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15.【五年生三】

15.【五年生三】


        下午宋爱云午觉睡醒了,  舒宁就告诉她,高成封回来了,  可能是来看她的,不过又走了。

        舒宁话讲的妙,她是这么说的——

        “来的时候看上去脸色不太好,走的时候又匆匆忙忙的,我和他说你在午睡,  叫他等一等,他说他还有事,  就马上转头走了。”顿了顿,  缓缓道,  “可能真的还有什么事吧。”

        宋爱云听了这些话,当场冷哼,  能有什么事,  不就是回去看自己儿子吗?

        脸色不好?根本不愿意来吧,  现在被赶出去了,迫于压力,  才回来看看吧。

        匆匆忙忙走了?呵,  别不是恶心她这个当妈的生了孩子,  巴不得别看到呢吧。

        宋爱云产子不久,  本来身体激素水平还不稳定,以前听到儿子回来一定会非常高兴,  如今只听高成封这三个字,  便是气恼冷嘲。

        舒宁装模作样地叹息道:“说起来,  他也给高家留下一个孙子了。”

        宋爱云当场道:“什么孙子,谁认那是孙子!”

        舒宁幽幽的口气,“好歹也是儿子呢。”

        宋爱云冷哼:“谁不会生儿子,儿子怎么了,他高成封这个儿子不也是我生的。”现在还不就是个不要家只要情人的白眼狼!

        舒宁淡淡道:“也是,都是男孩儿,那以后就有更多的人选来继承家业了。”

        一句话就让宋爱云当场沉默了——大儿子,小儿子,儿子的儿子,都是高家的种,将来,谁来继承家业?谁会成为高家未来的新主人?

        舒宁看看宋爱云沉默阴郁的表情,满意地离开,但心里却对o.1道:“我们要不要打个赌,别看我这婆婆现在这样,用不了几天,这公婆两个又要动摇了。”

        o.1问她为什么这么肯定。

        舒宁淡淡道:“因为我以前接过的情感咨询里,就有不少亲子关系不好,可但凡子女愿意求饶认错,父母便心软的案例。”

        太多例子了,有些甚至是子女欠债跑路留下烂摊子赌债给老父母,或者早年败光了家产跑路,人到中年又转头回来求老父老母收留的……

        所谓子女债便是如此。

        更何况,站在高家的立场,高成封这儿子一不吸/毒,二不赌/博,更没欠债,不过就是在女人的问题上有点“糊涂”而已,他这儿子但凡低个头认个错,表示自己愿意断掉和欧阳溪的关系回来,高建允和宋爱云难道还真会把儿子踢在外面不让他回来?

        高建允自己情妇烂账一堆,宋爱云母凭子贵二奶上位,这一家子都这样不干不净,还指望这些人会有多正派的立场吗?

        尤其是宋爱云,那可是亲生的儿子呢,当年上位的筹码呢。

        果然,没几天,高建允破例午饭回家吃,饭毕,在舒宁起身去卫生间漱口的时候,高建允缓缓对宋爱云道:“今天成封来找我了……”

        舒宁去了一楼卫生间,房子隔音效果好,后面的话就没听到了,但门一合上,她立刻唤出o.1给她上了个增强耳力的小辅助,很快,墙外面餐厅里夫妻两个的对话就清晰地回荡在耳边。

        高建允声音低声地说:“我这次看他态度不错,看来算是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了。”

        宋爱云声音干干的,“他认识到什么问题了?”

        高建允:“还不就是之前为了情妇回来,差点把你闹流产的那次吗,还有执意要和雪言离婚的事,我看他表情里很有悔意,看来这大半年他在外面也吃够了苦头了。”

        宋爱云没有说话。

        高建允缓缓道:“他今天来找我,我也没说什么,要么再晾晾他,等他醒悟过来,彻底死心和外面断绝关系再说。”顿了顿,又问,“你觉得怎么样?”

        宋爱云能说什么,在高家,高建允的话就是圣旨,“就按老公你说的办吧。”

        这个话题到此为止,高建允吃完饭还要回公司开会,想着走前逗逗小儿子,和宋爱云一起上楼去了。

        卫生间里,舒宁站在洗漱台前,拿起水杯接水漱口,然而镜子里,却是一张漫不经心的面孔。

        还真是不出她所料啊。

        那天高成封回来她就看出来他后悔了,果然那边儿子一后悔,这边做父母的立刻就没有立场了。

        嗯,真棒呢。

        其实按照这个世界的任务来说,只要舒宁帮助原主牢牢坐稳高太太的位子,改变郁郁而终的命运,变成人家赢家便可以了。

        那么到此刻,高成封既然后悔了,想要回来,那顺着这个剧情,把高成封这个丈夫重新牢牢捏在手里,再把欧阳溪那个二奶和孩子踢出局,差不多也是可以达成任务的。

        但问题是——

        舒宁:那她吃饱了撑的让宋爱云怀孕生孩子?一个【保胎】辅助三万,一个【真情吐露】辅助一万五,不是钱不是钱不是钱啊!?

