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16.【五年生三】

16.【五年生三】


        舒宁原本是想用高建允包二奶的事情刺激刺激自己那婆婆,  哪儿成意外之喜,二奶怀孕了,  这刺激还真不小;拉去美容院偷偷看看那二奶,其实也有进一步刺激刺激的意思在里面,谁能想二奶那么彪悍,人家竟然都不稀罕高太太这位子,只想着捞一票,  胎都早早打掉了,更是极大的刺激外加刷新了宋爱云这个前辈二奶的世界观。

        没有安全感是女人都有的通病,  而在舒宁的一步步安排之下,  宋爱云如今就是站在草坪上都觉得自己立在悬崖边,  摇摇欲坠,心惊胆颤。

        丈夫的多情,  随时可能冒出来的情妇和私生子,  大儿子感情上的疏离和自小的厌恶不信任,  一个尚且嗷嗷待哺还在襁褓里的小婴儿,以及她这个靠着运气和孩子上位,  却始终没有背景的高家太太,  最后,  她的未来竟然不可预估,  危机重重。

        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到头来还能怎么办?

        只能拼命地将儿媳当做救命稻草抓紧在手心里啊!

        至于舒宁,她自然乐见其成,  还特意表现得自己和婆婆同病相怜,  拉住宋爱云的手,  坚定地说:“这些都不是你的错,都是因为那些臭男人!”

        宋爱云动容不已,觉得整个高家只有儿媳值得信任了,眼中包泪,点头道:“对!都是臭男人!”

        舒宁看着她,洗脑一样说:“他们整天不在家,包情妇玩儿女人生孩子,我们每天在家操持这个操心那个,我们才是高家真正的主人!”

        这些话一下子就说到了舒宁的心坎里,她用力地点头,“对,我才是高家的主人!我们才是高家的主人!”

        舒宁:“家是我们的,钱是我们的,资产都该是我们的!”

        敢隐忍多年做二奶,宋爱云心底自然有一颗非同寻常的想要征服、占有的心,只是如今人到中年,那些想法和欲望都慢慢被生活和琐碎打磨没了,可如今,舒宁的话却仿佛醍醐灌顶,一下子将她浇醒了。

        恍然间,她想起了美容院里那个和她对打的年轻情妇。

        曾几何时,她年轻的时候,和那情妇一样漂亮,拥有精致的保养得体的皮囊,就算当了二奶,也高高地昂着下巴,拿着男人的卡和钱穿梭在商场奢饰品专柜前,出入场合非富即贵。

        可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生活里只有高家,只有男人,只有家里的这些生活琐碎了?

        宋爱云忽然惊醒,从她进入高家的那天开始,是从她做高太太那天开始的!

        在高太太的头衔加身之后,她自己就主动放下了曾经那些野心、占有的欲/望,她成了名副其实的妇人,尽心尽力,操持打点。

        与此同时,高建允那漂亮情妇的那些“训诫”犹在耳畔——既然你都已经是高太太了,家产保平安,能捞就捞,好自为之吧。

        是啊,她当年忍着孩子都被抱走的决心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上位做高太太捞更多的钱的吗?

        她一个二奶为了上位无所不用极其,到头来成了高太太了,怎么就忘记自己的初衷了?

        这么多年,她住在别墅里,出入虽然都有司机,也不缺钱,但高建允给过自己什么?

        房子?也不过就是南山别墅而已。

        车?家里的。

        钱?都是用来日常开销和人情往来,她自己揣了多少进兜里?

        高家别的资产?没有的,不存在的,高建允到底有多少钱、高家究竟有多少资产她根本不知道!

        宋爱云这曾经的二奶仿佛做了多年的大梦,一下子就惊醒了——

        操持家庭、不求回报、生儿育女?

        她干这些做什么?!她是来捞钱的啊!

        她这二十年都干了什么啊!

        她十八岁就生下高成封是为了什么?隐忍多年当情妇、遭人白眼又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上位捞钱的吗?!

        宋爱云思路彻底拐上了云霄飞车,一岔千里,认识到现状和当年的初衷竟然背道而驰了,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撅过去。

        舒宁看宋爱云气得又是白眼直翻,还纳闷,这又怎么了?

