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73.【非人】

73.【非人】


        舒宁毛遂自荐,最开始的时候其实自己心底也没把握,  做好用辅助的准备,  如果没有合适的辅助,  只能以求打响“金牌媳妇”的称号,等着妖族高层或者天师协会哪天现她的用处找上门。

        幸好,  运气不错,  成功了。

        天师协会对她还挺重视,  秘密和她约见开了好几次会议,  把官方炒作的一系列细节和流程都给敲定,负责对接的天师甚至对舒宁道:“你在对自己的定位上有没有什么自己的想法?比如,  我听说你那位狐狸老公在白尾狐族似乎是个血统不错的胡家人,我是这么想的,  或许我们可以走高端路线,英国王子你知道吧?王妃就是典型的‘灰姑娘’,  当然,  人家本来家里也不穷,我就是给你举个大概的例子。”

        舒宁却道:“但我觉得我老公的血统其实没什么用处。”

        天师虽然对妖族都很了解,但毕竟不是妖族,有些事情也不会非常清楚,  舒宁这么说,那负责人便耐心地听下去。

        舒宁:“血统在妖族是个老规矩,  但情况和英国不同,  妖族,  还是更贴近弱肉强食的规则,  只是之前血统纯的妖族修炼更容易也更强大,才造成了普通妖族会敬重血统这个情况。我老公在狐族并没有什么特殊身份,不过就是胡家的一份子,说出去纯白毛比较有面子,除此之外,据我观察,也没有什么特殊用处。”

        负责人:“那你觉得……”

        舒宁:“就走人类好媳妇亲民路线,贵族才有几个,普通妖族的人数才更多。”

        敲定了基本路线,后面就是一系列的规划。

        和官方合作不比自由挥,限制不少,舒宁也无所谓,反正让她过来商讨就来,平常还是照样做生意和胡家母子相处,要么就继续配合表姐那边的人类媳妇的炒作,除此之外,没什么其他特别的。

        这天,许霆的禁令被解除。

        许霆前脚被放出来,后脚就被请过去见高层,高层其实有时候对强大的天师也管理得有点畏手畏脚,这次也是许霆直接和胡溪红在协会大楼里开打,理由正当,才把人给扣下。

        关了这么久,可想而知,许霆的脸色不会太好。

        高层一群人精,关的时候铁面无私,放出来又立刻笑面相迎。

        许霆没好脸色,冷眼看几个高层打完感情牌,起身,“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哎,许天师,慢一步。”

        许霆被叫住,转头,有点不耐烦。

        那高层也跟着站了起来,走过来,笑说:“别那么急么,其实叫你过来,也是有件事要和你商量。”

        许霆斜乜那人一眼,“商量?那就不必了,我拒绝。”

        所以才最讨厌和这些牛逼轰轰的天师打交道!

        “别别,都是天师,大家有话好商量么。”

        许霆却是一副不好商量的神色,意欲要走,那领导才道:“行行行,不是商量,行了吧,是有件事协会要拜托你。”

        许霆这才站定,转身好好地看向了那个领导:“什么事?”

        领导:“其实这件事……”

        许霆不待那人说完:“算了,你别说了,我拒绝。”

        领导:“……?”

        不按常理出牌的人难搞定,如果还是个强大的天师,简直讨人嫌,万一这天师名叫许霆,那真是如无必要,一辈子都不想和这种人打交道!

        几个领导好说歹说,才把许霆给劝坐下听他们讲,怕人不耐烦,领导们又立刻派出代表去沟通。

        “是这样,妖族和协会、人妖办那边不是一直在努力想让妖族那边亲近人类,至少做到不排斥人类,安分守己的生活吗?努力做了不少,一直达不到效果。不过最近有个机会,我们准备在妖族那边捧红一个人类,走亲民路线,改变妖族对人类的看法。”

        许霆冷笑一声:“又是明星?妖族那一套你们终于拿过来用了?”蠢不蠢!