        如果最后的结果是这样,那她先前何必费那些力?

        等高成封回来了,继续让他们一家子母慈子孝,然后宋爱云这个婆婆自己也生完了,再看儿子都回心转意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继续逼着她这个儿媳五年生三个?

        舒宁都能想象得出来,到时候说辞都会变成这样——

        “你看,宝宝多可爱啊,你也早点和成封生一个吧。”

        “早点生了,不影响身体,你看我年纪大了,生了就不太能恢复好了,趁着年轻早点生,多生几个,都没影响。”

        “你快生啊,生出来你的孩子还能和我家小宝做个伴儿,还能一起玩儿一起长大呢,感情也好。”

        ……

        所以啊,让高成封回来?他回来,她还做什么人生赢家!?五年生三的产子赢家吧?

        舒宁漱完口,缓缓抬头,沉默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唇角缓缓勾了起来,她这个婆婆啊,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呢,看来得给点大刺激,她才能彻彻底底摆正自己的立场呢。

        舒宁对着镜子笑了笑,擦干净手,转身离开。

        当天,她给许航庭了消息,“我之前让你办的那件事怎么样了?”

        许航庭回复:“一切ok,后天下午两点,老地方见。”

        两天后,舒宁赴约。

        许航庭把一个文件袋推到舒宁面前,笑笑道:“高太太,如你所料。”

        舒宁拿起袋子,取出里面的东西扫了几眼,眼睛都笑眯了起来,把几张纸塞回去,重新封好文件袋袋口,客气道:“最近辛苦你了。”

        许航庭受舒宁委托,最近的确奔波得辛苦,眼下都有了青灰色的黑眼圈,但今天这男人既不像之前那样邋遢,也不像上次在医院无意间撞见时那么整齐英俊,反而是慵懒里透着一股随意,眼神温和,气质却很man。

        男人靠着椅背,一条手臂耷在扶手上,扬眉一侧头,“为高太太奔波受累,是我的荣幸。”

        舒宁笑笑,喝了口咖啡,准备走了,“谢谢你这个消息,很有用。”

        许航庭没动,就看着她,也笑,“不客气。”又说,“今天的咖啡我请。”

        舒宁起身准备离开,点点头,“谢谢。”

        许航庭静静地看着她,眼底有光。

        a

        舒宁回来之后,起先几天该干嘛干嘛。她每周的周三会出门逛街做spa,这天正是周三,她照例出门,宋爱云知道她出去做spa,都不用多问,甚至连晚饭都不用留,因为舒宁这天做完spa还会回娘家吃个饭。

        然而这天,舒宁下午四点就回来了。

        宋爱云还觉得奇怪,这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但她也没多想。

        可儿媳却像是失魂落魄似的,呆愣愣地坐在客厅里呆,叫她也不应,有点反应了,还一惊一乍吓一跳的样子。

        宋爱云不解,这是怎么了?下午不就出门逛街做了个spa吗,怎么回来就变成这样了,难道生了什么?

        到了晚上,高建允回来,宋爱云像往常一样迎过去,一边给丈夫脱外套一边十分随意地聊天说话。

        结果一抬眼,儿媳正站在二楼扶梯旁,垂眼朝下看,又是一副和下午一样丢魂儿的样子,只是那眼神却是一瞬不瞬盯着她身边的高建允。

        宋爱云收回视线,看看身边的丈夫,暗自嘀咕,这又是怎么了?

        舒宁的反常和晚上站在扶梯上看丈夫的眼神让她不得不多想,女人的直觉向来敏锐,宋爱云很快想到,儿媳下午突然提早回来,还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和高建允有关?

        宋爱云越想越觉得是这样,这天晚上都没怎么睡好,次日一大早,高建允有工作提早离开后,宋爱云都没有梳妆打扮,穿着睡衣就坐在餐厅里,等着舒宁下楼。

        而舒宁当时正在自己房间的卫生间里化妆,挑了个平常都不用的、上脸就会显得她肤色灰白的粉底,眼睛下用青灰色的眼影打了薄薄一层,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基本和一夜没睡差不多之后,这才满意地出门下楼。

        o.1还委屈上了,“为什么不用我的美妆辅助。”

