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限作死的游戏主播 > 第五百一十一章 新月降临(6)

第五百一十一章 新月降临(6)

        白色的朴素长裙上多了一块块血渍,在暗夜中妖冶的怒放,像泓墨粗鲁地泼洒在白裙上玷污这来之不易的洁净。皮肤上满是斑驳的伤痕和血印,深深浅浅的印记似乎在证明着这个伤痕累累的女子有多坚强。或者说,有多可怜。

        不知过了多久。她站起来了。却又无力地跌倒,那双软得不像话的腿第一次这么不听使唤,甚至打击着奥利安娜仅存的一点点希望。或者说,奢求。倔强地用那颤抖无力的手轻轻抹去嘴角的血迹,无力地垂下,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大口大口地喘气,使出最大的力气双手撑地,意图站起,不料,双手早就软了,又倒下。第三次尝试,她才成功。缓缓地用那双腿和手撑起身子,第一次觉得,能站着是多好的事,即使平常她总是很懒地倚靠在椅子上。

        可惜,能回到那平常么。

        白色身影颤抖着向远处的黑色走去,时不时低头咳出一滩鲜血,而身后则是拉开的一道长长的血线,一深一浅的步伐如同黑暗尽头的最后挣扎。摇晃的身体如同嗜酒的壮汉,却瘦弱不堪摇摇欲坠。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着。

        “前面…有光吧。我怕。好黑…”

        内心已被恐惧沾满。

        这种感觉说不出道不明。却清晰得可怕。

        无力再去开口说话。何况这荒无人烟的黑色之地又怎会有人答应。

        「我不是死了么」

        「怎么会在这呢」

        「魔女…为何要这样折磨我…」

        心想着。疼痛麻痹了一切感知。她就这样不知目的地走着。精神迟钝得感受不到一切。

        身影在又咳出一滩鲜血之后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冷漠而毫无感情起伏的声音响起,却又带着女子奇怪的空灵,很淡,断断续续:“…我…想要回去…”又是一口血,张了张嘴却不出声。晶莹的泪滴从苍白的脸上缓慢地流淌,顺着脸庞的幅度慢慢滴落在黑色的地上,那滴泪竟一直在那。在黑色的世界里是唯一的纯净。似乎是有生命的灵物,明明无风,奥利安娜却感觉到它在轻轻地摇晃,像是少女的撒娇,甜得腻人。可它又那么成熟,似乎带着怜悯如一双眸看着她,像是妇女的抚慰,暖得足以把冰融化。

        歪头,模糊的眸看向那滴泪,“真美……”

        -滴嗒.滴嗒...

        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滑落在地,却只有一滴,声声悲响泣人衷肠如同在诉说着世间的不公与最为难解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

        女子的白裙每一寸接触到皮肤就会有一寸的由白转红,好似被血水滴染又如同血红曼珠一寸一寸绽开,边缘的血色忽地变浅,却依旧沾染着那艳烈的红,让人感觉好似一条鲜活的生命在血水汇聚成的海洋中挣扎着被湮没,灵魂所诉说的悲戚对生存的渴望令人内心不由自主地颤抖为之落泪。

        「叽——」

        凄惨的鬼嚎在这一刻突然响起,完全没有任何的预演似乎是存心想要吓人一跳,凄厉的啸声中,白袍完全铺落在地如同无法振翅而在悲怆绝望堕落的蝴蝶,想要展开绝伦的翅翼飞上蔚蓝的天空而最终只能无力地扑落在地默然地看着自己的身躯在时间的磨砺中寸寸瓦解归于尘埃。

        静默。

        白袍早已被血色染遍,如同那一日凄厉的涅盘般的火焰,看着一个个生灵在火中被瓦解分离成这片天地最原始的产物,听着一声声哭诉在空中被风吹散到不知何时何地,想着这世间最可怕最常见最悲哀的死亡。被曾经的最爱的唯一,魔女,诅咒。死亡。

        最终还是轮到了我。

        「我为什么喜欢自己一个人?的确,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确很难受,可总好过去经受那些不明不白理由可笑又凄惨的离别,若是片刻的分别倒还好,可如果是永远的呢」

