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53.【两面派】

53.【两面派】


        倒胃口的婆婆,  形同嚼蜡的丈夫,整天没事干情商低只会吵架的小姑子,  那个家根本没办法呆。

        这也就是舒宁一遍遍告诉自己,为了任务不要吵架不要吵架,  动手会被这个世界登出登出,要不然真想和姓雷的这一家子每天大战三百回合。

        借此机会顺理成章地单独搬出来住,舒宁觉得从身到心的舒爽,  本来她还担心雷星宇会因为父母分开住伤心,结果小崽子抱着自己的小书包跟着舒宁搬家的时候,  竟然小大人似的缓缓吐了一口气。

        舒宁看了直笑,  蹲下来问他:“和妈妈一起搬出来住,  觉得委屈吗?”

        雷星宇摇头:“我不喜欢奶奶,  也不喜欢姑姑,  我喜欢妈妈。”

        舒宁摸他的头,笑道:“放心,以后你就跟着妈妈,  那乌烟瘴气的地方咱们不回去,  以后妈妈给你买大房子,  大别墅住。”

        雷星宇天真地问:“就像蕾蕾她家一样吗?”

        舒宁问:“蕾蕾是那个新来的小朋友?”

        雷星宇天真地说:“还是我的女朋友!”

        个小鬼,  才多大,  还女朋友呢,  舒宁摸摸小崽子的脑袋瓜。

        借着“婆婆打人”这件事顺利和雷浩分居之后,  舒宁就没客气,  立刻采取了“打击报复”的行动。

        她先是把自家婆婆干的那些好事儿和几个认识的邻居宣扬了一遍,  转头就开始在雷浩面前扮无辜,“你妈都打我了,到现在都不承认,我也搬出来住了,那个家我也要不要了,以后你们想干什么干什么,我也不会影响你们了。”

        雷浩搞不定自己妈,又委屈了老婆,只能哄,说等过段时间就把母女两个送回老家,又说等雷静找到工作,就让她们自己搬出去住,很快接她和星宇回家。

        舒宁委屈地说:“那可是你妈啊,她不走你还能赶她走吗?最后还不是我这个做老婆的从那个家里滚出去了?”

        雷浩就说他也搬到租的房子住,照顾娘俩,不会委屈她们,舒宁直接把他轰出去,门一关,将人拍在门后,“你还是先问问你妈准不准吧!”

        赵琴花自然是不肯儿子也走的,媳妇走了,该啊!不是说打她吗?走好了啊!到底打没打别人不知道,她们两个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

        赵琴花也是气个半死,没想到自己媳妇还有这样的心机,雷浩租房子的时候她也没拦着,甚至在家里嚷嚷:“让她走!她不是被我打,受了天大的委屈吗?要走就走好了!快点走!”

        真走了,不过少了两个人,家里却忽然空了。

        雷浩一早去上班,雷静自那之后整个白天也溜得没人影,赵琴花就自己一个人在家,从早到晚,孤单寂寞,只有网络陪伴。

        到了晚上,雷静是回来吃饭,雷浩却要到九十点,一个吃完饭就跑房间,一个回家就洗漱直接回房睡觉,整个家里的气压比之前还低。

        赵琴花当家作主,这才几天,就把家搅和成这样,自己也很纳闷,不对啊,她没想这样啊,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她去找雷静,说:“你个死丫头,回来就刷手机,都没话说?”

        雷静闷声道:“我不敢说话。”嫂子被赶出家门还有地方住,她要是被赶出去,就真的只能回老家或者睡大马路了。

        赵琴花再去找雷浩,雷浩却不愿和他妈说话。

        赵琴花哄着,问他要吃什么家里还缺不缺什么,对儿子的态度显然对女儿好多了,甚至还问起星宇,问星宇在租的房子那边住得习惯不习惯,不习惯她就去把孩子接回家来。

        雷浩皱眉:“妈,星宇这么小,怎么能离开妈妈,你别管了,星宇和周蓉一起过得挺好的。”

        赵琴花能听不出这话里的埋怨吗,沉默了一会儿,气道:“你老婆是人精!你别被她骗了!那天我根本没打她,连推她都没有,是她在演戏!”

        雷浩:“妈!打没打、真的还是假的,现在都不重要了!周蓉已经带着星宇住出去了,您要当家也当了,还不行吗?”说完不耐烦地摔门走人。

        雷浩从小没有父亲,不是个性格多强硬的男人,赵琴花带雷静住过来以来,他就没过这么大的脾气,这是第一次。

        赵琴花有些被吓住了,吓住之后心里就钻出了浓浓的委屈,凭什么这么说她啊,她就是没动手啊,儿子还向着媳妇,这个儿子也是白养了!

        赵琴花委屈上了,还掉了两滴眼泪,这点眼泪还不够抹手指,擦一把就没了。

        擦完了,她拿手机帖子,她已经好长时间没自己过帖子了,觉得这个时候儿子靠不住,女儿靠不上,还被媳妇“欺负”,真的只有网络能安慰自己了。

        她早忘了之前帖就被怼的事儿,把事情好好编辑了一下,刚完就收到一条回帖。

        6个6:楼主你这个婆婆不会和上次那个煮鸡蛋不分给媳妇的婆婆是一个人吧?哇,你儿子媳妇的家终于被你搅和散了?恭喜恭喜啊,当家作主的感觉很爽吧。

        “……”

        赵琴花喉腔里压着一口老血。气死了,她真的气死了,怎么没有一件事是顺心的啊!

        不上网了,去小区里散心,想和同龄的大姨大妈聊聊天,顺顺气,结果几个眼熟的阿姨看到她就走。

        赵琴花还纳闷,老糊涂了?都不认识她了?前段时间不是还一起聊过吗?

