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64.【非人】

64.【非人】


        知道自己的亲老公是只狐狸,这狐狸还不掩饰对人肉的喜好,  再稍微想想胡白宴捏着自己的手流口水的情形,  舒宁浑身鸡皮疙瘩都在打颤。

        她现在觉得小说都是骗人的。

        什么志怪小说,女妖怪爱男人,  还总是多情空余恨,  给人类男人生孩子、养家煮饭、救他全家性命,  简直胡说八道。

        舒宁现在想想,男人和女妖怪,  从古至今只有一部流传甚广的小说描述了正确的关系——《西游记》。

        女妖怪们都想吃唐僧肉,  就像现在狐狸精闻到人肉会流口水一样,  吃吃吃才是正解。

        胡白宴把舒宁抱到床上安置好,  离开房间去找胡溪红之后,舒宁平躺在床上,默默对4.25道:“你看到胡白宴流的那些口水了吗,  我真的怀疑自己能不能活到下一集。”

        4.25沉默了一会儿,  大概没话说,竟然对舒宁道:“加油,想想唐僧,那么多妖怪要吃他,也顺利活到最后一集了。”

        舒宁:“……唐僧有三个徒弟,  我有什么?”

        4.25经过几轮升级之后,  渐渐拥有了人类的属性,  性格也鲜明了不少,  大约为了安慰舒宁,  此刻的声音有点温柔:“你还有我啊。”

        舒宁:“你能保证我不被那对狐狸母子吃掉?”

        4.25:“不能,”又用温柔的声音如实地说,“但我可以保证你在被吃掉的瞬间登出这个世界,尽可能减少被吃的痛感和恐惧感。”

        舒宁:“……”泥煤。

        但脏话和4.25都解决不了现实情况的危机,舒宁只是暂时保住了小命,现在胡白宴不能自行化形变人,万一狐狸精有自己的办法,辅助失效,舒宁这一步,无疑是自己把自己推向深渊——

        知道了母子俩的真实身份,她还能留住这条小命?

        或者指望胡白宴对她的爱意,从此成就一番人妖恋?

        不是舒宁质疑歧视人妖恋,要说胡白宴有多爱齐菲菲,真不尽然。

        原剧情里,胡溪红把齐菲菲吞掉之后,胡白宴知道之后也只是伤心难过,别说事后根本没有母子反目,胡溪红一说人肉多好吃,胡白宴流着哈喇子就问有多好吃。

        就这样,还指望靠爱电?

        说到底,物种不同,实力悬殊,就算真有爱,这样的爱也是不平等的,实力强者在这段爱情里拥有绝对的控制权,他喜欢,就是爱,他不喜欢,就是不爱,哪有弱者的话语权。

        齐菲菲在原剧情里说死就死了,连个尸骨都没有,这就是人妖恋、人妖之间的婚姻?

        简直就像人养宠物一样,而齐菲菲就是胡白宴的宠物,喜欢了,留在身边,没了死了,伤心一会儿,日子照过。

        这根本就不是爱情。

        舒宁很清楚,正是因为看得清楚,才对自己穿越来这个世界成为齐菲菲觉得胆寒。

        她不是爱人、妻子、媳妇,她在这个世界里,就是个随时可能被一口吃掉的食材。

        好在舒宁够聪明,就算是食材,暂时也保住了小命,但当她借用系统的小辅助偷听到几道墙之外狐狸母子的对话之后,情形真是比她预料中的还要不容乐观。

        胡白宴劝说胡溪红不成,胡溪红反过来对儿子道:“你有时候真是天真的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齐菲菲现在知道了你的身份,猜也能猜出来我也不是人,我们是妖,她是人,还是风水行业的半吊子风水师,你觉得她会安安分分继续和我们一起生活?她刚刚的样子你也看到了,她这么害怕,不会找人来帮忙收拾我们?”

        胡白宴很自信地说:“不会的,我相信菲菲。”

        胡溪红毫不留情地戳破,冷哼道:“你相信?你现在相信,是因为你是狐狸,她是人,她比你弱小,如果她也是妖呢?还是我们的敌手呢?你还会这么自信。”

        母子两相互都说服不了对方,胡白宴坚持认为老婆知道就知道了,日子照过,胡溪红则觉得他们原本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齐菲菲必须处理掉。

        胡白宴非常不高兴,问道:“处理?菲菲是我老婆,你想怎么处理?”

