妇的婆婆,一家三口不是好人,总得有什么办法给他们掰一掰管一管吧。

        偏偏舒宁还没什么时间,毕竟她要拍戏,还要顾着女大佬这条事业线,好在,赵家也不是只有那三口人,远在国外养老的奶奶不是还健在么。

        老人家快8o了,但身子骨硬朗,牙都没掉一颗,保养细致,一头银丝里还有根根黑,气质然。

        舒宁虽然只见过几面,但她知道,如果赵家这位奶奶回来,绝对可以威严地重振家风。

        于是,舒宁在剧组拍戏,抽空联系了远在异国他乡的奶奶。

        奶奶接到国内电话,又是这个复婚的儿媳打来的,非常高兴,聊得开心了,又改用pad视频聊天。

        最后,奶奶才问舒宁:“家里一切都好吧?”

        舒宁现在都是演员了,戏份的把控比过去都要完美,闻言立刻变脸色,又飞快笑起来,“都好,奶奶你放心吧,家里都挺好的。”

        奶奶透过视频,清晰地看到了孙媳妇脸上在某一瞬间的变化,舒宁也透过视频,看清了奶奶眼神里的了然。

        双方都维持神态,八风不动。

        几天之后,为丈夫出轨焦头烂额的李薇就接到了大洋彼岸自己婆婆的电话。

        奶奶的声音非常威严,上来就问:“家里最近怎么样?”

        李薇自然恭敬地说:“挺好的,都挺好的。”

        奶奶:“忙吗?”

        李薇:“不忙,不怎么忙。”下意识补充,“赵锐最近在出差,不在家,续天去学校了。”

        奶奶:“既然不忙,开门吧。”

        李薇:“啊?”

        门口和电话里同时传来了门铃声,李薇诧异地捏着手机看向门口,愣了愣,走到玄关,开门。

        只见她的婆婆,赵锐的奶奶,白衬衫西装裤,脖子上一条水蓝色丝巾,鼻梁上架着大墨镜,单手拉着拖杆箱,抿唇威严地立在门口。

        李薇惊呆,缓缓睁大眼睛:“妈?”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41181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