        算了,反正也不熟。

        她在小区绕了一圈,去儿童游乐设施的那块,见到几个带孩子的眼熟的阿姨,笑着过去,几个阿姨要么避开当看不见,要么直接抱着孩子自言自语地说不玩了走了。

        赵琴花一脸茫然,又怎么了啊?

        后来有天她下楼买菜,才听到小区里几个阿姨围在一起议论的声音。

        “就她啊?把媳妇打跑的那个?”

        “对啊,说是媳妇不吃剩菜剩饭,还要媳妇下班回来洗一大家子人的碗。”

        “我女儿要是有这种婆婆,我还不得操心死。”

        “你别说你是丈母娘,我这个自己也当婆婆的都听了稀奇,只有巴望子女过好日子的,自己委屈一下的,哪里有委屈儿媳媳妇,搅和得小夫妻都分家住的?”

        “听说他们家还有个五六岁的小孙子?”

        “是呢是呢,我前几天还看到在游乐场那边玩儿呢,可怜呢,这么小爸爸妈妈就被迫分开住了。”

        ……

        赵琴花忍着,走远了,自己成了别人口中的谈资和恶婆婆,越想越气,最后自己菜都不买了,拎着一个空篮子回家。

        空荡荡的家里只有她一个,她想火也没人,原地转了两圈,啊一声大叫,关她什么事啊,是她媳妇自己要搬出去的,又不是她赶的!这些人都是胡说八道!

        赵琴花一气,饭也不做了,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家里没有早饭,也没有晚饭,午饭更是没有。

        雷浩本来在舒宁搬家之后也只在家吃一顿早饭,没有早饭之后,他干脆起床就离家,回家就睡觉,雷静没有什么钱,外面餐馆吃不起,等把冰箱里的存货都搜罗干净之后,没办法了,只能打电话给亲哥求助。

        雷浩给了她同小区另外一栋楼的门牌号,“过来吧,给你添双筷子。”

        雷静这墙头草小姑子立刻溜溜地跑过去。

        进门一看,租的房子竟然还挺大,装修很普通,但收拾得很干净,门口一双粉色毛拖,餐桌上几双干净的碗筷,嫂子从厨房出来,见了她非常平常地说:“雷静来了,快进来,刚好吃饭。”

        雷静感动得热泪盈眶,觉得这个有烟火气的出租房才是真正的家,摸到桌边坐下,小心翼翼的,又四处观察。

        不久雷浩扛着儿子在肩头,从房间里走出来,拍拍雷星宇:“叫姑姑。”

        雷星宇骑着雷浩的肩头,晃着小腿,天真烂漫:“姑姑!”

        雷静眯眼笑,起身,伸手,“来,姑姑抱抱。”

        外间这温馨的场面被厨房里的舒宁看在眼里,她表情如常,眸光里却闪过几抹狡黠,丈夫和小姑子都临阵倒戈了,度这么快,看来赵琴花一个人在家没少作死。

        小姑子连饭都过来吃了,不会赵琴花在家连饭都不做了吧?

        真是会作。

        如果好好当家,买菜做饭收拾屋子,收一收脾气,再学学绿茶装可怜诉苦,雷浩这“孝子”还真拿这个妈没办法,走到如今这一步,赵琴花可以说是完全不用脑子思考问题做事了。

        上网上傻了,只剩下胡说八道煽风点火、引导舆论这点能耐了?!

        晚饭吃得和和乐乐,大家默契地没有提起赵琴花,有说有笑,舒宁还问起雷静唱歌比赛的事。

        雷静道:“我早就报名了,在等海选通知。”

        舒宁:“那你比赛用的歌挑得怎么样了?”

        雷静:“早就选好了,五,我怕会和其他人撞上,准备再选几。”

        雷浩插话:“有多大把握?”

        雷静扬眉哼道:“哥,你要相信你妹妹,我以前可是在酒吧驻场过的,唱的不好听酒吧老板早把我打跑了,这不是影响他们生意吗?”

        雷浩:“这么自信?那哥哥就祝你马到成功。”

        舒宁也和雷静碰了碰杯子,可心里却想,这小丫头当初能成功,唱功是一部分,炒作更是功不可没,唱的好的人比比皆是,可有热点的歌手才能吸引观众啊。

        可现在的情形和原剧情早不同了,原本是小姑子跟着赵琴花搬出来住,有赵琴花这个“炒作高手”在旁鼓捣,才有了后来的热炒,如今搬出来的是她这个嫂子,雷静又会不会在海选现场语出惊人,这可都是未知数了。

        除非,除非雷静和原来一样,被逼到一个没有退路的“绝境”上。

        可这个绝境,她又得怎么亲手打造呢?

        舒宁心里忽然闪过一个人。

        对!她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

        当天晚上,雷浩雷静兄妹两个离开,舒宁把雷星宇哄睡着之后,关上门,来客厅,拨了个一个电话。

        几天之后的某个早晨,赵琴花一个人躺在阳台的躺椅上晒太阳,忽然听到开门声。

        她以为是雷静,就没动,继续闭着眼睛,听到脚步声近了,哼道:“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早啊,雷歌手。”

        刚说完,忽然脸上重重地挨了一巴掌。

        赵琴花慌乱中睁开眼睛,就看到亲家母徐晓璐一脸怒目地站在自己跟前,居高临下瞪着眼睛。

        “哎!你怎么打人啊!”赵琴花一把跳了起来。

        徐晓璐捞着袖子喷道:“你敢打我女儿,把我家宝贝蓉蓉逼得搬出去住,我还不敢打你?我打死你!”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08370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