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59.【两面派】

59.【两面派】


        提示道具没白用,  蒋深这人果然对推动任务展有大用处。

        舒宁没把蒋深的话当玩笑,她很认真地问男人,炒作加节目的可行性有多大。

        蒋深笑说:“这个圈子本来就是艺高人胆大,雷静不也是在海选现场语出惊人才被主办方注意到吗。别考虑什么可行性不可行性,没这么干之前,谁也不知道最后会有什么效果。”

        舒宁想了想,又问:“那如果我想这么干,有这么途径?”

        蒋深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名片,  舒宁接过,看到名片上写着一个陌生的名字,  头衔是策划经纪。

        蒋深道:“这是我现在公司的老板,  他现在主攻这一块,  你要真想这么捧雷静,可以找他。有业内人帮你,  别说什么《雷氏家族》,《雷氏帝国》都可以拍。”

        舒宁摸着名片,感觉自己正在接触一个全新的陌生的行业,倍感新鲜,  攻略世界的时候还有全新的人生体验,  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

        当天回去,  徐晓璐问她见面聊得怎么样,舒宁拉着她,  把蒋深提到的炒作办法说了一遍。

        徐晓璐听着也愣愣的,  “还可以这样?”

        舒宁道:“我觉得是个办法。”

        徐晓璐当即道:“那也得你那个婆婆肯配合啊,  你就看她现在那个拖后腿的样子,你小姑子都通过海选了,她又是不相信又是嫌这个嫌那个的,我看了都想抽她。”

        舒宁心道,别人的事她不放在心上,那她自己呢?告诉她雷静可以赚五千万她不动摇,那如果把五千万摆在她眼前呢。

        雷静比赛在即,天天找地方练歌,舒宁给她钱,每天关心,还告诉她,到了比赛那天,评委如果问私生活的相关问题,谨慎回答,能不多说就不要多说。

        雷静疑惑:“可主办方不是让我说吗?”

        舒宁:“没让你不说,你要少说,一点点就好,你想主办方要拿这个事吸引观众,你一口气都说了,以后的比赛怎么办?”

        雷静想想觉得很有道理。

        舒宁转头,又去见了赵琴花,婆媳两个已经明了相互不待见,舒宁一回去,家里都是冷气流。

        赵琴花道:“你这次又要说什么?”

        舒宁在沙坐下:“我上次说的话,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赵琴花扬眉,“什么什么话。”

        舒宁不介意她故意唱反调:“那我再提醒你一遍,就是那句,紫红也是红,黑红也是红,只要红,人气旺,被骂都能赚钱。”

        赵琴花当然记得,这也是过去这么多天,她唯一记得的一句,但她这个婆婆永远要和媳妇唱反调,又故意道:“不记得。”

        舒宁看着她,冷哼:“那赚五千万你记不记得?”

        赵琴花:“什么五千万。”

        舒宁直接站起来往外走。

        赵琴花看舒宁站起来就走,瞪眼看着,见人快走到门口了,才哎哎两声,“你到底要说什么啊?”

        舒宁转头:“您不是不记得吗。”

        赵琴花被吊足了胃口,总想知道她这媳妇过来到底要和她说什么,“那我记得又怎么样?”

        舒宁站在原地:“如果记得,我就再问一句,想不想一起赚这个五千万。”

        赵琴花明明好奇的要死,还嘴硬:“怎么赚啊?”

        舒宁态度也硬,不废话:“聊吗。”

        赵琴花看看她,憋着,过了一会儿抬手指沙,“行行行,聊!你过来!”

        舒宁重新走回来,“我要喝水。”

        赵琴花:“你不会自己倒啊?”

        舒宁转身又要走,赵琴花立刻扯嗓子,“我知道了!我给你倒!”

        赵琴花这种人,软硬不吃,必须得拿利益诱惑,你才能掰得动她这块茅坑一样又臭又硬的石头。

        倒了茶过来,舒宁才道:“雷静的比赛我打听过了,评委里有个熟人,是我妈以前的学生。”

        赵琴花起先没吭声,过了一会儿才瘪着嘴说:“那你妈的面子还有用吗,你妈不就是个小学老师吗。”

        舒宁:“我见过这个评委了,他很看好雷静。”

        赵琴花立刻笑起来:“那就是我家雷静自己有能耐。”

        舒宁:“不是我故意打击你,再有能耐有什么用?选手那么多,会唱歌的也不少雷静一个,她在这条路走多远,还未可知呢。”

        赵琴花又瞪眼:“你来就是给我说这些丧气话的?我雷静怎么你了,你要这么说她,巴不得她不好是吧。”

        舒宁懒得和她斗嘴:“你搞清楚,最开始谁都不支持她比赛的时候,只有我鼓励她比赛。”

        赵琴花又想怼,被舒宁截断话头:“现在我就问你,我在评委里有熟人,如果炒作,你这个当妈的愿不愿意亲自上阵?”

