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55.【两面派】

55.【两面派】


        舒宁最近又当期了吃瓜女群众。

        每天上上班,  网上怼怼赵琴花的帖子,  再听徐晓璐这个亲妈讲她怎么和雷家母女一杠二。

        舒宁都不得不赞叹徐晓璐的战斗力,一个人挑两个人,  毫无压力。

        徐晓璐便给舒宁传授经验,  “这有什么难的,  你就把自己当婆婆,雷静当媳妇,  歹哪儿挑剔到哪儿,她做什么你都跑过去说,做得再好都挑几根刺,  哪个小姑娘受得了啊。”

        舒宁笑问:“那小姑娘的亲妈什么反应?”

        徐晓璐冷哼:“亲妈啊,  我这个亲妈当初有多气,别人家的亲妈就有多气呗,一样一样的。”

        赵琴花能不气么,自己说归自己说,徐晓璐凭什么对雷静挑三拣四,她当她是谁?

        赵琴花抗议,严肃抗议,  徐晓璐就哼笑:“这就受不了了?我不过就是以长辈的身份训诫两句,又不是正经婆婆,你这个妈就看不贯啦?这要是以后你女儿的婆婆跑来他们小夫妻的家里作威作福,  当家作主,  再留点剩菜剩饭,  推搡打骂,  你这个妈还不得气死吗,所以啊,学着我点,心态放端正,大不了以后出了什么事你这个当妈的也一起住过去好了啊。”

        顿了顿,“啊呀,就是不知道你到时候有没有住过去的资格了,毕竟我女儿的房子我花了钱的,想来就来,你家雷静以后结婚,你这个当妈的还拿得出房款吗?”

        赵琴花心里气到吐血,嘴里硬撑道:“我女儿结婚我才不用像你们家一样倒贴!”

        徐晓璐立刻转向雷静:“小姑娘啊,你可听到了啊,你妈这是打算‘空手套白狼呢’,别是嫁妆都没有给你准备吧,你嫂子还有我这个妈撑腰呢,你以后可怎么办咯。”

        雷静一个才毕业没经历过什么人生的小姑娘,在亲妈和“婆婆”言语的双重打压下,近期过得十分不容易。

        才三天,她就给雷浩消息,问能不能也搬去租的房子。

        雷浩这当哥的不说行也不说不行,只让雷静再忍忍,忍到丈母娘走人就行了。

        雷静都要哭了,这怎么忍啊,以前忍赵琴花就算了,反正自己妈,这么多年也习惯了,现在加一个中年妇女,每天在高压之下生活,不是被亲妈挑剔,就是被别人的妈嫌弃,还要被使唤来使唤去,她都要怀疑这些人到底有没有把她当人看。

        她也有自尊的啊!她的心也是肉长的啊!她只是个小姑子而已,怎么最后她摊上这么多事情啊!

        雷静每天睡不着,吃得也不多,头大拔掉,有点风吹草动就心惊胆颤,才十多天,瘦了半圈。

        徐晓璐私下里和舒宁聊天,有点于心不忍:“也不知道你那个婆婆是怎么想的,自己女儿最近面黄肌瘦成那样,也不心疼心疼,还整天和我在那儿叨叨叨的,眼睛瞎了还是缺心眼儿。我都心疼那小姑娘,怎么摊上这种妈。”

        舒宁慢吞吞道:“妈,你还记得我以前和你提过的吧,当初买房,雷浩家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了,包括了雷静打工的时候自己给自己存的嫁妆钱。”

        徐晓璐立刻道:“哎,真是不同人不同命,这小姑娘命不好,摊上这种妈,”顿了顿,“还摊上你老公这种哥哥,拿了妹妹钱买房子也不说还,还把妹妹留下来应付妈和丈母娘。”

        舒宁没接话,只是心里默默地想,可就是这个现在被同情的小姑娘,在原剧情里,靠着吃嫂子的人血馒头,一步步地往上爬。

        踩着嫂子往上爬的时候,她真的一脚都没留情呢。

        又过了一周,在雷静几近崩溃登门求助的时候,舒宁如沐雨的春风,“降临”到她身边。

        舒宁握住雷静的手,担忧地看着她:“怎么最近瘦成这样?是比赛要开始了,紧张得都没好好吃饭吗?”

        雷静:“嫂子……”才说了两个字,眼泪直往下掉,“你能不能让我搬过来住一段时间啊?我睡沙或者打地铺都行,我真的不想在家里住了。”

        舒宁故作诧异地问:“怎么了?家里不能住吗?”

        雷静吞吞吐吐,“不是不能住,就是,住了,不开心。”

        舒宁:“怎么不开心了?”

        雷静抱怨赵琴花可以,总不能当着嫂子的面抱怨嫂子的亲妈,便吞吞吐吐,说是两个妈妈不对付,经常斗嘴,家里气氛不好,她有点心惊胆颤的,也怕会被赶出家门。

        舒宁一副好嫂子的面孔,温柔地说:“你怎么不早说呢,早点告诉我,我也好去和我妈讲啊,她为难你了吗?”

