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新安鬼事 > 第一章 和尚

第一章 和尚

        灰白的云层遮盖住张瑾梅头顶最后一方蓝色的天空,风吹得更厉害了,未几,鹅毛大雪从天而降,将地面染成一片斑驳,也将她身上那件羔裘袄子濡湿了。

        张瑾梅抱紧双臂,顶风沿着山路走了半个时辰,终于是走不动了。夹杂着暴雪的狂风就像刀子似的,割着她每一寸裸露在外的肌肤,把她那张清秀的小脸弄得通红。她两眼中亦被越来越密的雪花填满,无法分辨身前的道路。

        又摇摇晃晃的在暴雪中走了半刻中光景,张瑾梅终于支撑不住了,在一阵突如其来的狂风冲向她僵硬的身子时,仰面倒在半尺深的雪地里,再也没能爬起来。

        ***

        张瑾梅是被一股浓郁的药香唤醒的,那味道清苦中透着几分香甜,让她心里陡然安定了不少。一时间,连风雪的冷冽和夫家人的冷漠似乎都从心中消退了,包围着她的,只剩下这抹令人心安的药味。

        她缓缓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厢房中,房子里的摆设朴素简单,连覆在身上的被子都是最简朴的葛衾。她勉强坐直身子,这才看到自己身上的湿衣早已被人褪去,现在她只穿着一件土蓝色的打着几个补丁的僧服。

        张瑾梅的目光又在屋子里兜转了一圈儿,发现这里确实只有自己一人后,便张口就要喊人,可是还没来得及发声,门外却传来一阵低低的谈论声。

        “师兄,那女施主看起来已经在雪地里躺了有一个时辰了,脸都发紫了。”

        “还好她身上穿着件羔裘袄子,不透水,否则冻了这么久,估计人就不行了。”

        “师兄,现在她怎么样了?”

        “无碍,我方才给她喂了些药剂,眼见着她脸色红润过来了。”

        “阿弥陀佛,无事便好,一会儿师傅回来了我们也好回话。”

        瑾梅听外面的人又是“师兄”又是“阿弥陀佛”的,便知自己如今身处之地是一座寺庙,她心里登时腾起一股庆幸:好在救了自己的是这些好心的和尚,而不是什么山匪路霸,否则,现在可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想到这里,张瑾梅清了清嗓子,轻声轻气地冲门外喊了一声,“二位师父,敢问此地是何处?”

        门被推开了,如她所料,果然有两个白白净净的和尚从外面踏进来,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另一个则刚及束发之年,童稚未脱。

        两人见了张瑾梅,皆有些拘谨害羞,站在门边不敢接近,年长的那个和尚稍显得大胆些,略略上前一步,垂首问道,“女施主,您感觉如何了?”

        张瑾梅感激冲他俩一笑,“身子已经暖和过来了,多谢两位小师父了,只是不知这里是何处,我又为何会在师父们的厢房中?”

        “这儿叫灵显寺,不过是一处小庙罢了,今日我与师弟外出,正好遇到女施主晕倒在雪地中,便将您背回庙中休养。”说到这里,他抬头看了张瑾梅一眼,脸一红,又把头垂下去,“回来时施主的衣服都湿透了,我便让我这师弟给施主换上了一件僧袍,还望施主不要见怪。”

        张瑾梅虽然已经嫁人,但是从未被陌生男子瞧过身子,听他这么说,心里不由得一紧,可是转念一想,那小和尚还是个孩子,况且又是为了救自己才不得已而为之,自己若是因此责怪他,也太不近人情了。所以,她便冲他们笑笑,“师父这是哪里话,我怎会因此而责怪两位。只是不知这大雪何时能停,我还要赶路,这下子可被大雪给耽误了。”

        “施主孤身一人,为何要在这风雪天中出门?”小和尚不解地追问了一句。

        说完,他便被那年轻和尚拧了一把,遂紧紧闭上嘴巴,不敢再多言。

        张瑾梅注意到了两人之间的小动作,于是勉力一笑,“两位师父救了我的性命,我自是不敢相瞒,我之所以独自一人,是因为与夫家不睦,一气之下想回自己娘家,没想途中突遇大雪,差点就葬身于这茫茫雪海中,若不是遇到两位师父,恐怕我现在早已冻僵了。”

        听到她提起家事,两个和尚的脸又有些泛红了,哼哈了半天,也不懂该如何劝慰。

        张瑾梅见他们一副促狭模样,心中倒是有些好笑,于是赶紧接话道,“不说这个了,两位师父,方才听你们说到这寺中还有一位方丈,不知他老人家去了哪里?”

        “师傅每日到林中念经打坐,风雨不误,日落时分自会归来,到时再引施主相见。”年轻和尚如实相告,说完,他话锋一转,“女施主,您暂且在寺中歇下,等到明日雪停了,衣服也干了,再继续赶路也不迟。”

        说完,两人又行了一礼,便一同走出屋子,将屋门带上。

        张瑾梅重新钻进被窝里,她的眼角忽然有些湿润,心中亦盛满了诸多感叹:几个陌生的和尚,竟然也能为自己思量甚多,可是那个相处了两年的夫君,却是如此冷血,见她身无分文独自离家,竟也视若无睹,甚至不曾想着追过来,实在是让她心底冰凉,比窗外的风雪更甚。

        想到这里,张瑾梅把被子裹紧了些,在愁云惨雾的笼罩下,不知不觉又昏睡了过去。

        ***

        “和夫家闹不痛快,一个人准备回娘家去了,两边又没通过气儿,就算不见了,估计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寻人......”

        “可看她这身衣物,是富贵人家的,若将来真的闹起来,找到咱们这里也未可知呀......”

        “师傅,您怎么胆子越发小了,咱们这儿地处荒山野岭,今儿又下了大雪,官府的人只会怀疑这小娘子失足落下山坡,或者冻死在哪个雪坑里了,怎么会疑到几个和尚身上......”

        “师傅,我方才给她换衣服时看过她的身子了,白白嫩嫩的,要多水灵有多水灵,不愧是大户人家的媳妇,以前那些姑子婆子和她比起来,简直就是残花败柳,保管您见了喜欢......”

  (http://www.shukeju.com/a/55/55147/2137471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