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新安鬼事 > 第十四章 叛徒

第十四章 叛徒

  蒋惜惜感觉后背一寒,“难道这些人都是被那三千辽兵杀掉的?”

  徐子明直直的盯着她,“当然了,这些兵器都是当兵的才有的,寻常人家哪里有那玩意儿。”

  “为什么后来这些魂魄不再伤人了呢?”蒋惜惜追问。

  “因为有一位高人来到此处,用三昧真火分别封住这三千魂魄的眼鼻口,将他们牢牢封印在地下,被烈焰炙烤,永世无法再出来作恶。”说这话的时候,徐子明的眼神略显的有些呆滞,他的神魂像是被某种东西抓获了,游离于体外,不再属于他自己。

  “客死他乡已是悲惨,死后魂魄还要被烈火炙烤,也难怪会无法瞑目,拖着残破的身躯终日在这山谷中游荡。”蒋惜惜轻叹一声。

  程牧游晲她一眼,“惜惜,你是在同情他们吗?你可知他们手上沾染着多少我大宋子民的鲜血?又做过多少烧杀掳掠之事?而且,这山谷伏击的恶毒法子本就是辽军想出来的,只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不甚落入到自己布置好的陷阱中,变成了瓮中之鳖,现在所受的这一切苦难,不过是咎由自取罢了。”

  蒋惜惜咬了下嘴唇,“是我心软了,不过大人,我还是想不明白,这辽兵伏击我军的计谋是如何被识破的?听徐大哥的意思,我军到这里时显然已经是做足了准备,那就意味着辽军伏击的策略我们提早就知道了,后来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引蛇出洞而已。”

  程牧游摇头,“年长日久,这其中的细节又有几人知晓呢?”

  “因为辽军中出了叛徒。”

  徐子明突兀的一句话,却把程牧游吓了一跳,“叛徒之说我从未听人提起过,徐大哥,你何出此言?”

  徐子明无力的笑了笑,“出了叛徒,于交战双方都不是多么光彩的事情,谁又会将这件事大肆宣扬呢,不过大人想想,若非有人提前将消息泄露给宋军,宋军又怎会想出这么个反制之策呢?”

  程牧游没有回答,不过蒋惜惜从他的表情就已经看出,他是信了徐子明的一席话,因为他脸上浮起了一种神秘莫测的神情,过了良久,他突然冲徐子明问道,“那个叛徒是谁?”

  徐子明嘎嘎的干笑了几声,“我一介平头百姓,只是从别人处多听得了几个话儿,才知道一些内情,至于那叛徒是谁,我又如何知晓呢?不过听说,辽军统帅耶律挞烈因此事大为光火,还将怒气迁怒于人,鞭挞了想出此计的那名将领,那将领更因此事差点丢了性命,不过他命硬,若是当年命丧于这皮鞭之下,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大辽丞相,摄政王李德让了。”

  程牧游一怔,“这毒计也是那李德让想出来的?”

  “可不是他吗?虽然在这场战役中,他的两个计策都没有得逞,但是却锋芒初露,任谁都能看出来他是一名不可多得的谋士。”

  程牧游面色凝重了很多,“汝之美食,吾之鸩毒,李德让从小就受其父征战的熏陶,有勇有谋,为辽国立下赫赫战功,太平兴国三年,他更是在内外夹击下,大败我军于高梁河。辽景宗去世后,萧太后赏识他,后来更是成为了辽国的摄政王,撑起辽国发展的重任。现在的辽国,兵力雄厚、社会安定、经济繁荣,全是李德让选官任贤,不分番汉,实施汉法的政策所致。可是他对于我大宋,却是最大的心腹之疾。”

  蒋惜惜低头想了一会儿,又抬起头来,“大人,他名叫李德让,这听起来可是汉人的名字啊,怎么倒成了辽国的重臣?”

  程牧游冷哼了一声,“他确实是汉人,但却是个比辽人还要憎恨大宋的汉人。唐朝末期,李德让的祖父被契丹人俘虏到辽国为奴,但到了李德让父亲李匡嗣时,由于能征惯战,成为辽国一员不可多得的战将。可是,在宋辽的一场交战中,他的父亲被宋军一箭毙命,所以至此之后,这李德让便恨透了宋人,甚至连自己的姓氏都不愿再要,改名为耶律隆运,正式成为契丹贵族。”

  “姓氏可以改,可是,他身体里流的都是汉人的鲜血,这个,也是能改的了的吗?”蒋惜惜摇头叹道,她全然没注意到身后的徐子明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面色突变,低头沉默了很久。

  说话间,阴兵槽的入口已然到了,今天这里和上次他们见到的景象截然不同,没有白雾,更没有那队阴兵在谷中徘徊徜徉,可是,在听了这么多故事后,蒋惜惜却无法将眼前这个空无一人的山谷与宁静两字联系起来,她总觉得脚底下有无数骷髅在晃动着干枯的手臂,用没有眼球的眼眶子注视着她,冲她喊着: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想到这里,她狠狠打了个寒战,看了一眼头顶那个渐渐萎蔫的太阳,使劲搓了搓手臂,转头冲徐子明说道,“徐大哥,你刚才说,这三千辽兵的魂魄被三昧真火封印后,便没有再出来作恶,这件事可属实?”

  徐子明点头,“真的,是真的,虽然附近的居民都害怕这里,不敢从这儿经过,但是从那儿之后,确实没有听闻有人在此丧命,不然那高人的法不就白做了吗?”

  “既是如此,那史飞史今又去了哪里呢?”程牧游知道蒋惜惜话中的深意是什么,他现在同她所想的一样,那就是史氏兄弟究竟遭遇了什么,那刘大户一家又遭遇了什么,难道这个偏远边陲的小县城,除了因为一场战事而封印了三千辽兵的魂魄外,还存在着一些别的东西?

  它们杀人于无形,顷刻之间就索了那么多条人命,它们,究竟是什么?

  正想着,徐子明突然“吁”了一声,停下马来,他指着前面一座不是很明显的小土堆,神色惶恐的冲程牧游说道,“大人,您看前面那座土堆,里面会不会埋着什么东西?”

  (http://www.shukeju.com/a/55/55147/41679541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