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52.【两面派】

52.【两面派】


        舒宁这人有个毛病,有事没事把钱放位,  所以让她来攻略世界,  不管怎么样,  都得赚点钱,给原主开辟一条事业道路。

        从第一个世界的白富美张雪言,到年轻寡妇秦香,  再到大龄剩女张悠悠,  都是如此,现在的周蓉,自然也不例外。

        但越是普通人、越是接地气的生活,  越不容易在赚钱方面寻求突破口,  目前为止的四个女人,  张雪言白富美起点高,  秦香农村寡妇光脚的不怕鞋湿,张悠悠大龄闪婚老公给力,  只有周蓉,普通人里的普通人,  日子不上不下,  有家人有丈夫有孩子有工作,  就是没有人生的突破口。

        哪怕家里有点小钱,  舒宁还能帮原主投资点房地产,  然而周蓉和雷浩在养孩子养家方面尽心尽力,  家里什么都不缺,  就是没什么钱。

        所有的现金加起来,  15万。

        15万在这个级人口的二线城市能做什么?

        人流多的街口开个几平米的小店都难。

        而周蓉和雷浩,一个会计,一个工程师,加薪每年固定,升职基本无望,只靠工作,基本职能维持现在的生活水平,一旦家庭遭遇疾病或者其他方面的突然打击,问题立刻暴露。

        他们这样没什么底子的小家庭,就得尽快积累资产。

        舒宁来这个世界之后,每天都在想,该怎么开拓赚钱的路,自己工作之余再给其他小公司代代账?或者让雷浩也兼职赚外快?

        行倒是行,就是有个孩子在,雷星宇小可爱才五六岁,总要有父母陪伴,兼职势必会占用闲暇时间,到时候钱赚了儿子陪不了,日久天长别最后跟上个世界的苏维丽一样养出苏鸣这种儿子……

        舒宁:“……”想到苏鸣,舒宁的脑回路突然打了个岔。

        养出这种儿子,似乎也还不错?

        呸,乱想什么呢。

        总而言之,工作之余兼职,占用时间,回报率也未必高,怎么想都觉得不划算,或者还是干脆辞掉会计工作干点别的?

        舒宁原本还在想,忽然就被雷静给“点醒”了。

        还用辞什么工作?眼前不就有个一本万利的投资吗?

        雷静啊!

        这小姑娘在原剧情里可不止干了引导舆论、间接害死自己嫂子的事,她还成了那一年级声秀总决赛的人气旺和亚军。

        比赛还没结束,就和某娱乐公司签约成了歌手,第一年就出了自己的单曲和ep,虽然歌手成名路不像演员、综艺艺人那么一帆风顺,但能当歌手进娱乐圈,雷静一个月赚的可比周蓉和雷浩夫妻两个一年加起来都多!

        有这么一棵未来摇钱树摆在眼皮子底下,还去投资别的?投资这棵摇钱树可是一本万利!

        所以舒宁根本不管赵琴花看神经病的眼神,进了门,径直走到雷静面前,端出大嫂的温柔和慈爱,拉住这小姑子的手,微笑鼓励:“其实我以前就听你大哥说过,说你从小唱歌好听,你现在反正也有时间,工作以后可以慢慢找,这个唱歌比赛过了今年明年就不一定有了,不如抓住机会去试试。至于钱,没有就嫂子给你出,你也别不好意思拿我的,就当我借你好了,以后你有钱了再还给我。”

        雷静的表情从错愕、不敢相信渐渐变成了欣喜,她尖叫一声跳起来,用力抓着舒宁的胳膊,两只脚在原地直蹦:“真的吗?真的吗?!嫂子你支持我去参加比赛?!啊!你太好了,你真的太好了!”

        舒宁笑看她,就是看摇钱树的慈爱目光,跳吧叫吧,以后记得每跳一下就抖点票子下来。

        旁边赵琴花瞪眼看姑嫂两个,刚刚被网友气晕的脑子都顿时清醒了,从沙上爬起来,穿起拖鞋就走到两个女人面前。

        “不许参加!谁准你们这么干了,钱留着吃饭存银行给我老太婆花不好啊!?去唱歌和扔水里有什么差别!啊?不许去!”

