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21.【是婆婆也是妈】

21.【是婆婆也是妈】


        舒宁算是明白了,  在这个村子里,女人不需要温柔,  大家为生计奔波呢,鱼死网破都是轻的,提刀砍人也不过如此。

        宋正英那句“不人不鬼”“半人半鬼”她记下来了,改天保证如字奉还。

        毕竟现在她没工夫搭理秦家那大妈,她得留神她婆婆王小芬这边,  别又钻了空子把她和王二宝关一起,到时候她可以保证自己不露白花花的肉,  可保证不了王二宝能控制住自己那二两肉。

        而舒宁担心的,  也的确就是王小芬惦记的。

        王小芬没想到第一次竟然没成,  怎么能没成呢?秦香个女娃不主动她还能理解,但长得这么漂亮,  孤男寡女,  二宝个男的,  咋就不扑过去?

        这是傻吧!?

        王小芬心道这是真傻啊,傻小子!白长那么大个儿!

        王小芬为了能有个孩子,  有个堂礼的孩子,  操碎了心,  可这些心事偏偏不好说出口,  尤其是对儿媳,她心道这要怎么开口?说你去和二宝睡一觉生个堂礼名义上的孩子吗?

        王小芬说不出口。

        儿媳这边她说不出口,  王小芬只能去找二宝,  其实二宝那边也说不出口,  但谁让王二宝这孩子实诚又有点“傻”呢。

        至少在她看来,二宝比儿媳好忽悠。

        于是,没几天,王小芬趁着舒宁不在家,又跑去找王二宝。

        她先问二宝:“二宝啊,你觉得咱们秦香怎么样?”

        王二宝刚干完活儿,一身热臭汗,还特意离王小芬远了一些,退开几步,拿胳膊肘揩了揩汗水,“嫂子怎么样?好啊,当然好。”

        王二宝想了想,脑子笔直地就想到了最近一次见他嫂子时候的样子,那是在半夜,晚上,河边的老宅……

        王二宝立刻道:“腿好。”

        王小芬眼睛一亮,有戏!

        王二宝接着道:“那腿,唰一下子,门就给蹬开了,锁直接断了。”

        王小芬一脸懵逼,啥玩意儿?他在说什么?

        王二宝这傻侄子见他姑一脸懵,立刻做示范,抬腿飞踢,踢起一脚的泥巴。

        王小芬在掉落的泥星子里,忽然明白二宝在说什么了。

        原来老宅的门是儿媳踹的?锁也是她一脚从门里头踹断的?

        腿好?

        王二宝的腿好就是指这个?

        王小芬都没顾得上在意自己儿媳怎么会有踹门的能耐,只顾得抬手拿拳头锤了王二宝一下。

        这个傻子!

        女人的腿好就是这个好!?活该你19了还单身没媳妇儿!滚滚滚!

        王小芬气得调头就走,好几天没再去找他。

        不过她也没在意儿媳怎么踹开的门,老宅门旧,锁更旧,坏就坏了,踹坏了也正常,她也踹得坏。

        又过了几日,王小芬再去找王二宝,又提了嫂子。

        之前被垂过两下的王二宝这下不敢随便吭声了,别说腿好,哪怕一根毛好他都不敢乱说了。

        然而王小芬循循善诱,“二宝啊,你想不想你嫂子早点生个小女宝或者小男宝出来啊?”

        二宝顺着这个话,还特意仔细地想了想,才点头,想!

        王小芬又说:“那你知道女人生孩子是怎么生出来的吗?”

        二宝这次又特别仔细地想了想,本来是要开口答的,但又忽然憋了回去,一副要说不说的样子。

        王小芬不喜欢人这么吞吞吐吐,尤其是男人,便道:“说啊。”

        王二宝看着王小芬的脸色,吞吞吐吐地说:“从屁……□□生?”

