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74.【非人】

74.【非人】


        胡溪红的意思,  扔路边,  管他呢,让他自生自灭。

        舒宁倒是也想啊,  可这根本不符合她现在的人设,师兄都躺地上一身血快挺尸了,  她就算跪着求婆婆老公也得把人带回去。

        得了,  这戏只能接着演。

        舒宁满脸哀伤担忧,跪在许霆身边,不肯按照胡溪红说的那么办,好在胡白宴这时候还有那么点主见,皱眉对胡溪红道:“妈,  你胡说什么呢,好歹是菲菲的师兄,  遇见了就不能不管。”

        胡溪红冷哼,  对儿子疼老婆的表现不做评价,  心里暗骂这小畜生有了老婆忘了娘,你妈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倒是忘得一干二净了!?

        胡溪红气不打一处来,  连车都不坐了,转身窜进了路边绿化带,  很快没了身影。

        胡白宴便和舒宁一起把许霆弄上车,  一身血,去人类的医院麻烦不好解释,  便将人送去妖族医院,  好歹是救回了一条命。

        舒宁这一路哭哭啼啼哀伤担忧,  到了医院,嗓子都在冒烟,可胡白宴在,还得接着演,其实这本来也是攻略任务的一部分,受点苦累再正常不过,结果舒宁在许霆对她悄悄扬眉的时候心态彻底崩了。

        许霆那家伙竟然对她说:“赚那么多钱,就不能买辆好点的车么。”后排空间实在小,他躺得难受,座椅也不是真皮,不舒服。

        舒宁:“……”你管得着么?!

        胡白宴在医院有认识的医生,一个电话就把急诊和病房搞定,趁着许霆被推进急救室,胡白宴和医生沟通的时候,舒宁悄悄跑到一个没人的角落,给天师协会的人打电话,问他许霆这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了这会儿,天师协会的人才解释说:“许天师毕竟也是高阶天师,一般也只是挂名在协会,不好管,这次也是高层好不容易说动他,他愿意配合,但并不愿意透露太多,所以我们也不好多问,既然现在和你那边对接了,那我也放心了,你可以和许天师好好交流。”最后还特意加了一句,“毕竟你们关系好。”

        舒宁挂了电话,真是没办法形容此刻的心情,原地站着让自己冷静冷静。

        4.25安慰她:“攻略世界任务总会遇到麻烦角色。”

        舒宁问:“任务还剩多少?”

        4.25:“已经完成百分之七十六。”

        舒宁:“又是狐狸又是天师,这个世界不安全。你记住,一旦任务完成,立刻告诉我让我撤离这个世界。”

        4.25:“明白。”顿了顿,“宿主,这已经是第五个世界,按照规定,等这个世界任务完成,你会有一次‘探亲假’,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

        舒宁:“那刚好,等离开这里就不要给我接新任务,先送我回原来的世界。”

        4.25:“明白。”

        刚好4.25说完,胡白宴忽然快步走了过来,“菲菲,你快来!”

        舒宁奇怪地看过去,“怎么了?”

        胡白宴表情严肃:“你师兄的情况可能不太对。”

        胡白宴原本和医生沟通,觉得可能就是受了点皮肉伤,流那么多血,或许还有点伤筋动骨,可万万没料到,医护上上下下检查一番再把人收拾干净,许霆睁开眼醒过来,第一句话竟然是不记得生了什么!

        舒宁一愣:“不记得?”

        胡白宴:“医生怀疑他伤到脑子,暂时性的失忆,现在还在检查。”

        舒宁一脸担忧,心里默默吐槽许霆的剧本有点厉害,上来就是最狗血的失忆,他闲着的时候韩剧没少看吧?