        胡溪红口气闲闲:“最简单的办法,当然是吃掉啊,骨头都不剩一根,消化干净一了百了,咱们再换个地方重新生活。”

        胡白宴气愤道:“妈,不是说了吗,菲菲是我老婆,不是食物!”

        胡溪红:“她就是食物!”

        “不是!”

        “是!”

        “不是!”

        胡溪红吼道:“说她不是的时候你也想想她是什么味道啊!以为靠着屏息就能抵抗她身上人肉的香味?”

        “因为肌肉密度、骨骼不同,人身上每个部位的肉的质感都不同,我们闻起来的味道也都不同!”

        “你就想想你站在她身边的时候,握着她手的时候,抱着她的时候,和她说话的时候,是不是只要不屏息,味道都不同?就跟在吃鸡肉、羊肉、牛肉一样?”

        “你敢说你闻到这些味道的时候没有流口水,没有想咬一口?没有想到厨房,没有想到蘸酱,没有想到火锅?”

        舒宁:“……”

        之后的几天,舒宁留着小命,如履薄冰,胡溪红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胡白宴便哪里也不去,一天24小时呆在舒宁身边。

        舒宁要装做不知道母子间的矛盾,还要露出一副正在消化老公婆婆是狐狸的神情,同时还要兼顾害怕、进退两难、对老公克制不住的爱意等等情感,短短几天,演技大涨。

        胡溪红这婆婆也忒不是个东西,起先几天也不当着舒宁的面说什么,可胡白宴越是守得寸步不离,胡溪红越看不过眼,过几日,就开始当着舒宁的面叨叨。

        “要说肉啊,还是火锅好吃,尤其是四川火锅,底料足,酱也多,开小火,红汤滚着,筷子一夹,水里汆几秒,捞上来,哪怕不蘸酱直接吃,也特别美味呢。”

        “其实红烧也好啊,切块,烧热油下锅,再放五香八角桂皮,翻炒,倒水下去烧开了小火炖,再下点酱油和糖,收汁的时候,那个美味啊。”

        舒宁默默听着,余光瞥见咽口水、喉头翻动的胡白宴,心里觉得这媳妇当得真是苦啊,还有种遭遇恐怖片现场的感觉。

        好在,胡溪红也不是整天很闲没事做,胡白宴不能在原身和人形之间自由切换,得找个“医生”查一查,到底是什么问题。

        本来母子两个也想带舒宁一道,毕竟现在胡白宴能不能变形全靠她这个老婆,“医生”查一查,也好知道她为什么会对胡白宴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可惜舒宁是普通人类,妖界有妖界的规矩,不便带舒宁一道,于是母子俩出门,舒宁一个人在家。

        胡溪红留了一手,拿走钥匙反锁了大门,胡白宴这个傻白甜也留了一手,给了舒宁大门钥匙,让她闲着无聊就自己出去走走,还大方地说:“不过你可不要告诉别人我的事,当然,你说了一般人也不糊相信,你就自己散散心吧,我和我妈大概下午四点回来,你记得提早半个小时回来就行。”

        舒宁乖巧地点头,等母子两个出门,4.25报备两人已离开小区,她立刻换衣服拿钥匙出门。

        4.25以为她是害怕得想逃跑,舒宁道:“逃什么?我身上的味道胡白宴一闻就能追上来。”

        4.25:“需要现在掩盖你身上的味道吗?”

        舒宁坐电梯下楼,“盖掉。”然后,在确保味道不会被刚刚离开不久的狐狸母子闻到后,她马不停蹄地跑出小区,打车走人。

        齐菲菲父母都已去逝,没有什么亲人,舒宁要找的,倒也可以算是半个娘家人,这个人,是她爸爸当年收过的唯一的外姓弟子,也是原剧情里,在齐菲菲死后追踪到胡家母子,查明真相,手刃狐狸精的风水界神秘大佬,许霆。

        许霆此人,身份神秘,不常在业内走动,却很有两把刷子。

        他七岁拜师齐菲菲的父亲,因为齐家不收外姓弟子,所以只能偷偷摸摸求学,齐菲菲父亲看好许霆,像教养自己儿子一样教了十年,许霆十七岁时学成出师,外出游历,至今又是十年。

