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贪唐 > 第311章

第311章

        还是黄昏。

        长乐已经起身好几次了。

        她想去叫自己父皇还有夫君,两人都说了多长时间了,也不许人前去打扰。

        这眼看着,太阳都下山了,怎么还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夫君吃了不少苦,如今回到大唐,那是享受的时节,如何能够挨饿的,父皇的身体不佳,那也是不能挨饿的。

        但是丫鬟去看了下,两人还是谈性颇浓的说得热闹。

        也不知道说的些什么,莫非是夫君在与父皇吹牛西域战事?

        不会啊,夫君这人,自己是知道的,他吹牛可吹不了这么久,而且,也几乎不与自己父皇吹牛。

        不是吹牛西域战事,那是在说些什么?

        倒也不是她好奇得想知道,而是想让两人用膳完了,再继续谈。

        夫君都说了,以后就呆在府里,哪里都不去了,既然如此,以后有的是时间说话,何必急在这一时不是?

        她又准备起身,一旁正在逗弄刘茜的长孙瞄了她一样,直接招了招手。

        “你就坐下来吧,他们两个,今日估计要说很久的时间咯,陛下有诸多困惑,便如当年的刘备与诸葛亮一般,他们今日,可是要好好的来一次隆中对咯。”

        “啊?”

        长乐疑惑了,隆中对?这是为何?

        如今大唐已经战败四面强敌,独尊于世,还需要什么隆中对?

        “妇人家,就要做妇人家的事情,那些男人们的大事情,咱们就不要参合,无论那事情有多诱人,咱们远远的离开着,那就是好的,对的。

        你夫君是什么人,你父皇又是什么人?

        一个是天下的兵马大元帅,一个是大唐的九五至尊,他们谈论的,都是关乎帝国命运的大事,这些大事,你夫君和你父皇,连个身边伺候的人都不需要,你就该知道,他们谈论的事情,到底有多大了,有些事情,咱们就不能去招惹,无论你的夫君,对你有多宠爱,咱们都要知道分寸,可知道?”

        长乐脸白乐一下,这还是她母亲第一次如此严肃的给自己上课。

        她恭敬的行礼称诺。

        长孙叹气一口。

        “大唐虽然看似无敌,但是隐患也是不少。好在,这个国家,有你夫君,也有你父皇,也只有这两人同时存在,西域的那一战,才不至于让大唐如同前朝一样崩溃了,你们在你夫君的身边,听他说西域的战事,好像全是轻松和勇猛无敌的态度,但是,你们可仔细想过,那一战,到底有多凶险?李靖那么大的岁数了,号称我大唐的军神,他都不做出了最坏的打算,而且,连营救都不营救,那时候,你们就要知道,你们的夫君,已经是生死一线!西域的联军若是不乱,若是再咬牙坚持个一年,哼哼,大唐的军卫,就必然要比他们先乱了!那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后果,连你父皇都不敢想象!

        好在啊,老天有眼,咱们胜利了,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不是自豪,我是直接瘫软了下来,我不为刘旭自豪,我只感谢老天,让这孩子赢了!让我还能再看见这孩子!

        而现在,你父皇和你夫君,他们谈论的事情,肯定不亚于西域的战事,甚至更大,这样的事情,咱们做女人的,就要乖乖的呆在一边,什么都不要说。如何做,他们有他们的分寸,他们都是天下的智者,他们所思所想,必然比咱们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倍!咱们若是多嘴,只会给他们添乱!

        所以,他们若是不停,就让他们好好说一说,他们若是停了,咱们就预备好吃食和休息的地方,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

        长乐,你记住,咱们李家,欠了刘旭的太多,你嫁到刘家来,不是因为刘旭到底多喜欢你,而是因为你父皇和我,想让你嫁过来,弥补一下刘旭。所以,刘旭娶妻纳妾,咱们都

        不说,天下人也都不说,但是你看看其他人,有谁敢如此?

