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67.【非人】

67.【非人】


        狐狸们跑了个光,  只剩下舒宁和许霆,  外加一个不知死活躺在地上的青尾巴母狐狸。

        眼下这情形,  真是完全出乎预料。

        舒宁原本只是打算戳破钱月青在许霆那边的谎言,留住自己身为一个伪药引的小命,  哪儿成想许师兄这么不走寻常路,  知道自己被骗,  当场就和钱月青翻脸,说好了真爱呢?这真爱也太特么不值钱了吧。

        舒宁都要怀疑许霆到底喜不喜欢钱月青,  可如果不喜欢,还费劲心思给她找“药引”?如果不喜欢,堂堂一个曝出名号就能让妖精们四散的天师,  还会被这么拙劣、漏洞百出的瞎话蒙蔽?

        也太矛盾。

        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喜不喜欢另说,许霆这种男人还用去求证“药引”的真假、思考钱月青话里的逻辑?

        他强大到报出一个名号狐狸精们就全能跑光,钱月青需要一个活人药引而已,  对他来说不是易如反掌?

        就是因为太容易,  所以根本不需要求证真假吧?

        就好像以前她给她妈买冬虫夏草补身体,她妈总觉得贵,  还拿出报纸新闻给她看,说虫草都是炒作出来的,  根本没那么多药用价值,舒宁当时就很无所谓,真的假的又如何,  反正她不缺这个钱。

        大概就类似这种状况。

        舒宁站在一旁,  心里默默叹气,  作为这个世界的弱者,来揣摩强者的心态,还真叫人无奈。

        而许霆这男人,再怎么强大,也根本算不上什么好人吧。

        为了女朋友,拿先师的女儿当药引,转头知道被骗,当场就把钱月青给收拾了,因为显而易见迁怒狐族,现在干脆伸长了胳膊管起了舒宁这个前药引,喂喂喂,强权霸道是你的化身吧?

        系统界面里的人物剧情又解锁了一部分,舒宁现在却没工夫分心看,她的注意力都在许霆身上,时刻警惕,以防这男人再难换个脖子掐。

        许霆却是一副闲散的态度,擦完手,长腿一伸,坐到了一旁的高脚椅上,“说吧,怎么这么巧,叫我来,刚好是狐族的内部聚会,这只青尾狐狸也在。”

        这男人果然不好糊弄。

        不好糊弄就更不能说真话了。

        舒宁露出惊吓的神色,“师兄!你觉得我是故意把你叫来这里?”想了想,“你觉得我算计你?”

        许霆看着她。

        舒宁露出争辩的表情,“我没有!我现在还没反应过来生什么事呢!”说着,看了看地上晕死过去的母狐狸,“我现在就猜到你可能认识钱月青。”

        许霆很无所谓的表情道:“我就当这是个巧合。”顿了顿,“狐族你不用呆了,收拾东西搬出来。”

        舒宁拔高嗓音:“这不可能!为什么?”

        许霆:“没有为什么。”

        舒宁瞪眼:“那我搬出来住哪儿?”

        许霆:“你父母给你留了房产。”

        舒宁:“那老房子怎么住人啊。”

        男人沉默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无不强势地开口道:“我说搬,就搬。”

        舒宁影后身上,表情在瞬间几番变幻:“你和钱月青认识。什么活人药引?你这么恼羞成怒……难道因为她骗了你?”

        许霆表情淡漠,“你倒是挺聪明。”大概也懒得再废话了,站起来,转身离开,“我给你一个星期时间。”

        舒宁看着许霆的背影,没吭声,等到男人走出约莫五六米,才大声喝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出现过,现在忽然来找我了!我就是你说的那个活人药引!”

        许霆顿住脚步,缓缓转身。

        没点演技怎么攻略任务,就在许霆转身的瞬间,舒宁脸上的表情又变了,震惊加不可思议,还有几分受伤和痛心,眼眶微红,敛着眼泪,她就用这个表情和眼神看着许霆:“我没说错吧?师兄!”

        许霆转过身,眼神幽幽的,毫不在意真相被当事人所知,“没错。”

        舒宁大声道:“你本来就认识钱月青对吗?钱月青骗你要活人药引治病,是不是还点名就要我这个活人,所以你才突然出现找我?是不是?!”