        医生检查下来,许霆的确是失忆,还是选择性失忆,有些事记得,有些事不记得。

        医生出来和他们沟通,把病情详细地说了一下,又道:“你们可以晚些时候过来,现在让他好好休息,关于记忆这方面,也别太紧张,他没有全部忘记是好事,应该只是暂时性的,慢慢来,不要急。”

        还来个选择性失忆,可以啊。

        许大师闪亮登场,戏精二人组成功对接,后面一段时间,就是许霆在医院装半失忆人士,舒宁工作、家、医院三头跑。

        许霆坐在医院病床上,微笑看舒宁,假模假样地说:“天天这么跑,很累吧,辛苦你了。”

        舒宁也微笑:“没什么,不都是为了人妖和谐展么。”又客气回去,“师兄这么每天装病躺床上不下地也很辛苦吧,小心肌肉萎缩。”

        许霆继续微笑:“吃吃喝喝有什么可辛苦的,肌肉要萎缩就让它萎缩去吧。倒是你,小心跑断腿。”

        舒宁哈哈,笑靥如花:“师兄你说什么呢,我现在怎么能断腿呢,妖族和协会高层对我可以寄予了厚望呢。”

        许霆:“妖族那大领导当年也捧红了一个明星,后来那小妖人影也见不到了,你猜,他现在是住在土层上面,还是住在土层下面。”

        舒宁:“……”恐吓?我去你大爷的腿儿。

        由此可见,最初的对接并不算十分和谐,双方也都看出对方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许霆倒是也夸过舒宁:“你本色的样子倒是还挺令我欣赏。”

        舒宁:“什么样子?”

        许霆:“找死的样子。”

        舒宁:“……”她就知道肯定没好话。

        另外一边,胡溪红对儿子媳妇救下许霆很有意见,在她看来那许霆把她打会原形至今变不了人身,和血海深仇有什么两样?他们两个脑子进浆糊了竟然还去救人?媳妇就算了,儿子是不是也傻?

        胡溪红气了很长一段时间,在家都不和小夫妻他们说话。

        胡白宴不以为意:“妈,人家是打你,但你不是也打回去了吗。别闹得咱们是弱势群体,不合适。再说了,菲菲的师兄,她现在没有其他亲人,就这么一个师兄,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好了啊。而且许师兄都失忆了,也挺惨的,没比你好到哪里去。”

        胡溪红怒说:“她失忆是我造成的吗!?”

        胡白宴:“那妈你变不回原身查来查去也没现和他有关啊。”

        胡溪红:“臭小子!到底谁生了你谁是你妈?竟帮外人说话!”

        舒宁身为媳妇,自然也要来胡溪红这边劝说,她的路线无非就是求情装可怜,胡溪红向来吃软不吃硬,外加许霆一身血躺在地上的感官刺激也多少满足了胡溪红报复的快感,她气了没多久,也就不生气了。

        只说:“等他好了赶紧让他走,一个天师住妖族的医院,像什么样子。”

        胡白宴提醒她:“妈,你忘了吗,许师兄已经不是天师了。”

        不提醒还好,一提醒胡溪红陡然就想起了儿子白毛上的点点绿光,炸道:“他不是天师!他为什么不是天师了要不要我帮你想想啊!”

        胡白宴一脸无所谓:“妈你胡说什么呢,许师兄怎么会是隔壁老王,我媳妇只喜欢我一个。”

        胡溪红:“滚蛋!”

        许霆的宗旨是,协助舒宁,饰演一个默默守护的暗恋者,所以这次相遇之后,许霆得留在舒宁身边。

        眼看着快出院,舒宁特意就此和许霆进行了协商。

        她告诉许霆,既然他走了失忆后暂时一落千丈这条路,那她身为师妹,肯定不能不管不顾,她准备让他在肉食店帮忙,从基层干起。

        虽然各有各的剧本,但宗旨和主线得统一,许霆对此没有异议,却问:“那请问师妹,我住哪儿?”

        舒宁想了想,“你这‘失忆’前一直住酒店是吧,那这样,肉食店旁边给你租个房子。”

        许霆笑了笑,没说话。

        舒宁没把许霆这笑当回事,转头就准备给许霆找房子,结果房子还没开始找,在店里打理生意的他忽然接到胡溪红一通怒气冲冲的电话:“是你让白宴把那个姓许的接回家的?”