        原剧情里,许霆和齐菲菲并没有多少交集,许霆游历过来,齐家父母都不在了,齐菲菲结婚住在胡家,也只和许霆打过两次电话。

        电话内容并无异常,齐菲菲也不热心见面,两人就没有见成,没多久,齐菲菲就被吃得毛都不剩一根。

        许霆某日算卦,忽然感应到不对劲,到处搜寻齐菲菲的下落,这才有了后来追踪手刃的剧情。

        舒宁很清楚,她现在要保命,可不能指望胡白宴,女人要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了觉得只要有爱万事ok,那简直就是自己推着自己站在悬崖边,早晚得摔死。

        胡白宴这男狐狸靠不住,真想活命,还得找许霆——虽然舒宁也不知道,许霆能帮她多少,但他现在是唯一的办法,只能试试。

        系统界面的人物介绍里,关于许霆的部分已经解锁了一些,舒宁按照地址寻到他住的酒店,敲开房门。

        门朝里缓缓拉开,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西裤通身禁/欲派的男人高高地立在门内。

        舒宁看着男人,“你是许霆?”

        许霆气质偏冷,表情清淡,见面前的年轻女人找上门还这么问,也只是略点了点下巴:“我是……”

        话没说完,舒宁带着一身演技朝他身上扑了过去:“师兄!是我啊,我是菲菲!”

        许霆本来要避让,闻言定住,诧异地任由舒宁抱住了他。

        齐菲菲?

        而扑过去抱住许霆的舒宁在4.25提醒下看到最新的人物解锁内容时,默默在心里骂了一声娘。

        许霆的介绍里竟然写着,这个男人寻找齐菲菲并不是因为顾念当年的师徒恩情,而是因为他爱的女妖怪需要齐菲菲做药引救命。

        舒宁:“……”我去你大爷的攻略世界,求死求登出!

        这神转折简直差点要了舒宁的老命,她现在也进一步理解了“活着”这个目标的精髓——

        食材兼职药材,她和唐僧肉其实是拜把子的兄妹吧。

        而身为药材的她此刻主动扑怀,羊入虎口,脚趾头想也知道,许霆的心情真是非常美妙。

        男人寡淡、禁/欲的面孔上吊起了一抹笑意,抬手轻轻拍了拍舒宁的后背,“原来是菲菲。我最近刚好在找你。本来听说师父师母都去世,就去你家老宅,邻居说你已经搬家了,没想到倒是你先找到了我。”

        舒宁真是没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出门前是食材,出门后是药材,现在还主动扑上门求死,这赴死的姿势真是格外利落潇洒。

        这戏只能换个剧本咬牙接着演了。

        舒宁以一个寻亲人的姿态,直起身,真情流露道:“是啊,我爸妈都不在了,我家也没什么亲人了,听说你在找我,我立刻就过来了。”

        这倒没有穿帮,许霆寻人的时候去过齐家的老房子,见房子很久没人住,邻居又说齐家女儿嫁人了,偶尔回来,许霆就给邻居留下了电话、酒店地址,方便回寻。

        许霆听了这些话,寡淡的神色上没什么表情,但一只手始终放在舒宁肩膀上,轻轻一带,就要拉舒宁进门。

        舒宁怎么可能跟着他进门,定在门口就是不动,又说不方便,又说临时过来找他,很快要走。

        男女单独一个屋的确是很多女人的忌讳,许霆以为舒宁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进门,没有勉强,更没有像胡溪红那样把话都挂在嘴上。

        相反,找到人,他反而不着急了,两人在门口聊了一会儿,舒宁说要走,他也没有强留,交换电话号码后,询问舒宁现在的住址。

        舒宁故作轻松的样子,想了想,“我有点想不起来我住的那个小区叫什么了,我刚结婚,现在住我老公家的房子,地址没记熟。”

        许霆自然不觉得舒宁在撒谎,这很好理解,谁会质疑送上门赴死的药材?

        人都露面了,还怕她跑了不成?

        许霆笑意挂在眼角,送舒宁离开酒店,舒宁客气地道别,不要他送,最后自己一个人坐电梯下楼,梯门一合上,她表情当场崩裂。

        她问4.25:“剧情内容还有多少我不知道?这个齐菲菲到底怎么回事?!”