        许霆看着她。

        没有否认就是承认,舒宁的眼泪瞬间接上戏,说掉就掉,有4.25在,眼泪都是小粒珍珠那么大,哭得要多逼真有多逼真。

        舒宁又像受了伤也要强做镇定似的,抬起胳膊擦眼泪,边哭边道:“枉我喊你一声师兄!你原来是来要我命的!我还主动去找你送上门找死!”

        “我们就算没什么交情,我爸以前好歹是你师父!你竟然想拿我的命去给这只狐狸精做药引!我的命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值钱吗?”

        “还有!你算什么师兄,凭什么替我的婚事做主!我早就嫁人了!你凭什么让我从我老公家里搬走!你凭什么!”

        舒宁的表现完全就是女人被诓骗之后的一系列转变,许霆神色淡漠地看着她哭,虽然没说什么,但舒宁能从气场上感觉得出来,她这么一哭,男人不再像刚刚那么理直气壮了。

        舒宁哭哭哭,哭了一会儿,蹲下来抱住自己,嘴里呢喃,“爸你看看啊,你看看你收的徒弟,爸爸!”

        许霆终于走了过来,定在舒宁面前。

        舒宁抬起眼,恨恨地看着他。

        许霆垂眼,“如果你真要以过往师徒情来控诉我的话,随便。”顿了顿,“在我眼里,当时钱月青要的活人药引,是你也好,是别人也罢,没什么区别,只是对我来说,刚好和你认识而已。”

        舒宁切齿:“我和不认识的人也没什么特别对吗?”

        许霆:“对。”

        舒宁站起来,凶狠得像个食草动物系的小兽,抬手就指电梯口:“那你凭什么管我!你走!现在就走!”

        许霆表情悠然:“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你不用做药引,又是先师的女儿,我既然找到了你,就不能扔下你不管。”

        舒宁心里暗骂这狗屁强势逻辑,面上露出恼羞成怒的表情,“谁要你管!你走开!”

        许霆倒真的转身离开,只是离开之前,他留下了一句话,“你一个普通人,还敢和狐狸纠缠,知道了他们的真实身份也不离开,你自己也是在找死吧。”

        谁想找死啊,奋斗目标就是活着啊大哥。

        许霆离开,舒宁也不用再装,落下表情,反身走回原位,蹲下来看了看那晕死过去的母狐狸,抬起一根手指戳了戳毛背。

        玩儿过了吧小狐狸,让你要吃活人药引还找个这么变态的男朋友,找之前也不打听打听许霆的名号。

        学什么胡白宴和人类谈恋爱啊,差点把小命搭上吧。

        狐狸们虽然跑得快,但转身过来收拾残局的也快,不多久,刚刚跑走的表姐又反身回来,没见到许霆本人松了口气,再见坐在地上的舒宁和钱月青,连忙带人一起跑过去。

        “你没事吧!”表姐看着舒宁,面露担忧。

        舒宁摇头:“我没事,”指了指地上,“你快看看钱小姐。”

        表姐带的人立刻查看,几个人低头嘀咕一阵,就把青尾狐狸给带走了,表姐也没多说什么,就留在舒宁身边陪着,没多久就等来了胡白宴。

        胡白宴收到消息第一时间赶过来,非常匆忙,上楼后满脑子老婆的安危问题,忘记不能碰,跑过来就拉舒宁的胳膊,结果“嘭”一声当场变成了一只纯白色的狐狸。

        不变原身还好,一变原身舒宁就深刻领略胡溪红那句“我怕不是生了一只猪”。

        胡白宴人身的时候只是胖了一点,肚子上多了一些肉而已,看不太出来,可原身简直肥成了一只肉腊肠,从肩膀到肚子再到后腿,笔直地一条毛肉,脸也圆了不少,有点像吃胖版本的萨摩耶。

        他忽然变身,又忽然露出这么滚圆的身体,表姐一口吐沫水差点喷出来,当场跳脚喝道:“你变身干嘛!都什么时候了还卖萌!”

        胡白宴的身体情况只有几个医生知道,胡家暂时还没其他人清楚,表姐自然也不知道。

        胡白宴也急,却没工夫解释,只能站在舒宁脚边,着急地围着她转了两圈,嘴里道:“摸我摸我,快快快!”