        王小芬:“……………………”她可能需要再回去缓两天。

        她想喷这傻侄子一头狗血,然而想想他都没结婚,不知道女人的身体构造,自己也没孩子,不知道怎么生也正常……

        等等,她是问从哪里把孩子生出来吗?她是问这傻小子孩子是怎么来的啊!!!!!

        怎嘛来的啊!!!

        王小芬几乎是怒吼着重复了一遍。

        王二宝只能低声回:“肚子里。”

        王小芬没气了,扭头回去又呆了几天,才又寻过来。

        这次王二宝不等她开口,直接哭丧着脸:“姑,咱们是不是又要聊我嫂子啊?”

        王小芬还挺开心的,挑挑眉,“是啊。”

        王二宝觉得委屈:能不聊嫂子么,每次聊嫂子不是被锤就是被吼。

        但不能不聊。

        经过前几次的失利总结,王小芬算是彻底现了,二宝那脑子,引导是没用了,只能忽悠了。

        于是王小芬将他拉到角落里,用商量的口吻道:“二宝啊,你哥过几天就要回来了。”

        王二宝很开心:“好啊好啊,那到时候姑你告诉我,我去姑那儿看看我哥。”虽然他每次都看不见。

        王小芬却道:“不用,你不用来,你哥直接来找你。”

        王二宝不解:“啊?”

        王小芬继续商量的口气,郑重地说:“二宝啊,你哥这次回来,直接找你,可能要你帮个小忙。”

        王二宝立刻说:“没问题,哥的事我肯定帮,什么事儿啊?”

        王小芬:“你哥想借你身子用用。”

        王二宝懂这个,村子里有叫法,叫回魂儿,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等于到时候他哥的魂魄用他的身体,暂时回到村子里。

        二宝立刻道:“没问题。”顿了顿,又道,“是因为要回来忙农活儿,帮着插秧吗?”还笑笑,“哥就是孝顺。”

        王小芬:“……”这话茬要她怎么接?!

        王小芬只能嗯嗯糊弄过去,又道:“反正到时候,你去祖屋,你哥在那里等你。”

        王二宝不疑有他:“我知道了。”

        王小芬:“秦香也在。”

        嫂子?

        和嫂子一起大半夜被关过一次,王二宝立刻摇头。

        王小芬又锤他,“你摇头干什么?你哥借你的身子来见你嫂子的,你嫂子当然要去。”

        王二宝没多想,“哦,好的。”

        王小芬却又撇开眼睛,飞快地说,“到时候借你的身体和你嫂子亲热亲热啊。”

        王二宝刚哦了半声,立刻刹住,“啊?”

        王小芬瞪他,“啊什么?你哥和你嫂子亲热亲热怎么了,你还不准了?”

        二宝自然不可能不准,他只是想起来这次是要借他的身体的,既然是借他的身体,那就是他的身体和嫂子的亲热啊。

        这个,这个怎么行啊!?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王小芬看出他脸上拒绝的意思,立刻抓着他,“怎么又不行了?你小时候你哥多疼你,你都忘了吗,他都卧床了,还想着你,有了糖和好吃的都留着给你,你个没良心的都忘记了?”

        记得记得,他自然都记得,但是,但是……

        王小芬斩钉截铁,“那就这么定了,到时候你去老宅,不许不去啊,你不是也希望你哥和你嫂子早点生孩子的吗,不借用你的身体,怎么生啊。”

        王二宝又不是真傻,怎么可能不懂借用你身体生孩子是怎么回事,他未经人事,听了这话,大男人只觉得害臊,脸都红了。

        王小芬却继续给他洗脑,一面说堂礼还在的时候对他好,一面说这点小事做弟弟的怎么可以不帮,又说如果他不好意思,这件事她绝对不外传,也不让秦香说,这样别人就都不会知道,他爸妈也不知道。