        刘旭是个长情的,他既然接受了你,那就会对你好,一个女人,嫁一个对自己好,自己又喜欢的人,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大唐的女子何其之多,大唐的公主何其之多,唯独你,得了这样的一个好归宿,要什么有什么,所以,你要感恩,要知足,千万不能耍少女的性子,好好的伺候刘旭,可知道?”

        长乐怔在那里,然后再次躬身。

        她实在有些委屈,这些委屈,在这么多年里,一直存在,她口里不说,但是心里,怎么会没有,自己虽然身为刘家的大妇,又贵为大唐的长公主,父亲是皇帝,兄弟还是皇帝,这样的尊贵身份,在刘家,却管教不了几个妇人,与她们说话,都需要谨慎考虑,怕自己惹得家里不和睦。

        她也需要身份的啊,需要威严的啊,天下人都羡慕刘家的妾室,但是却没说过羡慕她,她不是圣人,她也是一个骄傲的女子,若是说心里一点疙瘩都没有,那怎么可能?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身为自己的母亲,她肯定能看出来了。尤其是,刘旭回来这么久,她口里不说,却是一直霸占着刘旭,给出的理由,居然是什么想再要一个孩儿。

        这自然是一个不错的理由,这时候的女子,任务就是传宗接代,多生几个,自然是好的,让人称赞的,更何况,法令也是鼓励生育的不是?

        所以,家里的人谁也没说话,刘旭也没开口,但是人呐,总是有贪念的,总想着多霸占一天,若是霸占习惯了

        她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这样的心思?而且,自己刚才急着去找夫君,急着想知道他们谈论的内容,她到底想做什么?去炫耀?这不可能炫耀出去的,那她肯定是要给自己的儿子铺路,帝国的方向在何方,她这个做母亲的,若是知道了,怎么可能不说?

        若是这样,对家里的其他几个,是不是就是一种严重的不公平?若是这些小心思,被夫君知道了,会如何?肯定会知道的,不仅是夫君,就连小武,也瞒不过吧?毕竟,他们都是一群睿智无比的人物!

        长孙看着自己女儿的神态,就知道,这妮子已经想通了。这样,她也就放心了。

        人最怕什么,最怕的就是**和贪念。

        权利,金钱,这些都是奇毒无比的东西,沾染了,越深,就越是逃不掉,如同泥沼一样,让你越陷越深,最终被他们吞没。

        李家的儿女,却就偏偏都有这方面的趋势,这些年来,长孙看了许多,她虽然没说,但是她知道,若是没有刘旭,大唐的皇室,早已经遍体鳞伤,兄弟姐妹相残的画面,绝对不会少了。

        而能有今日的局面,长孙实在是感谢苍天,将刘旭带了过来,也感谢李家的老祖宗,让自己认识了刘旭,他总归是想着自己好的。

        长孙想到这里,她又笑了,她这样想,又觉得自己对长乐的话,好像有些重了,她轻轻抚了一下长乐的肩膀。

        “你也莫多想,我就是这般说一说,刘旭什么样的性子,我清楚,你父皇清楚,你,自然也清楚得很,他对你,也不是我说的那般政治的结合,我啊,是有些太宠溺和关心他这家伙了,总觉得咱们家里对不住他,但是现在想想,这家伙,那本就是一个重情的,他哪里会想这些,他啊,人人都说他是天下第一聪明人,但是以我看来,其实就是一个傻子,愣子。心里想的,也是他人,自己啊,啥时候考虑过哟。

        呵呵,这样的人啊,我就希望他以后啊,都开开心心的,过得如同弥勒佛,没了烦恼。行了,咱们去看看厨房怎么样了,有些个新鲜的好东西,可不能过了火候,那就不好吃了。”

        长乐莞尔,低头称是。

        她心里又宽敞了起来,明亮了起来。

        无论怎么说,刘旭都是自己的夫君,作为妻子的,与自己夫君耍点无关大雅的小心思,不也是好的不是?若是两人都相敬如宾的,那倒不像个夫妻,那实在也是没个乐趣不是?自己晚上还是要霸占夫君一晚,要好好与他说说话,承认承认错误,夫君惩罚起人来,总是让人脸红。