        舒宁低头看他,表姐一脚就踹了过来,“你疯了吧你,挠毛也挑挑日子,现在是摸毛的时候吗?”

        胡白宴被踹了一脚,身上的肉都在抖,又感觉自己特别冤,只能张嘴咬了咬舒宁的裤腿。

        走走走,咱回家说。

        可舒宁一张嘴怎么说的清,得表姐和狐族的这些狐狸七嘴八舌给事情的可怕程度添砖加瓦才行。

        舒宁把胡白宴摸回人身,后者在第一现场悉知了当时的内情,在知道钱月青被舒宁的师兄掐住脖子差点去掉半条命的时候,露出了茫然。

        “钱月青,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

        舒宁:“……”

        表姐:“……”

        表姐一副“我怕不是有个傻逼弟弟”的表情,一脸惨不忍睹地补充:“就是你小时候的邻居青尾,那家的小女儿。”

        胡白宴恍然:“原来是她。到底怎么回事?”

        表姐也是聪明人,凭借许霆当时的那些话,估摸出了与真相八/九不离的大概,“恐怕是钱月青和许霆早就认识,诓骗那个人类男人,说要什么活人做药引,被许霆当场识破,恼羞成怒了。”

        胡白宴直指关键,“活人药引?那青尾不是耍人的,恐怕就是想借他的手杀谁吧。”

        表姐点头:“应该是这样。”

        胡白宴和表姐交流,旁边舒宁牙齿切切,白着面孔,抖着嗓音,“白宴。”

        胡白宴和表姐同时转头。

        舒宁看向他们,“你们说的活人药引,就是我。”

        两只狐狸大惊,围上来,“到底怎么回事?”

        舒宁又飙上了戏,脸色苍白地哽咽着:“其实我和我师兄不怎么熟,我家收徒弟一向不收外姓,我爸就在外面教养他,我和他就没见过几次。他忽然回来找我,我一开始也觉得有点奇怪,但是没多想,这次也是碰巧,在表姐的饭局上把他叫过来玩儿,他和钱月青当场翻脸,我才猜到事情不太对。”

        表姐想了想,“这是你已经确定了?还是你自己猜测的。”

        舒宁垂眸,一脸伤心,“我已经问过他了,他也承认了。”

        表姐沉默,胡白宴当场暴走,“拿你做活人药引?你那个师兄真敢动手啊!”又怒说,“还有那个青尾狐狸是怎么回事?她人呢!”

        表姐理智地劝:“事情到底怎么回事现在还不清楚,你先冷静一下,钱月青已经送去医院了。”

        胡白宴:“留她一条命,我要她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拿我的老婆做药引,她一条杂毛青尾有几条命来陪!”

        表姐:“你冷静一点,这事闹这么大,上面肯定要查,得罪一个天师,我恐怕这也不是他们青尾内部能解决的了。”

        胡白宴拧眉:“天师?”

        表姐点头:“菲菲的那个师兄,就是天师,法号你应该也听过,风鸣。”

        风鸣?

        胡白宴一怔,眉头拧得更紧,关乎风鸣,显然这次闹出的可不是件小事。

        就在姐弟两个沟通的过程中,舒宁悄悄看起解锁的信息。

        其实也没多少内容,多了一个风鸣的天师号,还有几场他参加过的天师与妖族之间比较著名的斗法会,最关键的,是妖族对许霆此人的评价——

        “不好得罪,礼遇待之。”

        舒宁惊叹,不愧是风水界大佬,妖族都得礼遇待之,心里同时也很庆幸,原主运气好,有这样身份的师兄,如今这么一来,胡家母子两个就是真存了吃她的心,现在也得口下留情。

        a

        风鸣名号在外,白家的饭局上差点掐死一只青尾狐狸,这事闹得不小,不久就在狐族内部盛传开,据说差点惊动上头的大领导。

        狐族不敢懈怠,钱月青捡回一条小命之后,从青尾内部到其他两尾轮番开始调查。

        小狐狸一开始还能咬牙保留一部分真相,可这么多人想撬开她的嘴,她又能抗争多久。

        才两天,她就全部招了。

        谁能想到,这竟然是个感情类问题,事情还牵扯到了胡家那边。

        胡家本来就是白尾里的大家族,钱月青前脚招,后脚就有人把消息传回胡家,胡溪红和胡白宴都在第一时间知晓,对真相牵扯到他们这边都非常无语。

        胡溪红都不记得有这样一个青尾丫头,想了好半天,才想起是过去的邻居。

        胡白宴也无语地说:“她有病吧,她谁啊,我都不认识她她竟然要我老婆的命!那个风鸣怎么没有直接掐死她!”