        舒宁嘘道:“你快算了吧,你那什么直男审美,我是要看着像一夜没睡的效果,不是把自己弄得像个死人。”

        o.1对自己遭到嫌弃这件事报以沉默如鸡做回应。

        舒宁到了楼下餐厅,一看宋爱云果然已经早早等着了,再看她今天竟然连衣服都没换就下楼了,心里都乐了。

        她昨天做了那一出好戏故意让她看到,这么过了一夜,还不知道她这婆婆脑补了多少东西呢。

        果然,宋爱云一见她,目光便有些闪烁,舒宁起先没注意她脸色,等走过去坐下,抬眼一看,吓了一跳,宋爱云就跟用上了o.1那美妆辅助一样,脸色灰不拉几的。

        而桌对面,宋爱云眼里,舒宁也没好到哪里去,在她这个婆婆眼里,儿媳就是面若菜色。

        两个女人无言相对地坐着,旁边保姆盛了粥过来,本来还想打个招呼说点话,结果走近一看,差点没把碗给吓扔了——这婆媳两个一个脸色塞一个脸色差,幸好是白天,这要是大晚上的,天黑再开几盏地灯,就这脸色,分明就是俩死人脸。

        我的天哦……

        保姆放下碗,布完菜,收拾好了没用的碗碟转身立刻就走。

        而相互都觉得对方脸色比自己还差的婆媳两个就这么沉默无言地吃起了早饭。

        宋爱云没什么胃口,舒宁是很有胃口但只能装作不太有胃口。

        婆媳两个都是只吃了半口饭,前后脚紧跟着放下筷子,一个拿纸巾擦嘴,一个拿勺子搅粥。

        宋爱云抬眼,不动声色地看对面的舒宁。

        舒宁垂着眼睛,只盯自己的碗,心里却对o.1叹息道:“哎,戏一开场,我就特别想吃瓜。”

        o.1道:“宿主,克制。”

        克制不了怎么办啊?

        舒宁当着宋爱云的面,直接转头,朝厨房的方向,“阿姨。”

        保姆阿姨从厨房走出来,“怎么了少夫人?”

        舒宁问道:“有瓜吗?”

        保姆阿姨愣了愣,心道这一大早就吃水果吗?对肠胃不好吧,但还是道:“有的,少夫人想吃什么瓜?西瓜,或者今天早上还买了哈密瓜。”

        舒宁随意道:“都来点儿吧。”

        阿姨道:“好的,我这就去弄。”

        舒宁转回头,继续做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盯着自己的粥碗看。

        o.1不得不提醒她,说道:“宿主,瓜先放放,先把正事吧。”

        行吧。

        于是,在宋爱云探究地目光里,舒宁缓缓抬起了眼睛,然而目光闪烁,又很快瞥到了旁边。

        宋爱云没有立刻问,她等保姆切了果盘过来,索性让她把果盘送上楼,然后叫起舒宁,跟着自己一道上楼。

        婆媳俩和一盘瓜,来到舒宁的卧室。

        门一关上,宋爱云便拧眉,严肃道:“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舒宁没吭声,盯着桌子上的瓜。

        宋爱云又道:“这件事,是不是和你爸有关?”

        舒宁依旧不吭声,继续盯瓜。

        宋爱云急了,“你快说啊,要急死我吗?”

        舒宁才缓缓抬眼,一副为难的样子,“妈,不是我不想说,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怕我说了,说了你会……”

        宋爱云这会儿倒是有魄力了,“会什么?会吓死吗?”

        舒宁咬唇。

        宋爱云气沉丹田,“吓不死,你说!”

        舒宁这才抬眼,缓缓道:“妈,我昨天去做spa,在会所里,很无意地遇到两个女人,他们在我隔壁房间做脸,我就听到她们聊天,聊到了……爸爸。”

        两个女人,聊天,高建允?

        宋爱云心底一沉,脸色也落了,但还算冷静,对舒宁道:“你接着说。”

        舒宁却吞吞吐吐,“其中一个女人,称呼爸爸为‘我们建允’,说爸爸给她买了房子这次还买了跑车,每周都去见她,中途还接了个电话,似乎就是爸爸,”顿了顿,声音小了下去,缓缓道,“我听到她特别亲密地叫爸爸亲爱的。”

        宋爱云忽然大声道:“够了!”可人僵坐在沙上,努力地克制着,心口却是急喘,又坐了几秒,可能是血液直冲大脑,气急攻心,坐在原地还晃了两晃。

        舒宁立刻化身吃瓜群众,起身坐过去扶住宋爱云,“妈,妈你还好吗?”

        宋爱云闭着眼睛,却是被这个消息打击得心神大颤,早年她做二奶跟着高建允的时候,她知道这个男人有家有室也有很多情妇,她当年告诉自己,只要能做高太太,男人多几个女人有什么大不了的,然而等真的做了高太太,忍是忍了,却是泣了血和着银牙往肚子里吞,她这才知道正妻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这么多年过来,她忍也忍了,高建允年纪上来之后,大约也没多少心思玩儿了,倒是没什么女人了,等到近一两年,尤其是儿子结婚之后,基本就不再养什么情妇了,只要不出差,天天回家。

        之前她怀孕差点被高成封气流产那次,因为误会闹了点乌龙,两个人在医院急救室里抱着哭。回来之后,高建允便仿佛成了彻底回头的浪子,和宋爱云吐露想要归家好好过日子的心迹,甚至誓,以后孩子生了,他只有他们这个家,她是他从今往后唯一的妻子唯一的女人,他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们母子。

        可现在呢?

