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66.【非人】

66.【非人】


        舒宁就不怕许霆不来,  来了更不怕他会调头走人。

        他怎么可能会走呢,这里有她这个药引,有钱月青,  还有满满一屋子狐狸。

        和舒宁想的一样,  许霆目光在餐厅里扫过后,视线就定格在钱月青脸上,后者表情从震惊变成慌乱,讶然与男人默默对视。

        许霆这男人够厉害,镇定地挪开了视线,走向舒宁。

        两人碰头,各怀心思。

        舒宁笑说:“刚好我老公姐姐组了一个局,  我看热闹,  就把你一起叫过来了,  没关系吧?”

        许霆落落大方,  沉稳道:“无妨,  多认识几个人也好。”

        许霆高大帅气,虽然人冷漠些,  但气质出尘,就算是在狐狸精堆里也很吸引眼球,有个生面孔,  很快引来了表姐。

        表姐走过来,看看许霆,  对舒宁笑道:“菲菲,  这是你朋友?”

        舒宁立刻给两人相互介绍:“师兄,  这是我老公家这边的表姐,表姐,这位是我爸爸以前的徒弟,我喊他师兄。”

        表姐为人热情,立刻主动伸手打招呼:“你好你好,是菲菲叫你过来一起玩儿的吧,刚好,我几天组的局,都是年轻人,大家一起玩儿,你随意,就当这里都是你的朋友,不要拘谨。”

        许霆客气地道谢。

        表姐又拉住舒宁:“那菲菲你帮我招待一下你师兄,我还有几个朋友,我去招呼一下,”又示意许霆,“你们随便玩儿啊。”

        许霆点头,舒宁笑说:“你忙吧,我刚好和师兄聊聊。”

        这一层的餐厅很大,几乎占满整层,表姐走后,舒宁和许霆在自助餐厅寻了没什么人的角落。

        许霆表情清淡,口气意味深长:“我之前只听说你结婚,没想到你嫁得是这样一家人。”

        舒宁假装自己听不懂他话里意思,回道:“是啊,我老公家里亲戚特别多,这个表姐最喜欢组局介绍朋友相互认识了,我还是第一次参加呢。”

        许霆幽幽道:“看来师父师母去世之后,你过得不错。”

        舒宁笑笑:“还行吧。”

        许霆侧头扫过餐厅,“你老公不在?”

        舒宁摇头:“他没来,他可宅了,平常不怎么爱出门,也不太爱参加这种没几个熟人的饭局。”

        许霆幽幽道:“没几个熟人?那你认识几个?”说着,目光又朝向厅内。

        舒宁就知道他迟早会打探,不动声色道:“也没几个吧。”说着,目光跟着转向餐厅,眼神示意,“我表姐,你刚刚见过。那边穿黑色职业套装、戴帽子的那个,是我老公堂哥的老婆。那边粉色裙子的,是我老公另外一个堂哥的女儿,她是双胞胎,还有一个妹妹,她妹妹今天没来……”

        舒宁说自己不认识几个,真细数起来一时半会儿还说不完,但她就是故意一个个给许霆介绍,中途,才视线一转,转到某个人堆里,下巴点了点,“那边有个美女,我今天倒是第一次见,就是穿白色长裙、个子特别高的那个,她是我老公以前认识的邻居,听说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呢。”

        舒宁说这句话的时候,余光一瞬不瞬盯着许霆的脸,把男人那变得越幽深的眼神看得一清二楚。

        许霆也并没有太多掩饰,或许是觉得没必要,或许是一时忘记,眼神变深后,表情也跟着冷漠了三分,唇角微抿,气场渐开。

        他漫不经心地把那四个字碾在舌头下面,“青梅?竹马?”

        舒宁仿佛什么都不知道的神色,口气满满的轻松:“是啊,表姐还和我开玩笑,说我怎么没吃他们的醋呢。开玩笑吗,我怎么可能吃这个醋啊,我都和我老公结婚了,人家女孩子就算真的有什么想法,我老公那个死宅,也压根不会现吧。”

        许霆的目光已经从扫过变成了直视,毫不顾忌地看了过去,又抬起捏着的水杯,喝了一口水,眼神自始至终都落在聊天说话扎堆的人群那里。

        又或者应该说,是人群后,那个穿着白裙的躲躲藏藏的身影。

        钱月青怎么可能不躲,但凡她有点脑子,也知道自己就要被揭穿了。

        她倒是想走,可这是胡家人组的局,胡家人不开口大家随意、有事的先走,谁敢离开?