        赵琴花:“哎,你有没有搞错,我是你婆婆,有你这个口气说话的吗?”

        舒宁看着她:“愿意,还是不愿意?”

        赵琴花:“你这是和我商量的口气吗?”

        舒宁一改之前的态度,口吻坚硬:“没有商量。我有人,你没有,雷静要是止步5o强,回来就让雷浩给她找个前台做做好了,我又无所谓。”

        赵琴花:“你!”

        舒宁知道赵琴花软硬不吃,但捏着成名赚钱这个诱惑,不怕赵琴花不就范,果然,她这婆婆气归气,却没有再摆谱,沉默了片刻,催道:“行行行,那要怎么做?”

        舒宁:“同意了?”

        赵琴花:“那你得告诉我,这个炒作要怎么做吧?”

        舒宁就说了四个字:“上网,帖。”

        这是赵琴花的绝活儿,同龄的中年妇女里,恐怕没人比她还会在网络上掀风鼓浪,按照舒宁的说法,趁着第二轮比赛没开始,就该在晚上炒作人气,把雷静的大名广而告之。

        赵琴花还挺有主意的,竟然争辩说:“那行啊,她上次不是比赛的时候说亲妈把哥哥嫂子都赶出去了吗,这次刚好在帖子里写,这都是有原因的,是嫂子为了单独搬出去住,故意污蔑婆婆,让所有人误解婆婆打了嫂子一巴掌。”

        舒宁冷眼看赵琴花,得了,原剧情里女主最后怎么那么惨,还用想么,雷静再有能耐,也得有这么一个会煽风点火的妈。

        舒宁没客气,当场怼了回去:“你这么写,谁信啊?你得搞清楚一件事,看这种选秀节目的,有几个你这样的中年阿姨?都是年轻小姑娘。小姑娘们大多没有结婚,未来都处在儿媳的立场上,你和他们说媳妇撒谎婆婆站在真理的一方?你觉得她们爱看这些?”

        赵琴花常年混迹各大主流论坛网站,看多了帖子,能不知道这些吗,她哑口无言,顿了顿,又争辩:“那写什么?难道写婆婆丧心病狂辱骂媳妇赶走儿子一家?喂,搞清楚,参加比赛的可是雷静,我可是雷静的亲妈,这么抹黑我,对雷静形象不好吧。”

        都这时候了,竟然还在做梦竖立一个知名歌手的好母亲的正面形象?

        不都说了吗,紫红也是红,黑红也是红。

        舒宁:“雷静以后要做歌手,形象自然重要,但她的形象是她的,你的形象是你的,你没听你闺女在海选现场说吗?你把哥哥嫂子都赶出家门了,她觉得这个家是你一个人的家,不是她的家,她想比赛赚钱搬出去住!你还没明白吗?你在这场炒作里,不是紫红的紫,是黑红的黑!”

        赵琴花张嘴就想喷回去,可偏偏经验战胜了本能,她的理智竟然当场告诉她,的确就是这样,以她多年网络八卦的经验来说,她现在更合适当恶母亲招黑这个角色。

        舒宁也的确没有说错,网络上那么多人,谁要看母慈子孝和和美美,撕逼八卦才最有看头。

        但自己在电脑背后招黑是一回事,以真实身份让网友过来喷,又是另一回事了,赵琴花总觉得自己迈不开这一步。

        舒宁把她婆婆这些表情脸色都看在眼里,心知要她下定决定还需要点助力,便拿出手机,登6微博,点开某黑红明星的主页,几寸的屏幕凑到赵琴花眼前:“这个女明星,你记得吧?当初她出道,就是靠着雷照和雷剧,还有一堆雷人语录,红了这么多年了,现在都开始洗白窜综艺节目了,还开了自己的淘宝店,你想想看,她一个月赚多少,普通人一个月赚多少?光她那淘宝店,她就公开说过,一年至少可以净赚一千万。”