        王二宝能怎么办,他一个封建迷信,又一根筋,还无条件信任家人,最后只能委曲求全地同意了,点头点得十分艰难。

        王小芬这下终于高兴了,她觉得这事儿基本就算成了。

        倒不是她想让王二宝来强硬的,她知道自己这侄子,怎么可能对儿媳来硬的,她也舍不得秦香受这个罪,她就是觉得孤男寡女,有了身体接触,肯定得生点什么在,之前那次她没支会过任何一个人,所以才什么都没生,这次她都把王二宝忽悠成这样了,还搬出了他最信任的堂礼哥,怎么也得生点什么吧。

        而且她也觉得,二宝虽然看着木,但其实长得好,个儿大,脸和儿子堂礼一样,都属于耐看型的,这么俊的男人,女孩儿都喜欢——别看二宝没说亲,那是村子里的小孩都没办法自己做主,但其实多少小姑娘都背地里偷偷惦记二宝,都喜欢和他呆一处,可惜就是不能嫁,家里不准,觉得他傻。

        这样谈成了,王小芬开开心心回了家里,舒宁看出王小芬心情好,默不作声,心里却提防了起来。

        来了来了,又要来了,这次又打算怎么办?还把她和二宝关一起啊?

        王小芬看到儿媳并不觉得自己办的事情有愧,她只是觉得这样好,以后儿媳有了孩子,村子里也不会被人说三道四了,毕竟在这里,结婚生孩子的女人才是正常女人,而不是儿媳这种结婚十年肚子还没个动静的。

        以后有了孩子,他们婆媳也重新有了依靠,一举多得。

        王小芬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觉得孩子快来了,心情大好,连平日里一定要收钱收礼才算卦的规矩都变了,给好几个相邻免了单,大家都很高兴。

        还有人寻着王小芬脸上的表情,笑嘻嘻地问:“王婆子,你这是儿媳快有了?这么高兴呢?”

        王小芬不托大,没说什么,可表情出卖了心情,也笑眯眯的,“生了一定请你吃酒啊。”

        舒宁看这样,就心知不对,难不成她彻底摆平了王二宝那边,直接说服了那个直脑子的侄子?

        不应该吧,以王二宝那个品性,怎么也不可能答应睡自己嫂子啊。

        舒宁去找王二宝,结果那家伙竟然躲着自己,远远见到,特意在田坝子上绕了路,看得舒宁心里直感慨。

        这次王小芬下什么坑了?竟然把这个实在人王二宝给说服了?

        这可不行啊。

        舒宁说不行,可不只因为她不想和二宝困觉,也因为系统里的第一个任务已经解锁了,正是【维护女主贞操】。

        舒宁其实不喜欢贞操这个词,女人身上用贞操,男人身上却鲜少用,好像把女人的身体看成一块待售的猪肉一样,一定要干净保鲜漂亮。她不喜欢。

        但这既然是任务,她还是会照做。

        再者,这也的确是应该的,王二宝和秦香什么关系,那就是小叔子和嫂子,这是一种家庭伦理关系,无论是现代社会还是偏远村庄,都该遵守,王小芬这一步,当真也和宋爱云一样,被生孩子撑晕了头,竟然想到这一招。

        没孩子会死还是怎么着?

        舒宁已经决定了,既然王小芬为了生孩子都已经提前在王二宝身上下功夫了,那她自然也得所有准备。

        这日,王小芬在晚饭之后,又把舒宁叫了过去,说是让她去老宅,找个什么瓷碗。

        家里灶间碗筷一堆,还找瓷碗?不过是借口罢了,舒宁知道,王二宝肯定那边等着她呢。

        但舒宁也不推辞,像平常那样答应了,套了件外衣,转身就走。

        王小芬忽然叫住她,“香儿。”

        舒宁转头,王小芬神色间颇有几分担忧的意思,但最终没说什么,只道:“穿暖和点儿,别夜里冻着了。”

        舒宁点头,转身朝外走,心里却叹,这干着婆婆干的事儿却操着当妈的心,这个女人啊……

        到了老宅,舒宁进院子,果然看到了王二宝。

        王二宝今天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穿得格外斯文,衬衫白裤,头也剪了,胡子剃得干干净净,整个人仿佛在开水里烫过的,一条直肠子的硬汉愣是变得软绵绵的模样。

