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新安鬼事 > 第六章 惹事上身

第六章 惹事上身

        天弘寺经过重新休整,早已不是原来气势恢宏的模样,不过院落虽然缩小了不少,氛围却比以前庄严肃穆了许多,瑰丽的朝霞中,那映在树丛中的寺院,淡黄色的院墙以及青灰色的殿脊,显得分外宁静,像一幅飘在浮云上面的剪影一般。

        徐子明站在殿外的台阶上,等待着进去供奉牌位的程牧游和蒋惜惜。耳畔传来沉重的钟声,将他本就不安的心绪砸出一小片裂纹:程牧游今天本来也要替他的家人在庙中立几个牌位的,可是他拒绝了。蒋惜惜的父亲是被辽兵杀害的,虽然此事与他无关,但自己身上毕竟流着辽人的血,便无论如何也不愿将家人的灵位立在旁边,所以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了。不过这一路走来,见蒋惜惜面色凄苦,他心里还是难过,总觉得自己有些对她不住,却又不敢将真相和盘托出,所以兀自忐忑了一路,也没有找到能安慰自己的理由来。

        这会子,他一时对天长叹,一时在台阶上狠狠地搓着鞋底,心里的焦灼烦躁一时竟无法纾解。

        正长吁短叹,脚却踢到了一位拾阶而上的香客腿上,那女子低低叫了一声,身子一个不稳就欲朝后倒下,好在徐子明眼疾手快,一下子抓住她的胳膊,否则,她现在应该已经从哪儿上来又从哪儿滚下去了。

        徐子明被这变故惊了一身汗,急忙松了手,大声说道,“姑娘,实在对不住,是我不小心,差点酿出大祸。”

        那满头珠钗的女子没有吭气,两手抱怀冷冷的盯着徐子明,她身后的小丫鬟却走上前来,朝徐子明脸上啐了一口,“你也知道你差点酿成大祸,若是我家姑娘真的摔下去,你一家老小的性命全算上都赔不起。”

        徐子明听她说话甚是骄横,便从眼角偷偷看了那女子一眼,只见她身着暗金薄纱裙,外套一件水绿丝质褂衣,头上戴着银叶玉石发簪,束千珠金纽带,手腕上还各戴一副尊紫檀水晶玉镯,看起来骄奢华美,绝非一般女子。

        他半生都在颠沛流离,早已养成了循规蹈矩、安分守常的个性,凡事能避则避,绝不惹是生非,所以今天遇到这等变故,第一个念头就是躬身道歉,“对不住,对不住,是徐某大意了,还请姑娘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原谅我这一次。”

        那小丫鬟冷着脸一笑,“原谅?我家小姐千金贵体,岂是你嘴里说句道歉就行的?”

        徐子明心里一紧,“那......那我要怎么做,姑娘才能不再生气了?”

        那小丫鬟又是一笑,手指向下一探,“小姐的鞋面脏了,你若跪下,把我家小姐的鞋子擦拭干净,我家小姐宽宏大量,或许会饶了你。”

        徐子明吃了一惊,心里挣扎了几番,终还是抿了抿嘴唇,口中小声说道,“男儿膝下有黄金,我怎能向一个非亲非故的姑娘下跪。”

        那小丫鬟哼了一声,“你知道我家小姐是谁吗?能跪她,是你的福分。但你今日若是不跪,惹得我家小姐心情不爽,日后便有你好受的。”

        这几句话戳到了徐子明的痛处,他怕事情闹大,会暴露了自己辽人的身份,这还不算什么,最关键的是自己是在程牧游的庇护下才在新安安顿下来的,若是身份暴露,说不定会波及到程牧游,这点才是他最为顾及的地方。程牧游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宁愿自己死了也不愿连累到他。

        想到这里,徐子明喉头滚动了几下,终于下定决心,膝盖一弯就要朝下跪去。

        说时迟那时快,蒋惜惜三五步从台阶上冲下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使劲将他拽起,嘴里惊道,“徐大哥,你在做什么?为何要对她们下跪?”

        “他差点绊倒我家小姐,难道跪下还委屈他了不成?”那小丫鬟张牙舞爪的凑到蒋惜惜脸前,手指差点戳到她的脸上。

        不过,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后面的人推开了,那位一直没有吭气的姑娘从后面走上来,打量了蒋惜惜一眼,口中冷冷道,“你是何人,为何身着官服?”

        蒋惜惜见她眼睛似长在头顶上,便不甘示弱地迎上去,“我是新安府的衙役,这位徐大哥也是我们新安府的人,他虽然绊到姑娘,但是想必也属无心,姑娘又何必得理不饶人,如此这般强人所难。”

        听到蒋惜惜的这番话,那女子鼻中冷哼一声,“这世道倒是变了,小小一个衙役,如今也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了。”

        她声音虽小,但是里面却透着一股子再明显不过的轻蔑,蒋惜惜气急,刚要还击回去,却听到程牧游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这世道从来都是如此,倒是姑娘你,怕是被自己的浅薄和无知拘囿住了,对人之常情缺乏最基本的认知。”

        那女子愣住了,她看向从台阶上缓步而下的程牧游,嘴角又提起一抹冷笑,“她是新安府的衙役,你官儿再大,也不过就是新安府的县令咯,你可知我父亲是谁?竟敢如此顶撞我。”

        程牧游抿嘴一笑,“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令尊是何人,不过他培养出这样刁蛮的女儿,想必除了官做得大,也无其它可取之处了,”见那姑娘被气得面色发白,他接着说道,“姑娘若对今天的事情不满,可以和令尊一起到新安府来找我,到时候我自会给你们一个交代。新安府事务繁忙,我们几人还要赶着回去,恕在下不奉陪了。”

        说完,便不顾那小丫鬟跟在后头大呼小叫,冲蒋惜惜和徐子明轻轻一摆手,悠闲自得地拾级而下,连头都没回一下。

        ***

        一直到走出天弘寺的大门,徐子明才慌慌张张地走到程牧游身侧,怯怯的对他说道,“大人,那位姑娘看起来来头不小啊,您现在为了我得罪了她,以后她若是追究起来,那可如何是好?”

        程牧游看他一眼,朗声说道,“她追究什么?若是嫌你将她的绣鞋弄脏了,你就赔她一双,钱不够,我借你,用你的月银先赊着便是。”...

  http://www.shukeju.com/a/55/55147/2068811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