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新安鬼事 > 第二十三章 踏脚石

第二十三章 踏脚石

        程牧游被问得一时间有些恍然,待回过神来,才抬头看向程德轩,缓声说道,“父亲,儿子相信,自从做了新安县令,儿子便经历了太多的阴阳奇闻,早已对这些见怪不怪,只是父亲,您亲历了屈子鸟一案后,难道还不相信这世间有鬼怪,有因果吗?”

        程德轩将一件印着大红牡丹的纸衣扔进越燃越旺的火堆中,淡淡道,“可是就算有,又能如何?活着的时候任人宰割,难道死了还真能冤魂复仇不成?”

        “因果并非绝对,但却不可避免,祸福无门,唯人所召,自顾无负于物,诸公何见忧之深!”程牧游说完,又将一把纸锭扔进火里,就着火势,他看见程德轩脸上浮起了一层捉摸不透的表情,脸色亦多添了几分青白。他担心父亲,于是起身来到他身边,轻声询说道,“父亲,夜里风凉,要不,您也先回屋休息吧。”

        程秋池也走过来,“父亲,不然让儿子送您回房吧。”

        程德轩木着脸“哦”了一声,遂扶腰站起,“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你们两个留在这里,把这些烧完再回去。”

        说完,他便不顾程家两兄弟的劝阻,执意一人朝程家走去。

        程秋池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砸吧了下嘴巴,转头悄声对程牧游说道,“这几日父亲怪怪的,说话也总是颠三倒四,就拿前几日来说吧,他不仅断错了子芊的病情,写了张错的方子,还不认账,非说是子芊自己陈述错了症状,而且还说那张方子背面被人写上了字,可是我颠来倒去的看了几遍,也没看出那方子上到底写了何字。牧游,你说父亲会不会岁数大了,所以头脑也没以前那般灵光了?”

        程牧游“哦”了一声,遂摇头道,“不可能,父亲尚未及花甲,怎么可能糊涂?我想,他是心里有事,不能纾解,所以才精神恍惚的。”说到这里,他望向程秋池,抱拳道,“大哥,我在新安,不能时刻关注到父亲,嫂嫂现在虽然有了身孕,可大哥还是要多注意父亲,切莫让他因愁生病啊。”

        ***

        “祸福无门,唯人所召。”程德轩一路默念着这八个字走进屋里,他没有点灯,只关上门坐在床沿,目不转睛地盯着地上那片参差不齐的阴影。

        默默的坐了许久,直到腰都有些酸了,他才冷笑了一声,缓缓说道,“当日老夫并非故意诊断错你的病情,只因天色昏暗,再加上有急事要出宫,这才误断了你的症状,使你的病情日益加重,这一点,老夫认下了,绝不推脱。”

        “可是此症并非无药可医,你也不是没有机会再次就诊,到最后你选择了投井自尽,这全怪你心志不坚、性格软弱,无法承受病痛折磨,与老夫又有何干?现在你却只针对我一人前来寻仇,你以为,我会怕你,或是如你一样,被吓得魂不附体,甚至走上绝路吗?”

        他微笑着摇了摇头,“我不会的,这世间行医者甚多,可却只有我爬到了顶峰,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我不像他们这般畏手畏脚,小心谨慎,生怕自己医坏了人。世间草药千百种,用途各不相同,若不一一试过,怎知它的功效?”

        说到这里,他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交错的皱纹在月光的映射下显得有些怪异,“你以为我这一路走来是纤尘不染的吗?你错了,要想做世间最好的医者,衣袍上必定沾满了鲜血,而你,不过是其中一块小小的踏脚石罢了。”

        他缓缓从床沿站起,“所以,你也不要妄想用这些小把式吓住老夫,我若是害怕,从一开始就不会动手,我若是胆小之人,早不知被吓死了几百次了,”他又呵呵笑了两声,继续说道,“你生前糊涂,死了也没变聪明,不如早点脱生,来世不要再愚钝至此,做个明白人吧。”

        话落,心上的那个小小的缺口终于被修复了,他只觉神清气爽,连夹杂着纸灰味儿的空气都变得甘甜了许多。

        也许,程德轩这样人才是最符合生存法则的,他们有一颗自我修复能力极强的心脏,纵使做了再多肮脏龌龊的事情,都能找到完美的理由,来帮助他们在那些污垢的外面镀上一层亮闪闪的金银。

        久而久之,连他们自己都相信,自己心房里满是金银珠宝,而非污泥浊水。

        他们藉此维系旺盛的生命,也延续着罪恶......

        门前忽然多了一道暗影,程德轩唇角的那丝笑容消失了,他抬头,不动声色地注视着那个人影,心中竟生出一点期待来,他想看看,那东西到底有多大本事,还能翻出什么花样。

        于是,他清了清嗓子,冲外面唤了一声,“子芊,你不是累了吗?为何不好生歇着,却到这里来了?”

        人影微微动了一下,随即,便有笑声传进来,“父亲,你开开门,我有样东西要送与您。”

        程德轩目不斜视地看着她,“不是什么要紧的物什,明日再送也不迟吧。”

        “不好,”刘子芊断然说道,“明日......就误了时辰了......”

        程德轩“哦”了一声,走到桌边点亮一盏油灯,遂冲屋外说道,“那好,你进来便是。”

        未几,屋门便被刘子芊推开了,她脸色红润,笑眯眯的,与方才着凉伤风的病弱模样完全不同,风将她手里拿着的东西吹得“呼啦呼啦”直响,她另一只手稍稍在上面一按,抬脚便迈进门槛,毫不顾忌地走到程德轩对面坐下。

        “父亲,天凉了,我见您近日脸色不是很好,所以便做了件棉服给您。”

        程德轩静静盯着她,缓缓说道,“你怀着身子,又是第一胎,就不要如此劳碌了。”

        刘子芊摇头,“孩子虽然重要,但是父亲的身体却也是儿媳一直记挂的,”说着,她便将手里的东西推到程德轩面前,“父亲看看这颜色布料合不合心意,若是喜欢,我每年都给您做一件。”

  (http://www.shukeju.com/a/55/55147/2124701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