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11.【五年生三】

11.【五年生三】


        高成封自然是知道的,只是和宋爱云在这边母慈子孝了半天,没好主动提出来而已。

        舒宁既然提起这事儿,那就是刚好给他递了个梯子,他顺坡就下。

        高成封只是看了自己妻子一眼,淡淡地嗯了一声,放下筷子,纸巾擦擦嘴,看向对面的宋爱云,说:“妈,我刚好想和你说说这件事。”

        宋爱云喝着汤,听到舒宁提起她怀孕的事情了,面上不动声色,然而注意力早已一瞬不瞬盯着儿子的反应去了,此刻听到高成封淡然地说聊聊她怀孕这事儿,心里顿时咯噔一跳。

        她真的是,心里半点没底啊,可又特别在意。

        然而宋爱云也表现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母子俩都端着,仿佛等会儿要聊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话题一样。

        不久,宋爱云喝完汤,母子两个从餐厅挪到了沙,舒宁以妻子兼儿媳的自觉,去厨房准备果盘和消食茶去了,当然,她这个高太太可不用亲自动手,只要动动嘴,然后闲闲地站在一边看着保姆准备即可。

        高家资历最久、宋爱云最贴心的保姆阿姨一边忙碌着,一边悄悄对舒宁道:“少爷今天看上去心情很好呢,都能吃晚饭和夫人坐下来喝茶聊天了。”

        舒宁抱着胳膊站在一旁,没说什么,心里却道,粉饰太平而已,等会儿可有好戏看了,又想了想,对保姆道:“阿姨,家里有瓜子没?”

        保姆被岔开话题,回道:“有的有的,我马上去给你拿,我上次采购了好几个口味,五香、奶油、还有抹茶,要哪种?”

        舒宁:“都要,等会儿装好,连果盘一起送过去。”

        保姆:“好的,少夫人,我这就去拿。”

        舒宁真是掩饰不住想要嗑瓜子的心,到底还是找了真瓜子出来吃,又看看果盘里还有香瓜、哈密瓜、西瓜,特别满意,觉得自己这个吃瓜群众算是万事俱备了。

        这会儿客厅里,宋爱云倚在枕头和几个软垫上,侧挨着,她已经怀孕快四个月了,肚子虽然没有隆起,但毕竟年纪大了,于是分外小心,尽量坐着都找舒服的姿势来。

        高成封坐在一旁的长沙边上,目睹这一切,只觉得她这个妈真是金贵到了小题大做的程度,欧阳溪也怀了,每天该干嘛干嘛,还照样去健身房锻炼,他妈不过坐个沙而已,也要特意拿几个靠垫枕头,还真是矜娇。

        这么想着,高成封眼里不免露出了一份冷嘲,又很快敛去。

        宋爱云安顿好了自己,大约也觉得自己这样显得娇气过头,抬头之后,便笑了笑,解释道:“怀一胎不容易,第二次当妈,比人家小姑娘还紧张。”

        高成封淡淡道:“是该小心一些。”

        宋爱云听到这话,心情不错,低头摸了摸肚子,笑说:“有了你一个,本来也没指望再怀二胎了,哪知道老天爷又给了这样的运气,”又幸福地袒露了情绪,“也不知道是个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如果是女孩儿就好了,凑一个好字,以后还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

        高成封听着这话,没吭声,表情却渐渐淡了些许,他今天回来吃饭,可不是为了听他妈畅谈未来的和二胎心得的,他是为了欧阳溪、为了他和欧阳溪的孩子才回来假意迎合的。

        能做到如今这样,吃个饭、还坐下聊天,已经算是他耐心的极限了,再多了,就是为难高大少爷了。

        他开口道:“妈。”

        宋爱云脸上还挂着笑意,抬头,“嗯?”

        高成封压下嗓音,表情意味不明,说道:“溪溪也怀孕了。”

        宋爱云那点儿好心情瞬间烟消云散,她正在提自己的孩子,她儿子倒也提自己的孩子……

        果然啊,这还没出生的孩子之间早早就有了竞争关系,这还真是避免不了的。

        宋爱云到底还是沉住气,缓缓道:“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

        高成封不待宋爱云说完,便打断,用肯定的语气道:“妈,我想把溪溪接回来住。”

        宋爱云诧异地看向他,什么?他说什么?!