        她询问o.1,o.1回道:“您婆婆想起自己的真实身份其实是披着正房皮的二奶了。”

        噗……

        舒宁心里都要笑死了,行啊,那么,就让这个披着正房皮的婆婆,包养情夫的公公,以及她那位抛妻弃家的丈夫乱成一锅粥,也好为她铺平这条争夺家产、黄袍加身之路。

        a

        这之后,高家一切照旧,看上去和过去没什么不同,高建允依旧忙工作,有空了看看小儿子,宋爱云打点操持家中事务,舒宁继续做她的丧偶式高太太。

        期间高成封回来过几次,第一次高建允在,老子领着儿子进门,立场鲜明,舒宁反正从头到尾不吭声,宋爱云神态寡淡,看不出喜怒。

        高建允见妻子似乎还是不高兴的样子,便以一家之主的威严劝道:“自己生的儿子,还能怎么办,难道不原谅他,让他一辈子在外面和那情妇过吗?”

        宋爱云如今也聪明了,她知道自己摆立场没用,她已经彻底明白自己在高家没什么地位了,但儿媳就不同了,背后有张家这棵大树,扯出来高建允也得闭嘴。

        她便道:“我原谅不原谅又怎么样,关键是,人家张家怎么想啊?你高家的儿子有了情妇有了孩子,从头到尾没吭一声,现在玩儿够了要回来,就当什么也没生?雪言可是长女,父母疼爱,还有张雪木那个弟弟撑腰,张家的眼睛现在就盯着这边,我也没办法啊。”

        高建允被这么一提醒,想想也是,儿媳背后可是还有个张家的,儿子这事儿的确没那么容易过去。

        高建允便说:“那你就多劝劝雪言,她心软了,她家里自然不好多说什么。”

        宋爱云嘴里答是,心里却想是呢是呢,我们女人那颗心在你们男人看来就是面粉做的,多搀点水自然就软了是吧,揉一揉捏一捏就变回一颗真心了是吧。

        自己儿子什么样自己不清楚吗,还劝,劝屁!

        而舒宁那边,和高成封偶遇了好几次,第一次舒宁就知道不是巧合,因为男人的眼神、表情和浑身散出来的荷尔蒙都无不招式着一个事实——他在追捕猎物。

        可惜啊,人类男性求偶和动物还不一样,因为人类女性不只看繁殖后代需要的基因条件,更看中男人的心意。

        高成封那颗心根本就是芝麻做的,她连低头看一眼都觉得麻烦。

        避开了几次后,舒宁就再也不一个人出门了,她每次不是拉着张母,就是拉着她弟媳。

        高成封大概是从前霸道总裁当多了,总觉得这男人只要出场方式够霸气,怎么样都没有问题。

        结果张母看他的眼神不但淬了毒,还冷漠得掉冰渣,而弟媳满脸的嫌弃,直接干干脆脆地把舒宁一起拉走,都不削和这男人站在一起。

        久而久之,高成封自然知道了舒宁的态度。

        他甚至问舒宁:“你既不愿意和我离婚,也不想和我重归旧好,你到底想做什么?”

        舒宁都笑了,缓缓道:“重归?旧好?哎呀,我想想啊,从我们结婚以来,我们两个有没有好过。”顿了顿,微笑总结,“还真没好过呢。”

        高成封一愣,“那你也不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舒宁还是笑,将当年新婚时张雪言表白后高成封赠给妻子的话一字不拉地全部甩回了男人脸上——

        “不必了高先生,我们这段婚姻不过刚好门当户对,强强联合而已,名义上,我们是夫妻,既然如此,你就是我张雪言的丈夫,你也该满意了。”

        高成封哪儿还记得这番话是自己当年说过的,他自己听着只觉得绝情冷漠,不敢相信面前的女人竟然是这样的人,甚至给舒宁评判,“没想到,你这么冷血。”

        舒宁哈地一声笑起来,眼眉弯弯的,依旧保持微笑,“冷血?呀,高先生啊,你怎么忘了,这些话,一字不差,可都是你当年送给我的。”

        高成封怔住,显然也想起来了,脸色铁青,但他如今意有所图,自然调整心态,缓缓道:“当年我心有所属,结婚并非我愿,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你给我这个机会。”

        舒宁当场就把这句话奉还在了高成封脸上,她幽幽道:“当年我虽也心有所属,但匆忙结婚也并非我愿意,可惜我如今是给不了你这个机会了,毕竟我现在已经移情别恋了。”

        高成封震惊道:“谁!?”