        舒宁还有点不适应,也觉得这个形象不适合他,还是他之前那个装束好,虽然不好看,灰裤子黑衣服,但看着干练,很爷们儿。

        王二宝不知是受装束的影响还是别的,立在舒宁跟前,整个人看上去软不拉几潮乎乎的,束手束脚的样子,眼睛不是低着看地,就是乱瞟看旁边,不敢正视的样子。

        舒宁还看到他脚边有个小酒罐子,封口已经开了,院子里还有一股酒味儿,他喝酒了?

        王二宝的确是喝了,喝了小半壶,壮胆用的。

        他来之前偷偷从家里拿的他爹的,实在是,太怂太想打退堂鼓了!

        可他都答应他姑也答应他哥了,他哥要回来了,想借他的身体和嫂子亲热亲热,他能不同意吗?

        可那又是他自己的身体啊,他也不知道他哥回魂儿之后自己还有没有意识,如果没有就算了,他哥亲热完了,他清醒过来,就当什么都不知道,那万一他和他哥同时在一个身体里清醒着呢?

        那他哥去和嫂子亲热了,他怎么办?他不能假装睡着啊!他明明还有意识的啊。

        二宝越想越绝望,越绝望越觉得自己需要酒,如果没有酒壮胆,他怕等会儿他会直接吓尿。

        然而王二宝真的是高估了自己的酒量,他哪里会喝酒,平日这酒都是藏家里他爹喝的,他碰都没碰过,今天偷了一瓶,上来就喝掉小半壶,这下好了,除了晕就只觉晕。

        晕乎乎中,他更紧张了,一紧张,不知怎么的,又忽然迈腿往前走了半步。

        “嫂子……”

        舒宁也是无语了,怎么喝成这样,哟哟哟,这眼睛怎么还红上了?委屈了?

        让你来睡我你还委屈?

        我找谁哭去?

        而这时候,1.3默默提示舒宁,“宿主,目前购买商城和系统自带、已解锁的所有【辅助】和【道具】全部处于锁定状态,鉴于男女力量上的悬殊和差距,系统并不建议你离这位喝过酒的男性太近。”

        舒宁默默道:“你就一句话,说怕他□□我不就行了。”

        1.3:“……”宿主心里门儿清,系统选择彻底闭嘴。

        舒宁的确很清楚,因为她有眼睛,看得到,知道二宝有点喝迷糊了,眼睛和脸颊都红彤彤的,也有女人的直觉,本能力清楚要离这位接近醉酒的男人远一点,因为危险。

        但舒宁没动,王二宝靠近了,酒气都要喷到她脸上了,她依旧没动。

        于是,这张白皙漂亮的面盘子清晰无比地暴露在二宝的眼皮子下面,而除了酒味,男人只觉得呼吸里都有一股子甘甜的香味。

        他从来没有闻过,但他知道,那是面前的嫂子身上的,是女人身上的好闻的味道。

        二宝眼底更红,忽然血液就开始沸腾了。

        他不知道是不是堂礼哥上身了,所以他才有了这番反应,但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想要亲近,想要凑过去近距离闻闻的冲动。

        热血沸腾,直冲天灵盖,他有点控制不住了,心里却暗想,难道是堂礼哥的反应?

        下一秒,他低头,鼻尖往舒宁脸上贴了过去,舒宁一侧头就躲开了,王二宝的鼻子讷讷地靠近在她脖侧。

        好香啊……

        王二宝魂儿都要飘起来了。

        然而下一秒,一个巴掌重重打在了他的脸上。

        “啪!”

