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14.【五年生三】

14.【五年生三】


        到如今,系统页面上的任务进度条已经亮了百分之八十,再有剩下的百分之二十,这个高能版的新手世界任务就算完成了。

        舒宁还是蛮高兴的,尤其现在她已经没有什么五年生三个的来自婆婆的压力了,因为宋爱云压根儿没工夫去管她了。

        她要养胎,准备宝宝出生后的所有东西,同时靠着孩子,重新开始拉拢丈夫的心。

        拉拢丈夫的心这招是舒宁教她的,这方面舒宁这个情感咨询博主很有经验——

        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能力自力更生的,这世界上,有些女人注定就只能通过依赖男人来生存,对这种女人你和她说自强自立是没用的,与其教这些大道理,还不如教她怎么抓住男人更实在一些。

        而且对宋爱云这个根本不能自食其力、一直靠男人才能生存的女人来说,这也才更加现实,当然,效果也是出类拔萃得好。

        早年高父在外浪荡,孩子的成长过程从来没有参与过,如今年纪上来了,反而喜欢孩子,宋爱云拉着他摸摸肚子,畅想一下以后两人带小宝宝一道出去游玩的场景,高父可以乐一天,男人心情一好,又是大把的钱打给宋爱云。

        宋爱云尝到了甜头,更是明白眼下这个情形,还是得靠老公、靠她未来的孩子,以及,她那有立场、有主见的儿媳妇。

        自此,有娘家撑腰,有公婆支持,舒宁在高家的地位稳固得无可撼动。

        而欧阳溪那边,肚子都七八个月了,她这个二奶依旧是二奶,高家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她知道宋爱云也怀了,但压根没当回事,去催高成封,他却告诉他,现在不是时候。

        欧阳溪不明白什么叫做现在不是时候,现在不行,要多久?一年两年,还是十年二十年?!

        两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欧阳溪去找左铃,这次是真哭了。

        左铃自从见过高父回来之后,就因为生意频频出错而焦头烂额,本来就忙,欧阳溪找她还只知道哭哭哭,顿时烦躁得不行,训斥道:“早就和你说了打掉,你自己偏偏要生,靠男人能靠着吗?你看看高家那个媳妇,没有孩子,不是照样美滋滋地当她的高家太太。”

        欧阳溪气道:“大不了我也像当年的宋爱云一样,熬着,反正我有孩子她没有!以后高家那些产业,还不都是我儿子的!”

        左铃冷嗤:“你醒醒吧,高家冷着高成封这边,你就没想想是因为什么吗?高成封马上就要有弟弟或者妹妹了,以前只有高成封一个儿子,那是没办法,现在人高家多了条路,还会把你和你的孩子当回事?”

        欧阳溪这才想起,宋爱云也怀孕了,她这才后知后觉地惊出了一声冷汗,仿佛沉醉了许久的大梦,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是啊,高成封一直在她这边,高家不在乎这个儿子吗?

        儿媳没有孩子,他们就没有孙子,如今她怀了,他们也当真对这个孩子无所谓?

        还真的无所谓,一个月后,宋爱云剖宫产提前生下一个小产儿,只有四斤多点儿,是个男孩儿,保温箱里精致又小心翼翼地里养了一个月,终于上了七斤。

        高家广喜帖,登门庆贺者都快要踏破门槛了。

        宋爱云还在做月子,年纪大了,身体虚,不能见客人,舒宁便抱着如今养到七八斤的小宝宝待客寒暄。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这个儿媳生了,但她抱着孩子笑容满脸的样子,真真是有几分高家当家主母的派头。

        张家也来看宝宝,张母到底还是不放心,担忧地把舒宁叫到角落里,问她:“你这边打算怎么办?我听说那个二奶也要生了,你和高成封那混账就这么拖着?”

        张家如今对高家、高成封十分不满,即便高家高调地声称只认这一个儿媳。而张家一直以来没有动作,不过因为女儿这边叫他们不要多管——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管,至少张雪木这乖巧的弟弟就给左铃在生意上找了很多不痛快。

        舒宁笑笑:“妈,你管他们呢,要生尽管生,别说生一个,生五六七八个,都绝对进不了高家门!”