        这时候,保姆和舒宁一起将果盘、温茶送过来了,保姆放完东西就离开回避了,舒宁没走,她寻了离那母子两个最远的沙,安安静静地坐了,沉默地吃瓜。

        因为被打断,宋爱云和高成封都没说什么,空气里飘着尴尬。

        过了一会儿,高成封继续道:“妈,我是这么想的,溪溪肚子里毕竟是我的孩子,是我们高家的孩子,一直在外面住,一方面传出去不好听,另外一方面,我想有个人照顾照顾她的生活起居,等再过几个月肚子大了,她行动就不方便了,有人照顾,才能安心养胎。”

        舒宁一旁吃瓜,没成想,第一口瓜竟然吃到了自己身上。

        她在心里啪啪啪鼓掌,又对o.1惊叹地说:“高成封厉害啊,接情人回来养胎,当我这个老婆是死的吗?”

        o.1辨别出来这句话其实没要它表任何意见,便继续保持安静如鸡模式。

        舒宁自然不是死的,也不想都被逼到小三怀胎上门保胎了还做死人,便吭了一声,提示在场二位自己的存在——

        她轻轻地捂嘴打了个饱嗝。

        宋爱云:“……”

        高成封:“……”

        o.1:“……”

        宋爱云消化着儿子说的这些话,看了看茶几另外一头的儿媳,眉头缓缓拧了起来,但还是好声好气商量的口气道:“成封,这件事,无论怎么样,你自己心里也该清楚,是绝对不行的。”

        高成封却道:“妈,你不是一直想抱孙子吗?”

        宋爱云:“我想抱孙子没错,但也得是雪言给我的生的。”

        高成封:“有什么不一样,谁生的,不都是我的孩子吗?”

        高成封一步步逼上来,宋爱云不想气氛弄僵,更不想当着儿媳的面聊这么尴尬的事,便要赶快结束这个话题,她道:“退一步说,就算需要人照顾,也只能请保姆,我现在这个情况,你也知道的,等她肚子大了,我肚子比她还大,怎么照顾?那既然都是请保姆,你请一个或者几个,那都是你的事,不用来问妈妈。”

        高成封看着宋爱云,“妈,你真的要生吗?”

        宋爱云心里一跳,反问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高成封:“您已经快5o了。”

        宋爱云拧起了眉头,高成封道:“大龄生产是有风险的,对您身体也不好。”

        宋爱云一愣,原来这是在关心她吗?

        舒宁吃着瓜子,感觉越来越有意思了。

        高成封沉住气,表达了对宋爱云大龄怀胎的担忧,宋爱云自然表示无妨、会小心养胎,要他处理好自己的事。

        高成封便说:“我会照顾好溪溪。”

        宋爱云知道自己儿子不是个傻子,怎么可能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还这么说,就是还放不下欧阳溪,还要那个孩子。

        宋爱云此刻已经确认儿子接受了自己怀二胎这件事,一颗心总算定了,立刻又操起了当妈的心,语重心长道:“你想好真的要那个孩子了吗?你要考虑清楚,为那孩子想想,一出生就要面对父母这样的情况?没有名正言顺的身份,没有家人的祝福,以后还可能遭受非议和白眼,真要这样?”

        高成封忍了许久,能心平气和谈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如果不是为了孩子和欧阳溪,他根本不会坐在这里,可此刻,听了这些话,他仿佛听到了一则荒谬的笑话。

        名正言顺的身份?家人的祝福?非议,白眼?

        现在懂这么多道理,那当年生他的时候不考虑考虑这些呢?!

        轮到自己的时候就要生,轮到别人就劝好好再想想?

        高成封那表情差点就要皲裂了,忍了又忍,放在沙上的一只手死死捏着,手背青筋直爆。

        舒宁目睹这一切,心道自己的戏份来了,立刻吐了瓜子,纸巾擦干净嘴,调整神态,倨傲地朝向高成封,冷冷道:“把你外面那个孩子打掉吧,回高家,我就原谅你。”

        高成封转头看向她,眼神冷冰冰的,宋爱云看看儿子和儿媳,立刻对舒宁道:“雪言你先上楼,我和成封谈。”

        舒宁气愤道:“妈,都这样了你还帮他说话吗?你难道就没听出来,他不但不把我放在眼里,要把欧阳溪接回来住,还要你照顾他的情人!你都怀孕了,还怎么照顾别人?什么肚子大了,不方便,有个人照顾照顾方便安胎?他根本就是希望你不要生,最好来照顾欧阳溪生孩子!”

        舒宁一口气说完,一副很受伤害的样子重新坐下,其实本来应该是她跺跺脚嘤嘤嘤跑上楼,但真是太想继续做吃瓜群众看大戏了,于是临场改了剧本。

        她一屁股坐下,高成封便立刻呵斥道:“闭嘴!”

