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35.【重生的婆婆】

35.【重生的婆婆】


        【高能论坛】解锁之后,  舒宁才更直观地了解了她身处的这个高能任务世界。

        原来被高能系统绑定来做任务的不止她一个,  还有不少人,这些人和她一样攻略任务拿奖金,  可能成功可能失败。

        成功了,得到奖金,顺利进入下一个世界做任务,失败了,则会被踢出任务世界。

        论坛上还有个栏目叫【任务失败汇总】,实时更新,  只要去看,就会现最新的任务失败的基本情况。

        而用来随意言讨论的匿名论坛上,什么五花八门的帖子都有。

        有吐槽的,有闲聊的,  竟然还有销售自己系统里解锁自带的辅助和道具。

        2.6解释,这是因为随着绑定系统的升级,  会解锁更多自带的辅助和道具,这种道具因为是系统自己生成的,不需要像购买商城里的辅助道具那样花钱购买,自己有需要可以使用,  如果一直用不上,  可以拿出来卖掉,  价格自定。

        更有人在做任务的时候需要相应辅助和道具,  购买商城里买不到,  就来论坛吼一嗓子,  所以舒宁翻了翻论坛,看到不少帖子的开头都写着“求购”或者“售卖”两个字。

        论坛里什么都能说,什么都能闲聊,唯一禁制说的,就是所有任务玩家正在攻略的任务,把自己正在攻略的任务拿到论坛来讨论,系统一经现,立刻做禁言、封系统页面论坛处罚,再严重的,会罚钱,甚至清除记忆踢出攻略世界。

        舒宁翻翻论坛,对闲聊八卦的帖子没什么兴趣,就觉得售卖和求购辅助道具这个比较有用,还有就是【任务失败汇总】。

        所以在进入第四个世界攻略任务之前,先把汇总贴翻了翻。

        这么一番,她才知道,原来她们这些攻略者进入的世界,几乎都是平行世界。

        平行世界的意思就是,同一个人,他在这个平行世界里是这个身份,做一个工作,有一段人生,但是在另外一个平行世界里,她可能完全是不同的出生、工作和人生。

        就拿舒宁攻略的第三个世界来打比方,张悠悠在她攻略的这个世界里是城市富家女,父母开服装公司,有房有车不愁吃穿,她的老公苏鸣是农村凤凰男,家里没钱、但名校毕业。

        可在另外一个平行世界里,很可能张悠悠就不是现在的背景和身份,他和苏鸣也很可能完全是另外的关系,而不是夫妻。

        舒宁现这一点之后,默默感慨,什么叫同人不同命,这就叫同人不同命。

        不过她也好奇,任务成功了,原主命运改变,所在的世界修正,那如果失败了呢?

        她顶着张悠悠的身份对苏维丽这个婆婆追着打,那她离开之后,原主归位,张悠悠的人生又会变成什么样?

        再逛失败汇总贴和一些留言,她才知道,一旦任务失败,这个世界的格局将会重新打乱洗牌。

        原主不会是原先的原主,攻略目标也不会是原先的攻略目标,所有人的身份、互相之间的关系、环境,都会重新洗牌做调整。

        然后,这个重新洗牌过的新的世界,会继续等待新的玩家来攻略。

        舒宁了解到这一点之后,立刻问2.6,道:“那这么说,张悠悠那个世界,已经重新被洗牌过了?”

        2.6:“是。”

        舒宁:“你可以找到那个世界重新接驳吗?”

        2.6:“可以。虽然对这个平行世界进行了洗牌,但坐标并没有变化,我们曾经接驳过一次,坐标地还留在系统记录里。”

        顿了顿,2.6问:“宿主,你想继续完成张悠悠那个世界的任务吗?”

