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也是空间(第二更)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也是空间(第二更)


  冯君发现这个秘密,一时间大喜过望,很干脆地跑到了朝阳县,又跑到了茅山,然而等小天师得知他到了茅山的消息,赶过来看他的时候,他已经瞬移到了朝阳县。

  老妈早些时候就知道他来了,赶紧去给他做饭,但是做饭做到半中间,小混蛋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等饭做好了,她发现小混蛋就在自己的背后。

  她才要招呼他吃饭,就看到小混蛋一点手机,整个人嗖地就不见了。

  张君懿找了半天人,发现儿子确实不见了,气得把盘子往桌子上一顿,“冯文晖,让你儿子回来吃饭……要不我跟你离婚!”

  冯文晖很无辜地眨巴一下眼睛,“那个啥……这事儿跟我有关系吗,你这是更年期啦?”

  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拿起手机,给冯君打个电话,结果那家伙的手机不在服务区。

  “联系不上你儿子,我觉得他没准在测讠……”冯文晖的话说到一半,发现儿子又出现了,站在那里戳手机,“儿zei你干啥,快来吃饭,你嘛都要跟我离婚了。”

  冯君不停地换着手机,点呀点的,根本顾不上考虑老头子的反应,“那啥,办正经事呢,事情办好了,你们就可以随时去洛华了……”

  他点了一百多个手机,然后人又消失不见了——他又去了茅山。

  为啥他又去了茅山?因为手机足迹的记录……只能存在一部手机上!

  而冯君是不可能把关键数据只留在一部手机上的,他身上的储物袋、纳物符里,各种手机装了一百多部。

  而且他用的这些手机,都是没有SIM卡的,这也是老爸联系不上他的缘故。

  没有SIM卡,小程序就不存在云数据的分享,而冯君也不可能让云数据掌握他的动态。

  那就只有自己辛苦,多备份一些足迹了——省得用到的时候抓瞎。

  至于说洛华和朝阳之间实现随时瞬移,其实不是他测试的内容,那是他打算用挪移阵盘做的事——通过手机带着爹妈跑来跑去,风险不是一般地大,在技术成熟之前,他不会考虑。

  就这样,他在全国各地疯跑了七八天,然后猛地发现,“足迹”不是万能的。

  小程序能记录的足迹很多,上万个不成问题,冯君记录了差不多二十个,其中有七八个是洛华附近的——那是此前他测试的选址。

  现在他发现,小程序能点开的足迹,就只有前面九个,再多不可能了。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吧?一款小程序而已,没有上限才是不正常的。

  又测试了两天,发现自己的判断无误,冯君果断地进入了手机位面,记录下了这个位面的第一个“足迹”。

  他其实挺想在鸣砂坊市定个位,再在白砾滩定个位,在退到地球界之后,再测试一下,能不能直接抵达白砾滩。

  但是这不现实,他目前是在洞府闭关中,随便出去是不可能的,所以也只能放弃了。

  不过这一次退回地球位面的时候,他没有直接退出,而是点开了威信,在足迹里寻找一下“朝阳”,直接点了过去。

  果不其然,他直接退回到了朝阳,而不是洛华,并且一眼就看到了老妈。

  张君懿听到响动看了过来,发现是他,就说了一句,“客官,今天住店吗?”

  冯君干笑一声,又摸出了手机,“老妈,我只是过客,不是归人……”

  说完之后,他直接点一下手机开溜。

  虽然是开溜,他的心情其实很不错——这边可以切换坐标,那边应该也可以了。

  点“足迹”退到地球位面,其实并没有太多便利,不如一个“走你~”直接退出——起码是不需要在手机上划拉。

  但是问题不能这么看,他在手机位面真的遇到麻烦的话,何必切换坐标?直接退出即可。

  他只是在需要进入手机位面的时候,避开那个危险的坐标,再选一个坐标就是了。

  说到底,带给他压力的还是手机位面,地球位面虽然存在核五器这种大杀器,但是只要不用这玩意儿对付他,他基本上是不需要忌惮什么——他会吃撑着了,去挑战官府威严吗?

  这些因果略过不提,然后他惊讶地发现,足迹里真的有了“鸣砂坊市金丹洞府”的选项。

  果然是能够双向跨位面选择位置啊,太牛掰了有没有?

  不过有点遗憾的是,这个足迹竟然也占了九个足迹之一——难道不应该是每个位面都有九个坐标的吗?