        舒宁看着他,表情温温和和的,说:“我自己。”

        高成封:“……”男人大约觉得这是个笑话,还同时松了口气。

        然而舒宁却根本不是在开玩笑——

        女人爱上男人,心甘情愿,赴汤蹈火,如果男人值得她爱,那尚且有一个好结局,如果像张雪言和高成封这样,那真的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相遇。

        但如果女人更爱自己,那便也是心甘情愿,赴汤蹈火,但这样的努力,只为了自己。

        我爱你,你却不爱我,那么,我为什么还要再爱你?甚至不惜一切去争取你?

        傻逼吗?

        自此之后,舒宁再不见高成封,但她又不是个躲东躲西躲在家不出门的人,她对刷卡和购物情有独钟,让她不逛街真是要她的小命。

        于是狠狠心,花五千块在购物商城买了一个【无缘相见(商场版)】,只要舒宁去商场购物,她和高成封绝对碰不到面。

        买完这个辅助的时候,舒宁不免抠门地朝o.1抱怨,“赚的奖金还不够在系统商城买辅助呢,还商场版,菜市场版,海滩版,国内国外版,每一个都要单独买,我以后要是做任务不想见到哪个人,是不是还要批了全买啊。”

        o.1诚恳地提示:“宿主,有【无缘相见(永生永世随时随地版)】。”说着,主页面的购买商城自动弹出一个辅助图标。

        舒宁看了直咋舌,竟然要2o万!这么贵啊!

        躲个人成本这么高,她才不会用,如果是她,她真的宁可天天和高成封见面,反正她有的是办法恶心回去。

        高成封一而再再而三地主动找舒宁,已经很说明他想要回来的决心了,舒宁掐指头算了算日子,觉得也差不多了,是时候主动出击了。

        她给张家打了个电话:“弟弟啊,该你们上场了。”

        a

        不久后,张家来人了,一大家子,张父张母,还有弟弟弟媳,甚至把小孙子都一起抱来了。

        张家全家出动,气势浩浩荡荡,自然是来要说法的。

        是时正是周末,高建允没去公司,在家陪老婆小儿子,忽然亲家全家都来了,高家两夫妻惊讶不已,却也知道是在情理之内。

        舒宁一副为难地样子站在一旁,宋爱云看看张家人,再看看她,便以为是张家没有通知她,自作主张突然登门,她这个做婆婆的招呼亲家、让保姆去准备茶点,又去安抚舒宁。

        那边高建宇已经招待张家一大家子人在客厅的沙坐了,见到有个小宝宝,刚好家里一堆玩具,还让保姆去拿了几个玩具过来给宝宝玩儿。

        等舒宁宋爱云也去坐了,保姆上完茶回避离开,两家人终于聊起了正题。

        张父直奔主题,说:“亲家,有些事,我们一直没提过,但现在,外面那女人孩子都生下来了,成封对我们这边连个解释都没有,我们是不是也该好好聊一聊了?”

        都不是吃素的,既然开门见山,就没必要兜圈子了。

        高建允没说“儿子不中用”“狐狸精勾引儿子鬼迷心窍”“我们没教育好儿子”这种鬼迷心窍的废话,想了想,也算拿出了大家长该有的态度,“事情既然已经生了,总要想办法解决,这样吧,亲家丈人您就先说一说,这件事,你们觉得要怎么处理最好。”

        这态度张父还算满意,但他没有说话,却是看向了坐在宋爱云身边的舒宁,“雪言,丈夫是你的,事情生在你身上,你觉得,该怎么处理才好?”

        舒宁从头到尾一副垂眸低调静坐的模样,然而心里早磕上了瓜,o.1都要给她跪了,自己的瓜也吃啊!?

        吃啊,当然吃,别人的瓜只能闻个味道,自己的瓜才能咔嚓咔嚓里外吃透啊。

        见张父问自己,舒宁默默地表明了立场,“无论如何,不管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婚,这个高太太,我要一直做下去。”

        舒宁不过是表明立场,然而说得口气却仿佛是在牺牲自我的壮志豪言,她这些话高建允自然乐意听,然而张家那边却变了脸——

        张父拧眉不悦、张雪木沉默不言,张母挨着弟媳捂嘴哭了出来,“我女儿的命,怎么,那么苦啊!”