        赵琴花这嗓门大得,估计站大门外都能听到。

        舒宁和雷静同时转头看过去,亲女儿率先顶嘴,还下意识抬手护了舒宁一下,“妈你轻点儿啊,耳朵都被你喊聋了!”

        赵琴花抬手指她:“我和你说的话你当耳旁风啊是吧,现在还找到人给你撑腰了,不许去,我最后再说一遍,你听到没有?”

        母女两个每天都要斗嘴,雷静才不怕,如今有了人支持更是腰杆硬,瞪眼道:“我去参加比赛,又不花你的钱!”

        赵琴花直接看向舒宁:“不许给你妹妹钱,听到没有!”

        舒宁看着她,故意做出观察的神色,还稀奇地说:“妈你头不疼了?那我给雷浩打个电话说一下,别让他担心。”

        说着就拿手机,完全没管赵琴花说什么。

        赵琴花眼睛瞪得更大,原地跺脚,嚷嚷道:“我本来没病也被你们气出病了!我和你们一个两人说得话你们都不当回事是吧?”

        舒宁已经摸出了手机,赵琴花看着她,喝道:“周蓉!”

        舒宁侧头抬眼:“嗯?”

        赵琴花看着她,婆婆架子端起来,抬手示意她的手机,命令:“我现在和你说,把手机放下。”

        舒宁看着她,“妈妈你在说什么呢?我给雷浩打电话通知他一下啊。”

        赵琴花语气铿锵:“打什么打?现在是你婆婆在和你说话,你什么态度?没听到我让你放下手机吗?”

        舒宁转身,面对她,表情缓缓落了下去:“听到了。”

        赵琴花见她不打手机了,接着拿手指头点她,又点点雷静:“我现在和你们说啊。比赛!不许参加!没钱的给我去找工作,有钱的给我把钱放好了,不会放就干脆上缴工资我来保管,反了天了你们。”

        雷静不服气,又要回嘴,被舒宁拉了一把,小姑娘还挺会见风使舵的,嫂子一说给钱还支持比赛,拉一把立刻就乖乖闭嘴了,不吭声,只眼里冒火,又转头看舒宁。

        舒宁则看着赵琴花,这位婆婆如今被激怒,连平等相处的样子也不做做了,俨然是东宫皇太后。

        不但当家作主,连经济都要开始管了?

        舒宁轻轻哼笑一声,冷淡地说:“妈,我每天上班赚的钱,雷浩管不着,我自己亲妈都管不着,您就别操心了。”

        说完转身往外走,赵琴花没料到她这个态度,张着嘴在原地,没反应过来,雷静跟着也转身走。

        舒宁转头看她,雷静立刻抬下巴挺胸,墙头草妥妥的。

        舒宁道:“我去接星宇放学。”

        雷静:“我也去!”

        这是小姑娘没其他可拿出来表明立场的,就干脆肉身直接上了?

        行吧,反正开车,要去就去呗。

        于是舒宁带着雷静一起去接雷星宇,留下赵琴花一个人在家跳脚——

        造反了!造反了!这一个两个都要造反了!

        手机呢,手机,她要打电话给儿子,让儿子回来收拾这两个!

        可赵琴花找来找去都找不到手机,茶几、沙、垫子下面,地板上,最后她撅着屁股跪在地上往沙缝里看,看也看不到,摸也摸不着,当真是头晕脑转。

        手机呢!

        怎么一天都不顺啊,真是气死了!