        舒宁想了想,点头。

        不管怎么样,杨悠悠那个世界的任务也是她搞砸的,2.6没有说错,是她没有克制住,作为任务攻略者,世界任务就是她的工作,工作失败,就是她的失败,任何理由都是借口,而情绪化明显是个大错。

        动手抽苏维丽她不后悔,但张悠悠的人生没有得到改变她很抱歉,既然如今世界重新洗牌了,无论如何,她还是想给原主一个崭新的人生。

        她希望离开每一个世界的时候,都可以问心无愧地祝福原主,道一声再见,就像她之前攻略的两个世界一样。

        2.6道:“检测到原世界已洗牌完毕,坐标确认,随时可以接驳进入世界。”

        舒宁深呼吸了一下,道:“来吧。”

        2.6:“世界接驳中,倒数三秒,三,二,一。”

        a

        世界重新洗牌,张悠悠不再是原来的张悠悠,苏鸣也不是原先的苏鸣,所有的一切都变了,唯一不变的是,这两人依旧是新婚的小夫妻。

        攻略难度——六颗星。

        攻略难题——重生的婆婆。

        苏维丽这个婆婆,依旧是重生者。

        只是这一次重生剧情的逻辑性合理了许多。

        苏维丽从中年重生回到了刚生完孩子不久的二十多岁,像所有重生文女主那样,踢掉渣男,独自养大儿子,又抓住时局,翻身逆袭,成为了一个开着服装公司的女强人。

        她重生后没有白活,事业蒸蒸日上,有钱有资产,成功做上了人生赢家,可惜唯一拉她后腿的,反而是她的宝贝儿子苏鸣。

        苏鸣在苏维丽重生前的那一世就是个普通男人,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名校文凭,大学毕业后找了同校毕业的女孩儿,两家辛苦凑付,背了一身贷款,才在大城市勉强扎根。

        苏维丽那时候觉得自己过得很辛苦,但好歹把儿子供出来了,心里也有点期盼,然而某次无意间撞见儿子半夜加班归来,酒后吐真言,哭诉过得很累,又说羡慕娶了城市富家女的大学同学,不用努力就可以有房有车,未来还可以继承岳父家的公司——这番酒后真言,也成了后来苏维丽重生之后奋力拼搏的动力,无论如何,身为母亲,都希望给孩子最好的条件。

        然而重生后的苏维丽紧抓事业,却忽略了儿子的成长,等她反应过来,母子关系已经形同虚设了。

        苏鸣在成长的过程中因为缺少父爱,又没有苏维丽这个母亲的帮助和正确指引,越长越歪。

        这一世他非但没有考上名校,连高中都差点因为打架滋事中途肄业,还是苏维丽砸了一堆钞票才好歹让儿子混完了一个高中文凭。

        本来苏维丽还想送苏鸣去读个野鸡大学的本科,或者直接送出国,但苏鸣怎么也不愿意上学了,在家大闹还扬言离家出走甚至跳楼,苏维丽这当妈的实在没有办法,只能由得儿子去了,只要别吸/毒/赌/博,随便他怎么玩儿,反正她的钱也不少,足够他败半辈子。

        既然洗牌之后的苏鸣拿得是纨绔子弟这个剧本,最后怎么会妥协和张悠悠结婚?

        因为根本不是别人逼的。

        苏少爷拿了家里的户口本,和张悠悠闪婚登记,生米煮成熟饭,差点没把苏维丽气进医院。

        而世界洗牌后的张悠悠,已经不是城市富家女了,她是个城市底层落魄户家的女儿,和苏鸣在朋友的聚会上认识,苏鸣对她一见钟情,穷追猛打,张悠悠折服于苏家的条件,便合伙苏鸣干了闪婚这种事儿。

        舒宁运气棒棒的,穿越来的时间点,就在双方父母都得知闪婚不久后。

        舒宁把洗牌后的大背景和剧情内容飞浏览过,又问2.6:“任务解锁了?”

        2.6:“已解锁。这次的任务只有一个,逆袭。”

        逆袭?

        舒宁第一反应就是感慨,这文风真是越来越简略了,多两个字都像很不情愿似的。

        但怎么算逆袭,多少程度算逆袭,又没有任何提示,所有一切又只能考舒宁这个攻略者自己摸索。

        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此刻,舒宁正身处苏维丽给苏鸣的一套一百多平的新房子里。

        舒宁扫了一圈,这房子和洗牌之前的婚房一模一样,只是洗牌前是张家给女儿的婚房,洗牌之后,却是苏家的房产了。

        风水轮流转啊,但轮流转的,可不知风水。

        舒宁坐在沙上,像前一次一样,手里捏着一部手机,手机屏幕亮着,上面是微信页面,联系人是苏鸣。

        而原主张悠悠已经了一堆语音过去,舒宁顺着点了听过一遍,现都是催苏鸣回家的——

        “你在哪儿啊?”