        想到这里,她脸色又红了,抬头看自己的母后,已经走出去好远了,她快步的赶上,甚至,还调皮的跳了一下。

        刘旭与李二自然不会来个通宵达旦的,刘旭早在从西域回来的时候就誓了,以后绝对不能委屈自己,至少生活享受上面,绝对不能委屈,能吃三两一顿的饭食,绝对不吃二两九的,能喝上好的梨花白,就绝对不喝乱七八糟的酒糟子。

        所以,作为资深的吃货,到了饭点,不需要别人提醒,肚子就已经非常明确的告诉了他。于是,他果断的选择相应肚子的号召,结束谈话。

        说来也是无奈,李二这个家伙,问的实在是太详细,什么三权是什么,又如何设立三权?然后又延伸到内阁,然后又讨论内阁与皇帝之间的关系,到最后,又觉得内阁也不完美,还要再讨论,而且,军权到底皇帝掌握,还是内阁掌握,这问题,可算是一个尖锐而矛盾的东西。

        李二也不想让李家的后辈,做一个有名无实的皇帝,他觉得,李家的人是骄傲的,怎么可能做傀儡和蛀虫?李家的儿郎,应该带着大唐帝国走向辉煌,如何能够一点权利都不掌握?

        而且,如何过渡,那也是一个问题,内阁局面的形成,到底需要多久的演变?如何缓慢的,潜移默化的让人去接受。万一有李家的子孙,不同意这样的状况,要推翻这一东西,又如何办?

        这些东西,若是总括起来,确实只有那么几个字,但是分开来说,那可就真的多了。

        李二如今在提拔寒门来掣肘士族,刘旭又说,其实商贾会是以后的一股伟大的力量。地位这东西,也会越来越高。

        李二也意识到了,商人不可能永远过着有钱而无权的生活,若是地位永远不提升,那谁还会继续做商人。

        “社会的展,离不开商人的推动,商品的流通,因为人们的**,人们富裕起来了,就需要享受,享受就会带来商业的繁荣。这样的追求越多,出现的东西也就会越新奇,就比如蒸汽机,就比如设想里的飞机和火车,甚至,书院里面,已经有人在研究雷电这神秘的东西了。若是真的能够实现,以后咱们大唐,到底会是如何模样,根本不是咱们如今的人能够想象的。而这些,都是因为金钱,因为商贾的推动。因为人们需要这些东西。因为咱们的步伐会越来越快。

        所以,商人的地位提升,越到后面,就会越明显,根本不是咱们能够控制的,刻意阻止,只会让商人逆反的心里产生,而推翻一个朝堂。

        如此危险,咱们应该禁止商业的展么?自然不能。

        大唐富裕的名声,已经传到大食国了,大食国过去,那些地方,据说是白皮肤和黑皮肤人的地方,他们那些地方,要的就是钱,知道咱们大唐是遍地黄金,他们会忍得住?与其等着让他们来抢咱们,咱们何不快的展,将他们远远甩在身后,然后,咱们主动过去抢他们?

        任何地方都有他们自己的富裕,大唐再达,再号称天朝上国,也不能禁闭海路,居安思危,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狗急了都要跳墙,天下不可能只有咱们大唐人是优秀的,聪明的,别人一旦窥破了这些秘密,他们也会展起来。咱们只有通过海路,甚至以后的天路,知晓苍天之下的一切信息,看破这个世界的本质,然后知己知彼,这样,咱们大唐才可立于不败,长盛不衰!”

        李二沉思着在那里点头,刘旭知道,这些东西,李二是需要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去消化的。帝王的权利,和国家的未来,他总会

        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向。无论李二如何选择,刘旭都不会阻拦,他只会站起来,大声称赞,吾皇圣明,这不是国家的命运,而是他刘旭的命运。

        所以,说完这些,刘旭就已经起身了,他微微一笑,伸伸懒腰,看了看天边的青冥。

        “陛下,其实,咱们如今,该吃饭了。”...

  http://www.shukeju.com/a/56/56210/1766075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