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灼华年 > 第四百零七章 生离

第四百零七章 生离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掌柜的望见对方打出熟悉的手势,心间自是一凛。

        昔年的金戈铁马早成空,岁月倥偬间早是白云苍狗。掌柜的早习惯了守着这家不大不小的店面,一家人其乐融融,不承想多年的平静就在这一刻被打破。

        对面质朴的中年汉子脸上的笑容不曾消失,仿佛还在为今日这么早便卖光了豆腐开心。而掌柜的望着这样的笑脸,心间漫过的却是深深的哀伤。

        掌柜的收敛了神情,堆着满脸的笑意搁下手上的杯盘,快手快脚归置整齐,再冲中年汉子拱手道:“大约如今都在值班年货,今日您这担豆腐销得快。小可在这里恭喜您大年节下财源日进,咱们一起发财。”

        中年汉子搔着头皮,显得颇不好意思,只嘿嘿憨笑着赞了句掌柜的真会说话。

        掌柜的擎起桌上瓷瓶大肚的酒壶,替中年汉子斟了一杯,中年汉子连连道谢,伸出双手去接。两人交错之间,中年汉子衣袖轻轻一动,却有样东西顺着他的手心转到了掌柜的那头。

        掌柜的将手一笼,便将东西收在袖中,两人到好似方才的一幕并未发生。

        中年男子饮了几碗酒,从褡裢间数出些铜钱结了帐,便就下得楼来重新挑起担子,渐渐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

        天近午时,客人渐渐上门,除却几个跑堂的小二,素日勤快的掌柜却顾不上招呼。他沿着穿堂匆匆转入内室,这才将袖中那一卷包在油纸布间的信笺取出,认认真真读了一回,再掀开炭盆的盖子将信烧毁。

        两行浊泪顺着掌柜的脸颊缓缓滑落,砸在青砖铺就的地面上,却好似心上重重一坠。掌柜的开了柜子后头的暗格,竟取出块刻有呼啸山林图样的铜牌来,喃喃自语道:“本以为你早便销声匿迹,如何还不肯安生?难道这便是我们做属下的命,就不能清清白白活上一回?”

        明知没有退路,掌柜的不再耽搁时间。他将铜牌往怀中匆匆一收,转而开了盛钱的匣子,从夹层里取出一沓厚厚的银票,又特意挑了几锭小的银锞装入荷包,转而往后院去寻妻子。

        年节将至,在后头哄着一双小儿玩耍的妇人瞧着掌柜的进来,不觉有些诧异,她起身迎上前来,温柔地问道:“这个时辰不是最忙么?怎么你不在前头照应,到来了后院。”

        暗卫死士的身份隐藏了二十余年,结发共枕的妻子一无所知。故主现世,重新汇集当年旧部,这天下指不定又是风云变色。

        掌柜的并不多说,只将收好的银钱递到妻子手上,正色说道:“你带着一双孩儿回你娘家去住段日子。我安排华安与珠儿两个跟着你们,这些银钱足够你们衣食无缺。我这里有大事要做,这家店面也留不住。”

        妇人本是浅笑盈面,听到这几句话便就愣怔。七八岁的小儿早就懂事,牵着掌柜的衣袖道:“爹爹是要做什么去?什么时候能来接我们?”

        天伦之乐,原来距离一个死士的世界太过遥远。掌柜的忽然后悔他安下了这么一个家,如今又给一家人带来无尽的牵挂。

        他蹲下身来抚着孩子的头顶,声音一如既往地慈祥:“爹爹办过完了事,便会去你外公家接回你们兄弟两个和你们的母亲,可好?”

        孩子得了这句允诺,并不晓得或许会是生死之离,笑着应了个好字,便跑去后头天井间玩耍。到是妇人嗅出引起与往常不同的味道,切切问道:“掌柜的,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咱们不能同在一处?”

        掌柜的轻轻一叹,好似瞬间苍老了十岁。

        他握着妻子的手说道:“你从前追问我的出身,我只怕你会受惊吓,不肯说与你听。如今事到临头,只得告诉你是有厉害的仇家寻来。若我躲过了这个坎,咱们自己一家子自然团聚,若我不去接你们有,你便带着孩子安生渡日吧。”

        早便晓得丈夫身份有异,妇人只不敢往深里去问,不承想千躲万躲依旧躲不开劳燕分飞的结果,妇人眼间霎时涌满了泪水。她胆怯地问道:“是什么仇家?咱们拿钱消灾不行么?若自己的积蓄不够,我便回娘家去凑。”

        掌柜地轻拍着妻子的肩膀,涩涩笑道:“若是能拿钱消灾,我何至于隐姓埋名这些年。不要多说了,快些收拾东西带着孩子启程。”

        妇人默不作声抬起衣袖拭泪,却忽然抱住了掌柜的大声说道:“你若敢不来找我们,我便化做厉鬼去找你。”她一把扯过掌柜的大手,在他虎口上狠狠咬出血来:“我给你做个印迹,凭你天涯海角也不能丢下我们母子。”

        铁血男儿亦是绕指柔肠,掌柜的忽然捧起女人的脸深深吻了下去:“你等我,我便是爬也要爬去寻你和孩子。”

        市井百态、人聚人离,不过大千世界里最普通的一部分。渺小若沧海一粟,造物主便是满怀慈悯,大约也无法体会普通人的飘若浮萍与满腹无奈。

        三街五市,宾客盈门的饭馆无数,除却有几位循着旧滋味来吃盐水花生的老主顾略略存了些遗憾,转而另觅他家,鲜少有人注意到一家开得热热闹闹的店面几日之间便换了招牌。

        芙蓉洲间等得越来越焦躁的瑞安始终没有等到黑衣客的造访,却有封书信不晓得何时压上了她寝帐间海棠红的芸香萱草长枕,上面刀刻斧裁的字迹狷狂如草,叫瑞安心头一阵急跳。

        黑衣客不喜笔墨,鲜少给瑞安留书。但只要有书信摆上瑞安的案头,便必定不会有好事情。

        瑞安等不得去取银剪,急急脱下手上的玳瑁嵌金护甲划了道缝隙,再拿涂着猩红蔻丹的指甲挑开信封,从里头抽出张薄绢,皱着眉头往下细看。

        黑衣客简短的解释了自己这几日的行踪,原来他从几位老臣的言语中嗅到些不对,便走了趟西山大营,这才发觉西山大营的士兵比从前少了至少三成。

  (http://www.shukeju.com/a/55/55141/2009214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