        牵扯到感情,外人自然把这事当成风流韵事演变成的妖间惨案,胡家知晓内情,一面感慨钱月青有毛病,一面惊叹那天师有够无情无义,敢杀先师的女儿做药引,知道被骗,立刻翻脸收拾女友,只可怜胡白宴的人类老婆,差点被当做成活人药引。

        狐狸小群里的狐狸都对舒宁表示了关切慰问和安抚。

        胡白宴更是难得强势,不准舒宁出大门半步。

        胡溪红也表达了自己的立场,“那青尾和我做了几年邻居,养出了什么样的女儿,有这个胆子偷偷喜欢我儿子,还想要我媳妇的命?”

        又说:“那风鸣既然这么厉害,从我手里抢人做个活人药引试试看!”

        拥有武力值的婆婆就是不一样,说话都不是一般人的气势,胡溪红甚至在狐族里撂下话,“我这人类媳妇我现在喜欢的很,谁敢打她的主意都给我试试?暗恋我儿子尽管暗恋,敢动我媳妇,我扒了她的皮!”

        经此事,舒宁待遇大为不同,一条命妥妥暂时安全地保下,就算真有其他妖想动她,不把狐族放在眼里,也得想想她那位天师号风鸣的许师兄。

        可这事并没有简简单单地过去,许霆掐掉钱月青半条命,内丹也碎了一半,没多久,给狐族放言:要么直接把钱月青交出来任他处置,要么狐族自己处理,他最后要看到钱月青一整层狐狸皮。

        这狠话震得狐族上下风言风语,狐狸们都觉得许天师太过分,骗感情是那青尾小狐狸不对,但你掐掉人家半条命和半个内丹,仇也算报了吧,觉得不满意,道歉赔礼让钱家人赔钱都没问题,扒掉一层皮也实在太狠了?

        可许霆就是这样一个强势霸道的男人,很多人都怀疑他当时到底是怎么喜欢上钱月青的?怕不是喜欢着玩的?

        还是很多老一辈看得清楚,你当他喜欢妖,他不过是在养宠物,喜欢的时候要什么给什么,一旦被小宠物咬了,一生气,直接扒皮。

        闹得小辈狐狸们,尤其是普通小妖战战兢兢,提到人都觉得他们无情无义。

        事情总要有个解决的办法,狐族内部对如何处理钱月青、如何给许天师交代谈不拢,三尾之间推来推去,青尾不想得罪许霆,就说事情生在胡家的饭局上,应该白尾负责处理,白尾说他们要避嫌,推给红尾,红尾说我们就是理智的围观路人你们还是自己处理吧,又给推回来。

        最后,是舒宁主动站出来,说她来解决。

        她主动找许霆,让他放过钱月青。

        没有面对面,只是电话交流,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带着几分慵懒,“她要你的命,你还放过她?怎么,狐狸堆里呆久了,和狐狸这个种群产生感情了?”

        舒宁:“师兄,当时要我命的又不是只有她。”

        许霆沉默了片刻,“既然你这么说,可以。”没再纠缠这个问题,仿佛根本是个小事,接着道:“什么时候搬出来。”

        舒宁:“我搬不出来。”

        许霆:“理由。”

        舒宁:“就像我收拾不了钱月青一样,我也不能说搬就搬。”

        混在狐狸堆里,还嫁了一只狐狸,又是食材又差点被做成药材,舒宁可谓是在食物链的最底层了。要想活命,当然得想办法。

        但她并没有致力于通过让自己变强来处理目前的处境,反而在狐狸精和许霆这个师兄面前塑造一种“柔弱”的形象。

        她是人,只会当个大厨做做肉,奈何不了谁,受了委屈也不能把谁怎么着,给狐狸做媳妇,搬家都做不了主。

        哇哦,好可怜哦。

        许霆:“我如果要你搬,你觉得你会搬不了吗。”

        舒宁:“可许师兄,我已经和狐狸结婚了,我和胡家人也相处得很好。”

        许霆幽幽道:“这么说,是你不想搬。”

        舒宁却问了一个问题:“师兄,你说狐狸,喜欢吃人肉吗。”

        许霆:“每年天师协会处理这种事不下千百件,你觉得呢?”