        “哎,风鸣啊,这次情况和之前可不一样,咱们协会这次挑的人选,在妖族那边已经有些口碑了,口碑还非常不错。”

        许霆静静地听。

        “这个人你还刚好认识,就是你那个师妹,齐菲菲。”

        许霆没表态,下颌线倒是绷紧了一下。

        “齐菲菲本来就嫁给妖族做媳妇,现在在妖族那边的口碑不错,她那个婆婆胡溪红你还记得吧,现在还变不回人身,齐菲菲那个老公也不太行,现在胡家的生意都是齐菲菲在负责,她就成了有口皆碑的妖族好媳妇。”

        听说那位师妹在他被关期间竟然还混得不赖,许霆鼻腔里出一声轻嗤,能耐啊,他还真是低估她了。

        “到底要我做什么?”许霆终于开口。

        “是这样,本来齐菲菲的条件不错,妖族媳妇,给婆家掌管生意,以一己之力来支撑家庭。这么好的形象,打造打造,深入妖族民心,完全可以改变妖族以往对人类的印象。可坏就坏在,妖族不少人都知道,她和天师有点牵连。”

        那个牵连,不必说了,自然就是许霆。

        许霆听协会的领导们说了这么多,始终没什么特别的表情,此刻倒是露出了几分兴趣,又口气意味不明地说:“她和我,的确牵连不少。”不少两个字加上了重音。

        领导:“所以问题就来了,我们要捧她,就得尽量没有阻碍,让她的身份背景更简单,最好和天师没有瓜葛。”

        许霆往后一靠,睥睨说这句话的男人:“是准备让我诈死?还是准备让我在官方名录上就此消失?要么让齐菲菲大义灭我这个亲?”

        领导笑笑:“风鸣,别这么说么,我们找你也是希望你配合这件事,毕竟关系到两族的未来,你身为天师,这自然也是你职责的一部分。”

        紧跟着说:“没有要你诈死,你这边的情况我们想好了,与其生硬地扭转,不如顺应目前的形势:在你这次被放出之后,你会‘主动’放弃天师身份,回到齐菲菲身边,暗中帮助她在妖族立足、做生意。”

        许霆唇角缓缓的吊了起来,眯了眯眼,饶有兴致的样子,跟着道:“苦情人设,最好再有齐菲菲为了那狐狸一家置我不顾的剧本,既可以塑造她的形象,也让妖族因为我这个天师被虐痛快点儿。”

        不愧是强者,领导们点头,对,就是这样。

        许霆却没停,接着又道:“等她的形象足够深入人心了,就可以再来塑造我的形象,强大的天师为了暗恋的师妹差点走上不归路,及时止步后看清内心,放弃天师职业追随照顾左右,无论生什么情况都不离不弃,等师妹成为人生赢家,自己再默默隐退绝然离开。最后妖族现,原来天师也不是无情无义只懂按流程抓妖办事,就此打破陈旧挂念,天师协会刚好趁机露面,重新竖立在妖族民众心目中的形象。进一步推动人妖两族的关系。”

        领导们都震惊了,这一点在他们原本的计划中是没有的,可许霆这么随口一说,却仿佛事情会理所当然顺着这个情况展到最后似的。

        几个人窃窃私语商讨,一个领导问许霆:“你是这么想的?”

        许霆露出倨傲的一声轻嗤,“既然有机会刷个存在感,协会要放过这个机会?”

        几个领导都看着他:“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说说看。”

        许霆:“计划赶不上变化,谁能却保妖族民众的反应都在预料?妖族那喜欢捧明星的大领导都没有百分百把握。”接着轻哼,“要我配合?可以,不过我有要求,齐菲菲那儿我不管,我这边,必须尽可能让我自由挥。”

        a

        舒宁知道许霆被放出来了,不是协会通知,是4.25告知她的。

        她本来以为许霆一出来,协会就会把他们叫到一起去开会,可意外的,协会根本没在舒宁面前多提许霆,只说计划很快开始,让舒宁做好准备。

        舒宁问起许霆,协会的人说:“许霆那边应该也有安排吧,你先顾好你自己,其他别管。”

        官方就是这么会糊弄人,一点交待都不给,舒宁也没有再问。

        不久后,官方炒作正式开始。

        先是齐菲菲这个名字登上了妖族那边某个半官方性质的媒体报纸,大篇幅赞扬她在妖族婆家“落难”的时候挺身而出,官方给出“妖族好人媳”这个头衔。

        然后,舒宁受邀参加了妖族电视台某个黄金时间段节目的录制,第一次正式接受了采访。

        采访的不止她,还有胡家的亲友,乃至胡溪红这个婆婆和胡白宴这个老公。

        要上电视,亲友们自然乐意捧场,表姐暗暗惊叹自己的炒作产生了这么大的效果,更是极力配合,只有胡白宴和胡溪红不太积极。

        胡白宴不积极是因为他宅,不爱露脸,更别提上电视,但自己老婆能上电视他还是很高兴,也很兴奋,最后他和电视台商量,接受采访,但不在电视上露脸。

        不用露脸,胡白宴可劲儿地夸自家老婆,把结识恋爱结婚的过程传得神乎其神,仿佛老天亲手给两人绕上红线,又对老婆知道他家的身份后还不离不弃表达了内心的感激。

        当记者问娶了人类媳妇,有没有产生过食欲的时候,胡白宴摇头否定:“我对我老婆只会产生情感上的想法,绝对没有食欲,而且她做的肉特别好吃,吃过根本不会想吃人肉。”