        张母忧心地看着女儿,又转头,看了看不远处育婴嫂怀里抱着的小婴儿,拧起眉头,掩唇低声道:“雪言啊,你告诉妈,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看你抱着张家这小儿子,特别开心的样子,可到底不是自己的孩子啊。”

        舒宁听出张母话里的意思和担忧,笑笑道:“妈,你听我和你说啊。”说着,拉着张母的手去到外面院子里。

        到了没人的地方,舒宁的声音大了一些,但也口气如常,仿佛母女两个没聊什么大不了的话题一样。

        舒宁:“妈,你先要这么想,对高家来说,我生的孩子,和外面那个女人生的孩子,其实没有什么不同。”

        张母当即就反驳,“怎么会不同!你是明媒正娶进门的妻子,你的孩子要是放以前,那就是正统皇后的孩子!”

        哎呦还皇后,是不是还有叶赫那拉孝庄秘史呢?

        舒宁笑看张母,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亲妈,也是,在哪个妈妈心里自己的女人不是小公主、长大了不是做皇后的命呢?

        但现实和个人期盼永远天差地别,舒宁解释:“妈,话虽这么说,我是正妻不错,但你好好想想,我的孩子是孙子孙女,外面女人的孩子不是孙子孙女吗?如果我的孩子运气不好,没有继承优秀的基因、资质普通,外面女人的孩子特别聪明伶俐讨人喜欢,那对高家来说,又是怎么样呢?”

        没错,她是张大小姐,是高家娶进门的媳妇,但那又怎么样,对很多大门大户,尤其是高家这样血脉单一的人家来说,在女人的问题和在子嗣问题上,永远是差别对待的,

        私生子继承家业屡见不鲜,宋爱云这个二奶都熬死了原配当太太了,真论起来,高成封也不过就是个私生子而已,由此可见,私生子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足够优秀加运气好,继承家产都有可能。

        但宋爱云和高建允自己的孩子那就大不一样了,儿子和孙子,到底还是自己的儿子亲近啊。

        张母一听,更急,“你也知道人家这边又有了孩子,人家自己孩子都有了,你这媳妇以后怎么自处?高成封心在外头,孩子情人都有了,说不定哪天你就彻底成了个被排斥的外人了!”

        妈妈都心疼女儿,张母自然也是这样,就怕这边高家孩子一生,那边高成封不着家,女儿在高家没地位,急得不行。

        舒宁拉住张母,凑头过去,低声在她耳边道:“妈,你急什么呢?你换个思路想想好了,万一高成封一直不回来呢?万一这边我公婆几年之后身体不好了,公司顾不上,小儿子也照顾不了了呢?”

        张母怔了怔。

        舒宁又说了几个字,“长嫂如母啊妈妈。”

        张母恍然,瞪眼看向舒宁,“你的意思是……”如果她没有猜错,那女儿的想法,真的太疯狂了!

        舒宁却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表情自如,目光却坚定。

        张母毕竟还是心疼女儿,顿了顿,问道:“那你现在呢?”

        舒宁扬眉:“我?我很好啊,高太太我当得蛮开心的。”

        张母还想再说什么,可想想,豪门大户哪家没点儿破事儿,只要女儿开心就好,女儿自己想得开,有娘家背后支持,不怕高家这边搞事情。

        a

        小宝宝生了,宋爱云在坐月子,高成封都没回来看看,他的确是忙,毕竟欧阳溪也快生了。

        高父之前不但把高成封赶出了高家,也有意磨磨他,大手一挥,给他降职降薪资,高大少爷倒好,索性辞职离开公司,如今自己亲妈生了,他也不知道回来看看,当真是叫高建允失望至极。

        好在小儿子乖巧可爱,他是个吃了奶就睡觉觉的乖孩子,平常很少哭,高父特别喜欢这个小儿子,如今大部分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哪里还管那个不成器的大儿子,很快就把高成封不回家看看的事抛到了脑后。