        雷静乖巧地摇头,为难了也得说没为难啊。

        舒宁:“那我知道了,我和我妈说一下,你回去住,也别在我这里打地铺了,地上凉,容易感冒,你比赛不是快开始了吗,生病影响嗓子可就不好了。”

        雷静点点头。

        后面几天,雷静继续在家小心翼翼夹着尾巴做人,她现嫂子的话起了作用,徐晓璐的确没再怎么为难她,就算和赵琴花斗嘴,也不把话题往她身上扯了。

        舒宁也经常叫她过去吃饭,和她聊天,她能感觉得出来,雷浩其实不太欢迎她总是过去,但舒宁不一样,几乎天天给她电话,还问她喜欢吃什么,雷静有眼睛有感知,知道谁是什么态度,但她下意识就忽略了雷浩,只看嫂子。

        嫂子让她来吃饭她就来,嫂子让她留下来她就留,嫂子给她好吃的,她就拿。

        雷浩有次带着点敲打意味地和她说:“妈一个人在家呢,你别留太久。”

        换了以前,雷静听了就会应,可这天她听雷浩这么说,便默默地转着眼珠子,假装什么也没听懂似的,回道:“那你回去陪妈好了啊。”

        雷浩:“那你呢。”

        雷静:“嫂子叫我吃完水果再走啊。”说完就往厨房奔。

        晚归的次数多了,赵琴花也有意见,总在家里说:“你嫂子哥哥给你吃什么山珍海味了,现在才回来?”

        换了以前,雷静要么闭嘴,要么顶嘴,可这天她进门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有别人替她把刀子给挡了。

        徐晓璐:“你管得着吗,山珍海味又不给你吃。”

        赵琴花注意力被转移,和徐晓璐斗嘴去了,没顾雷静。

        雷静愣了愣,有点莫名,但也察觉出来,这是嫂子的妈妈在帮自己说话。

        自己家里人还没嫂子和嫂子家人靠得住这件事,转瞬间刷新了雷静的认知,她忽然觉得,她似乎也可以有嫂子做依靠。

        嫂子还支持她比赛呢。

        悄然间,级声秀的海选近在眼前。

        比赛前,舒宁特意带雷静去买了两身衣服,雷静已经很久没买过新衣服了,感动得热泪盈眶,舒宁给她加油鼓劲,“平常心,不要紧张,到了镜头前拿起话筒,你就专心唱歌就好。”

        雷静对自己的唱功还是有信心的,被舒宁鼓励,心里感动又振奋。

        她真的没有想到还有人会支持她唱歌,她以为这条路注定只有她一个人。

        可叫她没想到的是,回了家,徐晓璐也忽然问了她比赛的事,还对她说:“你嫂子说你唱歌好,可以走这条路,那你就加油吧。”

        雷静愣愣的,她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这么长时间以来她对着嫂子妈就像对着自己的准婆婆,总是紧张,现在听到“准婆婆”给她加油鼓劲,她差点以为自己在做梦。

        徐晓璐看这小姑娘傻兮兮的样子,叹了口气,又瞧了房间的方向一眼,压低声音,轻轻道:“不是我说啊,你也看看你妈和你哥,都是些什么人,对你这个女儿妹妹一点也不关心。还是我家蓉蓉说得对,你走唱歌这条路,真出人头地了,以后自己赚钱自己买房子住,也不用看你妈和你哥的脸色了。没人对你好,你还不能对自己好吗。”

        雷静呆站在原地。

        徐晓璐回房间,过了一会儿,赵琴花出来,看到站在茶几边的女儿,呵责道:“傻站着干嘛啊?又这么晚回来,不睡觉啊。”

        雷静回神,转身:“妈,我明天,比赛。”

        徐晓璐哼道:“我当什么事,还没死心啊。”

        雷静郑重地说:“妈,我会努力的,我会赢的。”

        徐晓璐去厨房,毫不在意,“算了吧,别整天做梦了,还当明星呢,期望你当明星,我不如期待你找个有钱男人嫁了。”

        雷静站在原地,感觉一半置身热火中,一半置身冰窖里,耳畔一侧是嫂子和嫂子妈妈的鼓励,一侧是赵琴花的嘲讽。

        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分裂了,克制地站在原地,浑身颤抖。

        为什么支持她的反而不是最亲的亲人呢?

        为什么唾弃她瞧不起她的,反而是自己的亲妈呢?

        没人对你好,你还不能对自己好吗。

        最后,雷静的耳边只剩下这句话,她带着义无反顾没有退路的决心,踏上了级声秀海选的征途。

        捏着话筒,面对镜头和海选评委,她以常挥的平和心态清唱完了海选比赛的曲目。

        四个评委低头打分,其中一个胖一点的歌曲制作人十分随意地问她:“歌唱得不错,怎么会有来参加海选的想法?”

        雷静举起话筒,瞬间,眼泪落下:“因为我快过不下去了,我只有这条路。我没有钱连自己住的地方都没有,我只有参加比赛,才能赚钱买房子。”

        四位评委都愣住了,齐齐抬头看向她,刚刚文化的制作人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回复,海选的问题几乎都差不多,评委问来问去就那几个问题,一般选手回答这种问题多是说什么理想什么梦想,这种日子过不下去来参加比赛的……

        ?????他刚刚没听错吧?不是幻觉吧。

        雷静本来也没想哭,可眼泪落下第一滴,后面就像开了闸的水库,拼命地朝下淌。

        她边哭边说,边说还边哽咽:“是真的,我没地方住,我的钱都被我妈拿给哥哥买房了,我现在住在我哥哥嫂子家里。”

        几个评委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女评委道:“你哥哥嫂子不欢迎你?”

        雷静:“不是,他们没不让我住,他们现在也不住那个房子了。”

        评委:“?”

        雷静语出惊人:“我妈把嫂子和哥哥都赶出去了,我和我妈在住,可我感觉那房子不像我家,像我妈一个人的家,我想赚了钱也搬出去。”

        评委&看海选直播的观众:“…………”

        ???他们是不是走错片场了。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12281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