        到了胡溪红那边,采访并没有那么顺利。

        胡溪红一是拒绝露面采访,二是不愿意像儿子一样把媳妇夸上天,在她眼里,现在外面流传的什么‘妖族好媳妇独自撑起一个家’,简直是天方夜谭,这不是损她和儿子无能,才会需要一个人类媳妇支撑照顾家庭吗?

        荒谬!

        现在还要她当着镜头的面夸,更是没可能。

        所以胡溪红直接拒绝了采访。

        她以为她拒绝采访,届时电视台会透露她的态度,也好广而告之,让别人觉得她家这个媳妇其实没外面吹得那么神乎其神。

        可她哪里知道,最开始的炒作就是胡白宴的表姐一手操办的,更加不清楚,如今幕后还有妖族的高层和天师协会在推波助澜。

        所以电视台的那期节目里,后来不但根本没出现她的身影,光凭主持人一张嘴,就说出“齐菲菲的婆家对这个人类媳妇非常喜欢,我们在采访的过程中就现,他们家家庭关系融洽,尤其婆媳的关系特别好,就像亲母女一样。”这些话。

        胡溪红看完节目,都快怀疑妖生,现在的电视台主持人这么会胡说八道!?她根本就没有接受采访!她冷淡的态度还不能说明一切?什么关系好如亲母女!他们电视台就这么胡编乱造?!

        哪成想,这节目一播出,她亲友圈认识的一帮人,无论熟不熟,都给她消息,甚至有人给她电话,惊叹她家竟然上电视,原来妖族好人媳就是她的媳妇,还纷纷表示羡慕,有这么一个会照顾生意还顾家的媳妇。

        胡溪红能怎么办,狐狸也好面子,她也不能满世界嚷嚷事情根本不是这样,只能闭嘴,接受亲友的羡慕和致电慰问。

        当然,也有少数几个嘴贱的跑来说:“其实你也很憋屈啊,生意照顾不过来,只能交给媳妇。”

        胡溪红冷哼:“我还有媳妇帮忙,她就算不听话,也得畏惧我这个狐狸婆婆,不想某些人,媳妇是只老虎,跺跺脚,全家都得打哆嗦。”

        胡溪红怎么料,也料不到事情展到如今这步,猜测不到内情,也只能被动接受,渐渐的,当初的怀疑和质疑都淡了。

        而舒宁这边,在官方一步步的推动下,频繁露脸,声名在狐族内远播,本身形象不错,这次的宣传也很到尾,顺着亲民的路线,逐渐打入妖族民众的心田里。

        妖族不少妖这才惊觉,原来人类还能是这样。

        官方血本下得足,初见成效后,一步步在幕后推波助澜。

        当然,这个过程中也有很多否定和反对的声音。

        有妖精认为:“妖族就不该接近人类,这种嫁娶更该禁制!妖族那么强大,如果推崇人妖恋,以后的血统怎么办?生下的孩子多半都是普通婴儿,妖族不是眼看着就能灭绝?!”

        还有这种声音:“现在官方也在带节奏,不知道背后有什么不可告知的目的,就我所知,这个齐菲菲有个姓许的师兄,这个许姓师兄可是个能力强悍的大天师,什么绝世好人媳,看清楚,人家有天师背景,婆家顾忌当然得捧着。”

        和预料中一样,没有不透风的墙,许霆在胡家的饭局上露过脸,又生过钱月青的事情,他这个天师师兄被人挖出来是迟早的事情。

        没多久,许霆和钱月青的“活人药引事件”,许霆打伤胡溪红致使她至今变不回人身,以及被天师协会处罚关禁闭的消息都流传了出来。

        各种猜测,风言风语。

        好在一切早有准备,当妖族内部开始因为天师许霆质疑舒宁这个妖族人媳的时候,妖族内部又开始盛传,许霆弄伤钱月青、打伤胡溪红,都是因为他暗恋师妹。

        急转弯拐成感情戏,妖族民众差点被甩出开向八卦终点的车厢。

        哎哎哎,怎么就暗恋上了?

        哇哇哇,竟然是暗恋,天师竟然也会动感情!?

