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坊市难进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坊市难进


  阴煞埋伏的人不算多,不是不想抽出更多的人,实在是现在的阴煞,就无人可抽了。

  而季不胜身为金丹,非常不要脸地诛杀阴煞的出尘上人,令阴煞十分震怒,所以才派出了三个金丹,否则都未必愿意过问。

  但是非常不幸的是,季不胜不是独行客,他身边还有素淼真人。

  两金丹对三金丹,这打得就有点热闹,虽然季不胜战力比较强横,但是五个金丹里,只有阴煞有金丹中阶,其他四人都是初阶。

  这个节骨眼上,曲涧磊和筱萌赶了过来,七金丹一团乱战,诛杀了阴煞派一个才抱丹的弟子,然后就感觉到,阴煞派又有援军来了,于是四人直接遁去。

  曲涧磊此来,主要是保证冯君的安全,短期内没有推演需求——其实以他和冯君的关系,没有指标也可以商榷,不光是他,筱萌也是这样。

  所以他把人头让给了季不胜和素淼,至于他俩怎么分,就不关他的事了。

  曲涧磊心里很清楚,围杀的这个金丹初阶,估计会有大嘛烦——才抱丹就被杀了,阴煞不抓狂才怪。

  季不胜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两人一商量,咱们暂时离开阴煞坊市吧。

  所以四个真人离开了阴煞坊市,但是季不胜和素淼去哪儿了,曲涧磊和筱萌并不知情。

  曲真人两人退回了嵘山坊市,他俩不觉得有什么丢人,这里距离阴煞本部也不远,只不过没有阴煞坊市那么近罢了,避一避锋芒嘛。

  他俩甚至认为,季不胜二人也很有可能退到了嵘山,退得再远也不可能了。

  只不过大家都不好意思出声询问,毕竟有些事情是犯忌讳的,交情不到那一步的话,最好不要随便打听——一个消息就能涉及到生死。

  “季不胜和素淼,”冯君沉吟一下,他对这俩的关系,实在是太清楚了,旁人都只是人云亦云,但他是他俩外孙女的闺蜜啊,“他俩都有推演需求的。”

  季不胜跨入金丹中阶,几乎是必然了,无非是提升一些概率的需求,而素淼也快了。

  所以他有点好奇,“这俩不可能只猎一个金丹吧?”

  曲涧磊点点头,“我看季不胜的意思,也是要猎俩金丹,反正现在这个金丹,不入名册。”

  死了的这个金丹初阶,是刚刚晋阶的,比曲涧磊也早不到哪里去,所以不在阴煞九金丹的行列,原则上讲,他的死影响不会很大。

  但是站在阴煞派的角度上讲,绝对不是这样——我家的最新金丹,后起之秀,被你们这么杀了,这事儿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

  不过这就是见仁见智的事了,反正人已经死了,再怎么呲牙咧嘴,能让他活过来吗?

  冯君也不把这当回事,死了的天才就是死人,活着的人还要想办法活着——入不入名册,很重要吗?他正经是很关心一点,“你怎么找到我的?”

  这个问题不能不问,他在阴煞的地盘上杀来杀去,阴煞的人也没有找到他,哪怕是几个小时之前,有人通过天机推演尝试找他,但是他依旧躲过了。

  推演的那厮,修为肯定比曲涧磊强,所以冯君很疑惑——他都找不到,你怎么找到的?

  曲涧磊的脸上,难得地露出了一丝难为之色,“这个,冯山主,我的任务是保护你,你明白的,我始终是这样的任务,所以我就、我就考虑……万一跟丢了你怎么办?”

  冯君觉得,自己真的是无话可说了,于是摸出一根烟来点燃,“你……继续!”

  “那还有什么……可以继续的?”曲涧磊一摊双手,哭笑不得发话,“所以我在你身上撒了一点盘花的气息,而我带了两只盘花虫。”

  冯君闻言,忍不住嘴角一撇,“你这……还真是看得起我啊。”

  盘花是赤凤特有的花卉,赤阳属性,只能在赤凤周边生长,珍稀无比,是炼制火髓丹的主材之一,对外界来说,这也是难得的好东西,也许算不上天才地宝,但是需求者也很多。

  有很多人在赤凤之外的地盘上,尝试培植,但是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主要原因是什么呢?很多人认为是没有盘花虫——只有盘花虫,才可能让盘花生长。

  这个猜测是不是正确,这不好说,但是盘花虫是有钱都买不到的,这个毫无疑问。

  冯君不喜欢自己的行为被别人监督——真的非常不喜欢,他的秘密太多了,不过曲涧磊是为了保障他的安全,还使用了盘花虫这种罕见的物品,他也无话可说。

  曲涧磊相信,自己的解释一定能过关——我本来就是为了你好。

  所以他根本不在意这点小事,他在意的是,“你最近到底去哪儿了,差点急死我。”

  “咦?”冯君讶异地看他一眼,“我去巨木了啊,你不知道?我还杀了俩金丹呢……月梧和灵冰。”

  “真是你杀的?”曲涧磊听得精神就是一震,“我也听说了这个消息,总觉得不太可能,你一个出尘期,真的能杀了俩金丹,还把寒魄吓跑了?”