        宋爱云起先因为高成封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说得零散,没把这其间的因果联系起来,这会儿被舒宁一提醒,愕然瞪眼看向了高成封。

        高成封被接了底,立刻替自己争辩,“妈,你别听她胡说。”

        宋爱云打断他,“所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就算把欧阳溪接回来,也要我大着肚子照顾她这个孕妇?”

        高成封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反问,思考了片刻,然而就只是这么沉默的瞬间,宋爱云脸色变了——

        因为舒宁这个吃瓜群众又临时补刀了,“妈,昨天爸回来了那么大的火,你就应该问问成封到底对他说了什么。”

        高成封再次转头怒斥,“闭嘴!”

        宋爱云已经顾不上儿子当着她的面吼媳妇了,只盯着高成封,“你看着我,别管其他的,你就直接告诉妈妈,妈妈这次怀二胎这件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高成封抿唇,神色间几经波动,有了几分不耐,从前冷冰冰的表情重新挂上了眉梢眼角,他口气坚硬地说:“我的确不太支持您要这个孩子……”

        宋爱云倒抽气。

        高成封试图把话说的圆滑一些,“您毕竟年纪大了,高龄生产,尤其您近5o还要生孩子,的确风险很大,也该考虑考虑自己的身体。”

        宋爱云看着他:“我是年纪大了,大龄生产也的确有风险,但不是还有你吗?等孩子生下来,就算以后真有什么意外,还有你这个兄长啊?”

        宋爱云说这些话的时候,目光一瞬不瞬望着儿子,眼里全是静悄悄的殷切期待,又说,“你是哥哥啊……”这五个字,带着动容的真切的情感,仿佛此刻便已经将孩子托付给了高成封。

        高成封却垂眼避开这道目光,看向鞋尖:“如果我没有精力照顾呢,工作、公司、出差,还有……我自己的孩子。”

        工作忙、公司事情多、还要经常出差,没有时间顾不上这个年龄差距二十多岁的弟弟或者妹妹都可以理解,然而最后六个字,却才是扎进宋爱云心头的那把刀。

        她眸光闪烁,眼神一点一点变了,从期待中挣扎而出,变得失望、失落,再变得平静,最后,舒宁看得一清二楚,宋爱云那双眼睛,彻底冷了。

        他有工作、爱人、事业、孩子,顾不上亲生的弟弟或者妹妹?

        她儿媳尚且能说一句把她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她亲生的儿子却说没工夫没精力?

        好好好,好得很!

        宋爱云靠在扶手上的手指蜷起,指甲死死地掐进了掌心,表情归于一片平静,她缓缓对儿子道:“也对,你们年轻人,总是很忙的,那我的宝宝,我会照顾好,也争取自己保养好,多活几年,多照看他几年,那你也打理好自己的生活吧,外面的女人外面的事情,趁早处理赶紧,趁早回家。”

        宋爱云说这些话的时候,舒宁默默在系统界面的购买商城里翻到了一个十分合心意的名叫【吐露真情】的辅助,稍微有点贵,一万五一个,但她还是果断地买了。

        然后,在宋爱话音刚落地时,忽然间,高成封仿佛是克制不住自己情绪一般,双掌紧掐膝盖,浑身肌肉紧绷,肩胛颤抖,双目通红地抬起,看向了宋爱云。

        宋爱云拧眉不悦地回视他。

        高成封暴怒而起,对自己亲妈嘶吼道:“你一把年纪拼什么二胎!打掉!”

        宋爱云被惊喝住,吓得整个人都颤栗了起来,满脸不可思议地抬眼看着自己的儿子,然后缓缓站了起来,瞪眼道:“你,你说什么?你让我打掉?”

        高成封也不知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他拼命的想要克制,然而真实的想法却仿佛游鱼一般,拼命窜上心头,他的理智不再管用,只剩下恣意泛滥的怒火和想要说出真实想法的冲动。

        他面对宋爱云,毫不退步,再次怒道:“对!打掉!”

        血气翻滚,宋爱云浑身上下,除了肚子安安静静之外,每个地方都仿佛烧了一把火,痛恨沾满了双目,她抬手便指向别墅大门,“滚!我没有你这个儿子!你给我滚!”

        吃瓜群众舒宁女同志看准了时机,就在宋爱云最后那个滚字从喉腔里吐出来之后,她拍掉手里的瓜子,一把窜到了宋爱云和高成封之间。

        然后,大义凛然地伸出双臂,昂挺胸挡在了婆婆宋爱云身前、面对着高成封,不怕事儿大地自我加戏搅浑水,当场颠倒黑白是非——

        “成封!妈有孕你怎么能打她!?要打就打我!”

        高成封:“……”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07793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