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新安鬼事 > 第四章 九贤女

第四章 九贤女

        孙琴将果子一样样摆在井沿上,又在香炉上点了三炷香,这才在井前跪下,磕了三个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妹妹,我父同你无冤无仇,你就不要再折腾他了,他年事大了,再这么被你折磨下去,身子早晚要吃不消的。你有什么想要的,就来告诉我,我全都烧给你,保证不会缺你短你的,你就饶了我爹,从他身上下来吧。”

        说完,她又在井边跪了半天,将纸钱、纸马、纸衣都烧了个干净,这才缓缓站起身,挎着篮子准备回家。

        围观的村民纷纷摇头:

        “这姑娘也是个孝顺的,自己爹病了,连夫家的事也顾不上了,从早到晚的守着,她那个哥哥啊,可跟她差远了,整天就知道到城里吃酒。”

        “这王家媳妇儿也是的,冤有头债有主,你该找谁就找谁去,附到不相干的人身上做什么。”

        “嘘,你可小声点吧,改明儿她找到你,可有你好果子吃的。”

        孙琴挤过人群,朝村南头自己家的方向走,刚走出几步,身后就有人追来,“琴子琴子”的叫她,孙琴回过头,看见叫自己的是从小玩到大的元庆,几个月没见,他看起来可比以前精神多了,背也直了声音也大了,可不像原来那副病秧子的模样。

        元庆走快几步赶到她身边,“琴子,听说我伯他病了,是被鬼给附了是吗?”

        孙琴叹了口气,轻轻点点头。

        “那你怎么不找人给他看一看呢?”

        “找了,你以为我没找吗?可那先生就将王家媳妇赶出去半日,他刚走,她就又回来了。”

        元庆两掌一拍,“你那是没找对人,若是找到我师父,保管她再也回不来,你招都招不回来。”

        孙琴现在是病急乱投医,也不管真的假的,先拉住元庆问道,“真的这么灵?若真能治好我爹,多少钱我也是愿意出的。”

        元庆长臂一挥,“我师父不爱钱财,只为助人,你看我这身体,才跟了她没几个月,就已经和以往大不相同了,你若信我,现在我就带你去寻她。”

        孙琴同元庆在山林中绕了几道弯子,才找到了三苏观,它高踞于险峻突起的孤峰之上,与凌云山隔江对峙,外墙和里面的建筑均已经十分破旧了,被雨水冲刷成灰不灰红不红的颜色。据说这座小观前朝就已经建成了,迄今已经在这山头屹立了两百多年。

        “我师父几个月前才来到咱们这里,所以知道她的人并不多,你一会儿见了她也不必拘谨,将孙伯的事情如实告知便是了。”走了这么久的山路,元庆说起话来连喘都没喘一下,见他这副模样,孙琴更有信心了,紧跟着他的步子朝三苏观走去。

        两人推开院门,便看见十几个人正坐在院里打坐,天气寒凉,他们却连个蒲团都没有垫着,就这么着单衣坐在地上。见孙琴眼中颇有惊异之色,元庆笑道:“这就吓到了,一会儿若见了我师父的本领,你岂不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刚说到这里,正殿中缓缓走出了个人,她身着紫色对襟长袍,上绣着日月星辰、瑞兽宝塔等图案,头戴莲冠,脚踩云履,香雾缭绕中,好似神仙一般。

        孙琴果然如元庆说的一般,呆呆的站在院中,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她并非因为见识了这位道长的本事才目瞪口呆的,而是因为这个元庆一口一个“师父”的人,竟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她皮肤白皙,眉梢入鬓,被一身鲜艳的道袍衬托的很是娇俏。

        见师父出来,元庆赶紧拉着呆若木鸡的孙琴走上前,他低头行礼,“师父,这位是我小时的邻居,她的父亲孙伯被一只怨鬼上了身,已经被折磨的病入膏肓,还望师父能指点一二。”说完,他又拉了拉孙琴,“这是我师父九贤女,你有什么事情直接求她便是。”

        孙琴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刚想开口,却见那位被称为九贤女的道姑脸上带笑望着自己,很是和善,便也放下一颗绷了半天的心,将家中之事一一道来。

        听完她的叙述,那九贤女轻轻一笑,看向孙琴,双眼里尽是早慧的光,“如不出我所料,你父亲是在庚申日那天出的事吧?”

        孙琴扳着指头数了数,眼睛突然一亮,“大师,您说的一点都没错,我父亲出事就是在半月前的庚申日,那天他一早就感觉身体不适,做什么都没有精神,到了晚上也睡不着,所以拿了桶到井边去打水,结果回来就完全变了个人。”

        九贤女站起身,“这就对了,看来又是它们惹的祸事。”

        “它们?它们是谁?”孙琴和元庆同时问道。

        九贤女没理会两人,她径直朝门外走去,声音却飘向后面,“趁天色还亮,我且下山一趟,帮你看看你那老父可还有救。”

        听到这句话,孙琴和元庆赶紧跟过去,两人来到院门外,却不见九贤女的踪影,孙琴刚想问,元庆却好像知道她要问什么似的,朝斜下方的山里一指,“我师父走水路,不与我们一起。”

        孙琴心里一惊,忙朝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她看见陡峭的山林间,有一条蜿蜒的溪流,九贤女正顺着那条溪流缓缓而下,山风将她的道袍吹得飒飒作响,华丽的衣装在暗灰色的山间显得甚是耀眼。

        ***

        今天周家建房子,一大早工匠和泥瓦匠便都过来了,现在院里面乱成一团,争论声、吵闹声时不时从院墙里飘出来,窜进周璎珞的耳中。

        不过璎珞左耳进右耳出,因为她现在刚满七岁,正是对什么都好奇的年纪,比如现在,她就被门前的一个土堆吸引住了,一手拿着只竹竿在那土堆上掏洞,挖出些土,便从旁边的木桶里捧些水来浇上,水被吸干后,又接着挖洞,再浇水,如此循环往复,玩得不亦乐乎。

        “唧......唧唧......”背后传来几声小狗的叫声,璎珞回过头,看见一只白粽相间的小狗一扭一扭的朝自己走来,两个乌黑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几圈,屁股向后一压坐在地上。

  (http://www.shukeju.com/a/55/55147/1754261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