        “还有这个女明星,当年不也一样吗,全网络都在骂她,现在呢,人家直接从黑红洗白成了紫红,还在国内拿了一堆奖,赚的那就更别提了,比刚刚那个还要夸张,五千万绝对不算多。”

        ……

        舒宁一通胡侃,赵琴花不心动不可能,光那什么一千万、五千万就听得她头晕眼花。

        五千万啊,她连五十万都么见过,这辈子接触过的最贵的资产,只有……

        赵琴花目光在屋子里一转。

        只有儿子这套婚房。

        如果她能赚很多钱,什么五千万,一百万她就得乐上天了!

        但人有的时候,就是嘴比心硬,都到了这份上,赵琴花竟然对舒宁说:“那这么赚钱,你怎么不上?在这里忽悠我。”

        舒宁看她:“那雷静也没在海选现场说我什么啊,我不还是个被赶出来的‘弱嫂子’吗?炒我有什么好炒的?”

        接着道:“你不想成名对吧?那行,实在不行我就自炒,大不了说是我把婆婆小姑子赶出来,恶嫂子形象饱满,以后我自己圈钱。”

        又瞥瞥赵琴花:“等我也像那些明星一样黑红了,赚大钱了,我就买大房子,到时候一脚把你儿子踹了,再找个新的,给星宇找个有钱的后爹。”

        赵琴花:“……!”

        舒宁说完起身,直接往门口走。

        赵琴花转头看她,怒道:“你懂个屁!你知道帖写什么能吸引眼球?你知道和网友怎么撕能让她们越撕越兴奋?”

        舒宁在玄关换鞋吗,嘴里说:“不知道就慢慢摸索呗。”唇角已经吊了起来,等着婆婆鱼上钩。

        赵琴花跺脚:“还要摸索?我不是现成的在这边!”

        “你不许帖!”

        “放着!我来!”

        a

        级声秀雷静这六个字在微博火了。

        起因是海角论坛一个知名八主了更新了一条长微博,名字就特别吸引眼球——

        《有这么无耻的吸血鬼妈,级声秀的雷静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博文的开头,就截取了海角论坛一个帖子的标题。

        《我就是级声秀雷静嘴里那个一人当家的妈》

        紧跟着是帖子内容。

        “我就是雷静的妈,我来帖,就是想声明,虽然现在这房子的确是我和我女儿在住,但我媳妇不是被我赶出去的,我儿子更不是!他们都是自己搬出去住的,雷静说的都不是实情!还有雷静说赚了钱搬出去,现在这么大的房子住了不好吗,反正儿子媳妇都不住,我和她两个住绰绰有余,她还要搬出去,根本就是不懂事!”

        雷静的海选视频本来就是当时热议的话题,这帖子无疑是丢进水里的大石头,顿时激起网名热议。

        而通篇内容只让网友感受到两个字——无耻!

        不是赶跑的,是儿子媳妇自己搬出去的?为什么搬?过程怎么不讲清楚,难道不是你这个做婆婆的住过去影响了小夫妻的正常生活吗?哦,不是你动手赶的就没责任?

        这么大的房子你住的真舒服啊?那还不是儿子媳妇的婚房?小姑子这是懂事才知道要搬出去,只有你这个当妈的无耻不要脸一个人霸占着房子!

        海角论坛八卦版块的网友多是年轻女性,未婚的、已婚的,几乎都可以代入媳妇的身份来看这个帖子。

        赵琴花故意用讨人厌的口气说这些话,一时“民愤四起”,网友们纷纷讨伐。

        赵琴花也是厉害,挑个别网友回复,大概是把所有网友都当成了“媳妇”,那口气,妥妥是个不好相遇的坏婆婆。

        有人说:“幸好我婆婆不像你,我婆婆像我妈一样,对我特别好。”

        Id雷静妈:“你快算了吧,还婆婆像妈,等你生了女儿、体重15o肥得像头猪、老公看了就烦的时候,你再看你婆婆的态度。”

        有网友回复:“做你媳妇太可怜了吧,有自己家不能住,还要带着老公孩子在外面租房子?”

        Id雷静妈:“可怜什么?我出了钱的,我又没让她走,她住回来好了啊。”

        “住回来还不得受你这个婆婆的气?”