        堂而皇之走人或者声称有急事要先走,就等于当着所有人的面得罪胡家,胡家在狐族是什么地位她能不知道吗?

        况且他们家还靠着胡家的产业生存,她既然来了,就必须待到最后一刻,哪儿能走人?

        现实和目前的处境都压得钱月青喘不过气,她只能躲在人堆后面,暗想今天之后该怎么向许霆解释。

        解释不了或者就干脆踹掉一了百了?

        钱月青有了这个想法,就越想不出对策。

        她早知道许霆曾经是齐家的徒弟,这阴差阳错的巧合,她起先也很惊讶,却又觉得是老天开眼,帮她铲掉那个人类女人。

        她本来计划利用许霆对她的喜欢和百般爱护来达到目的,可怎么料到,竟然在狐族内部的场合与许霆遇上?

        她当然料不到许霆会出现,她印象里,妖族内部的聚会几乎不会有人类出现,胡家那么注重血统,生意都只做族内的、不与人族有交集,这种聚会,本来就不该是许霆会出现的。

        眼下这情形完全出乎钱月青预料,她只能把原因归结为胡家人叫了齐菲菲,才因此生了这种不该生的巧合。

        钱月青都是无语死了,许霆有多聪明她领略过,并不认为眼下这个情形自己能再骗过这个男人,这能祈祷聚会赶快结束,否则真有种大庭广众要被脱衣服扒光的窘迫感。

        可她的主观意念不会转移别人的主观想法,尤其是许霆和舒宁的。

        舒宁说了这么多,猜想许霆应该有所怀疑了,男人的表情也是这么写的。

        而许霆这个男人,远比她想象中要来得直接、毫无顾忌。

        他收回目光后,焦距的眼神落在舒宁脸上,“今天很巧。”

        舒宁默默看着他。

        许霆:“巧到我不禁可以怀疑这背后的目的和动机。”

        舒宁心里咯噔一跳,智商这么在线,看来不好忽悠,也对,风水界的大佬么,肯定厉害。

        舒宁脑子里转过弯,立刻变脸,她笑笑,眨眨眼,神秘地凑过去,低声道:“师兄,你都看出来了吧?”

        许霆幽幽说:“我都看出来什么了?”

        舒宁扬眉:“别装了,看出来他们都是狐狸了吧?”

        许霆轻哼。

        舒宁露出个憨笑,“师兄,虽然我也不记得我们小时候见过几面,不过你应该知道我的吧,我天赋不行,给人看看家宅风水还成,其他一点都不专业,我也是误打误撞嫁给我老公,最近才知道他们家都是狐狸的。”

        许霆看着她的眼神也很深,显然有自己的思考,“知道了也不害怕?”

        舒宁表情拧起来,“害怕啊,一开始怕死了,不过现在好多了,我老公家里的人都还不错,长辈那些我没见过,同辈的我都还处得来。”

        许霆没说什么,却忽然道:“你认识钱月青吗?”

        舒宁故作姿态,“啊?认识啊,也不算认识吧,我知道她,不是说了吗,我老公的小。”

        许霆对这话的真假自有判断,不说什么,一点头,“来,给我引荐认识一下。”

        舒宁侧目看他,玩笑道:“你不会看到美女有想法了吧。”

        许霆淡定地说:“你就当我有想法。”

        许霆这男人和普通男人果然不同,换了别的男人,遇到值得怀疑的事,第一反应是自己猜测、事后不动声色的探寻,但许霆不同,他艺高人胆大,无所畏惧,也仿佛不怕受到情感上的任何伤害,奔着真相就去。

        这一点倒是令舒宁刮目相看,不过她这个活人药引对准备宰她和谋划宰她的人都没好感,既然许霆是这种处事风格,舒宁跟着转变步调。

        要引荐,这是要当面对峙啊?