        儿媳竟然告诉她,他在外面还有女人!

        那么那些承诺算什么?那些誓言算什么?!她冒着大龄生产的风险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又算什么?!

        凉意突然从脚底板升起,宋爱云感觉自己好不容易热起来的心再次渐渐凉透了。

        舒宁也是胆大,见宋爱云惊愕的眼神都散了,没留意她这边的动静,便一手扶着人,一手探去桌边拎了块瓜一口吃下。

        边吃边对自己道:哎,果然我还是更喜欢当吃瓜群众啊。

        宋爱云却忽然抓住她的胳膊,瞪眼看着她:“你没有听错?确认是你爸?会不会是你听错了?”

        舒宁咽下瓜,缓缓道:“妈,我后来特意等着,在会所门口亲眼看到爸爸来接那个女人的。”

        “轰——”,宋爱云只觉得五雷轰顶,魂神具裂,她茫然地想,是啊,儿媳为什么要骗她,她自己的丈夫什么样子她自己还不清楚,女人,永远都是一堆一堆的女人,从来没有停过,从来没有断过。

        是她奢望,以为他真的变了,以为他的心真的只在自己一个人身上了,以为有了小宝宝,就能再次拉拢住这个男人的心了。

        宋爱云忽然悲凉地想到,她现在和她当年有什么不同,不但和当年的自己,和如今的欧阳溪又有什么分别?

        不都是妄想守住男人的心,不都是天真的以为有了孩子男人就会回心转意吗?

        而她的丈夫和她的儿子又有什么分别?!

        宋爱云想着想着,当场痛哭了出来。

        舒宁抬手抽纸巾给她擦脸,到了这会儿的,也没必要安抚了,索性又把纸巾盒拿过来放在宋爱云腿边,让她尽情的哭。

        舒宁又坐了一会儿,干脆挪在对面的单人沙去,知道宋爱云现在只专注泄情绪,哪儿顾得上自己,便又顺了瓜来吃,边吃边看宋爱云哭。

        伤心吧,难受吧,心都疼死了吧?

        那么,同样身为女人、嫁进你们家的儿媳张雪言呢?你们漠视自己儿子不归家的时候她不心疼吗?你作为婆婆偷偷给儿子的情人打电话、甚至每天煲汤上赶着送过去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自己儿媳也会因此心疼到死呢?

        舒宁冷眼盯着对面,过了一会儿,宋爱云不怎么哭了,拿纸巾擦脸收拾仪容,她才扔了瓜,将神色敛起。

        不愧是二奶上位的,也不愧是忍受了几十年的女人,这一会儿的工夫便接受了丈夫再次包养情妇的现实。

        宋爱云擦着眼睛,口气还算平静地问:“还有什么?”

        舒宁心道你先喘口气,别上赶着往前凑,后面这个消息可是特意给你准备的重磅炸/弹。

        宋爱云见舒宁不吭声,沉默地看着自己,知道肯定还有什么事,便深呼吸一口,道:“没事,你说吧,我在高家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

        舒宁突然开口:“那个情妇好像怀孕了。”

        宋爱云一口嗓子直接吊起来,都破音了,“什么——!?”她诧异地瞪圆眼睛。

        “怀孕了。”

        宋爱云白眼一翻,当场晕了过去。

        舒宁:“……”这就是所谓的经历过大风大浪?

        哎呦婆婆哎,你别吓死啊,你要是吓死了这高能剧情还怎么玩儿啊。

        “o.1,o.1,赶紧的,别真吓死了。”

        突然打住,想了想,不对啊,如果她这婆婆真的死了,那她岂不是可以名正言顺接手他那才一点点大的小叔子,排挤高成封,再背靠张家这棵大树,从此之后走上“手握太子、豪门争权、垂帘听政”之路?

        哇塞,带感!

        o.1:“……”

        宿主!你想什么呢,你婆婆就是晕过去而已啊宿主!

        舒宁暂时也不管宋爱云了,口气慢吞吞的,语调上扬,“o.1?!”

        o.1义正言辞:“没有老鼠药蟑螂药更没有鹤顶红!”

        舒宁:“……瞎想什么呢。”

        o.1:?