        舒宁:“所以我当然也害怕。”

        许霆幽幽道:“害怕就对了,搬。”

        舒宁:“搬了要是惹恼了我老公家里人呢?”

        许霆冷冷道:“那就一起都处理掉。”

        舒宁心道你是天师你当然不怕,我一个普通人我怎么处理,你因为迁怒要我远离,回头我搬了,你没事了把我扔开拍拍屁股走人不管,胡溪红找上门一口吃掉我,那不还是玩儿完。

        舒宁想得明白,不跟许霆的节奏走,她开始在电话里扮柔弱无助,又提起齐父,唱旧情,最后,可怜巴巴地说:“师兄,我知道我在你心里其实什么都不算,但我可不可以向你要一句话。”

        许霆:“有话就说。”

        舒宁:“你可不可以去和狐族的人说,说我是你的师妹,以后妖族谁也不能欺负我?你只要说这句话就好,不用替我做什么,毕竟我一个人,平日里和狐狸相处,也会害怕他们朝我亮爪子。”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许霆轻哼:“我怎么觉得,你比我印象里聪明得多。”还知道找靠山了。

        彼此彼此,你也比我遇到的其他男性角色难攻略不少。

        舒宁继续扮柔弱:“拜托了师兄。”又打亲情牌,“你就看在我爸的面子上帮我这次好吗,就这一次。”

        许霆没答应,只道:“人可不能被妖踩在脚底下。”

        舒宁:“我知道。”

        许霆:“那我问你,如果你的丈夫还是克制不住本能想吃你,他咬了你一口,事后和你忏悔,求你原谅,让你理解他的本能,你会怎么办?”

        舒宁自然要让问这个问题的人得到满足,所以她毫不犹豫地说:“他控制不住本能要吃我,就是要杀了我,那我不会再相信他。”

        许霆:“就这样?”

        舒宁:“我会找机会杀了他。”

        许霆在电话里哼笑了出来。

        这通电话之后没多久,许霆留下钱月青的那层皮,也像当初胡溪红那样放话,齐菲菲是他的师妹、恩施的女儿,以后狐族谁敢和她过不去,就是和他风鸣作对。

        又是胡溪红作保,又是天师放话,舒宁在狐族名声大噪,一时间,风头无两。

        舒宁给许霆致电感谢。

        许霆道:“你不用说这些废话,故意把我叫去钱月青那个饭局,让我当场看穿她的谎言,你精心安排,还用再在我面前装作这么客气吗?”

        舒宁心道大佬我给你这智商点赞,但是能不能按照套路来。

        许霆又轻哼:“扮柔弱扮得很开心?”

        都说成这样了,舒宁没再废话,从善如流道:“但我的确弱。”

        “这倒是实话。”许霆接着道,“所以,看在你也不是什么好人的份上,帮你这次。”

        舒宁:“……”

        许霆接着道:“就给你做一次靠山,也让我看看,你有什么能耐,可以混在狐狸精堆里。”

        舒宁并没有因为许霆这些话觉得放松,恰恰相反,这些话从大佬嘴里说出来,反而让人顿觉戒备。

        果然——

        许霆慢悠悠道:“混得好,我放过你,混得不好……”留白令人胆寒。

        大佬的无耻程度真叫人叹为观止,舒宁攻略世界这么久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狠角色,挂了电话,沉默了好一会儿。

        但现实可没有打倒舒宁,没多久,她就拿起手机,在狐狸小群里打了一行字送出去——

        “小伙伴们救命啊,我师兄说我在你们族群里混得不好就扒了我的皮!”

        很快,众志成城一片支持声——

        “哇靠,你师兄怎么还那么变态动不动就扒皮!”

        “弟妹放心!我们帮你护皮!”

        “什么叫混得不好?当我们胡家人都是死的吗?一只狐狸分你一点股份你就是白富美了!”

        “谁敢扒我老婆的皮!嫁给我就是人生赢家什么叫混得不好?”

        “白宴你快靠血统去竞争狐族领,打那狗屁天师师兄的臭脸!”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27040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