        行啊。

        舒宁便去找表姐,悄悄说她师兄想认识钱月青。

        表姐对男女看对眼这种事乐见其成,要不然她也不这么热情地组局了,但她这个胡家人眼里,人是人,妖是妖,最好不要有太多交集。

        她这个弟妹就算是胡家的例外吧。

        表姐单独对舒宁道:“你确定?”又叹息,“我倒不是想棒打鸳鸯,看上谁不好,怎么就那个钱月青,她是有名的冷美人。”

        顿了顿,又道:“再说,你师兄,我要是没猜错,不止是普通人吧,他应该也做风水这行?”

        但凡风水界内的人,常与朱砂、符纸打交道,普通人感觉不出来,厉害的妖物们倒是都能察觉出来,尤其当事人没有特意掩饰的情况下。

        许霆刚来,这一层不少狐狸精就看出他不是普通人了,虽然没有大惊小怪,但也觉得有点稀奇。

        既然表姐都看出来了,舒宁也不隐瞒,“你都是个看家宅风水的,他是我师兄,当然也是这行的。”

        表姐根本不在乎来的人类是干什么的,遵纪守法的妖怪和风水界人士井水不犯河水,在她的地盘上,也不怕有人搞事。

        表姐想了想,叹气,“行吧,既然你都开口了,我怎么忍心拒绝你呢。”

        于是,舒宁去叫许霆,表姐领着,去和钱月青打招呼。

        钱月青现人是冲着自己这边来的时候,当场脸就有点绿了。

        舒宁捕捉到她脸上的小表情,差点笑出来。

        表姐为两人相互介绍完了,许霆很大方地主动招呼:“钱小姐,你好。”

        钱月青本就是冷美人,她强撑气场不说话,也看不出来什么异常。

        许霆却没客气,上来就步步紧逼,“我看钱小姐脸色不太好,是生病了吗?”

        表姐就站在一旁,闻言圆场道:“月青从小身体的确是不太好。”

        舒宁默默站在一边,当吃瓜群众,看着许霆自由挥。

        男人真没叫她失望,闻言扬眉:“哦?是哪方面的问题?”

        表姐:“心脏吧好像。”说着看了钱月青一眼,点头,“没错,是心脏。”

        许霆:“这病听上去挺重的。”

        表姐:“也还好。”

        许霆看向死撑着站在一旁的钱月青,“钱小姐?”

        钱月青冷美人的外号圈子里众人皆知,但寒暄应酬在社交场合是必须的,尤其是胡家的饭局,特意过来引荐介绍还不吭声,这不是不给面子么?

        表姐当场就有点落了脸,看向钱月青的表情十分不满,胳膊都抱起来,幽幽道:“月青啊,人家问你呢,怎么都不开口啊。”

        钱月青死撑着才忍住没有当场转身走人,被这么一说,只能硬着头皮,露出一副淡然的模样,缓缓道:“抱歉,我平常也不太出门,不善交际。”

        许霆看着她:“没关系,我在为人处世方面也不太行,只是钱小姐的病既然在心脏,应酬社交似乎应该少参加?”

        舒宁默不作声乖巧站在一旁吃瓜,许霆的表现已经够出乎她预料了,也不需要她再引导什么,表姐也是个神助攻。

        许霆显然已经看穿了蒙蔽自己的谎言,而胡家这位表姐直接开口:“许师兄,你搞错了,咱们狐狸和你们人可不一样,人得心脏病那是了不得了,咱们妖有内丹的,心脏不好算什么啊,只要有内丹在,心脏只有指甲盖那么大也照样能活得好好的。”

        钱月青后槽牙一绷。

        许霆扬眉:“那看来不治也没问题?”

        表姐:“是没问题,就和掉了几根头一样,无伤大雅。当然,如果在意际线,那就治疗呗,多用用霸王防脱。”

        许霆一副很感兴趣、和表姐探讨问题的姿态:“哦?那妖族有没有哪种病,病到需要以活人做药引来治疗?”顿了顿,加重口气,“在贵族群内部。”

        旁边吃瓜的舒宁下巴都要掉了,卧槽,这大佬当着真爱的面直接就问啊?一般剧本都不是这么写的啊。

        钱月青也显然受到了惊吓,怔然抬眸,不可思议地看向许霆。

        许霆却仿佛只是在和表姐交流,看也不看其他人一眼。

        表姐却被这个问题问懵了,愣了愣,“活人药引?”