        【找不着】辅助只有24小时的效果,到当天晚上临睡前功效就没了,但舒宁也不需要再买这个辅助了,因为赵琴花接二连三被气得不行,又有雷静比赛的事,算是彻底被激怒了。

        当天雷浩回来,赵琴花也不顾小孙子在场,拉着儿子就诉苦,从久远的过去说起,说她怎么怎么不容易,一个人把兄妹两个养大,吃了多少苦,掏了棺材本给他买房娶老婆,结果最后女儿不听话,娶的这个老婆也不听话,她今天差点被气死。

        雷浩脑门悬刀似的闷声不吭,静坐听老母亲痛哭,等搞清楚生了什么之后,默默地松了一口气,劝赵琴花道:“雷静要参加比赛,也没什么吧,这种比赛报名费一般也没多少,后期有什么费用也不算很多,她要参加就让她参加好了。”

        赵琴花:“她工作都没有,还比赛想拿奖,天上掉馅饼呢?花这钱干嘛?你们一个个都不心疼啊,我心疼钱!”

        接着道:“还有你老婆你也不管管,她都能和我顶嘴了,她今天说的那是什么话?我是她婆婆!我是长辈!有她那么和我说话的吗?”

        赵琴花说来说去,就是雷静这女儿不好好找工作,媳妇不懂礼数没有教养不把她这个婆婆放眼里,雷浩被念得头疼,软言相劝,这是是这样,那个是那样,这个不是你想的这样,那个也不是你想的那样。

        最后没办法了,去找雷静,劝她去给赵琴花道歉。

        雷静闷声不吭坐在卧室的床边:“我不去。”

        雷浩好说歹说,又雷静才道:“我看嫂子,嫂子要是道歉,我就道歉人。”

        雷浩就去找舒宁。

        才进卧室门,舒宁指着他鼻子:“闭嘴!”

        软脾气的雷浩差点被这声势浩大的一声怒吼砸中然后啪叽一声跪地上。

        和之前衣柜的事情一样,门关上,雷浩就哄舒宁,让她看在他的面子上,去哄哄赵琴花,说声对不起。

        舒宁在看电视,表情清淡,也不生气,只道:“道歉?我做错什么了?”

        雷浩:“哎,不是你做错什么,就是吧,这个事情我知道不是你的错,但我妈就是这个脾气,你也知道的,她年纪大了,估计也在更年期,生起气来脾气就暴躁,还没完没了不饶人。你就去哄哄她吧,说个对不起,雷静再道个歉,这事就过去了。”

        舒宁:“我没做错还我道歉?”

        雷浩:“老婆,你就当是在哄星宇,把她也当五六岁的小孩儿。”

        舒宁:“那你怎么不把这话和你妈说,让她把我也当小孩儿哄呢?”

        雷浩:“老婆啊~”

        舒宁不为所动,任凭雷浩怎么说怎么劝就是原地坐着,雷浩劝她哄她的废话她通通屏蔽,心里却想起她做咨询师时一些网友给她的诉苦的私信——

        家庭相关,多是女人退步。

        舒宁从前也想,为什么总是女人,这些女人明明事后也知道怎么回事,还跑来诉苦,那当初何苦退步低头?

        当年舒宁不懂,现在面对一个男人坐在自己身边语重心长滔滔不绝地劝说,她觉得自己可能有点明白了。

        缺爱的女人,被一个男人哄着,软言劝着,拿家庭拿未来拿自己做借口,很多女人,真的没有办法拒绝,不由自主就心软了,心一软,就变成了丈夫说什么自己做什么。

        说直白一点,在这一刻,丈夫,这个未来可能陪伴自己一生的男人、现在正在倚靠的男人,为她们提供了最大的情绪价值。

        女人沉沦在这种情绪里,就像吃了□□一样,任人摆布。

        雷浩这男人,性格还是不错的,没有大男子主义,做事也会好妻子商量,还很顾家,但要说他是个多温柔的男人,还真没有。

        可就是这样的男人,此刻拿出了一百二十万份的耐性,好声劝着,软言安抚。

        舒宁心底忽然钻出了一声冷笑。

        她把这声笑容带出的三个字听得一清二楚——

        窝囊废。

        她真的瞧不起这样的男人。

        为了家庭和谐搞不定妈就来哄老婆?

