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新安鬼事 > 第四十章 树

第四十章 树

  整个荒原被火光环绕,黑的烟红的光混在一起,壮丽而诡异。

  王继勋和惠广并肩而立,看着这似曾相识的景象,思绪又一次被拉到了九年前的那个夜晚:韩府的人大多数是在睡梦中被扎死的,叶刀穿胸而入,在肉中转几个圈,就能将最粗的那几根血管挑断,血流如注,他们甚至来不及睁开眼睛,就已经命赴黄泉。

  韩知元是个例外,他是被王继勋唤醒的,几个人押住他,他看着康芸被蹂躏,被毁掉,睚眦欲裂,几近崩溃,却毫无办法。

  王继勋将叶刀一点点的捅进他的肚子,带着臭味的气息喷在他的脸上,“韩知元,你事事都要超过我,宅院比我大,女人比我美,你若聪明点,就应该知道自己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现在也就不用如此讶异了,”他扭头看着康芸,“还有这个女人,爷几次三番的劝她,让她跟了我,可是竟如此不知好歹,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们两个死在一处的,我会把她带回王府,好好品尝。”他哈哈大笑,从韩知元体内拔出叶刀,刀片带出来的血溅了一脸,他却没有半分犹豫,一次又一次的将刀插进去,翻进翻出,直到韩知元的肚腹变成一滩软泥。

  尸体最后全部被拖进花园里面,人数太多,琉璃亭都被塞满了。

  王继勋站在尸体中间狂妄的笑,“纸马杀人了,杀人了。”

  带来的金箔纸被抛向半空,随着风徐徐落下,在这个清明的夜晚,掩盖掉了一切罪恶和黑暗。

  “会是谁?敢在清明烧纸马?”惠广望着远处的黑烟,俊脸覆上了一层不安。

  王继勋没说话,回答他的是肚子里长长的一声肠鸣,“兴许是因为韩家的尸体找到了,他的那些远亲在祭奠他吧。”他拍了拍惠广的肩膀,自顾自的朝寺里走,“回去吧,我都快饿死了,”见他不动,又折回来,“怎么了,难道你也怕纸马会从阴间带来什么吗?贤弟,你不会忘了吧,这是你给我出的计策,谣言也是你让人散布出去的,怎么到了现在,反倒自己吓起自己来了。”

  惠广还是盯着荒原,一动也不动,火光已经熄了,黑烟还在升腾,将天地交际的地方染成模模糊糊的一团。他心里某个地方动了一下,一股不好的预感冲进脑际,怎么回事?为何心里会这么不安?当年杀人弃尸,两百多号人,他也只是隐隐的感到兴奋,从未像今天这般,心脏扑腾个不停,似乎永远静不下来。

  等等,荒原正中好像站着个人,白色的衣裙,袅袅娜娜,那人,似乎正朝天弘寺望过来。

  会是谁?

  纸马,是她烧掉的吗?

  正在沉思,耳畔却传来小沙弥的叫声,“方丈,人不见了......”

  惠广心中一惊,转身回到寺里,几个小沙弥正在后院慌乱的转来转去,见他进来,忙走上前,“方丈,那女人不见了,方才她分明在灶房,我们刚将她洗净,一转身的功夫,就不见她的人了。”

  听到这话,王继勋也走过来,“人没了?怎么可能?老子刚才还看到她的,她又没有翅膀,还会凭空飞了不成?”

  惠广眼睛转了转,一把扯住王继勋的袖子,“大人,你先回去吧,今天的事情一件比一件邪门,我怕,这里面有蹊跷。”

  王继勋被他说得先是一愣,旋即扭头就走,刚来到门边,大门却先他一步被打开了,“王大人,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或许,新安府能帮得上忙。”

  程牧游从门外走进来,他身后跟着蒋惜惜和一众衙役。

  王继勋慌了神,但转念一想,那女人不是不见了吗?他来了又能如何,遂从嘴角扯出一个笑,“程大人,人家烧香拜佛都是赶早,你却晚上来,心不诚,小心不能心愿得偿。”

  惠广也赶紧从里面走出来,冲程牧游行了一礼,“程大人,不知来小寺有何贵干?”

  程牧游认出惠广的模样:是了,这案件中最重要的一节终于被找到了,这和尚当初就欲将韩家两百多口人的死引到烧纸马上面,原来,他才是王继勋的帮凶。幸亏今天他们一直守在王府外面,见王继勋出来便跟住他,否则,还不能将这一窝的蛇鼠全部揪出来。

  程牧游没理他们两个,身子一闪进了内院,眼睛盯住里面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细细打量。

  “刚才我在门外,听到你们在找人,方丈,寺里可有什么人失踪了吗?”

  “夜里风大,大人想是听错了,我们一个个都在这里待得好好的,哪有什么人不见了。”王继勋充满挑衅的应对,他身后的菩提树被风吹得“哗哗”作响,树叶打着旋儿从上面飘下,落在三人的身上。

  “是啊,寺里就这几个和尚,现在全在院中,大人,您可能真的是听错了。”

  惠广话落,菩提树的动静却更大了,现在是春天,刚刚长出新叶,按说应该结实坚韧,可是,树叶却像纷纷扬扬的雪花,从上面落下,将地面铺成了一片绿茵。

  三人同时回头,看到整株菩提树都在微微的颤抖,粗大的树干左摇右晃,虽然幅度不大,却将下面的泥土都翻了上来。

  程牧游只顾定睛看着这奇特的景象,却没有注意到,惠广和王继勋早已经面色铁青,几个小沙弥更是跪了下来,对着这株百年古树不住的磕头。

  终于,大树停止了晃动,可是,它深埋在土中的树根却一条条的破土而出,将上面的泥土连带着石子全部甩了出去,泥土越甩越多,飞的满院子都是。树底下隐隐出现了一个深坑,黑洞洞的,却隐隐有一些白色的东西夹杂在其中。

  程牧游心里猛地一动,抬步就朝那大坑走过去,还未走到坑边,却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幽幽的哭声,像猫叫,又像婴孩的啼哭。

  “呜呜......他杀了我,割断了我的脖子,把我埋到了树下面。”...

  http://www.shukeju.com/a/55/55147/39877789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