        她这声忽然拔高,周围正在聊天说话的不少狐狸都侧目看了过来,表姐索性拍拍手,吸引周围人的注意力,“哎,我帮这位许先生问问,你们各位家里,有没有哪个流传下来的偏方,是用活人做药引来治疗重病?”

        周围人交头接耳,面面相觑。

        “活人药引?”

        “开什么玩笑啊,我们妖治病当然找医生,吃人能治病,那人族不是早被吃光了啊。”

        “人连内丹都没有,吃人治病不就和他们人类的莆田系一个路数么。”

        周围窃窃私语的交谈声清晰地传入耳中,表姐耸肩,朝向许霆,“你听到了,不可能的,哪里有这种治病方法啊。”

        许霆的脸色瞬间变了。

        他微笑着转眸,看向钱月青,后者已然是肢体僵硬、脸色铁青,眸光闪烁着转向一旁。

        “原来根本没有这种偏方。”男人含笑说出这句话,口气却森冷,听得令人胆颤。

        表姐就算再迟钝也察觉出不对,她奇怪地看向面前的男人,又看看钱月青,“你们……”

        才说了两个字,钱月青收拢神色,走近许霆,低声道:“我回去再向你解释好吗。”

        表姐一愣,认识啊这是。

        可就在钱月青话音刚落的这一瞬,她白皙纤长的脖颈被一只手死死扼住了。

        许霆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居高临下,仿佛捏着一只玩偶似的,捏着钱月青的脖子,表情阴冷仿若地狱罗刹,通身气势神佛勿近——

        “骗我?你有几条命来祭上?”

        舒宁站在一旁,满头问号。

        虽然知道许大佬是个被骗了一定报复、最后亲手宰了钱月青的狠角色,但这真相揭开、报复打击的剧情推进得太特么快了吧?

        难以接受、内心波折这个过程呢?被狗吃了吗?

        餐厅的狐狸精也都怔住了,异变生太快,很多狐狸都没反应过来。

        站的最近的表姐第一个回神,可她回神的第一件事不是去从许霆手里捞人,而是大跨步往后退。

        “你是谁!”表姐面露忌惮。

        不是她怂,她好歹是胡家人,论妖法,这里没人比得过她,也正是因为她强,所以才看出许霆的不对。

        ——这个男人通身风水界天师的气息,不会错,他就是天师!

        一个扼住了狐狸脖子的天师!同类狐狸哪个见了有胆子上前?这不是上赶着去送人头吗?

        表姐的这番后撤也引得其他狐狸连连后退,很快就退出一个包围圈,只剩下捏着钱月青脖子的许霆站在包围圈中央。

        可这根本不是一对多、被围困的场景,而是所有人都在忌惮这唯一的人类男人。

        表姐反应迅,见许霆不答,立刻目光搜寻,看向不远处的舒宁。

        “弟妹!你这个师兄的天师法号到底叫什么?”

        舒宁其实很想一脸茫然,但4.25没给她这个无话可答的机会。

        4.25:“风鸣。”

        舒宁:“风……鸣?”

        话音刚落,整个餐厅所有的狐狸拔腿就跑,三秒钟,散了个精光。

        舒宁:“………………”

        她没得选,只能默默扭头,看向许霆。

        许霆手里的钱月青已经晕死了过去,变回了原型,许霆扔破烂一样一把青尾杂毛的狐狸甩在地上,抬眼,与舒宁对视。

        舒宁眨眨眼。

        许霆随手从一旁的桌子上抽出纸巾擦手,边擦边懒懒地冷漠地看着舒宁,轻飘飘道:“谁准你和狐族通婚的?”

        啊?

        许霆:“长兄如父,我这个师兄不准,这场婚姻就不算数。”

        舒宁:“……”

        那谁准你自作主张当我爸爸了?!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25329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