        “你是不是又出去喝酒鬼混了!”

        “你快点给我回来!”

        “你凭什么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啊!”

        “快回来!”

        ……

        一堆催魂儿似的话,男人那边却屁也没回。

        舒宁默默感慨,姑娘啊,闪婚就得随时做好闪离的准备啊,你当苏鸣对你是真爱,搞不好只是酒精上头外加肾上腺素标导致的一时冲动而已。

        慢慢回过神来,面对已婚身份和突然多出来的老婆,说不定自己都怕。

        你还这么催,这男人就更不想回家了。

        此一时彼一时,原主的身份、立场全部都变了,舒宁自然跟着调整立场和心态。

        她现在是什么处境?

        是通过高攀婚姻想要由此改变人生,却东南西北找不着路,试图捏紧男人,最后现不得要领,还面临随时可能离婚被摇钱树一脚踢开的风险。

        看清楚现状之后,舒宁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姑娘啊,你觉得你走了致富的捷径,可这条路恰恰非常难走啊。

        苏维丽如今是什么人?

        重生后逆袭人生赢家的角儿,她活了两世,靠着自己打拼混得这么好,怎么看不出来你个小丫头想干什么?

        结婚致富?

        你住的房子是她名下的产业,车子也是她买给儿子的,她给你点小钱过日子,等以后儿子腻了一离婚,你屁的夫妻财产都分不到,自己一个人还好点,大不了就是浪费青春自己作死吃个教训,可如果有了孩子呢?

        被苏家抱走,你看都别想看到,苏鸣转头再娶个年轻漂亮给你儿子当后妈,你哭都哭不出来。

        这些可不是舒宁悲观主义胡说八道,她接过的咨询里,十个靠男人“致富”通过婚姻高攀的,九个都没捞到什么钱,剩下一个蠢得无可救药,什么不懂就敢当婆家公司的法人,公司一出事,欠了一屁股债,她这个法人连带责任,差点就要进监狱。

        所以舒宁从前一直奉劝自己微博的粉丝,婚姻改变命运非常不靠谱,两家经济条件悬殊巨大一般不太可能成为亲家,运气好,当了富太太,运气不好,也不过就是拿点零用钱养养孩子干保姆的活儿,其他什么也不可能捞着。

        而现在原主张悠悠的处境便是如此,她因为被苏鸣一见钟情有了高攀的资本,一时冲动走了闪婚的路,住进了苏维丽给的房子,可进退维谷,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慌乱迷茫丈夫不在的夜晚,便紧催男人回家,好像是把苏鸣当成了唯一捏在手里的筹码。

        可有什么用呢?

        原主傻傻消息,舒宁可不会等,洗洗澡敷面膜爬床睡觉。

        关灯闭眼,2.6的声音默默在耳边响起来,它道:“宿主,是否要随时准备好之前购买的【请略过这个过程】辅助?”

        舒宁唔了一声,打了个哈欠,说:“不需要,你放心吧,他今天晚上不会回来,就算回来也得早上。”

        2.6虚心受教的态度问:“宿主,可以问问你,为什么这么确定吗?”

        舒宁:“就苏鸣这种,纯粹是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新婚丈夫这个身份定位,回过神自己都懵着呢,不玩儿一个晚上不会回来的,你放心吧,”顿了顿,还是道:“有问题你叫醒我就好。”

        2.6:“明白。”

        一夜好梦,舒宁第二天睡到七点多才醒,醒来之后在主卧自带的卫生间洗漱,人清醒透了,拉开房门,走到客厅,这才看到了横躺在沙上、胳膊搭在脸上熟睡的苏鸣。

        舒宁吸了吸鼻子,闻到了一股酒味。

        苏鸣也被开门、脚步声吵醒,喉腔里出了一些咕哝的声音,翻了个身,结果一下子滚到地上,差点磕到茶几角。

        “卧槽。”男人从地上爬起来,嘴里骂了一声。

        可舒宁抱着胳膊站在一旁看着,反而觉得顺眼多了——比洗牌之前的凤凰男顺眼。

        如今的苏鸣也是毛里毛躁的,爬起来,还没睡醒,屁股贴上沙,又坐着趴了下去,脸贴着靠枕,唉声叹气,“我就说酒难喝死了,搞不懂他们怎么都喜欢喝酒。”