        弟媳虽然来高家之前因为有事外出没来得及跟着开过小会,但本人是个非常有主见的人,立刻明白这是唱大戏来了,也软着嗓子抱着儿子喃喃道:“宝宝啊,你姑姑的命真的好苦啊。”

        来之前,张家开小会的时候,严格划分了各人的指责所在,张母负责搅浑水感情宣泄,张父负责耍他张总的威严,而张雪木,他才是今天真正开口谈判的那个。

        张家婆媳那边一哭,高家本来就不占理,这会儿显得更没道理了,不知道的还以为高家不管儿媳还护着自己儿子,所以才弄哭了丈母娘。

        高建宇眉头都拧了起来,十分尴尬,宋爱云急忙抽纸巾,又起身过去安抚,“亲家妈妈,先别哭啊,有事好商量,好商量啊,这件事的确是成封不对,是我们高家不对,你别哭,我们不是在商量吗?”

        张母接过纸巾抹眼睛,却还是哭,抽抽搭搭地说:“不管怎么样,今天这件事必须有个解决的办法和说法。”

        话音刚落,张雪木无缝对接,把话头接了过去,他咳了一声,开口道:“高叔叔,您是长辈,按理来说,这会儿是轮不到我开口的,但说到底,我是弟弟,对高家来说更是小舅子,当年我姐出嫁可是我开的车、我背的新娘子送的亲,如果现在高成封在我面前,那么今天谈事情的人,的的确确,应该是我这个娘家小舅子了。”

        耳边还有张家婆媳两个的抽泣声,张父就在一旁看着,儿媳也坐在这里,高建允还能怎么办,只能降低姿态,削了自己的辈分,去和张雪木这个小辈谈。

        张雪木也不愧是近年来勇猛果决的商场新秀,几句话之后,便开始提要求,“虽然任何方式都不足以弥补我姐姐这段时间以来受到的伤害,但不管怎么样,还是得有个弥补的办法,所以来之前,我和我爸妈简单的商量过,三个要求。”

        宋爱云和高建允一起看向张雪木。

        年轻男人伸出食指,果决道:“第一,对外宣布,绝对不会认回外面那个女人生下的孩子,更不会让那个女人踏进高家一步。”

        这个要求在张家的立场上来说非常合理,保护身为媳妇的女儿,排挤情妇和她为高家生的孩子,可以理解,更加可以满足,高建允当场点头,郑重地表示:“可以。”

        张雪木伸出第二根手指,严肃地说:“第二,十年之内,不得让高成封回到高家接手任何高氏下的产业,给我妹妹至少三家公司和股份。”

        宋爱云愣住,高建允大惊,万万没想到张家会提这样的要求,十年?把高家自己的儿子流放在外,还给儿媳三家公司甚至股份?

        其实对高家来说,三家公司加股份不算什么,拿出诚意解决问题总得放点血,但让高成封十年不回高氏……这……

        高建允缓缓道:“给雪言三家公司,这个是可以的,他是高家的儿媳,我高家有什么,她自然有什么,但是成封那边……我是这样想的,浪子回头金不换,他的确做错了事,是不是以后也给他一个洗心革面的机会,十年……这个,如果他三年两年,一年半年,更甚至现在就回心转意了呢?”

        高建允替自己儿子说话实在太正常了,毕竟是父子么,都说上阵父子兵,不过吃瓜女群众舒宁觉得,高家就是儿子像老子,一样出轨一样有私生子,血脉相承一个德行,也就真难怪高建允到现在还在想办法维护高成封了。

        而高建允这番话说下来,客厅里所有人都沉默了,高家不吭声,张家也没人吭声,张母倒是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是根搅浑水的混子,连忙暗自拉了媳妇一把,又抽泣了起来:“雪言啊,你还是跟我们回家吧,做张家的女儿不好吗,做什么高太太啊。”

        张雪木冷笑着说:“高总,我给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让高成封回避高家的业务,是这样的,这次我姐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可不是一句‘浪子回头金不换’就能掀篇过去的,人犯了错,总要付出代价,我好歹喊他一声姐夫,也不能动手是吧?但我张家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气的,高成封但凡回高家公司,我张家哪怕把自己扯下水,也得先让他尝尝在商场连连失利是什么滋味!”