        舒宁一脑袋问号,眼皮子忽然开始狂跳。

        赶回家,就见许霆坐在家里的沙上喝茶,胡溪红龇一身银毛立在餐桌上怒瞪沙那边。

        胡白宴迎过来:“老婆,你怎么这会儿回来了?”

        舒宁没答,反问:“师兄怎么在家?不是明天才出院吗。”

        胡白宴:“哦,医生说今天也可以,就提前一天出院了。”

        胡溪红怒气冲冲的声音传来:“她是问你为什么把这个姓许的领回家!”

        胡白宴一脸轻松:“哎,这不是我刚好去医院检查身体,顺道就去住院部看看么,和师兄聊起出院以后的事,他说暂时没地方住,我想么,反正家里大,房间多,多他一个人也没什么,就带回来了。”

        舒宁看看沙上淡定坐着的那道身影,再收回视线看看眼前的胡白宴,知道事情绝对没后者说得这么轻松,趁着胡溪红不注意,眼神示意,把人叫去房间。

        小夫妻躲在门口,舒宁低声问:“到底怎么回事?”

        胡白宴瞬间露出一张悲天悯人的面孔:“哎,我觉得许师兄太可怜了,明明本来是个法力高强的天师,结果现在变成这样。”

        舒宁:“他到底和你说什么了?”

        胡白宴:“其实也没说什么,就是我看他那个样子,真的很同情他。”

        舒宁:“……?”朋友,你同情传说中的隔壁老王,你不是帽子绿,你是脑子都是绿的吧!

        舒宁不得而知许霆到底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胡白宴竟然会把人直接接回家里,可能是她这个狐狸老公脑子有点不好使,当然,也有可能是许天师演技特别棒。

        同为戏精,舒宁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回道客厅,胡溪红不在,舒宁坐到许霆对面,余光扫过,胡白宴也没跟出来,立刻探身过去,低声道:“师兄啊,你要是想住过来,你可以直接和我说。”

        许霆扬眉:“你会同意?”

        当然不会。

        许霆落下眉锋:“那我当然没必要说。”

        舒宁问:“我们不该是合作关系?”

        许霆忽然笑了一下:“你觉得呢?”

        显然不是,他根本就是来给她找不痛快顺便完成任务的。

        遇到这种,舒宁也只能见招拆招。

        而许霆刚来胡家也的确给舒宁找了个不痛快,这个不痛快倒不是舒宁本人不接受许霆的到来,而是因为胡溪红这个婆婆不高兴。

        媳妇这位“娘家人”,斗法把她打回原形,传说中还暗恋媳妇,又是前任天师,无论哪一条,都让胡溪红这个婆婆特别不痛快。

        虽然人是儿子接回来的,可胡溪红想来想去,还是把问题归结到媳妇身上,这师兄是她的师兄,如果不是她,他们胡家会和这个天师扯上瓜葛?

        甚至暗想,会不会私下里这两人真的有什么。

        当婆婆的在家里一旦对媳妇有意见,自然哪里都不顺眼,处处挑剔。

        舒宁感觉出来胡溪红态度上的转变,知道许霆不走,她就得天天过这种被狐狸挑剔的日子,心里十分不爽。

        可请神容易送神难,许霆都住过来了,让他走自然没那么容易。

        舒宁没和许霆废话,也没给协会那边打小报告,甚至在许霆来店里帮忙,展现他守护者姿态的时候,也没拿工作故意给他穿小鞋。

        许霆原本等着她拆招,或者应付不了过来求他,又或者反过来为难,却没想到,舒宁什么也没干。

        他就这样在舒宁的肉食店分店帮忙,默默地饰演一个辞掉天师职务后默默守护师妹的痴情人。

        有官方在幕后,没多久,有关许霆的消息开始流传。

        妖族惊讶于一个天师辞去职务竟然去当打杂的,又震惊于胡家竟然会接受许霆来媳妇的店里帮忙,推波助澜下,议论声颇多。

        而对这戏剧性的转折,妖族自然抱着乐见其成的态度。

        辞职来妖族打杂好啊,最好天师协会一大楼的全部失业来打杂!