        老婆还有用来□□的作用,厉害,真特么厉害。

        舒宁始终不动,当然她不动可不止因为她不想动,她比从前攻略世界任务的时候还要冷静客观,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可能招致什么后果,会把事情往哪个方向推动。

        “你别说了,我不会去的。”舒宁最终冷淡地说。

        雷浩重重叹了口气,抱怨道:“你今天怎么这么不开窍呢,你从前不是也劝我,有些事委屈就委屈点,不要影响大局观吗?”

        是不影响啊,不影响我攻略任务。

        舒宁最后连房门都没有出,雷浩劝不动舒宁,只能反身回去劝赵琴花,说雷静知道错了,他老婆也知道那么说不对,妈你就大人有大量别计较了。

        赵琴花不干,大晚上的,甚至不管房间里睡觉的孙子,嚷嚷道:“她们一个个都在房间,这么说就是我不对了?我老太婆错了?”

        雷浩只能虎着脸在客厅把雷静叫出来,然后眼神示意,嘴里严厉地说:“过来,和妈道歉。”

        雷静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道歉,但死猪不怕开水烫,说得扭扭捏捏。

        有一个道歉比一个都没有强,雷浩立刻对赵琴花道:“妈,行了,何必呢,亲母女,闹那么不愉快干嘛。”

        又说:“你以前不是还说有女儿好,病了儿子不会在床边伺候,女儿会吗,雷静又不是成心气你,不也是想着赚点钱以后给你花吗?”

        赵琴花这才哼道:“下不为例。”顿了顿,“还有一个呢?”

        雷浩凑到赵琴花身边,低声道:“周蓉身体不舒服,先睡了,妈你就大人有大量吧,明天还上班呢。”

        赵琴花本来是不肯就此结束的,深更半夜怕什么,她反正不上班,可想到儿子的房子有贷款,大城市养小孩还非常贵,儿子一个人负担不起来,媳妇必须得好好工作上班才能赚钱,这么一想,只得算了。

        这口气也算出了,一整天的不痛快总算有了泄口,洗漱睡觉,进出门的动作幅度也大了,半点儿没顾及。

        等回了房间,关上门,就开始数落雷静。

        雷静怒回:“妈你声音能不能轻点儿啊,别把星宇吵醒了啊。”

        赵琴花:“你说啊,你再说,再说就让你哥把你轰出去。”

        雷静想回嘴说你干嘛,这里是她哥家,又不是老家还她这个当妈的是一家之主,可她最后闭嘴了,因为临睡前她想起刚刚她妈洗漱时那些叮叮当当的动静,感觉好像是故意的。

        雷静一把将被子盖上脑袋。

        烦死了啊!什么时候才能住自己的房子!

        这之后的几天,家里始终处于低压状态,赵琴花当家作主,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刚来还知道闭口不多言,这才几天,已经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甚至对雷浩说,觉得大孙子的幼儿园不好,换园,她买菜的时候看到一家幼儿园,感觉不错,离家也近。

        雷浩解释,雷星宇现在的幼儿园是他老婆一家一家跑下来挑中的,硬件设施和师资都还可以,关键园里的副园长是以前大学同学,有认识的人在里面,放心些。

        赵琴花就问多少钱。

        雷浩说4ooo,赵琴花立刻道:“这么贵,抢钱啊!一个破幼儿园一个月要4ooo,你们这些当爹妈的以为钱是土里的草,说长出来就长出来,随便用是吧?”

        “换换换,我看得那家一个月2ooo,便宜了一半,省下两千不好啊?省下的钱你们不稀罕我稀罕,不要就给我。”

        没多久,又嫌弃买菜煮饭太累,说请保姆阿姨或者钟点工,过了一段时间,开始嫌吃晚饭时间太晚,说要提前吃,不等舒宁。

        不等还真的就直接不等了,某天舒宁回家,现大家已经吃完了,厨房里给她留了饭菜,旁边厨房水池里还留着碗筷。

        赵琴花的意思是,分开洗浪费水,谁最后吃完谁洗。

        这话嚷嚷出来,实在刺耳,别说雷浩,雷静都听不下去了,开口说:“嫂子,你吃饭放着,我洗,反正我没事。”