        4.25:“关于原主的一部分也已经解锁,内容是否需要我来报备。”

        算了,她自己看。

        看完后,舒宁惊讶自己竟然在融合了美食、药膳的恐怖片里看到了多角恋的言情剧本。

        许霆喜欢的那个女妖,名叫钱月青,是一只青尾狐狸。

        他们狐妖一族在本市有自己的社交圈,很多狐狸也都是成群结伴按照群族分部一起生活,青尾狐狸钱月青就是和白尾狐狸胡白宴青梅竹马一同长大。

        只是后来胡溪红因为不喜群族纷争,带着儿子出来单过,钱月青以为等他的竹马白狐狸回来之后就能恋爱结婚,哪儿成想,胡白宴结婚了,对象还是个普通人类女人。

        钱月青醋坛子撞翻,又年少无知,对报复的方式有点误解,也开始结识人类男人,机缘巧合认识了许霆,现这个男人对她有求必应之后,便撒谎说自己有病,需要符合条件的人类做药引子。

        许霆身为风水界的隐秘大佬,喜欢的女人想要什么给什么,这关乎性命的药引,他自然也会想办法弄到。

        药引的八字拿来,符合条件的,竟然正是齐家的女儿齐菲菲。

        现在舒宁终于知道齐菲菲都死了,许霆这属性冷漠、毫无正义感的风水大佬为什么要出手置狐狸母子死地了——

        哪儿是为了给恩施的女儿报仇,根本就是因为用来救心爱女人的药引被狐狸吃了,动手泄愤。

        而这多角恋爱情剧还特么是个大悲剧。

        齐菲菲这个炮灰被吃,胡白宴被许霆杀掉,钱月青阴差阳错失去爱人,誓要找报仇,许霆终于现自己喜欢的女人根本不爱自己,还被利用,最终反目,钱月青不敌强手,跟着也挂了。

        一个多角恋,最终只留许霆活着。

        舒宁:“……”哪个编剧写得这种狗屁剧本是不是找抽。

        可不管怎么样,舒宁现自己的处境更艰难了,无论是食材还是药材,她始终是食物链底端的那个。

        逃不是办法,舒宁回胡白宴家里,这下连退路都变成了另外一条死路,舒宁只能选择用那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当天,胡溪红胡白宴“看病”回来,一进家门,迎面扑来一股肉香味。

        两只狐狸同时转头看向餐厅,餐桌上,满满一桌子菜,全部都是肉,清蒸红烧外加一个小火锅,猪肉、鱼肉、羊肉、牛肉、鸡肉,除了没有人肉,菜市场能买到的鲜肉全部都有。

        这堪称满汉全席的一桌子菜差点让没什么抵抗力的胡白宴当场流下一嘴的哈喇子。

        别说他,胡溪红都愣愣地直咽口水。

        舒宁听到外面的动静,从厨房走出来,笑眯眯地对母子两个道:“妈妈老公回来啦,快进来,洗洗手咱们吃饭了。”说完转身去厨房烧最后一道肉。

        胡白宴和胡溪红对视一眼,母子两个眼里都是意外,可架不住肉香味,火洗手,坐到桌边。

        舒宁端出碗筷和最后一道肉,却没入席,站在胡溪红身边。

        胡白宴意识到什么,没动筷子,抬眼看她,胡溪红正要夹肉,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和站在身边的人,挑脖子抬眼看过去,“你干嘛?”

        舒宁小媳妇似的站在一旁,“妈妈,开饭前,我想跟您说几句话。”

        胡溪红很爽利,“说。”

        舒宁:“妈妈,您和白宴能不吃我吗?我向你保证,从今天开始我每天给你们做好吃的肉,变着花样做,让你们每天都吃得开心。能不能不要吃我,我感觉我自己真的不是很好吃。”

        胡白宴:“……”

        胡溪红:“……”

        这觉悟,也是非常高了。

        胡白宴想说什么,被胡溪红截去话头,化作人形的母狐狸看着自己的人类媳妇,扬眉,缓缓道:“那就看你手艺如何了。”

        舒宁乖巧地站在一旁点头。

        十五分钟后,胡白宴在舔盘子,胡溪红翘着一只脚在椅子上,拿牙签剔牙。

        舒宁凑到胡溪红身边,微笑:“妈妈,你今天这顿吃得还满意吗?”

        胡溪红就着她霸气侧漏的坐姿,抬手捏了捏舒宁的小脸,“以前没现你手艺这么好。”

        顿了顿,大手一挥,“以后家里的伙食就交给你了,白宴负责买菜,你负责烧。”

        又指了指门口,说:“今天菜烧得不错。我包里有条新围脖,给你吧。”

        舒宁看向门口,挂衣杆上一个黑色的包,敞开的包口露出一截青白色毛皮。

        舒宁看着那条新鲜的狐狸毛围脖,忽然明白自己到底要怎么在这个世界好好活下去了。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22687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