  当然,也许找到第四个环甚至第五个环,就能解决问题,而目前看来,三个环能有九个坐标,已经很不错了,冯君甚至认为,并不需要这么多——朝阳和洛华之间有挪移阵就够了。

  不管怎么说,二环升三环,冯君为了揣摩这巨大的变化,又耗费了十来天。

  这十来天他都没有把所有测试都做完,就等到了第七期癌症患者。

  第七期是真值得纪念的一期,因为从这一期开始,冯君不再占用任志远的脑梗康复中心,杨玉欣的癌症护理中心开业了。

  杨玉欣搞的这个护理中心,是真真正正的华夏速度,甚至护理中心在开业的时候,股东都没有特别明确,注册公司上列的类别是“家政公司”。

  这个公司杨玉欣占九成股份,冯君和张采歆各占百分之五,然而这只是为了注册方便。

  杨主任很明确地表示了,她不是要靠这个挣钱,主要是古佳蕙尚小,好风景有公职,所以她只能选择张采歆做股东——冯君做股东,那是必然的。

  她甚至表示,我这个股份可以随时出让,只要冯君认可,一块钱买走都行。

  但是……这么大的护理中心建起来,谁又合适一块钱买走?

  冯君拿出了八千五百万,买走了八成五的股份——户头落在了李诗诗头上,但是他跟李诗诗交待得很清楚……挣的钱是花花的。

  冯君并不认为,自己是普遍意义上的善人——他更愿意成为恶人,那样意味着他不需要承担很多不必要的责任。

  然而,花花治病救人的精神,他觉得值得鼓励,也许是走入社会太久了,也许是修仙了,不管怎么说,他觉得自己对很多事情已经麻木了,赤子心肠没有了。

  但是这绝对不妨碍他欣赏另一个拥有赤子心肠的人——哪怕它只是一只蝴蝶。

  至于说李诗诗敢不敢昧下花花的分红,冯君觉得这不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这些说得就又远了一点,不管怎么说,癌症护理中心在这一天挂牌了,非常低调地挂牌——还是以家政公司的名义。

  到底低调到什么样的程度呢?一般人真的不敢想,就是挂了一个牌子,鞭炮、气球之类的,什么都没有,几乎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花花也不会在乎这些,相较那些仪式之类的东西,它更愿意有闲暇时光多追两部剧。

  至于说职工人数,保安十人,水电维修工两名,都是杨玉欣找到的可靠人,护士二十七人——卫校是三十五人的培训,本来想着能优选出三十人,结果刷下去八个。

  李南生是这二十七人中的一员,来自于伏牛省帝乡市,别看名叫“南生”,她是真正的女生,因为是在卫生所的南房里出生的,所以就叫了这么个名字。

  从起名就可以看出,她在家里不怎么受待见,尤其是在她的弟弟出生后。

  她从下面的地级市,考到了郑阳市的卫校来上学,既然要毕业了,当然就想留在省城。

  李南生的相貌甜美,脾气也好,所以在学校里人缘还可以,有好几家私人医院来学校招人的时候,都对她产生了好感。

  至于说公办医院?指标肯定是有的,但那不是她能惦记的。

  倒是也有老师说,可以推荐她进入公办医院,但是卫校里也有传说,说没关系的话,进入公办医院之后,肯定是底层中的底层,是个人就能欺负你,还不如进私立医院或小诊所。

  李南生倾向于进入一家规模尚可的私人医院,第二选择是一家连锁药房。

  就在这时候,有一家“癌症护理中心”来招人,而且报名者先要培训。

  李南生不想去那里,因为对方没有给出具体的薪水,只是说“绝对高薪诚聘,但是需要培训合格”,而且那个护理中心不但没有建好,位置还在市郊。

  如果能在市区上班,谁愿意待在郊区?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因为,那个护理中心护理的是癌症病人,虽然她们只是卫校的学生,却也知道对护士而言,儿科、急诊和癌症病人,是最不好的选择。

  不过她的室友兼闺蜜郝多多报名了,她来自朝歌,是一个微胖爱笑的女孩儿。

  就在当天报名后,她悄悄地告诉李南生说:那里提供食宿。

  她俩都是外地人,同等条件下,能提供食宿的单位,肯定是更有诱惑力。

  但是李南生淡定地表示:护理中心在郊区,他们如果不管食宿,谁愿意去啊?

  不过对方的效率很快,在没有招够人之前,当天报名,第二天就开始培训了。


  (http://www.shukeju.com/a/55/55709/47170980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