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44.【重生的婆婆】

44.【重生的婆婆】


        张父张母在经历过女儿婚姻问题的煎熬和自我调整之后,  最后变成了如今这样,  有点出乎舒宁预料。

        她私下里和2.6调侃说:“像张爸张妈心态调整得这么好的,也算绝无仅有了。”

        2.6作为协助宿主攻略世界的高能系统,  对人类社会的“家庭关系”自然有充分的知识储备,  它回道:“大部分时候,  骨气在金钱面前不堪一击。”

        苏维丽这么有钱,公司女老板,张悠悠家不过是个领着几千块退休金的普通城市小老百姓,  好不容易操心了半辈子的他们自己嘴里的大龄女嫁了条件这么好的老公,  熬了一年时间也终于熬到两家见面了,正常情况,  不该欢天喜地准备见面吃饭嫁女儿?

        能拒绝见面,还说出大不了二婚三婚四婚这种话,  张父张母的气节挺令舒宁佩服的。

        她当年做情感咨询师的时候就感慨,  很多婚姻里,  但凡女方父母硬气一点,  公婆和男方家里也不敢这么轻视女孩子本人。

        就像张母说的那样,  哪家的女儿在自己家不是小公主怎么滴,出嫁结婚了,  那照样还是娘家人心目中的小公主。

        这第一次主动约见没有见成,  苏维丽那边也很生气,  她觉得面子挂不住,  气怒之下,  就想给舒宁点颜色看看。

        偏偏苏鸣老早就打了预防针,  提醒她这个妈别乱动手脚,他是心疼老婆的。

        苏维丽在最气愤的时候因为儿子缩手缩脚,等后面气过了,想想张家那边不见,可能是因为被她晾了一年生气了,故意“报复”,略一思考,算了。

        冷静想想,张家人拒绝见面的态度反倒令她有点欣赏,总好过被她故意晾了一年说见就立刻贴上来好,前者虽然故作清高显得假,但后者才真的令她反胃。

        毕竟她这个女老板,最讨厌的就是媳妇家冲着她苏家的资产而来。

        本来苏维丽自己也不当回事了,工作也忙,没多久就把这事彻底抛到了脑后。

        偏偏有一次闲聊的时候,和苏维萍提起这件事,苏维萍直接炸道:“那你还不把张悠悠给踢出公司?那家人了不起啊,女儿现在还是咱们公司养着呢!她家还摆起谱来了?”

        苏维丽默默看着苏维萍,耳边只有“咱们公司”四个字,她不动声色,“张悠悠工作优秀,她的能力完全能配得上现在的薪水,算不上是我养她。”

        苏维萍:“那她爸妈也不能摆谱啊!还不见,哎呦喂,不立立威,他们以为他们是谁啊,不就是住着老破小的本地落魄户么,钱都没几个。”

        苏维萍没上过学,从前说话就一直是这样无遮无拦,苏维丽早就习惯了。可最近这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苏维萍的某些话,在苏维丽听来就不太顺耳,更甚至,抓住了个别字眼,总觉得有什么深意。

        这种改变早在她把郑兴和从大客户部调去销售部时就有了,时间越久越明显,苏维丽很理智地思考,最终现,无论是不是她想太多,她大姐在公司问题上,的确不太拿自己当外人。

        无论公司的工作懂不懂,聊起来知道了某个事,都要表自己的意见,觉得应该这么办,不该那样办。

        畅谈到未来,当年苏鸣还没结婚、还在外面整天游手好闲的时候,苏维萍就说,没事,鸣鸣不行,不是还有兴和吗,兴和也是家里的孩子,以后公司交给他打理就行了。

        更甚至,当初郑兴和大学毕业,苏维萍就过来找她,想要她给介绍老板圈子里有钱人家的女儿,最好还是独生女,苏维丽应下,但还是委婉地提醒,条件差太多也不太可能有结果。

        苏维萍当时是这么回她的,“那你就说兴和也是你儿子不就行了吗?你就说都是家里的孩子,你也当继承人在培养的,人家女孩子家里肯定乐意啊。”

        有些事根本不能深想,就像个黑洞,越想陷得越深。

        此刻,苏维萍言语里都是看不起张家父母,觉得他们穷,住老房子,还没有钱,女儿婚前还是“大龄剩女”。

        说的人不觉得有问题,苏维丽这个旁听者,却觉得格外讽刺,条件有很大差距的确是客观事实,但何必讲得这么难听,还立威?

        往前倒数二十年,他们姐妹两个比张家这样的本地人还要穷好吗?人家好歹当年有房子,她们当年有什么?

        苏维丽作为一个重生者,不免时时警醒,没有忘记当年受过的苦遭过得罪,可苏维萍显然早就忘了,她现在有钱了住大房子了儿子名校毕业了,未来好日子仿佛数不到尽头,可以随时随地鄙视挑剔其他人了。

        苏维丽很不喜欢这样,与苏维萍聊天的兴致都没了。

        苏维萍却还在自顾道:“要我说,这种人家里,就该给他们点颜色瞧瞧,才知道好和坏。”

        苏维丽无语地看着她,没吭声。

        苏维萍接着道:“那张悠悠,有苏鸣撑腰,的确不好说辞就辞,那可以暗示经理让他在部门里给她找找茬啊,也让她知道自己在谁的地盘上混日子。还有那家人,不是不见面么,行啊,那就找人传话过去,这次不见,以后一辈子都不要见,别想占女婿的光,一毛钱都别想!”

        苏维萍一个人在那儿说得群情激昂,仿佛张悠悠是自己的媳妇、被拒绝见面的是自己一样。

        苏维丽都无语死了,坐在旁边叹息地摇了摇头,随便她说吧,就当听了个相声。

        可苏维萍一点也不当自己在说单口相声,她是这么想的,也这么说了,最后甚至也不拿自己当外人的,不声不响替苏维丽“出手”了。

        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舒宁面前,摆着长辈地谱,问了张家父母拒绝见面的事情。

        舒宁觉得稀奇死了,苏维丽都没有什么动静,这大姨废什么话啊?

        舒宁懒得搭理她,很冷淡地做了回应。

        当时是,两人正站在小夫妻婚房的玄关口。

        舒宁这个态度令苏维萍直冷笑,张口就道:“哟哟哟,觉得我管不了是吧?”

        舒宁看着她:“大姨,那您是想怎么管呢?”

        苏维萍脱了鞋就往屋子里走,声音洪亮,“去把你爸妈叫来,我倒要问问,他们是什么意思啊,请他们吃饭见个面还摆谱了,有这种家长啊,我倒要看看!”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07797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