        又怨声载道的口气喃喃地说:“我还是喜欢芬达。”

        舒宁:“……”

        这口气,完全就是个还没长大的毛头小子么。

        也对,苏鸣如今也才23,可不就是个毛头小子。

        而如今的原主张悠悠,依旧是28岁。

        23岁的毛头小子从苏维丽那里偷了结婚证和28岁的张悠悠结婚。

        舒宁沉默地想着,这搞不好还就是真爱。

        舒宁开口,“你晚上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没听见动静,怎么在沙上睡了?”

        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苏鸣立刻又脸贴着靠枕哀嚎了起来,“我零点就回来了啊,摸进房间刚躺下去,才想碰碰你,你一脚把我踹下了床。”

        舒宁:“……”她怎么完全没印象?

        问2.6,2.6道:“宿主,这完全是你的本能反应。”

        又说:“你除了踹他,还说了一个字,‘滚’。”

        舒宁:“……”她明明不仇男,本能反应没必要这么凶吧,想想如果是睡觉被吵到,的确可能暴怒取狗头。

        舒宁只得歉意道:“我都不记得了,可能我太累了,睡熟了也不喜欢被吵。”

        苏鸣倒是没生气,只是叹了口气,“我以为你生我气呢,才踹我让我滚,我就在沙上睡了一个晚上。”还抬手锤了垂腰,“唉,腰疼。”

        说着,坐了起来。

        舒宁看过去,见到如今的苏鸣,不得不感慨,气质真是个从内到外的东西,明明鼻子还是那个鼻子,眼睛还是原来的眼睛,可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了,没有公凤凰钻营取巧的馊臭味,如今苏鸣的眼神里,多了一种名为“涉世未深”的东西。

        舒宁忽然想起不久前苏鸣感慨的那句酒不好喝。

        觉得酒不好喝,完全就还是个孩子么,果然是个毛头小子。

        听他说腰疼,顺宁顺口回道:“我给你捏捏?”

        苏鸣伸了个懒腰,又耸肩,“我先去洗澡。”说完就溜进了房间,那垫着脚小跑的样子,就像一只家养小狼狗。

        这小狼狗可比上个世界的“忠犬”  顺眼多了。

        等苏鸣洗完澡换个身衣服出来,舒宁已经简单弄了两人的早饭,面包、煎蛋、牛奶,又剥了两个牛油果调了面包酱。

        这是舒宁从前的日常早饭,可苏鸣见了,却像是受到了惊吓。

        他瞪眼看了看餐桌,拖了椅子坐下,嘴里惊叹道:“你不是说你不做饭,要请保姆阿姨的么?”

        舒宁也坐下,取了面包吃起来,“一个早饭而已,请阿姨干什么?”

        苏鸣愣愣地看着她:“你说的啊,做饭有油烟,对皮肤不好,手经常碰水会变糙。”

        舒宁呛了一口,她算是懂了,甭管苏鸣还是张悠悠,谁经济条件不好,谁就指着一个结婚证当凤凰,苏鸣是农村公凤凰,张悠悠就是城市女凤凰。

        一个早饭而已,还叫保姆?外卖不是更方便。

        苏鸣那边,本来宿醉加没有睡好,洗完澡晕乎乎的,肩膀和腰还疼,结果吃到舒宁的早饭,人立刻就精神了,神色都显而易见的明媚了起来,瞬间就高兴了。

        虽然没有解释为什么把老婆扔在家里,自己一个人出去喝酒,还喝到12点才回来,但苏鸣主动开口说了一件事:“你前几天不是说给你爸妈买新房子的事么?要不就买吧,反正也没几个钱,我去和我妈说。”

        舒宁正在喝牛奶,这下又呛了一口。

        苏鸣见她呛到,隔着饭桌起身,伸胳膊过来给她拍背,边拍边道:“慢点儿喝。”又接着说:“不过两百多平好像太大了吧,我妈给我们这婚房也才一百多平,要不这样吧,就在咱们小区再买一套一百平左右的,你看行吧?”