        舒宁:“我就是想问你,我穿黄袍好不好看。”

        o.1:“……”到底是谁在瞎想,但顺着舒宁的话思考了片刻后——

        “好看!”==

        a

        三万可买不到假辅助,说可以百分百治疗男性不孕不育,宋爱云这不就成功怀上了吗?既然她能怀,别的女人自然也能怀,毕竟治好的那个男人是高建允这个情场老浪子。

        相信老浪子专情,还不如相亲公猪会上树,舒宁早在宋爱云刚刚怀上的时候就让许航庭盯着高建允了,不过之前高建允身边也的确没什么女人,似乎是忙一个很大的项目,但就在宋爱云快要生的时候,忽然出现了一个年轻女人。

        这女人大概有两把刷子,许航庭跟踪出来的结果是,老浪子公公几乎每周都和这个女人见面,虽然不过夜,但性质和过夜也没什么两样了,没多久,就又给女人置产买车,可不止买了一套房子,中间还换过两次,最后换成了一套面积不小的别墅,配一向价格不菲的跑车,可见老浪子公公对这情妇还是很喜欢的。

        而就在前不久,这个情妇怀孕了!

        舒宁其实没想到这一步,本来她让许航庭盯着情妇那边,就是想给宋爱云点儿刺激,让她看清楚高家这些男人的真面目,别心软了就让高成封这傻缺儿子回高家来,影响她做任务。

        结果那情妇竟然怀孕了,这就有点厉害了。

        就在宋爱云生了小儿子以为自己可以重新靠小儿子巩固地位的时候,却生了这种事,她没气死,真的已经算她心态好了。

        知道这消息之后,宋爱云一声不吭萎靡了几天,而这几天高建允刚好不在,出差去了,有育婴嫂带孩子,宋爱云一个人从白天干坐到晚上,再从晚上干坐到清晨,除了喝点水,几乎没吃过什么,一连几天。

        舒宁也不去开解,就让她这个婆婆这么自己熬着,等着她自己彻底看透高家男人都是些什么货色。

        终于,四五天之后,宋爱云自己缓过来了。

        好歹是靠儿子上位隐忍多年的二奶,输给一个情妇她也不会想不开,至少她现在还是正房。

        宋爱云起先什么也没说,趁着高建允没回来,重新收拾自己,吃饭补食,人精神一些了,去看宝宝。

        她这几天精神恍惚,都没见过孩子,去了育婴嫂的房间,推开门,却见舒宁抱着小宝宝在窗边看风景,一边和孩子说话一边逗他玩儿。

        见她进来,舒宁便对细声细气地对宝宝道:“妈妈来啦,宝宝你看,妈妈来啦。”

        宋爱云走过去,看看舒宁怀里的宝宝,小婴儿乖巧可爱,只看一眼,宋爱云的眼泪就往下掉。

        舒宁朝育婴嫂使了个颜色,没多久,屋子里就剩下了婆媳两个,外加一个小宝宝。

        舒宁这才对宋爱云道:“妈,你别哭了,这么多天你缓过来了吗?”

        宋爱云擦擦眼泪,不想在儿媳面前丢份子,强撑着说:“我没事。”

        舒宁抱着宝宝,却忽然幽幽道:“妈,成封是不是快回来了?”

        宋爱云一愣,起先没反应过来这话里面的意思,直到舒宁接着刚刚的话,又说道:“成封是儿子,宝宝是儿子,不用多久,或许又有一个儿子了。”

        顿时说的宋爱云头皮麻。

        她真的是,低估高建允的无耻程度了,先前那些誓言仿佛狗屁,“我不会让那个孩子进门的。”

        舒宁又是浅浅地开口:“但爸爸,或许不这么想呢?”

        宋爱云沉默了。

        是啊,高建允,她的丈夫未必会这么想,在他眼里,高成封这个长子是儿子、舒宁怀里的次子是儿子,那么,情妇生的儿子,就不是儿子了吗?她自己当年不也是情妇吗,高成封不也是她生的吗?

        其实这很好理解,一个男人,因为身体原因,多年来受子嗣问题困扰,忽然有一天病就好了,还一下子多了个儿子,又让情妇怀孕了,真是恨不得一口气多十个八个孩子出来,以彰显他的“男人实力”。

        可问题是,宋爱云可不想再多一个孩子了,大儿子小儿子好歹都是她的儿子,外面情妇的儿子算什么?

        难道也抱过来给她养?像当年的原配高夫人一样?

        不要,绝对不要!

        现在宋爱云真真是能体会当年的原配高夫人的心境了,人生仿佛是个圈,兜兜转转,后面的人觉得跑赢了前面的人,而到头来,不过是重走前人的路而已。

        当年原配高太太走过的路,如今宋爱云一步不差,全走了一遍——丈夫出轨,情妇怀孕,甚至在不久的某一天,将情妇的孩子抱回来养在身边。

        宋爱云光想想都觉得反胃恶心,头皮麻。

        舒宁就等着她麻,越麻越好,越麻才能越清楚自己如今的立场有多艰难。

        然后,她开了口,“妈,爸爸和成封,真的好像啊。”

        宋爱云听着这话,心里五味陈杂,如果换了从前,她是体会不到这句话里的无奈的,因为那时候她自己的丈夫没有情妇,外面也没有女人怀了孩子,可现在她荒谬地现,她如今的处境,竟然和儿媳特别像。

        都是高家的男人,都是出轨,都是情妇有了孩子!