        Id雷静妈:“那她受不住气自己要住出去,怪我啊?还不是她自己心里素质差。”

        雷静妈这个Id几乎挑战了所有网友的认知底线,帖子出来之后,网友们连骂了一个晚上,未婚女孩瑟瑟抖说日常恐婚,已婚妇女大骂婆婆不要脸,她们是媳妇绝对直接撕。

        这帖子才几个小时的时间就登上了海角论坛的页,管理员加热加精,那截图长微博的更是把雷静妈怼网友的话全部贴了出来。

        微博评论下一石多层浪,所有人都在痛骂,可怜媳妇可怜雷静,感叹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就是婆婆。

        没多久,这篇博文登上了热搜。

        雷静妈和雷静的名字顿时火了。

        舒宁从帖子出来就开始围观,眼见着帖子是怎么火起来的,又眼见着雷静妈这个名字怎么出现在了微博热搜上。

        大半夜的,她也没睡,一个人坐在客厅沙上,边吃瓜子边刷手机。

        她时刻关注帖子动态,时不时还用手机回复,多是在说雷静,尽量做到话题还在雷静身上。

        一夜过去,赵琴花一战成名,专注练歌还不知道生了什么的雷静直接收到了声秀主办方的电话,约他见面重新聊一聊。

        雷静茫然,电话里吞吞吐吐。

        主办方试探地问道:“你没看帖子?”

        雷静:“帖子?”

        主办方:“就是雷静妈的帖子,海角论坛,还有微博,你看了吗?”

        雷静一脸懵逼。

        等她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人已经在电视台了,她茫然又心惊,第一反应不是打给赵琴花对质,她不需要对质,今早出门的时候她就现她妈一个晚上没睡,想想也知道那个雷静妈到底是谁。

        她的电话打给了舒宁。

        舒宁也才知道声秀主办方重新找到她,便道:“你别急  ,先听听主办方那么怎么说,现在正是级声秀需要关注的时候,你现在有热度,是个机会,别怕。”

        雷静艺高人胆大,敢在海选现场说那些话,本来也是冲着成名去的,如今无形中有只手推着她朝前走,她当然不会拒绝,果断见了主办方。

        这次竟然见到了分区比赛现场的一个男制作人。

        制作人也是今天一早接到上头的电话,对雷静现在的热度也很感兴趣,聊了聊帖子的话题,又问雷静:“其实我也挺想知道的,你在海选现场说你家里的私事,现在又有这样的帖子,你背后,别不是有团队在推吧?”

        这种事再正常不过,不是说有主办方背景才能顺利晋级,很多时候,有的参赛选手和主办方这边没有关系,但背后有推手,有推手就有有热度,主办方可不会推辞热门话题选手,这等于是双赢。

        在制作人和这个圈子里的一些人看来,雷静这个名字忽然登上热搜,很有点营销的味道。

        制作人和身边的同事还纳闷,这是哪家营销公司,路子这么野?

        雷静脑袋瓜飞转,没有经验,不知道该答是还是不是,但她本能里知道,要往对自己有益的一面回答,便含糊其辞地说:“雷静妈不就是我的帮手吗?”

        制作人秒懂。

        然后,雷静就得到了自己一定可以杀入区5强,并且参加全国比赛的通知。

        制作人的意思是,她热度不错,还上了热搜,现在级声秀也跟着蹭到了热度,上面领导很满意,特别关照,要把人保送进全国比赛。

        雷静被这个消息撞得头晕眼花,兴奋得难以自制,回去的路上整个人飘荡荡的,感觉像在做梦。

        另外一边,舒宁接到电话,已经从蒋深嘴里提前知道了这个好消息。

        舒宁道谢,蒋深道:“别谢我,也是我老板告诉我的,他认识的人刚好是级声秀的主创团队的高层,雷静现在名字炒得火热,级声秀不可能刷掉她。”

        舒宁客气道:“那我也得谢谢你啊,谢谢你知道了之后还特意通知我。”

        蒋深哈哈一笑:“我会提前知道,是因为我老板通知了我,我老板通知我,是因为他知道我认识你,来吧,有没有兴趣和我老板见一面,聊聊《雷氏家族》?”

        舒宁一愣,《雷氏家族》这个提议当初不过是蒋深在会面的时候随口一提,虽然听上去很像那么回事,但到底能不能做成,某种意义来说,舒宁觉得还得走一步看一步,毕竟现在暂时还是以雷静比赛为主。

        但蒋深公司的老板要见她?