        消息一经传开,八卦的火苗噼里啪啦四散。

        舒宁早有准备,八风不动。

        胡家震惊,胡溪红仿佛在儿子纯白色的毛皮上看到了点点绿,颇为动怒。

        她甚至以原身出门,找到舒宁,当面对质。

        舒宁自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还茫然地说:“这怎么可能,要是乱猜,要么是有人故意黑我,再说了,师兄可是天师啊,还能看得上我吗。”

        胡溪红冷冷道:“说不定他就是瞎呢,你可别忘了,他前一个女朋友可是钱月青。”

        舒宁委屈:“妈妈,你可要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和师兄真的没什么,我对白宴一心一意,从来没有喜欢过别人。”

        胡溪红用一对狐狸眼珠子瞪眼看她:“如果你骗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舒宁回视她,心里却想,吃我?算了吧,齐菲菲现在是公认的妖族人媳,那么多妖精的眼睛盯着呢,想吃也没那个胆儿了吧。

        舒宁心里哼哼,根本不在乎胡溪红对她的态度,无所谓,反正任务目标是活着,再说了,没有养得熟的狐狸,她可从来不指望和胡溪红变成关系融洽的一对妖人婆媳。

        胡白宴那边倒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主要死宅太自信,喜欢我老婆没问题,反正我老婆只喜欢我一个人,是我一个人的老婆!

        不久,又如预料的一样,天师协会那边传来许霆主动辞去天师职务的消息。

        猜测很多,有说这是官方的惩罚,有说他因为在和胡溪红的斗法中失去大半的法力,能力不足,才提前退休。

        可从始至终,许霆都没有露过面。

        按照舒宁的预想,风言风语那么多,许霆怎么也该挑个合适的时机出现,毕竟按照剧本,他可是“为爱重生”。

        可等来等去,连个人影也没有。

        舒宁向来耐心很足的一个人,就怕许霆出什么幺蛾子,悄悄联系协会那边,问到底是什么情况,协会却让她继续等。

        舒宁只能等。

        等待的期间,某次无聊,和4.25讨论起许霆,“风水界大佬总不出现,我最近老有种不太美好的预感。”

        4.25说:“宿主你不要多想,你这次任务完成得很顺利,没多久就可以完成任务了。”

        顺利么?

        好像的确还可以。

        舒宁便继续等。

        这天,舒宁和胡家母子一起去表姐家做客,下午开车回家,路上忽然下起了毛毛雨。

        狐狸都不喜欢雨天,胡白宴查天气预报,嘀咕这周都不想再出门,舒宁边开车边与母子俩闲聊。

        忽然间她看到直行的道路前躺着一个人,明明之前她都没有看到,猛然一脚刹车踩下去,在后座打瞌睡的胡溪红差点被甩在前挡风玻璃板上。

        “会不会开车啊!”

        胡白宴却惊疑地看着车窗外:“妈,有人躺在地上!”说着,他推开车门。

        舒宁和胡白宴一同下车,跑到车头前一看,地上的确躺着一个人,是个男人,脸埋着朝下趴在地上,地上都是血。

        胡白宴一眼认出是个人类,立刻蹲下来,背对舒宁说:“菲菲,快,打电话!还有救!”

        舒宁盯着地上的人,却是一脸拒绝,很想扭头就走。

        因为这个男人她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早该露面却一直没有出现的许霆。

        胡白宴去翻动男人的身体,自然也认出来,吓一跳,喊道:“怎么是许霆!”

        舒宁没吭声,但戏还是得配合的,一脸惊吓地扑过来,“师兄?师兄!?”

        她跪在胡白宴旁边,一脸惊慌失措地面对形容糟蹋的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许霆,惊惧地喊:“师兄!”

        躺在地上的许霆缓缓睁开眼睛,眼缝里透出无光迷离的眼神,一脸虚弱。

        舒宁伏下身,用身体挡住胡白宴的视线,“师兄!”接着用她和许霆都懂的眼神看过去,无声地挑了挑眉头。

        许霆表情瞬息变幻,危险地眯了眯眼,张嘴动唇,没有声音,唇边却吊着一抹诡笑:“我送上门来陪你演单恋苦情戏。”

        舒宁嘴里哭着:“师兄,你怎么样啊?”眼神瞪回去,“不是暗恋然后暗中协助帮忙吗!”

        许霆无声地回复:“你走的剧本,我走我的剧本。”

        舒宁:“……”大佬,你戏精这个属性掩藏得有点深啊,但咱们这台戏真的不需要两个戏精。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35963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