        天呐,这些男人疯了吗?

        舒宁一句一句,把话继续引了下去,“爸爸和成封,他们男人之间,是不是都能相互谅解呢?尤其在女人的问题上?”

        宋爱云忽然有口难言,她明明是婆婆,是长辈,她本来有立场的,可如今,她竟然解释不出来,不想替丈夫说什么,也不好为儿子讲什么。

        她的立场,被这些男人全逼没了!

        宋爱云心中大叹,哀默心死。

        舒宁却又忽然道:“但我就是不服气呢。”

        宋爱云一怔,抬眼,儿媳怀抱婴儿,垂眸静静凝视着,阳光从窗棂上打下,落在年轻女人的面颊上,细碎的光线仿佛是跳舞的精灵,在她长长的睫毛上翩翩起舞。

        这一刻,舒宁的表情柔和得仿佛是在对情人缱绻地表白。

        “凭什么?”她平静地说,“凭什么我人生的路,要被这些男人支配?他娶我,我成了妻子,他不喜欢我,我独守空房,他要去找情人,我还拿他没办法,他连孩子都生了,哪天如果把孩子抱回来,我也只能养着?”

        宋爱云有了和舒宁一样的立场,这些话仿佛一道道钢筋似的,狠狠地血淋淋地扎入了她的心底。

        女人啊,命运难道真的都在男人手心里吗?

        舒宁却又浅浅道:“所以啊,我一定要开开心心做这个高太太。”毕竟是奖金几十万的世界任务呢。

        宋爱云却已听得泪流满面,一手轻抚宝宝,一手按在舒宁背后,“我理解,我都能理解。”

        舒宁淡淡地微笑,心里却想,你理解个屁,还不是因为自己老公也出轨、情妇有孩子了吗。

        几天之后,高建允出差归来,夫妻两人,明明一个出轨,一个知道真相,但还是像从前一样,演也要演一对恩爱夫妻。

        吃完饭,高建允就要上楼看宝宝,换了从前,宋爱云一定很积极地让育婴嫂把孩子抱下来,可这天却推脱道:“宝宝刚刚吃完奶已经睡了。”

        高建允也就没上楼,却话题一转,低声说道:“我准备让成封回来了。”

        宋爱云一愣,可心里却止不住地恶心,因为她想到了舒宁的那句话,他们父子俩,果然是特别像,立场相同,相互都能理解呢。

        宋爱云表情淡淡的,没说什么。

        高建允只当她是还记恨上次差点流产的事情,又劝道:“毕竟是儿子,那点事,也不算什么。”

        宋爱云垂下眼帘,心里冷笑,是呢,在外搞女人生孩子,不算什么。

        高建允又道:“你回头去和雪言说一下,找个时间,让她和成封聊聊,也劝劝她,男人那些事,过去就过去了,愿意回家就行。”顿了顿,“她要是不放心,就和她说,那个女人和孩子,我们绝对不认。”

        宋爱云还能怎么办,他是一家之主,他都这么说了,自己只能答应,可心里却还是想,不认吗?儿子的情妇生的孩子不认,自己的情妇生的孩子呢?

        高建允吃了饭就匆匆走了,说是公司还有事,可宋爱云却再也不信了,不必疑神疑鬼,只看丈夫熟悉的轻快的脚步和近期焕的容颜她就能百分百肯定,他是去情妇那里。

        宋爱云没再看丈夫,侧头,闭了闭眼,心中越冰冷。

        却没想到,后面还有更让她胆寒的事。

        舒宁竟然在周三拉着她,说是带她一起去那家会所,她打听过儿,那个情妇也在那边办了卡,舒宁是周三去一次,那情妇爱美,一周要去三四次。

        宋爱云本来不想去,高建宇前前后后情妇那么多,她犯不着。

        舒宁却道:“这个不一样,这个可是怀了高家的种呢。”

        宋爱云还是不去,话没过脑子,竟然说:“欧阳溪也有高家的种,你会去特意见她?”

        舒宁没料到她会这么说,但这话倒是正中下怀,舒宁直接便道:“我见不见都无所谓,反正我有娘家撑腰啊。”

        宋爱云:“……”

        一句话,她半天没回过神,期间怎么被舒宁拉上车,什么时候到了会所,又怎么进的门,什么时候换了鞋和衣服她竟然通通没在意。

        脑子里只有舒宁这句:我有娘家撑腰。

        这几个字真是让她这个婆婆悲从中来,是啊,儿媳是正正经经的张家大小姐,她是什么?她当年不过是运气好,熬死了原配又靠着唯一的儿子当上了高太太,可她背后又有谁撑腰?

