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灼华年 > 第五百九十四章

第五百九十四章

  久违的春光呈现在大裕皇城,春鸟啾鸣、南雁北归,一树桃李层层若雪,美得犹如天际浓妆淡抹的烟霞。

  帝后二人隐在帘后听了几堂董大人给皇太弟李隆昌的启蒙,一股子吾家有子初长成的欣喜感油然而生。董大人倾囊所授,小隆昌洗耳恭听。他年纪虽小,胜在天资聪慧,又是规矩懂理尊敬师长的佳才,两人之间颇为默契。

  董大人满腹经天纬地之才,遇到李隆昌这样的璞玉真是喜不自胜,他奏到李隆寿面前恳请要收李隆昌做关门弟子。

  李隆寿龙颜大悦,亲自替幼弟摆下谢师宴,董大人这位太傅更是实至名归。

  朝中已是一派清明,唯有苏世贤一直以身体欠佳为由,几次三番推脱了李隆寿邀他入主内阁的美意。黄昏时分,一顶朱帷翠幕的四骑马车低调驶出宫城,苏梓琴再次拜访僻居在外的苏世贤,想听听父亲究竟是什么意思。

  苏世贤与半夏隐居在苍街巷中一处普通的民宅里,与市井百姓没有什么两样。闻得苏梓琴的马车已经到了门前,苏世贤与半夏双双迎了出来。

  土炉上是煨了一下午的山药松蘑,小火醇厚安闲,雪白的汤汁已然粘稠。擦拭得一尘不染的碗柜里是糖渍的萝卜苗,滴了几滴香醋,清淡而爽口。厨房里支起的大灶下柴火哔哔啵啵,一笼扇全麦大馒头的香气扑鼻。

  苏世贤脸上挂着轻快的笑意,冲苏梓琴说道:“难得出宫一趟,便留下来尝尝我的手艺。虽是粗茶淡饭,管保你唇齿留香。”

  苏梓琴见苏世贤一派自得其乐,到也满足他现在的生活,微笑着点头应允,再向半夏颔首道:“如今父亲身边多亏有你照料,你臂上的伤可曾痊愈?”

  半夏斟上炒过的糊米冲成的茶汤,冲苏梓琴恭敬地行了礼,笑着回道:“多谢皇后娘娘记挂,奴婢的伤早便好了。您方才这么说真是折煞奴婢,如今劫后余生,半夏承蒙苏大人不弃,自当侍奉左右。”

  这模样平凡的女子沾染着世俗的烟火气,到更活得有滋有味,脸上的表情也真实了许多。她恬恬柔柔地告退,向苏梓琴告罪道:“皇后娘娘与苏大人父女两个说说知心话,奴婢再去厨下添味小菜。”

  父女两人打开天窗说亮话,面对苏梓琴一再转达李隆寿请他出山的话,苏世贤淡然笑道:“父亲早年这仕途来得不正,走了些旁门左道,哪有脸面入主内阁做为群臣的典范,陛下这份心意的确不能领受。梓琴,你今日来得正好,往后何去何从,父亲已有打算,想说与你听听。”

  苏世贤以手轻叩黄花梨的几面,朗朗冲苏梓琴吟道:“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我少时攀龙附凤,心内不是不悔。如今看着你与陛下重掌大权,董大人等贤臣又是老骥伏枥,父亲早该退隐乡野,平心静气做几年文章。”

  李隆寿立了李隆昌为皇太弟,有些出乎苏世贤的意料。他本以为李隆寿苦尽甘来,正是时候大展宏图,如今这么一出,显然是为及早退步抽身去做打算。

  私底下问及苏梓琴,苏世贤才晓得这对小夫妻大约今生子嗣艰难,李隆寿也不见得能够长命百岁。夫妻二人都有心辅佐李隆昌长成,真正担起国之重任。

  前世里鸳鸯泣血,两人各自饮恨,今生能够长相厮守、纵然无后也是幸运。面对李隆寿的歉疚,苏梓琴只是摇头含笑,一点也不介意。

  苏世贤情深知这佳女贤婿已然不需要自己的辅佐,于仕途早是看淡。他昨日才与半夏深谈,自己是立意要挂印辞官回青州府去。

  两人御花园里在朱旭剑下劫后余生,已然有了几分感情。半夏自是含笑与苏世贤说道:“大人去往哪里,半夏自是愿意相随。不管粗茶淡饭,能留在大人身畔,半夏已是甘之如饴。”

  苏世贤自是欣慰老来有人红袖添香,下半生总归不算孤寂。

  他与苏梓琴说道:“你今日不来,父亲明日也会入宫辞行。我择了后日启程,要带着半夏回青州府去。离乡多年,如今已然归心似箭。”

  苏世贤的心路并不难理解,漂泊京中多年,此时游子渴望落叶归根。从前因为与陶家人结下深怨,他一直近乡情怯,如今闲了下来,却无时无刻不思念着青州府的湖光山色。

  他目露怀恋,冲苏梓琴缓缓说道:“你也该去瞧一瞧,如今冬去春来,范文正公的祠堂前那四株唐楸宋槐该又添了新绿。洋溪湖畔流水潺潺、龙兴寺间梵音佛乐。父亲每每忆起,已是夜不能寐。”

  “父亲,您已经决定了么?”苏梓琴面露遗憾,情知父亲其决甚坚,只得满含深情地说道:“父亲,隆寿与我一样,是真心实意希望您留在京中。便是不再做官,您多留几年,咱们往后也可一起逍遥山水间,难道不好么?”

  荒凉一梦,赢得半生辛酸泪。苏世贤回首着往事,恍若大梦初醒。

  他缓缓笑道:“难得你与隆寿有这份心意,父亲却想清清静静过几年自己的日子,再多瞧两眼梦绕魂牵的地方。你们好不容易苦尽甘来,也该好生为自己打算打算,父亲往后如何,心间已然想得十分透彻。”

  苏世贤慈爱地望着苏梓琴,不觉回想起她倚在自己身畔手拿着毛笔开蒙的时光,那时节,小女娃儿软软糯糯的一声轻唤,便是他全部的欢颜。

  纵然没有血缘之亲,这些年深融在骨子里的东西却始终无法湮灭。他慈祥地望着苏梓琴,认真嘱咐道:“你与陛下,便是这一辈子只有你们两个,也一定要好好过下去。”

  苏梓琴知道苏世贤铁了心意,也不再一味劝说,只立起身来冲着苏世贤轻轻屈膝:“既是父亲做了决定,梓琴唯有顺从。后日我与寿儿同来送父亲起身。如今寿儿政事繁重,女儿不放心他一人独留宫中,不能陪着父亲同行。便与父亲相约明年,梓琴也回乡祭一祭列祖列宗。”

  (http://www.shukeju.com/a/55/55141/43115482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