        「可上天让我遇到了你,我第一次觉得有一个陪着多好」

        「可是呢。我死在你手里。死在你的诅咒里,只因为对爱情一刻的贪婪,葬送了我的命。也是,我的命,不值钱」

        「上天又以残酷的方式告诉我,孤僻的我只能一个人」

        「是啊,一个人多好」

        「一个人死去,多好」

        「嗡——」

        奇异的鸣响在这一刻回荡而出,好似寺庙古钟在日暮黄昏时分敲响所遗留下来的余音肃穆静谧。

        突然间所有的痛感和虚弱感如潮水般退去,眼前却是一片真正的黑暗,没有一丝光亮,没有任何声音,空洞却又好似包容一切,带着掌控世间生死轮回的压迫力。那道白色身影狼狈地躺在黑暗中,与黑暗既相排斥又相包容,完全的对立却又完全的融入。

        「终于…要死了么…」

        一道金色的光芒徒然在离她最远的一角有一条细线张开,撕裂了这未知的空间,刺眼的金色在黑暗中仿佛征服一切的王者,高傲而孤独地闪烁着,纯碎的金色,像时间所有的光明,一出现便让所有黑暗为之黯淡。原来。有一种光。可以这样美丽。这样威严。

        许久。吞噬了一切的金色才渐渐消散。

        女子优雅的站在空中,血色氤氲的眸子毫无感情,带着窒息的压抑感和狂野的魅惑。银色的长狂野地绽放,黑色的精致颈饰下是抹胸的血红色礼裙,嫣红柔软的布料包裹着她玲珑的躯体。暗红的瞳孔蔓延着妖冶嗜血戾气,她仿佛是地狱的勾魂使,又宛若诱人沉沦的罂粟透着致命的妖娆。

        突然出现在了奥利安娜身旁。

        左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庞,令人迷醉的眼眸正看着面前这个死寂的女子。修长的手指上艳红色的指甲轻轻划过奥利安娜的皮肤。那些皱纹深刻的扭曲皮肉竟在那妖冶的指甲下恢复了最初的嫩滑。光滑的皮肤宛如水滴吹弹可破,白似乎被一泓墨泼洒后浸染,融入了这无尽的黑暗,柔顺的线条若隐若现。

        奥利安娜细长而弯翘起的睫毛如濒死的蝴蝶正坐着最后的挣扎,微微地颤抖。轻轻皱了皱眉头。

        片刻后,睁开了墨色的眸,莹润的眸还似以前那样充满对世间万物的怜悯。

        看见眼前这个妖艳的女人。

        她瞪大了眼睛,粉嫩的唇不断地颤抖,眼泪肆虐脸庞。一滴一滴从脸颊无力地垂落,在这漆黑的地泛起黑色的涟漪,声音被放大,在这空间里回响。凄美。

        “魔女吉莉安…”

        “你…”

        魔女微微笑了笑,嘴角勾起的幅度并不大。

        “没想到,你竟然能够撑到现在,我的时日已经不多了,奥利安娜,你通过了我的试炼,继承我的力量吧!魔女——奥利安娜!”

        她的身影渐渐消失,一点一点化作金色的蝶在黑暗的世界里纷飞,多美。

        还是这样灿烂的金,耀眼而高贵。仿佛掌控这世间的至高王者。只是她第一次这样温柔,连蝶离去的路线都那样温婉不带以往的犀利与霸道。

        真是迷人。。

        “不要!!!”

        她从未这样嘶吼过。大声得震碎了内心那点平静。沾湿的脸庞显得那样狼狈。

        本来只有落水声的黑色空间突然变得如此暴躁。那声嘶吼不断地回响,好像锋利地刺破耳膜直接割碎了她仅存的理智。把她所有的温和敲击得粉碎不留一点。

        从未这样失态。又或者。疯狂。

        她甚至想着揪住魔女的衣领阴狠地问她为什么。

        但奥利安娜知道,自己做不到。她永远只是个废物——仅此而已。

        而现在。她哭得撕心裂肺。

        “我不要……成为魔女……”

        双手捂着脸,在这黑暗的世界里独自哭泣。

        不知哭了多久。

        当她泪水已干涸的时候。

        无尽的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个裂缝,淡淡的白色,她最爱的白色。缓慢地撕裂开这片空间的一角,变成椭圆,中间是更加深沉的黑暗,漩涡简直让她陷进去。

        慢慢地,椭圆中渐渐浮现出一些影像……

        这是属于曾经的美好画面!

        正在奥利安娜痴痴望着这些过往,这些曾经的时候。她伸出手妄想着抚摸一切。但是,那只手穿透过去。虚无。残忍地打破了椭圆中仅存的温暖。

        奥利安娜浅浅笑着。温暖的笑容带着阳光的味道。这一切黑暗此刻竟如此之美。

        正留恋时。

        黑暗突然消失。

        一阵眩晕过后。...

  http://www.shukeju.com/a/56/56366/1697389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