        就算要见,也该是“雷静妈”赵琴花吧,为什么是她?

        舒宁直接向蒋深问出了这个疑惑。

        蒋深哼笑:“因为我和他都不相信,那个帖子是一个中年妇女会写的,要么有专业团队,要么,就是有其他人了。”

        舒宁笑:“这个其他人还真不是我。”

        蒋深:“不管是不是你,现在老板要见的就是你。”

        a

        雷静妈一站成名,这三个字,几乎成了恶婆婆的代名词,在网络上备受怒骂。

        而骂的越多,知道雷静这个名字的人也越多。

        在5o强升25强的直播比赛上,雷静的关注是其他所有参赛选手的总和的无数倍,从前没有关注过级声秀海选的观众都慕名前来,想要看看雷静妈的女儿雷静到底是什么样子。

        或许是出于一种反差心里,人们对雷静妈骂的越多,反而对想要搬离雷静妈的雷静产生了同理心,大家同情她、支持她,想要她赢得比赛,完成那句搬出去单独住的“宣言”。

        雷静火了。

        5o强,25强,12强,到最后的5强,按照网友的期待,一路顺利晋级。

        而改变的,不止是雷静,还有整个家里。

        赵琴花第一次享受到“成名”的滋味,整个人飘飘然,她已经完全不在意什么母子、母女、婆媳、亲家矛盾,每天关注又有多少人跑过来骂她。

        越骂她越高兴,越高兴越要故意写一些东西再引网友路人骂她。

        她现在常挂着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女儿要红了,我也火了!”

        徐晓璐看赵琴花,就感觉自己在看一个疯子,被骂还高兴,有什么可高兴的啊。

        赵琴花就说:“你不红,你不懂。”

        徐晓璐损她:“哎呦,你真拿自己当电视上那些明星了?”

        赵琴花竟然没喷回来,心情愉悦地又重复了一遍:“说了,你不红,你不懂。”

        雷浩那边,过了半个月才知道妹妹雷静和Id雷静妈的事情,大为惊讶。

        他后知后觉地醒悟过来生了什么的时候,雷静和赵琴花早就适应了现状。

        雷浩问雷静:“你怎么都不告诉我?”

        雷静:“我说了啊,我不是告诉你我比赛晋级了吗。”

        雷浩:“我说的是那个帖子!那帖子真是妈的?”

        雷静莫名:“你不知道?”

        雷浩:“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雷静眨眨眼:“我以为妈和你说了啊。”

        雷浩再去问赵琴花,赵琴花道:“我以为你妹妹和你说了呢,还有你老婆。”

        雷浩瞪眼:“你们都知道,我现在才知道,谁也没和我提。”

        赵琴花:“那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不就行了。”

        雷浩:“妈,那你帖子你怎么不和我说?”

        赵琴花:“手机在我手里,我想什么就什么,还要和你说?”

        雷浩:“不是,那你也告诉我一声啊。”

        赵琴花:“不是说了吗,我以为你老婆你妹妹和你说了。不是还有你丈母娘吗。”

        雷浩:“……”

        雷浩最后只能向舒宁抱怨,“你们都知道了,怎么就是没人和我说。”

        舒宁笑笑,“我以为你妈和雷静会和你说啊。”

        雷浩:“……”他这个儿子、哥哥、老公仿佛不存在。

        而等男人把雷静妈的帖子从头到尾看过之后,身为儿子,他浑身凉,又觉得丢脸。

        他又去找赵琴花:“妈,你怎么能在网上说那些东西啊!”

        赵琴花:“我说什么了?”

        雷浩:“就是那些话,你那些话那么难听,你那么说,别人当然要骂你。”

        赵琴花愣了愣,反应过来,却懒得多解释,她现在没空,她的时间和注意力都在网上,就回了三个字:“你不懂。”

        雷浩又劝,还说什么要她删掉帖子,不要再上网,不要因为网络影响正常生活。

        赵琴花都被儿子说愣住了,问他:“你知不知道因为我的帖子,你妹妹现在都顺利晋级了?”

        雷浩什么也不懂,靠着自己的理解,回道:“那是唱歌比赛,人家比唱歌,又不是比谁的妈妈厉害。”

        赵琴花一听这话,仿佛被兜头浇了一盆凉水,气得抬手锤了雷浩两下,“你怎么那么蠢啊!滚蛋!让你老婆来把你领走!”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13285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