        行什么行?

        不行!

        舒宁顺完气,心道张悠悠这个世界也是厉害,不管怎么样,总得有个人当凤凰,不是苏鸣就是原主本人。

        可无论怎么性转,男攀女,还是女攀男,让对方父母给自己父母买房养老这种事,都是万万不能做的。

        再说了,如今的苏维丽是什么人?

        儿子心性浅、涉世未深,觉得花亲妈的钱给老婆家人买房子没什么,可这当妈的可不好糊弄,舒宁都能想象得出来,但凡苏鸣敢回去开这个口,不久之后被追着抽的就反过来变成她自己了。

        舒宁赶忙道:“我上次和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

        见老婆不咳了,苏鸣坐下去,奇怪道:“开玩笑?”不是哭诉说自己爸妈不容易,还说他提防着她骗他钱的呢?之前那次闹得那么厉害,今天怎么又轻描淡写说不买了?

        苏鸣搞不懂了。

        舒宁见他眼神带疑,便柔声解释道:“我就是那时候刚刚和你结婚,怕你嫌弃我要什么没什么,考验考验你的。不过我现在也想通了,拿这种事考验你也真的蛮蠢的,房子肯定不买的,我爸妈他们在老房子也住习惯了,不用特意换房子,你有这个心我就很高兴了。”

        苏鸣看着她:“真的?”

        舒宁点点头,“真的,不买,你也千万别回去和你妈提这件事。”

        苏鸣想了想:“行吧。”

        这下又不用回亲妈那边提买房的事情,苏鸣肩上算是彻底没担子了,吃完早饭,心情倍儿棒,还主动去把碗碟扔进了洗碗机,又擦了桌子。

        舒宁在这期间回卧室拿起自己的2.6:“有没有关于张悠悠的具体信息?我好歹也得提前知道她要买房这件事。”

        2.6:“抱歉,宿主,我等级不够,解锁的人物信息目前只有大致背景内容,没有详细讯息。”  向苏鸣提出买房这一点就是细节内容

        舒宁只能翻手机里通讯消息的聊天记录,这么一翻,果然看到了几天之前张悠悠和苏鸣的聊天对话。

        张悠悠果然在催苏鸣给她父母买房,软硬兼施,一会儿口气坚硬,说不买房就是不喜欢她,对他很失望,一会儿又可怜巴巴地说父母将她养大不容易,吃了很多苦。

        没什么条理,但所有的内容都指向了唯一的目的——买房!

        而且这买的房子还不是写小夫妻的名字,也不是只要个付他们自己还贷款,而是要全款买,还要写张悠悠父母的名字。

        舒宁看完之后,抬手捂眼,简直没法直视——原主姑娘啊,你这野心大得简直可以吞头牛了。

        你也要上天啊!

        舒宁只能庆幸,幸亏她拦得及时,幸好苏鸣当时也觉得为难,还没去和苏维丽提这件事。

        但她如今这‘穷女孩儿嫁给有钱人’的处境,注定了要“四面楚歌”。

        苏鸣是没来得及和他妈提给新晋岳父岳母买房这件事,他只是提了别的——

        比如老婆不想干家务,想找保姆。

        “咚咚咚——”舒宁这边刚把聊天记录翻完,大门外就响起敲门声。

        她下意识拿着手机往外走,苏鸣已经从厨房川出来打开了大门。

        刚拉开门,一个魁梧的身型挤了进来,拉着行李箱立在玄关。

        因为被玄关的一个立柜和身高一米八的苏鸣挡着视线,舒宁还没看到来人是谁,只听到浑厚的嗓音响彻屋内。

        “啊呀,鸣鸣啊,谁让你拿抹布的啊,这是你该干的活儿吗?你大姨这不是来了吗?以后这种活儿你都放着,大姨来。”

        说着说着,嗓门又拔高了几度,好似特意说给谁听的一样,“大姨不怕油烟!大姨也不怕手碰了水变粗糙!大姨没那么娇贵!更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有当富太太的命!”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07796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