  有些人天生就不会说话,这导致他们朋友稀少,但是曲真人的置疑,正问到冯君的得意之处,所以他一点都不会介意,反而觉得“你很会凑趣”。

  于是他笑一笑,非常轻描淡写地表示,“他们想要大摇大摆地离开,我肯定不能答应不是?所以就埋伏了他们一道。”

  他的话说得轻松,但是曲涧磊和筱萌真人是何许人?自是知道其中不易。

  他们四个金丹围杀三金丹,也不过堪堪斩杀了一个才抱丹的家伙,冯君一打三,其中还有两个强金丹,居然斩杀了其中之二,逼得另一个亡命而逃。

  埋伏?有埋伏能打成这样,也相当令人震撼了,五金丹还埋伏过冯君呢,结果又如何?

  曲涧磊称赞了两句,然后出声发问,“你怎么又这么快跑到这里来了?”

  这问题问得实在太不见外了,筱萌觉得有点不合适,于是也出声发话,“涧磊的意思是说,冯山主你来嵘山,是想做些什么,需要我们配合吗?”

  冯君想一想之后回答,“我打算去阴煞别院看一看,考虑能不能潜入防御阵。”

  “你要对阴煞别院下手?”曲涧磊的眼睛一亮,“知道怎么混进嵘山坊市吗?”

  冯君闻言愕然,“坊市……很难进?”

  “确实很难进,”曲涧磊笑着回答,“别院就在坊市边上,但是最近甄别系统打开了,进出的人,都会被调查真实身份,说是最近空间不稳,担心有邪魔混入。”

  邪魔混入那是扯淡,看他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容,就知道他在看阴煞派的笑话。

  冯君的眉头皱一皱,“也就是说,容易暴露?”

  “你一个人的话,确实容易暴露,”曲涧磊继续笑着,“不过有我俩在,就轻松了……我们有密道,可以直通坊市。”

  “密道……”冯君沉吟一下发问,“这应该是赤凤针对阴煞派埋下的暗棋吧?”

  “当然,”曲涧磊承认了冯君的推测,“赤凤和阴煞斗了数千年,怎么可能不布置一些暗手?”

  冯君迟疑一下发话,“那现在因为我而暴露你们的暗手,合适吗?”

  曲涧磊大喇喇地表示,“这有什么?你对赤凤有重要意义,这些布置可以让你知道。”

  冯君笑着摇摇头,“我觉得,我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见到他推辞,曲涧磊才要劝说,却听到他又发话,“你们俩进去一个就行,我这里有一对挪移阵盘,若是直接把我挪移进去,岂不是大家都方便?”

  筱萌真人思忖一下,然后点点头,“可以,如此一来,大家都方便。”

  曲涧磊有点急了,“这么做,不是见外吗?”

  “冯山主是要避嫌呀,”筱萌真人看他一眼,女人天生就比男人心细,她感受到了冯君刻意保持的距离感,不过还是笑着解释,“怕咱们赤凤强请他回去。”

  这女人还真不算笨!冯君心里暗赞一声,却是笑着发话,“倒也不是怕强请,现在这种可能是不存在的,关键朋友交往,该避讳的要主动避讳,注意分寸感,朋友才能持久。”

  曲涧磊点点头,心里有点淡淡的遗憾,冯君说的道理他也懂,可终究是有点不舒服。

  “那我先进去吧,”筱萌真人主动表态,然后又看一眼曲涧磊,“挪移阵盘,坊市能觉察到吗?”

  她虽然是积年真人,但是对坊市的了解,还比不上常出任务的曲荣勋。

  曲涧磊则是点点头,“倒是可以觉察,但是那就是最危急的时刻,要把坊市的警戒阵法升到最高才行,现在的嵘山也只是一般的戒备。”

  冯君也觉得,这不是多大的事情,“据我所知,阴煞这次也准备了很多挪移阵盘,各个坊市都留了后手,他们也不希望坊市看他们笑话吧?”

  说到底,他是不想知道赤凤太多的辛秘,秘密知道得多了,早晚有一天后悔。

  他拿出一对挪移阵盘来,递给筱萌一个,“如此,就有劳筱萌道友了。”

  他不知道的是,嵘山坊市的阴煞别院里,一个灰色罗盘正正地摆在一个黑曜石架子上。

  (更新到,召唤月票。)


  (http://www.shukeju.com/a/55/55709/48662624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