        情妇满天飞的丈夫吗?还是那个逼自己打胎的儿子?又或者是还在吃奶整天只会睡觉的小儿子?

        宋爱云感觉一块巨石压在心口,喘都喘不过气来。

        可这时候,突然有人拽了拽她的袖口,又听到一声软糯糯的语调在不远处响起。

        宋爱云回神,这才注意到自己和儿媳正站在spa馆的一个室内小喷泉后面,身前还有一道紫色的水晶帘挡着,而spa馆的前台处,一个妆容精致的年轻女人拎着一个小挎包,正站在那里和sap馆的接待说话。

        说什么听不清,但女人年轻姣好的面孔,以及飞扬的神采哪怕是面前的这道水晶帘子都挡不住。

        别说宋爱云,舒宁都服气,真的非常漂亮有气质。

        说实话,跟着高建允这种老男人,妥妥就是鲜花插牛粪,咦~舒宁光想想都嫌弃得不行,高家那老头儿,这情妇怎么下得去口的。

        而旁边的宋爱云,已经气得手腕直颤了。

        舒宁默默地想,不会又晕过去吧,哪儿成想,宋爱云二话不说,挑起帘子就冲了出去,直奔前台,度快到舒宁都来不及拉住她,等追过去的时候,宋爱云已经一巴掌甩在了鲜花的脸盘子上:“贱人!”

        舒宁却忽然刹住脚步停在不远处,“o.1,你昨天说你解锁了一个什么奇奇怪怪的【辅助】来着?”

        o.1:“战斗力破表辅助。”

        舒宁:“用!”接着,抬手指向宋爱云……面前的漂亮情妇。

        脸上兴奋地写着——

        搞事搞事搞事!

        a

        不远处,莫名挨了一巴掌的漂亮女人愣了愣,回眸,看着面前保养得体、看气质就知道是哪位夫人的中年女人,略微想了想,扬眉,表情意外,却又非常冷静:“高太太?”

        宋爱云冷笑,“你还有脸喊我?”

        年轻女人明明被狠狠地甩了一巴掌,脸颊都红肿了起来,但她连手都不抬,更没去摸自己漂亮的小脸,只是甩了下额,仿佛这一巴掌根本没什么大不了一样。

        而听到宋爱云这句反问,她反而冷哼着笑了一声,朝前走了一步,不顾前台处两位接待的目光,用睥睨的眼神冷静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位恼羞成怒的夫人。

        然后,她一字一字地说:“高太太,想必现在一定很生气吧?你要是不解气,要不要我把脸送上来,让你再补几巴掌?”

        宋爱云正处在最生气的时候,血液全往脑门上冲,心里知道要克制要理智,可情感上却还是完全不能控制住。

        面前这个年轻女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几岁,甚至比自己的儿媳还要小,都能做高建允的女儿了,她怎么能,她怎么敢,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年轻女人却反而越镇静,她一步步靠近,就站在宋爱云眼前,面容精美,然而眼神却冷,“打了我又怎么样?自己老公看不住,你也只能打我了,有本事,你去打你那有钱有势的老公啊,你敢吗?”

        宋爱云:“你……”

        年轻女人却用更大的声音快打断她,“你根本不敢!你只能来打我,来打我这个传说中的情妇,因为我看上去没有那么强势,我看上去很好打,而我被打了,也似乎影响不到你在你丈夫家的地位?哈。”

        宋爱云被她最后一个叹词嘲得心底直抽亮凉气。

        而不远处,舒宁又默默在心里喊了o.1,“刚刚那辅助有几个?”

        o.1道:“总共两个,已经用掉一个,”又提示,“有效时间只有2o分钟。”

        舒宁看着眼前的场景,估摸了一下情势,斩钉截铁道:“剩下一个也用。”给不远处那位亲爱的婆婆。

        刚说完,不远处已经气得快要原地炸裂的宋爱云抬手就去抓那情妇的头,按照刚刚那一巴掌的力道来说,宋爱云最多扯住那女人的头拉几下,情妇把自己头扯回来也没那么难,然而此刻这一把头拽下里,竟然直接把那情妇扯到了地上。

        spa馆前台的两个接待都惊呆了,又不是没见过女人和女人对掐,这一下直接扯地上,得有多大的力气啊!

        而更让他们惊讶的是,他们馆的那位年轻女客人竟然也不是吃素的,被扯到了地上,腰一抬腿一夹竟然把中年妇人跟着拉到了地上,两人顺势一滚,就在前台客厅里厮打了起来。

        宋爱云:“我打死你!”

        情妇:“我也打死你!”

        两名接待匆匆跑出来,“客人,这位夫人,你们别打了,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啊。”

        两人想去扯,结果根本无从下手,忽然这时候一道风从身边刮过,定睛一瞧,又一个女人扑上来,两人战局顿时变成了三人。

        舒宁上来就是那句熟悉的配方:“不许打我婆婆!要打就打我!”