        许霆人生的一落千丈果然和预料中一样,为舒宁形象的竖立再次铺路,从前质疑她和天师有牵扯的声音渐渐没了,幕后官方乘胜追击,开始推动人妖关系。

        对这些舒宁完全不在意,她只要竖立好自己的形象,让狐狸母子投鼠忌器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吃她,按照任务目标好好活着便可。

        而这些,她都做到了。

        其实任务在百分之七十六那里停住的时候,舒宁曾经想过,或许潜在的危机还来自许霆,她还需要搞定这位风水界大佬才能顺利完成任务。

        可当大佬在肉食店帮忙,局势一步步朝着当初预料的方向展而去的时候,舒宁不免思考,许霆对她来说真的是威胁吗?

        他影响到“活着”这个任务目标了吗?

        似乎,并没有。

        舒宁也是某天半夜来店里查账,无意间看到许霆在打烊后的空餐厅里独坐喝茶的时候忽然想到的。

        虽然他们两个没少暗斗,可回想起来,根本就是小打小闹,你损我,我讽你,许霆威胁到她的生命了吗?

        没有,根本没有。

        舒宁恍然明白过来,面上虽未表现,暗地里悄悄观察,可还是不太明白许霆到底想要做什么。

        只是来给她找不痛快的?

        风水界大佬这么闲?

        可如果许霆根本威胁不到她的生命,任务也即将完成,她还和他斗什么呢?

        有种石头落地的轻松感,转瞬间,舒宁对许霆的感官就不太一样了。

        她开始抱着一种好玩儿的态度和许霆掐,你一言,我一语,相互斗嘴。

        不久,“活着”这个任务目标彻底完成,4.25提示是否立刻离开这个世界,舒宁连忙叫停。

        “慢着,走之前给许师兄一份离别小礼物吧。”微笑,“戏精的馈赠。”

        当晚,她回到家里,胡溪红、胡白宴、许霆都在。

        胡溪红还是不能接受许霆住在家里,完全把此人当空气,反正狐狸形也做不了什么,索性整天在家吃吃喝喝,没事的时候都在房间睡大觉。

        舒宁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敲开胡溪红卧室的门,走进去,反手带上门,正见银毛白尾的福利立起来,侧头看她,狐狸嘴张了张,“什么事?”

        舒宁从进门开始就流露出一副难以言说的为难的表情,眼神闪烁。

        胡溪红最见不得女人这副样子,当即喝道:“有话就说,赶紧的。”

        舒宁在床边坐下,犹豫道:“其实,是和师兄有关。”

        胡溪红当即道:“那你不必说了,这个我不想听。”

        舒宁又吞吞吐吐说:“也和妈妈你有关。”

        和她有关,还和许霆有关,难道是变不回原身这件事?

        胡溪红立刻竖起耳朵,又严肃地说:“你做什么这样犹豫,有要紧的就赶紧说。”

        舒宁:“可是,可是……”

        胡溪红的狐狸眉毛拧起来,“干嘛呢这是?快说。”

        舒宁脸上的为难半分不减,胡溪红这么一催,她露出一副豁出去的模样,倾身贴到胡溪红耳边,嘀咕了一句话。

        胡溪红当场炸毛:“一派胡言!”

        舒宁委屈道:“妈妈你要是不相信就当我没说。”

        胡溪红却鼻腔里喷气:“岂有此理!”

        说着,跳下床,一跃出门,这直脾气,当场就要找许霆对峙。

        舒宁看着打开的房门,坐在床边笑了笑,却没出去,暗暗对4.25道:“走吧。”

        4.25问:“宿主,你不去围观一下吗?”

        舒宁:“有什么好围观的,又不是我想看八卦,不是说了么,这是礼物。”

        4.25:“明白。本世界任务已完成,启动探亲假,接驳原世界,倒数三秒……”

        白光在眼前出现前,舒宁听到门外传来的胡溪红的质问:“姓许的!就问你一遍,你是不是喜欢老娘,妄想给我儿子当后爹?!”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37436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