        而高成封那边的确是忙,因为欧阳溪快生了。

        不久,欧阳溪顺产,也是个男孩儿。

        可生了又如何,她梦寐以求的高太太的位子,依旧不是她的。

        或许是刚刚生产,激素水平不稳定,也可能早就心怀不满,生了孩子之后,欧阳溪和高成封几乎天天吵架,没了高家独子身份加持、连家都回不了的高成封不再有豪门少爷的光环,欧阳溪看着他,怎么看怎么讨厌。

        而高成封也不再欣赏欧阳溪,他心爱的学姐变了,生产之后皮肤粗糙、头干枯、眼神黯淡无光,她不但不美了,还变得刁钻古怪脾气差,叫人觉得难以忍受,尤其每次吵架,她都呵斥他,说他现在离开了高家就来吃她的软饭。

        高成封忍了又忍,终于这天,摔门而去,姿态和当初离开高家时一模一样。

        他开车在路上漫无目的地狂飙,不知不觉地就开回了高家,等反应过来,人已经站在了高家大别墅的院子里,还没进门,就在草坪上见到了自己的妻子——面容白皙双颊粉嫩,她似乎胖了一些,但眸光明亮,气质沉稳自如。

        高成封不知怎么的,忽然想起了他们相亲见面的那一天,当时她穿了一条白色的长裙,青春靓丽还很美,腼腆地笑着,话很少,结账的时候,还抢着付钱。

        高成封问自己,这样的妻子,他为什么要抛弃?

        下意识的,他就走向了舒宁。

        舒宁见到他,也不意外,一看男人那多了几分颓败之气的脸色,便心知这男人最近的日子恐怕不好过,也应该没少在欧阳溪那边受气。

        她就不一样了,好吃好喝逛街喝茶,自己本来就有钱,高家重视她这个儿媳,还给大把的零花钱,自然心情佳,气色好。

        她静静看着高成封,阳光穿过头顶稀薄的几层树叶落在她身上,仿佛是镀了一层浅浅的柔和的光,“你回来啦?”

        不过四个字,却让男人心跳加了起来,他第一次在心里问自己,这段时间以来,到底是他自己犯蠢走错了路,还是因为鬼迷心窍了?

        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明明才是他自己的妻子,而那个抱着孩子对他颐指气使的女人,根本不是啊。

        可他就是搞错了,他以前总觉得,他和欧阳溪才是本该在一起的眷侣,是张雪言的出现插足了这段关系,所以他冷待她、无视她、连家也不愿意回,当欧阳溪再次出现,他甚至理所当然地认为,他和欧阳溪就是该在一起的,生孩子也是理所当然。

        这么久以来,他甚至没有想过,如今欧阳溪的立场,和当年自己的生母宋爱云有什么不同?

        同样都是外面的情人、同样和有妇之夫在一起,也同样生了一个孩子。

        但此刻,当他看到疲倦地回道高家,看到仿佛油画人物一般宁静美好的妻子的时候,他终于恍然——

        眼前这个才是他的妻子,欧阳溪根本不是。

        他不但抛弃了妻子,还和欧阳溪在外面生了孩子!

        他和高建允当年有什么不同?到最后,他竟然成了自己当年最痛恨的那种人?!

        这一刻,高成封满身疲惫,他真的,后悔了。

        而这副神色落在舒宁眼里,却是可笑至极,堂堂一个高家少爷,当年可是独子、唯一的继承人,可现在呢?为了个情人家也不要了,非但被赶出了高家门、连好好的工作也丢了,一把好牌打的稀烂,智商堪忧、情商比智商还一言难尽。

        舒宁不动声色,问道:“你回来看妈妈?”

        高成封只是和欧阳溪吵架摔门离开之后下意识回了高家,并未多想,舒宁一问,他顿了顿,才道:“是。”

        舒宁淡淡道:“妈妈在睡午觉,你等等吧……”

        话还没说完,高成封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能这么形容凹糟地回来,太丢脸了,他更没脸回来。仿佛是落荒而逃一般,匆匆留下一句“我还有事,改天吧”,便转身走了。

        舒宁看着他的背影,清淡地勾了勾唇角,后悔了吧亲爱的老公?等着啊,后面还有更让你后悔的事呢。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07794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