        刚说完宋爱云脸上被情妇的长指甲狠狠挠了一下,“啊!”

        本来没有舒宁,这两位同时被加了2o分钟辅助的女人也就实力相当的打一打,基本上谁也别想占到便宜,最后的结果差不多就是挠了几下扯了两下头而已,结果舒宁跑过来一搀和,宋爱云连着被扇了几下,情妇也被挠破了脸,额头还被鞋跟狠砸了两下。

        舒宁俨然把这浑水搅得更浑了,偏偏自己还没什么事儿。

        而宋爱云和情妇这边还边打边斗嘴。

        宋爱云:“男人你要你拿好了,都特么快6o了你也下得去嘴。”

        情妇:“我下得去啊,下不去我能有别墅跑车,下不去嘴我能天天来做spa?”

        宋爱云:“你爸妈把你教养这么大,就为了送你来给老男人当二奶?”

        情妇:“我死爹死妈,谁也管不着,你个前任二奶还能管我现任二奶?真算起来,我还得管你叫一声……一声……”

        没文化真可怕,舒宁低声道:“前辈。”

        情妇:“对,得叫你一声前辈!”

        宋爱云没想到自己底儿也露了,索性道:“那你就抱着孩子在外面熬吧,我看你哪天能把自己熬进高家门。”

        情妇冷嘲,“谁稀罕进高家,还抱着孩子?大妈你以为是你呢,我只要潇潇洒洒漂漂亮亮过好每一天,也就你一把年纪了还生生生!”

        宋爱云一愣,不生?不是说怀孕了吗?

        她停下了手,那情妇也累得不行,同时停了,舒宁喘了口气,率先站了起来。

        战局停歇。

        两个女人都从地上爬了起来,宋爱云浑身疼,情妇也差不多,但年纪轻到底还是不一样,情妇理了理衣服,地上拿起包,整理头,重新变成了一只趾高气昂的孔雀。

        她对宋爱云道:“你是不是以为我怀孕了,马上就要生下孩子,来抢你高太太的位子了?哈,前辈啊,都是做二奶,时代早就变了,以前资源紧张,二奶是盯着一只肥羊,尽情薅羊毛,现在有钱人那么多,撸完一只羊,不还能接着撸更有钱的吗?我吃饱了撑的生孩子?生一个我以后怎么还怎么薅其他羊?我傻吗?”

        说着,当场翻了个白眼。

        宋爱云听到这些露骨的话又是恨不得气得白眼一翻晕过去,转头不可思议地看向舒宁,“她,她说什么?”

        舒宁低声在她耳畔解释,“意思差不多就是,业务范围变大了,用生孩子来捞钱成本太高。”

        宋爱云听了这番解释,简直比刚刚还冒火。

        还业务范围?成本太高?!

        情妇又甩了甩头,高傲地抱着胳膊道:“你找我,真的没必要,反正你男人那么多钱,我又需要钱,各取所需而已,你放心,我也捞得差不多了,最近看你老公那猪头脸也烦了,准备换羊了,至于孩子,呵,早打了,我还能让一次意外给牵绊住我恣意的人生吗?”

        说完,包一甩,也不做spa了,转身走人,推门离开前,却又转身,“喂,高太太啊,我倒是劝你,以后别打二奶小三了,就你男人那样的,打多少再来多少,既然你都已经是高太太了,家产保平安,能捞就捞,好自为之吧。”

        说完走人,留下宋爱云和会所接待风中凌乱地站在原地.

        只有舒宁看着情妇离开的背影,默默在心里举手鼓起了巴掌——

        哇塞,现在二奶只捞钱不动真感情不抢男人更不生孩子还反过来教育原配捞家产保平安的啊?业内职业操守这么高标准了?

        这情妇小姐姐厉害厉害,只要保持不动真感情只捞钱的原则下去,将来肯定有上亿身价。

        早知道是这样,刚刚也没必要用辅助了,光这些话就可以把宋爱云气到半死了。

        果然,一转头,宋爱云嘴唇直颤,僵在原地,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舒宁收拾现场残局,又搂着宋爱云往更衣室走,从头到尾,都仿佛是爱护婆婆的好媳妇。

        回去之后,宋爱云又消沉了好几天。

        这天早晨起来,舒宁刚换好衣服,宋爱云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舒宁有点意外,看着她。

        宋爱云反手关上门,一脸严肃,上来就道:“你之前说的那些话还算数吗?”

        舒宁:“嗯?”

        宋爱云一眨不眨地看着舒宁:“就是把我的儿子当成你的儿子的那些话。”

        终于改变想法彻底明白高家的男人都靠不住了吗?

        舒宁淡淡地笑了起来,缓缓道:“算!当然算!”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07794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