        张雪木这些话可以说是十分不客气了,但高成封这件事摆在眼前,就是他们最好的筹码,不客气高家也只能受着。

        果然,高建允开始客客气气地软言相劝,说大家都是一家人,ba1aba1aba1a……

        但张雪木态度坚决,“不,十年,就是十年,我又不是要将他永远赶出高家,叫你们不认这个儿子,只是不想他接触高家产业,在公务场合碰到他而已。”

        高建允自然又劝,觉得周旋几句,圆滑的说些好话张家那边会退步,然而宋爱云坐在一旁始终没有吭声,因为她忽然想到,这真的是个好机会,如果高成封十年不接触高家的产业,那对她、对她的小儿子、对他们母子来说,其实是有利的!

        两家还在扯皮,舒宁的目光却不动声色地落在了宋爱云身上,这么好的机会,她亲爱的婆婆难道会放手?

        果然,宋爱云忽然开口,“好!”

        两边都同时噤声,张雪木看了过去,高建允也诧异地侧头看向了妻子,她说什么?好?!

        第一次,宋爱云第一次自作主张,她这个离开男人就过不下去的女人第一次违背丈夫的意愿,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没有商量地率先说出了自己的意愿。

        “好!”

        就让成封十年不要接手家里的产业吧,十年,刚好是宝宝的成长期,也刚好是她对大儿子的观察期,如果十年里,他愿意回心转意,那么一切都可以从长计议,如果十年里他离高家离她这个妈妈原来越远,那么,十年之后,就彻底把他从高家推出去吧。

        高建允惊讶地看着妻子,然而表情很快收敛了下去,他一向不觉得宋爱云是个多有主见的人,可这次竟然这么果决,是为了先把张家糊弄过去,还是真的同意了?她这个当妈的,就这样把儿子推出去了?

        然而高建允又荒诞地想到,他们那个儿子不是已经被赶出家门了吗?妻子一口同意,是因为真的失望了吧?

        高建允没再说什么。

        沉默便是同意,张雪木提出第三个要求,但这一次或许因为前一个要求太过大胆,主动同意的宋爱云和被动接受的高建允都有些出神,各自思考着什么。

        张雪木不管,直接道:“第三,把你们的小儿子过继给我姐做养子。”

        高建允豁然转眸,什么?他说什么?!

        宋爱云一颤,也惊讶,但并没有十分剧烈的反应,毕竟这个提议虽然大胆,但总体思路她早就提前接触过了,不但接触过了,也约等于和儿媳达成了协议。

        只是没料到,张家会摆到明面上来说。

        而高建允那边以及惊诧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把儿子过继给媳妇做养子,他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荒谬的提议,他不知道张家是因为心疼女儿所以故意反过来恶心他,还是真的有这样的想法,但不管怎么样,他本能力排斥,第一反应就是,“荒谬!”

        张雪木淡淡道:“高总,荒谬不荒谬,也是你儿子先出轨还搞出一个私生子,如果他在高家和我姐好好过日子,我姐早在上次车祸之前就有他们自己的孩子了好吧?如今你儿子都不着家了,情妇孩子也养在外面了,我姐坚持要做这个高太太,那怎么办?总要有个一儿半女在身边以后养老吧?”

        高建允自知在高成封的事情上没理,但他又不是疯了,儿子变孙子?那儿子可是他亲生的!

        高建允当即又摇头,冷着脸道:“不行,这绝对不行!”

        哪知道旁边宋爱云的声音又窜出来,斩钉截铁,语气铿锵,“可以,我同意!”

        高建允一愣,转头看向宋爱云,那懵圈又震惊地表情,仿佛自己身边坐着一圈假亲家、假小舅子、假儿媳,以及一个……假老婆。

        高建允:“……??”难道儿子也是假的?

        舒宁却抬眼,和坐在堆满一脸好整以暇的张雪木对视了两眼,眨了眨眼睛,又暗自在心里道:“o.1,我这戏码安排得怎么样?”

        o.1捧场大喊:“66666666。”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07794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