        王二宝愣住了,缓缓直起身,抬手捂脸,面前的嫂子也才缓缓收回了手,然而表情却是一副冷漠凶狠的样子看着自己。

        “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王二宝有点被这一巴掌打蒙了,下意识道:“我不知道……不,不是我,是堂礼哥……”

        而随着这句话,王二宝好像自己也被说服似的,当真以为刚刚那事儿不是自己干的,而是想要和嫂子亲近的兄长干的。

        他不停在心里重复,对,是堂礼哥,是堂礼哥。

        而自己下意识的,抬起手就去搂舒宁。

        舒宁好歹是学过打拳的,打不一定打得过男人,但躲还是没问题的,就算所有辅助道具全部禁用,她也可以应付现在的状况。

        于是一个侧身仰脖,躲开了二宝的手。

        但王二宝一个日常劳作干体力活儿的男人,躲一下算什么,再捞就是了,于是上前半步,跟着再去搂,舒宁再躲,二宝再上。

        终于,王二宝像是被彻底激怒了,那些香味他不只凑过去才能闻到了,这么一捞一躲的几次,香味仿佛喷似的,全部冲向了他鼻尖,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嫂子身上的女人香包围住了。

        然后,他就疯了!他感觉所有的血液都一个劲儿地往下/半/身冲去。

        啊!

        王二宝仿佛一只返祖的凶兽,朝着舒宁身上扑了过去,而舒宁就是找准这个时机,不但收身躲过,同时抬腿狠狠一脚揣在了王二宝的屁股上!

        王二宝形同一枚导弹,往院子的砖墙上撞了过去。

        “哎哟!”

        这下应该清醒点了吧。

        可舒宁不待王二宝起身,又冲了过去,抬手就一把抓住了二宝那头短,用力揪着,狠狠拧了拧,同时粗着嗓音,恶狠狠道:“王二宝!你现在好得很好,岁数大了成年了,主意打到你嫂子身上来了是吧?”

        那口气,哪儿像是嫂子本人在教训他,分明像一个旁观者忽然撞见了这一幕,恼羞成怒上来替嫂子收拾他。

        二宝喝了酒,刚刚又精神恍惚,此刻撞了一脑袋包,懵了,只以为是哪个男人撞破了这一幕,上来收拾他。

        他连忙问道:“谁啊?你谁?!”又急又有点怕,撞了一下,酒醒一点儿了,知道怂了。

        舒宁听到这话,更用力地抓他的头,还往脖子后面拉,让二宝仰着脖子看他,看他那一脸凶狠,“谁?除了你哥!还有谁!?”

        你哥?

        哥?

        王二宝有点反应无能,可很快,当他忆起今天到底干什么来之后,二宝忽然打了个冷哆嗦,血液也慢慢冷了下来,理智开始重归大脑。

        哥,他哥,他哥今天回来啊,回魂儿啊,可不是该回他的身体么,怎么到了嫂子身上?

        王二宝瞪大了眼睛,慢慢站起来,但头还是被舒宁抓着,于是只能低头,嘴里还倒抽气,嘶,疼。

        舒宁依旧抬着胳膊抓着他的头,半点不松,同时威严地叉腰,粗着嗓子,道:“王二宝,你不错啊,我这才多久没回来,你这主意都打到你嫂子身上了?”

        王二宝大惊,哥?真是哥?!

        舒宁眯了眯眼睛,又扬眉,“你这是什么眼神?”

        王二宝犹犹豫豫,“你真是……我……哥?”

        舒宁唇角吊了吊,换了口气,漫不经心道:“你五六岁的时候,没糖吃,天天往我这里跑,我把自己的糖留着等你来吃,你那时候怎么不问我是不是你哥啊?”

        王二宝瞳孔骤缩,哥?真是哥?

        哥回魂儿回到嫂子身上了?

        二宝大喊:“堂礼哥!”

        舒宁抿着的唇角差点没绷住,但还是克制着,维持着威严的神情,这才慢慢松了手,“嗯。”

        来啊!动手啊!不是封建迷信坚信堂礼还“活着”吗?不是想生孩子吗?

        她倒要看看,这得多重口,才能对着自己兄弟下得去这个嘴!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07794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