        赵琴花瞪她。

        雷浩因为没等老婆吃饭,心里虚得不行,在舒宁进门之后一直跟着,还跟去了厨房,雷静说她洗碗,雷浩立刻跟着说,“还是我来,老婆你先吃。”

        又格外殷勤地说:“菜是不是冷了?我帮你热热。”

        “不用了。”舒宁端起碗盘,直接走到垃圾桶旁边,全部倒掉,又把碗筷往水池里一丢,“你洗吧,”说着往外走,淡定道:“我就没有吃剩菜剩饭的习惯。”

        她把饭菜直接倒掉这行为让雷浩愣了好一下,赵琴花更是没想到,当场就站了起来,“饭菜不要钱买的,不用烧油烧煤气做?你说倒就倒?我白煮的吗?”

        舒宁看都不看她一眼,往房间走。

        赵琴花绕开沙,“你站住,你什么态度?”

        舒宁脚步不停。

        赵琴花跟着,“上次的事我就没和你计较,今天把我辛辛苦苦做的饭菜全部倒掉,你什么意思?是想直接爬到我头上吗?”

        舒宁进房间。

        赵琴花边说边跟着走进卧室

        外间,雷浩从厨房出来,和雷静对视了一眼,兄妹俩都很无奈。

        可忽然间,一声尖叫从屋子里传来。

        雷静吓了一跳,雷浩赶忙往屋子里冲去,到门口,见到了令他震惊的一幕——

        舒宁倒在地上,一手撑着身体,一手捂着脸,泪眼婆娑地仰视站在她跟前的赵琴花。

        雷浩冲进去,第一时间扶起舒宁,“老婆你怎么了!?”

        再转头抬眼,赵琴花一脸茫然错愕地站在原地,脱口而出,“我没打她!”

        话音刚落,舒宁脸上豆子大的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雷浩,你妈打我,你妈竟然打我。”

        赵琴花:“她胡说!”

        舒宁跟着她的话,又放下捂住一侧脸颊的手,这下,连走到门口的雷静都看得一清二楚,舒宁一侧脸颊通红,还有三根手指的印记,非常明显,根本就是刚打出来的。

        雷静吓懵。

        舒宁直接扑到地上痛哭了起来,“我做错什么了?我上了一天班回来只能吃剩菜剩饭,我不想吃还要被打,这日子没法过了!”

        赵琴花脸色复杂地站在原地:“……”

        过了一会儿,脑子转过弯来了,抬手指舒宁,“明明是你自己倒在地上的,你还赖我!你脸上的手指印是你自己拿指头压出来的!”

        舒宁泪眼婆娑楚楚可怜地抬起头,“你打我你还不承认?难道我打我自己吗?”

        赵琴花张口要说,可忽然舒宁从地上爬了起来,往卧室飘窗跑去:“我死了算了。”

        雷浩一把站起来,“老婆!”

        雷静跟着往屋子里冲:“嫂子!”

        赵琴花愣在原地,就看着兄妹两个一人拉一边拽着,儿媳一副受尽委屈、痛不欲生要去跳楼自杀的惨样。

        赵琴花:“……”她真的什么也没干啊,她就是跟着走进房间,媳妇自己就叫了一声倒地上了,她也根本没动手啊!

        “我什么也没干啊!”

        这声辩解在那欲要跳楼的哭喊嗓音下,微弱得仿若蚊子在叫。

        而舒宁,一脚踩地,一脚蹬在飘窗的扶栏边,面前委屈挣扎哀默不想活,心里却在和3.o唠嗑。

        “我觉得自己的演技值得一个小金人,你觉得呢。”

        3.o:“……”我觉得你可以去代言飘柔。

        不久后,雷浩在同小区租了一套房子,舒宁带着雷星宇搬了过去。

        搬过去没两天,小区里盛传,有家婆婆厉害了,住过来没几天因为媳妇不吃剩菜剩饭就打媳妇,还逼得媳妇要跳楼,现在媳妇带着小孙子都搬出来和自己老公分居了!

        这个婆婆真是挨千刀了啊!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07798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